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十一章 一個小目標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大龍頂下的鐵匠鋪外,站著幾個人,錄事賈倫、司法佐劉漢常、司倉佐韋敬業、佐史王直等本縣胥吏都在。

此外,還有剛剛被調撥到東海的戍主褚在山。

原本東海并沒有戍兵守邊,就是海州,守兵也不多,僅僅在北境懷仁縣附近臨海有一鎮兵馬,叫荻水鎮。

因為水道的原因,周兵南侵的話,肯定是攻壽州、濠州、泗州等南下的咽喉重鎮,攻陷了那些城池,江北之地也就大多淪陷。

而東海被封國,唐主調遣來一戍兵馬,在東海國主麾下聽令,固然是唐主對東海國主的恩寵,在東海國主府兵還未招募之時,為東海國主守土,但隱隱的,也有監視之意。

褚在山這一戍,是五十名重步卒,頗為訓練有素。

褚在山,其實心里是有些無奈的,他由小卒累為戍主,卻是戰陣之上,一向身先士卒,持陌刀用血肉之軀拼出來的。

現今,卻被派了這么一個清閑差事,他實在郁悶的很,但沒辦法,誰叫上頭沒人呢。

而這東海國的小國主,也實在,唉,讓人沒辦法說。

這幾天,竟然一直在打鐵。

真是太荒唐了吧?

鐵匠鋪中,爐火熊熊,陸寧光著膀子,正揮舞著鐵錘鍛打那燒紅的流鐵。

鐵匠鋪里太熱,加之火星四濺,劉漢常等胥吏和褚在山只能在外等候。

褚在山,本來滿心煩躁,這幾日每天來拜見國主,都聽說國主在打鐵,今天索性來了這打鐵鋪外等。

不過看著陸寧打鐵的身影,他的神色漸漸變了。

眼見鐵鋪里,那位小國主揮舞鐵錘,如揮稻草,但捶打那流紅之鐵,卻又好似機械臂膀一般,是那么的平穩和精確,海綿似紅鐵里的黑色雜質,隨著火星亂飛,那黑色雜質好似肉眼可見的在一點點減少。

這,這是什么神技?歐冶子、干將、莫邪就是這樣鍛打的么?

褚在山心里驚駭,他雖然不是鐵匠,但對打鐵的門道多少懂一些。

眼見流鐵一次次加熱燒的通紅,這位小國主動作好似某種機械一般,就這樣連續不斷的重復著,漸漸的,幾個時辰過去,天都快黑了,那國主第下,卻好似不知道疲倦一般,他也早就傻了眼。

雖然聽聞這位小國主被封國,是因為射死了周主,但周主中伏,誰射死又怎樣?不過是走了狗屎運而已。

但現在,褚在山目光一陣閃爍,心中驚駭無比,這位小國主,神力若斯?!

他又想起這幾天的傳聞,聽那劉佐史說,這位小國主修好了臨洪江上的筒車,而且,還正準備再建造幾個筒車,這位國主第下打造的一些鐵器小件,簡直神了,就說一種叫螺絲釘的,可解決了工匠們特別大的難題。

而且,這位小國主,好似對耕種也有心得,叫人挖了發酵池,要發酵積肥。

這些,褚在山原本以為只是小國主的屬下們亂拍馬屁,但現今看,只怕,只怕這些傳聞,未必是假的!

望著鐵匠鋪中那少年國主的身影,褚在山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

終于,陸寧的動作突然停了。

然后,便是冷卻。

鐵匠鋪很快白煙滾滾,看不清里面情形。

“總算成了!”陸寧大笑著走出來。

他滿頭大汗,看不出肌肉虬結的上身,便如雨水澆過一般。

心里卻覺得很暢快,在這個世界,總覺得一身力氣沒地方發泄,這幾天,卻是發泄了一個夠,雖然疲累無比,但卻是那么的舒暢。

陸寧身后十幾名鐵匠,看著陸寧背影都是驚駭加崇慕,這位國主第下,簡直可以當鐵匠的祖師爺了。

“重鑄輕鍛!是吾等冶鐵的誤區,是以好的工匠,才會越來越少。”

陸寧嘆息著說。

眾人并不知道陸寧話里的意思,但劉漢常等吏員,自然紛紛點頭稱是。

陸寧卻是有感而發,冶鐵術華夏自古便領先世界,鑄鐵術領先歐洲數百年,但也正因為鑄鐵術的出現,生產生鐵,使得出鐵量大增,更可以成建制的生產鐵器,又使得華夏冶鐵有了一個誤區,以前的百煉鋼,工匠們嫌麻煩,出鐵少,漸漸越來越少。

但對于精兵利器,對于上等鎧甲,乃至對于雛形中的火器槍管等等,反復鍛打取得高質量鋼鐵卻是必不可少。

以現在乃至幾百年后的技術水平,煉鐵,只能繁復鍛打,所謂千錘百煉!才能去掉鐵中的部分碳含量及其它雜質,得到優質鋼鐵。

而華夏的鐵器鑄造,很多時候是官方壟斷,生產武器,講究大批量成規模生產,這固然是一種優勢,但從另一個角度,也是一個劣勢。

歐洲就不同,他們只有貴族子弟才能用上好鎧甲上好武器,所以,工匠們會反復鍛打得到上好鋼鐵,一代代的,技藝也就越來越純熟,實則從宋朝以后,以精良鋼鐵的鍛造來說,華夏已經逐漸落后于西方及阿拉伯地區。

而要制造火器的槍管,也必然要用這種千錘百煉的精鐵。

甘家村,他已經令人收購土硝,硫磺木炭等自不在話下,只看,自己逐漸熟悉這個世界打鐵節奏后,打造出的槍管用鐵鑄模成型時,能容納多少火藥的爆炸沖量吧。

不過感覺,不太樂觀。

可能以后更多的心思,還是用在冷兵器的改進上。

“好刀!”褚在山突然大喊一聲,跑過去,猛地捧起陸寧出爐冷卻后的陌刀。

這幾天,陸寧千錘百煉,就是在打造這柄陌刀、

褚在山握著這新鮮出爐的陌刀,眼睛都藍了,心說若我那一戍,人人都有如此神器,那戰斗力,只怕立刻會翻升一倍。

這柄陌刀,比褚在山統領戍兵之陌刀反而略輕一些,但刀刃寒森森鋒利無比,刀柄更握著極為舒服,觀之就知道比普通陌刀刀柄堅固而又更具韌性。

如此神兵,褚在山心里之感慨,已經無法言語。

看著褚在山恨不得將手中刀舔上幾舔的舔狗模樣,甘二郎撓頭,不過想起前幾天他剛剛看到螺絲釘的時候,也是差不多神情,對螺絲釘的用處,他多少能想象得到,以后匠人們,會如何便捷,一些解決不了的技術難題,又是如何會迎刃而解。

“你就是褚在山?好!看著就孔武有力!今天我作東,咱們大魚大肉吃起來!”陸寧揮了揮手,一些實驗終于有了成果,他心中也很暢快。

比如螺絲釘,他依仗自己對力量技巧的精確掌控,卻是打造出了一些模具,這樣的話,這里的普通鐵匠就可以澆鑄螺絲釘了,當然,比之后世的螺絲釘,這些普通鐵匠澆鑄的生鐵螺絲釘,質量一個天一個地,而且,螺紋很粗糙,也很容易生銹,但,也能用不是?

此外,陸寧還用自己鍛打的百煉鋼打造了一些斧子、鑿子、刨子等木匠用的工具,尤其是刨子,比之現在木匠用的刨子,那可好用太多太多了。

修筒車,這些工具就很派上了用場。

一些農具的改進,自己也可以提供些思路。

琢磨著,自己要做的也差不多了,其余的,那些鐵匠學徒們慢慢琢磨吧。

不然,事事都靠自己,那自己這一輩子,打鐵都打不完。

心下暢快,陸寧帶著褚在山、甘二郎及諸胥吏,來到這山腳一家匠戶家里,令匠戶去沽了酒,搞了些野味,大快朵頤,這幾天,他和這些匠戶混的很熟,當然,匠戶們,可沒人敢在心里認為自己和國主第下熟絡。

現今,本縣公文已經傳達各個坊市村落,東海封國,國主為陸寧一事,已經全縣都知道了。

香噴噴的獸肉,陸寧反而吃的不多,不過酒到杯干,喝得甚是盡興。

眾胥吏,都不太敢說話。

褚在山同樣有些拘謹,這位少年國主,品階高他快三十多級,他開始覺得這小國主是瞎貓碰死耗子才得了貪天之功,現在早不這么想,心里更油然升起敬畏之感。

“第下真是神乎其技,小人想知道,第下還有什么不懂的么?”幾巡之后,錄事賈倫喝得微醺,一臉無奈的問。

陸寧笑著說:“我不懂的多了,我就是什么都喜歡琢磨,瞎琢磨。”

“第下,對將來,可有什么謀劃?”借著酒意,褚在山半真半假的笑問。

陸寧微微一怔,這話,其實有些交淺言深了,畢竟,這褚在山,自己是第一次見。

看來,這些武人,都有點缺心眼。

有這樣套話的嗎?

前世,自己手下行動小組里最憨厚老實的大傻也沒這樣啊?

不過,官場及上下階層文化,確實是到了明清才被玩到極致,自己的時代,就更是精益求精。

琢磨著,手突然指了指紙窗外,那里有些匠人的孩童,各個都是滿臉菜色瘦弱無比,聚在一起,各個咬著手指,好似在聞著屋內飄出的肉香解饞。

“謀劃倒是談不上!如果說有個小目標,就是讓我治下的這些孩童,將來都能吃上肉!”

褚在山一口老酒差點噴出來。

眾胥吏,立刻諛詞如潮,什么國主慈悲大義,什么第下心系蒼生之類的。

但是,顯然誰也不認為這是陸寧的真心話,無非是上位者的官話套話。

陸寧微微一笑,也不多解釋,拿起杯子,示意幾人喝酒。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