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十八章 和離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馬車停在拐角處,二姐非說要回家先拾掇拾掇準備準備。

陸寧說一家人不用這么見外,但二姐堅持,陸寧也只能在此等。

“主君,老婦人肯定會特別開心,她雖然一直不提大小姐二小姐,但心里,肯定想念的很呢。”尤五娘輕笑著說。

陸寧微微一怔,隨之有些無奈,要說對老媽的了解,自己怕是還不如這個尤小五兒呢。

現今這個尤小五兒,卻是走老夫人路線,經常跟在老媽身邊,看樣子哄的老媽甚為開心,也特別喜歡她。

而她雖然以前只是劉家妾侍,但也是威風八面,在老媽眼里,地位自然也是高高在上的主母之一。

當然,老媽從骨子里,還是有些畏懼以前劉家的夫人及寵妾,原本對尤五娘諂媚的殷勤有些接受不能,但尤五娘卻就是有個本事,令老媽漸漸忘卻她以前的身份,甚至稱呼上,也敢直接稱呼尤五娘“五兒”了。

現在,尤五娘就坐在馬車里,一襲緋紅齊胸襦裙,襯得她火辣身材更是誘人無比,雖然低眉順目甚是乖巧,但水汪汪鳳目不時偷偷瞥陸寧,淡淡香氣漸漸彌漫整個車廂,有這個小y o u物在,便是沉默無言中,好似氣氛也會變得分外旖旎,春色無限。

咳嗽一聲,陸寧說:“差不多了,二姐也該準備好了,交代好了,走吧!”

馬車緩緩啟動。

……

王家廳堂中。

陸二姐直挺挺跪著,臉上紅腫,剛剛被丈夫王憲打了一巴掌。

此時,王憲還在痛罵她:“你這個傷風敗德的女子,家里來了貴客,我叫你準備酒菜,你卻偷跑出這許久時間?還偷了我的寶枕,說,你以前還偷過什么?”

王老太公也撅著山羊胡,“家嫂啊,這就是你的不是了,不怪二郎生氣!”

鄭續微微蹙眉,放下了茶杯,說:“我還是走吧!你們鬧得夫妻不和,看來是我的不是!”

“不,不,不,哎呦,鄭大人,鄭長史,你這話是怎么說的?”王憲趕緊換上一副諂媚的笑臉。

這位鄭長史,位高權重,而且,是刺史公面前的紅人。

和這位鄭長史有些遠親,但王憲不知道遞過多少回名剌,都見不到這位鄭長史。

卻碰巧,今天在家門口,恰好鄭長史車馬經過,他乍著膽子迎上去,說家里擺好酒宴,宴請鄭長史,卻不想,這位鄭長史竟然答應了。

他立時喜出望外,想趕緊叫婆娘陸二姐去準備上好酒菜,誰知道,卻找不到人,最后,在后院恰好逮到從后門偷偷溜進來的陸二姐,手里是他的祖傳寶貝瓷枕,這可把他氣得啊。

眼見鄭長史臉色不快要走,他就把陸二姐叫進廳堂,當著鄭長史的面給了陸二姐一個耳光。

更將明明說有酒席但卻沒有的罪責推到陸二姐頭上。

還好,這次見效了,鄭長史好似看得有趣,又坐了下來。

他便開始變本加厲的責罵陸二姐。

陸二姐心里卻全是喜悅,臉上火辣辣疼又怎樣?弟弟終于出人頭地了,以后,母親再不用自己擔心。

至于這個家,早就沒有令自己留戀的東西,今天就算自己被打死,自己也沒有什么遺憾的。

家里沒了米糧,眼看要堅持不下去,自己才偷偷去典當,但和那王憲,也沒什么解釋的,便是說了,他也不聽,整日還自我陶醉在王家是高門大戶的昔日榮華中。

現在,就是有一點擔心,小弟,可別突然過來,自己要想個辦法,出去阻止他。

小弟雖然現在做了官,但只是縣里的官員。

這位鄭長史,品級比弟弟高上幾級,而且弟弟是農家出身,湊巧立了戰功被賞了個官,根本沒什么根基,和州里這些大人物哪里比得了?

可別一會兒弟弟進來撞見,因為自己和他們起了沖突,那,自己就害死弟弟了。

可是,要怎么去通知弟弟呢?

遇到這等事,陸二姐卻沒什么主意。

鄭續心里卻是一肚子不痛快,但看到王憲教訓她夫人,又動手毆打,還是挺有趣的。

今天本來以為中午刺史公招待東海公,所以他推了好多要宴請他的酒局。

誰知道,那東海公,根本不給刺史大人面子,據說是陪著發小吃飯去了,那發小卻是個農人,刺史大人不免覺得面上無光,拂袖而去,雖然滿滿一桌子豐盛酒菜,別人又如何好意思坐下去吃喝?

所以酒宴的事情就此作罷。

鄭續饑腸轆轆,要回家的時候,卻恰逢這以前的富商王家,現今的破落戶,王老二,一個勁兒說家里擺好了酒宴,既然他家就在跟前,鄭續就沒有推辭。

可誰知道,來這里等了好半天,也不見有酒有菜,肚子更餓。

這王憲責罵他夫人的畫面時間長了,也就沒那么有趣。

鄭續放下茶杯,淡淡道:“我還是走吧!你們鬧得夫妻不和,看來是我的不是!”

“不,不,不,哎呦,鄭大人,鄭長史,你這話是怎么說的?”王憲趕緊換上一副諂媚的笑臉。

又道:“長史公,走,咱們出去,去望海樓吃。”

就在這時候,卻突然聽院門門環被叩響,有嬌滴滴的聲音,“這里可是王府?王憲和王陸氏可在家?”

王家雖然敗落,但宅子卻是海州城中,為數不多的青磚圍墻宅院之一。

院外嬌媚聲音,軟嫩難言,男子聽到骨頭都會酥上一酥,王憲和鄭續也不例外,便是那哼哼唧唧的老太公,也突然就豎起了耳朵。

陸二姐心里卻是一顫,不好,好像,好像是小弟那美婢?!

她立時心下彷徨起來,但她從小到大,也沒經歷過大事,更沒有什么主見和決斷,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覺得全身沒有力氣,站都站不起來。

若是平日,家里早沒有了奴婢奴仆,王憲自會令陸二姐去開門。

但聽到院外嬌媚女音,王憲就好似魂都被勾走了,屁顛屁顛跑了出去。

王憲拉開院門,卻見大門外,是一位渾身都散發著媚意的紅裙美嬌娃,黛眉鳳目,水汪汪眼眸勾人心魄,束胸高s o n g,柳腰處又盈盈不及一握,雪白額頭的鮮紅梅花花鈿更顯嬌艷,真正便如志怪故事里的狐媚子一般,能讓男人瞬間升起甘心死在她石榴裙下的沖動。

“夫人是?”在其嬌媚麗色前,王憲就覺得嗓子有些發干,又見這美嬌娘穿錦掛緞,華麗絲綢襦裙,額頭更有花鈿,自是大戶人家夫人,便忙目光微微低垂。

心里詫異,是走錯門了吧?雖然后面有車馬,但大戶主母拋頭露面出游,那必然是和極親近的親屬友家走動,自己家里,可沒這樣的親戚。

“我家主人,來尋訪親友!陸家二姐在家吧?”

嬌媚婦人的話令王憲微微一呆,隨口說:“在家,在家……”

“那就好,咦,你不想我家主人進門么?”那美嬌娃突然詫異的問。

王憲這才省起,忙向旁讓開,結結巴巴,“請,請進!”

美嬌娃咯咯笑起來,銀鈴般嬌笑好似有吞噬男人的魔力,王憲一陣面紅耳赤,竟不敢抬頭看。

“姐夫,你好啊!”直到有些陌生的男聲入耳,王憲一呆,卻見到美嬌娃身后,走進院中的卻是陸寧那小農蠻,不過這小蠻子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了一套錦服,穿起來似模似樣的,倒真像哪里來的俊美少年貴公子一般。

陸寧這小蠻子,長得很是俊美,所以雖然一年半沒見,卻仍令人記憶猶新。

王憲一呆,一時有些迷糊,這是唱的哪一出,陸寧怎么來了?

鄭續看到陸寧進院,也是一呆,這東海公,來了王家,還喊王憲“姐夫”?

不及細想,鄭續忙快步而出,賠笑拱手,“東海公!原來,你和這王家還是姻親!”

陸寧看著鄭續一笑,“是啊。”接著就看到了廳堂里二姐跪著的背影,微微蹙眉,就快步走了過去。

“長史公,你認識陸寧?”王憲湊到鄭續身邊,滿臉迷惑,從陸寧出現,好像事情就詭異起來,一時令他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鄭續立時一瞪眼睛:“大膽,敢直呼東海公名諱?!若不是你們是姻親……”說到這里,突然就想起,方才王憲責打其夫人的情形,自己,自己還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鄭續就有些冒冷汗。

原本,就算這陸寧是東海國主,自己這州官品級差了幾十級,可他也管不到自己,本來沒什么相干。

但有了王吉、司徒府奴仆遭遇的前車之鑒,誰還不知道?這東海公,實在是一位不好惹的主兒。

這?好像有些糟糕!

鄭續更瞪了王憲一眼,心說你完了,你完了知道嗎?

王憲被鄭續訓斥,更是莫名其妙。

“二姐,你臉上是怎么了?”廳堂內,陸寧皺眉,卻是姐姐臉上,很明顯的一個巴掌紅印,臉沉了下來,“是不是王憲打的?”

陸二姐眼圈一紅,卻急急道:“小弟,你快走吧,我的家事,你就不用管了!”

“什么你的家事?你的家事不就是我的家事!”陸寧對緊跟他的尤五娘使個眼色:“攙我姐姐上車。”

廳堂里,翹著山羊胡的王老太公見到尤五娘,卻是山羊胡都翹起來了,顫悠悠,就想掙扎起身。

陸寧已經走回院中,看向王憲,冷冷道:“王憲,旁的我不多說了,你寫下放妻書,我今日就帶姐姐走!以后和你王家,再無瓜葛!”

今日一天之間,就見到姐姐受到了兩次天大委屈,一在質庫,一在這里。

平日還用想嗎?那沒說的,離婚就是,這王憲,爛泥扶不上墻,也配不上二姐。

正被尤五娘拽起身攙扶走到院中的陸二姐一怔,卻不想陸寧要做到這樣絕,雖然夫妻和離并不是太稀奇的事,但也只是傳聞,在認識的人中,前所未見,而且她以前從未這樣想過,弟弟乍然這么一說,令她心中有些迷茫。

她柔腸百結,又見鄭長史規規矩矩站在一旁,好似對小弟很尊重的樣子,心里更是大奇。

陸寧又對陸二姐道:“二姐放心,以后弟幫你尋一個比王憲強百倍千倍的夫婿。”

陸二姐立時臉騰一下通紅,低頭不敢言語。

本來滿心迷糊的王憲,這時終于忍不住了,喝道:“小農蠻,你說甚么?!找死吧你!”

本來見陸寧鮮衣錦袍,好似,那貴婦人是他的婢女?

鄭長史認識他,而且對他,不僅僅是簡單的尊敬,甚至可以用忌憚這個詞了。

王憲還在琢磨,這陸寧,是發達了?

但再發達,鄭長史用這樣嗎?

這也太詭異了!

王憲正迷迷糊糊之際,突然聽陸寧竟然攛掇妻子和自己和離,當著面,是男人都不能忍啊,他立時怒喝出聲,走上兩步,就要來打陸寧。

畢竟一直以來,他就沒將陸寧當過盤菜,這種居高臨下的心態又哪里會輕易改變?

“大膽!來人,抓住這兇徒!”貴婦人聽得王憲喊主君“小農蠻”,雖然心中覺得好笑,這煞星似的主人,地位尊崇無比的國主第下,也有被人罵的一天,又心說主人要真是不懂禮義廉恥的小蠻子,那可有些意思呢。

但她粉臉卻是怒氣沖沖,好似自己都被侮辱了一般,主君更是蒙受奇恥大辱。

院門外,騰騰騰就竄進來幾個彪形大漢,正是陸青陸霸等惡奴,他們得陸寧吩咐,本來遠遠隨伺在馬車旁,聽得尤五娘喊,便兇神惡煞般沖了進來。

但不等諸惡奴沖上去,王憲就覺得眼前一花,隨之臉上啪啪啪被打了幾個大嘴巴,抽得他眼冒金星,踉蹌退了幾步,才看到,沖到他近前抽他的人,正是鄭續。

他瞠目結舌,這家伙瘋了嗎?還是剛剛的茶喝到狗肚子里去了,為什么打我?

而隨之,他就被那幾個惡奴沖上來,扭著胳膊臉朝下按倒在地上,掙扎中泥土進入嘴里,他大聲咳嗽起來。

鄭續卻是怒喝道:“大膽狂徒,竟然辱罵東海公!”想想剛才自己看這東海公姐姐被責打的熱鬧,心里有些虛,不得不表現的有些過激。

不然這東海公如果興起,要和自己賭房子賭地的,那可大大不妙。

臉被按在冰涼泥土上,王憲有些發熱的腦子漸漸清醒,是啊,陸寧這小蠻子,必然是發跡了,而且,就是鄭長史這個六品官員,都對他極為忌憚,那,陸寧到底是發達到了何種程度?

王憲,突然恨不得掐死自己。

毀的腸子都青了。

那鄭長史,自己為了巴結他,可想了多少辦法,一直不得其門。

可是,原來,真正發跡的大人物,就在自己眼前。

如果,自己能對那婆娘好一些,現在,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那鄭長史,就該正巴結自己?!

王憲就覺得胸悶的厲害,郁悶的直要吐血。

“拉他起來,找來紙筆,這就叫他寫好放妻書!”陸寧吩咐著。

現今時代,雖然可以和離,實際還是以男子為主導,也就是,雙方都同意的話,男子可以寫放妻書,同意和離,而男子不同意,便不得和離,私逃的妻妾,都有罪責。

戶婚律就有規定,妻妾擅自去者,徒二年;因而改嫁者,加二等。

陸寧最近對南唐律算是極為熟悉了,是以這放妻書,是必須要王憲寫的。

“親家,親家,聽老朽一言!”王老太公掙扎著,一步一挪的,顫悠悠從廳堂走出來,他隱隱看明白了,眼前,是什么境地。

“扶老人家進去休息!”不等陸寧吩咐,尤五娘已經指使惡奴,立時便有一名彪形大漢,半強迫半勸說的,抻著王老太公回了廳堂。

旁側又有惡奴搜來紙墨筆硯,扔在王憲眼前,更有惡奴,狠狠朝著王憲腰間踢了一腳,“快寫!”

眼見王憲如此狼狽,陸二姐心中突然有些不忍,說:“小弟,我……”

陸寧擺擺手,“二姐不必多說,此事由我做主了,有王家這樣的親眷,我可擔心日后被連累,早早解脫的好。”陸寧當然不是真的怕被連累,但將家族安危的頭等大事搬出來,陸二姐輕輕嘆氣,不好再說下去。

王憲被人將筆塞在手里,只要張嘴想說話,便被惡奴毆打,本來還想服軟,又想求肯陸二姐,挽回這段婚姻,最重要的,以后,就有個極大的靠山了。

可是,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他一張嘴,便是一記耳光抽過來,一時間,他被打得七葷八素的。

沒奈何,王憲只好慢慢落筆,開始寫起來。

尤五娘攙扶著陸二姐,勸說著她,攙著她走向院外馬車,陸二姐只覺腦子一片混亂,全由尤五娘擺布。

陸寧心中微微一哂,有尤五娘這小丫頭在,倒是什么都不用自己費心,察言觀色,可真是誰也強不過她。

鄭續走過來,嘆息道:“遇到這等姻親,也實在令東海公煩憂,東海公請去院外等吧,王憲所書,本官會細細閱讀,也做個見證,王憲和陸夫人和離,雙方均無異議。”

陸寧本也懶得在此等,但幾個惡奴,都不識字,現在這鄭續愿意幫忙,主動做中人,那就再好不過。

拱拱手,“如此多謝鄭長史了!等此事了了,我會設宴感謝鄭長史。”

鄭續微笑:“東海公不必客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