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的帝國無雙

第三章 主為奴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錄事參軍
紅霞漫天時,陸寧來到了城中劉府,當然,現在該當改名陸府了,劉志才附庸風雅以詩經所取得堂舍“庶士居”匾額已經摘下,喬舍人曾笑孜孜說若第下為堂舍題名,壽州董別駕字寫的相當不錯,他可為明府求之。

劉府因為在東海城中,所以這個宅院只是中規中矩的大小,倒是明湖之畔的別苑,學江南莊園修得亭閣樓榭甚為華麗別致,在這東海城中的正宅,雖多次修繕,但終究不敢僭越,東海城中的普通百姓,按規制,宅院也有幾畝方圓,劉府則占地近十畝,重重疊疊的三進院落,畫廊雕柱,便是窗紙也都是上好油紙,上畫飛鳥草蟲,甚為精美。

坐在書房矮榻上,陸寧開始有些不習慣這些低矮的家俬,心說北方胡床之類的,高腿家具已經出現,等自己有時間,也動手做一些好似后世的桌子椅子。

可在軟榻上坐著翻書,時間長了,陸寧卻突然覺得,如果是休息就寢之類的,現在這種生活方式,倒也不錯,不過會客見客,還是要高大桌椅在客廳擺著才方便。

書房中,鋪地為席,墻角矮桌擺著各種書卷,陸寧翻看的,是喬舍人留下的賬簿。

劉家財產有上好良田956畝,中田200畝,下田竟然高達3000畝。

其上田中田在城郊。

那3000畝下田,就都是北邊黃川一帶了。

當然,實際上現在全境賦稅都由自己調配,劉家有多少田地,對自己來說,也沒那么重要了。

往下看。

城中還有幾家商鋪,有質庫,也就是當鋪的雛形,還有米行、鹽行、絲帛行等,倒是五花八門,壟斷了東海城近半商品買賣。

卻不想,這個劉志才,還真是本城第一大土豪。

再往下看,又有錢二百貫,細錦一百五十匹,絹三百匹,金銀若干,米二百石,豆四十石,酒、糖、油等等若干。

劉家錢庫、物庫、糧庫里肯定不是就這些積財,但這種明面上的財富,自然會有部分被充公抄入海州國庫,所以留下的,看起來還挺整數的。

翻到最后,是奴役的數目,留給陸寧的,有男奴十三人,女奴十九人,看其名諱,原本劉氏女眷,被發為奴的有四人,一妻二妾,另一個卻是一直寄居在劉志才府上的侄女,已經被劉志才過繼為女,便也倒霉被貶為私婢,而劉志才的兩個妾侍和幾名婢女,都在別苑居住,正妻甘氏,倒是一直住在城中府邸。

陸寧心里輕輕嘆口氣,這個世界,創業難,守業更難,稍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甚至禍連家眷子孫。

從某種角度,這個劉志才,也挺可憐的。

至于劉志才的妻妾女眷,就更可憐。

在這種世界,如果不做到最大的那個,好像就不怎么保險。

放下帳薄,陸寧沉吟了會兒,看向書房門旁肅立的青衣小廝,說:“去請甘夫人來。”

青衣小廝陳九,是一名白直,也就是陸寧這個國主的官配奴役,今日剛剛跟隨陸寧,可是抖擻著精神,希望得到這位國主第下的青睞。

東海縣,被封國,眼前就是一國之主,在本國境內,國主第下有生殺大權,和皇帝的權勢沒什么兩樣。

服侍這位國主第下,跟以前服侍縣令,感覺截然不同。

站在一旁,陳九大氣都不敢出。

這時聽陸寧吩咐,陳九微微一怔,甘氏被稱為“夫人”?看來這位劉府的前主母,在國主心中地位不低。

青衣小廝應了聲,嘴角露出一絲曖昧笑意,轉身一溜煙去了。

陸寧又拿起本古書,百無聊賴的翻看,未及,便聽腳步聲響,甘氏輕柔聲音響起:“甘貴兒見過東海公第下!”

甘氏垂螓首站在門旁,心情極為復雜。

她和一眾女奴都被軟禁在后院等待,正忐忑不安之時,陳九傳話,國主第下召見,等她出來,那陳九便一陣恭喜,說起國主第下稱呼她“夫人”,那自是看重夫人,看來夫人必然受不了甚么苦。

陳九以前也給劉志才做過白直,這話說得雖隱晦,卻令甘氏羞愧無比,尤其面前又是以前的下人,被他眼睜睜看著自己成為陌生男子之奴,就更令人羞慚,待得進了書房,那陳九便從外面帶上了門,甘氏心中又是一跳。

榻上的,就是新來的國主么?想不到,新來的不是縣令,而是本縣被封國,卻是來了位國主,在東海境內,這位國主權勢就和皇帝一般無異,伴君如伴虎,不知道,他脾氣怎么樣?

“啊,你叫甘貴兒,名字很好聽啊!甘貴兒,甘貴兒……”陸寧念叨了幾聲,卻是覺得有些意思,以前,還真不知道甘夫人的名字。

被陌生男子呼喊自己的名字,此男子卻是國主,更是自己的主家,而自己,本為宅中主母,現今卻成為他人之奴,甘氏又羞又窘,俏臉通紅,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雖說和劉志才沒什么情誼,但不管如何,曾經是這個宅院的女主人,甘氏甚至想過,要不要以死守節,但是,終究還是希望,那些噩夢不要降臨,苦些累些,但能如李氏那樣,有人可以依靠,安安穩穩的生活下去便好。

和兒子相依為命,看似清貧,實則,自己可不知道多么羨慕她呢,真希望,現今是個契機,能令自己,也過上那樣的生活。

她的兒子,雖然癡癡呆呆體弱多病,但李氏做起活來,對這個兒子總是滿口夸贊,滿滿的自豪,那日子,可比自己有盼頭多了。

自己也一直希望,她們母子平平安安的,所以經常賞賜李氏一些錢糧,只是,以后卻再也幫不上她什么了。

想著,甘氏心里輕輕嘆口氣。

“你對我母親甚好,放心吧,我不會難為你。”陸寧隨口說著,心里也在想,實則細算算賬,如果沒有甘夫人這兩年照顧,自己和母親怕早餓死了。

自己一直不事勞作,將家里田地變賣一空后,已經山窮水盡,多虧母親在甘氏身邊幫傭,這才勉強溫飽。

甘氏聽到陸寧的話,微微一怔,杏眼不由偷偷瞥去,隨之便呆住,螓首猛地抬起,沒錯,面前卻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可不,可不正是自己剛剛還思及的李氏之子?

是啊,國主陸寧,國主陸寧,李氏之子,可不正是叫陸寧嗎?

甘氏整個人都呆住了,怎么會是他?他一向體弱多病,小小年紀就被征募抗周,李氏險些哭瞎眼,只是自己卻幫不上她,聽得他平安歸來,自己也替李氏松了口氣。

今早本就是去看看這母子生活的,但是,他癡癡呆呆體弱多病,本以為九死一生,能平安歸來已經是僥幸,怎么還會立了好大的軍功,成了本縣國主?

“甘夫人,來這邊,我有事和你商量。”陸寧指了指面前書桌地席。

甘氏聽他稱呼自己“夫人”,顯是對自己不失尊重,心下稍松,但也不敢僭越,低聲說:“第下還是喚我的名字吧……”思及陳九那意味深長的笑意,心情更是復雜。

陸寧笑道:“都是一句稱呼而已。”說著,指了指面前地席。

甘氏略一猶豫,微微屈膝下蹲,芊芊玉手扶著鞋幫,羅襪包裹的玉足從繡花鞋中褪出,又慢慢解開羅襪,淡綠裙裾下,隱隱露出誘人雪足,她這才走上席,聘婷而行,到了陸寧面前,跪坐下來。

陸寧開始一呆,隨之便知道,這便是脫鞋之禮了,雖說這種禮節已經式微,但南來移民很多遵循舊時禮節,她又是自己奴婢,在書房之席位,自然便是羅襪都要褪掉了。

陸寧目光掃過,卻見那繡花鞋上之羅襪,錦緞華麗,更繡有蟲鳥,栩栩如生,不由奇道:“原來現今的襪子好漂亮啊!”確實,他第一次見到唐人的羅襪,卻不想富貴人家的羅襪如此華美,自有些驚訝。

甘氏俏臉立時一紅,微微有些慍意,垂首不說話。

陸寧隨之知道自己有些孟浪,咳嗽一聲,說道:“甘夫人,操持這個家,我很多不懂的,也沒那耐心,所以,麻煩你暫時受累,幫我操持操持,我一會兒要去赴宴,招待欽使和海州來的別駕、參軍,所以,家里的事麻煩你了,接我母親便直接去別苑吧!”

“是,我知道了。”甘氏應著,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陸寧又想了想,說道:“為了你行事方便,我便給你個名份吧,以后,你就是我的內記室。”這是今世記憶里的詞匯,本是指幫官員處理公文的婢女,而對甘夫人來說,自是幫著處理莊園事務。

甘氏默默點頭。

“好,那你自便,我這就去赴宴。”說著話,陸寧站起身,甘氏手抬至額頭,行肅拜禮恭送主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帝國無雙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的帝國無雙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帝國無雙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