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一十章:朱雀秘境

更新時間:2020-10-1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朱雀山脈位于東華洲修仙界西南處與天南洲修仙界的邊界區域中。

這兩個修仙界的邊界區域盡是窮山惡水,當中遍布妖獸毒蟲,還有許多魔修、邪修藏匿其中,沒有金丹期的修為,很難活著穿越這片區域。

朱雀山脈在這片區域中,危險程度屬于極高的那種,因為山脈中據說有六階妖王潛修。

若是平時,周陽自然會對這種有著六階妖王潛修的地方敬而遠之,絕對不會輕易涉足其中。

但是現在,為了尋找進入朱雀山脈的朱紫真,他也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他從東華仙城出發,中間轉道去了趟神女宮附近,給女兒說了自己的計劃,便一路直奔朱雀山脈而去了。

這樣一路耗時了兩三個月后,他終于來到了朱雀山脈之外。

遠看朱雀山脈,群山之中濃煙滾滾,隱隱可見熾烈的火光涌現。

在周陽的眼中,這朱雀山脈就是一片極為活躍的活火山群,連綿十數萬里的山脈之中,分布著數千座活火山,幾乎每日都有火山噴發。

在這個修仙世界,火山噴發除了會噴出巖漿火山灰外,還會噴涌出許多地底巖漿火海之中孕育的靈物。

有些修仙者會在火山噴發后,趕過去尋找被噴涌出來的靈物,但這需要極好的運氣才能有所收獲。

朱雀山脈中常年都有不少這樣的修仙者在一些活火山外守株待兔,等待火山噴發,而一些修為較高或者膽兒較大的修士,還會追逐噴發的火山,到處尋找那些火山靈物。

這樣做很危險,因為朱雀山脈真正的主人是各種妖獸,這里生活著許多強大的火系妖獸,甚至一些特殊種類妖獸就是以火山巖漿為食物和棲身之所。

每年都有很多修仙者在其中葬身獸口,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周陽進入朱雀山脈后,見到了不少和妖獸搏殺的修士,這些人他能夠順手救一下的,幾乎都救了。

救人對他來說,只是一件隨手可為的善事,而且救人還可讓他打聽朱紫真的消息,哪怕他其實知道,這些最高修為不過筑基期的修士,基本上不可能看得見朱紫真的身影。

他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事情就是,朱雀山脈并不大,相對于他金丹期的修為來說是這樣。

他還有三四年的時間來尋找,這么長時間足夠他將整個朱雀山脈都翻過來找好幾遍了。

當然,山中的妖獸肯定不會輕易容許他這樣做。

所以一開始的半年時間里,周陽時常在群山之中和一些五階妖戰。

出于對那位傳說中隱居在朱雀山脈中的六階妖王忌憚,周陽輕易沒有對那些五階妖獸下殺手,頂多只是將其重創罷了。

而他這樣做似乎也有些效果,起碼他半年時間踏遍大半座朱雀山脈,都沒有引來傳說中的六階妖王攻擊。

同時在這半年時間里,很多朱雀山脈之中尋寶的修士,都知道了他在朱雀山脈里找人的事情,有很多被他所救過的修士,也都自發的幫他留意起了這件事。

這日,周陽正在山中飛翔尋找朱紫真的蹤跡,忽然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聲從極遠處傳了過來。

他抬頭向天望去,只見極遠處的天穹,果然變成了一片通紅,隱約還可看見大片灰黑色陰影。

“又有一座大火山噴發了嗎?”

眼中異色一閃,周陽沉吟了一下后,腳下祥云一動,還是向那邊趕了過去。

這種大型火山噴發,噴涌出火山靈物的幾率,是那些小火山的許多倍。

這半年時間里,周陽也在一些火山噴發當中找到了幾樣火山靈物,都是不錯的煉器材料。

小半日后,周陽駕云趕到了火山噴發地外。

此時雖然已經過去了小半日時間,火山口處噴涌出來的巖漿,依然沒有止息的征兆。

從高處噴涌流淌而下的巖漿,把火山口周圍數百里地域都變成了一個大型巖漿湖,而天空中飄蕩的火山灰塵,形成綿厚的火山灰云把陽光完全遮蔽在了外面,若非還有地上巖漿散發的暗紅色火光照明,這千里地域怕是已經陷入了永夜之中。

周陽遠遠觀望一番后,便直接一頭扎進了遍布火山灰塵的區域中,放出神識掃描起了地上的巖漿湖,找尋可能落于其中的火山靈物。

這些火山靈物,只有在巖漿還未冷卻的時候方便找尋,一旦巖漿凝固化作火山巖石,想要找到深藏巖石之中的火山靈物,那就真的完全只能看運氣和耐心了。

周陽神識何等強大,數百里區域的巖漿湖,他沒多久便將其翻了數遍,倒也確實找到了幾件火山靈物,其中甚至包括一件珍貴的五階靈物千年火晶玉。

雖然知道再找下去的話,或許還會有一些收獲,但周陽已經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找下去了。

他來朱雀山脈,可不是為了這些能夠用靈石買到的靈物而來,再說他已經拔得了頭籌,剩下一點湯湯水水,還是留給那些以此為生的修士們喝吧。

但就在他準備離開之時,那噴涌著巖漿的火山口內,忽然又傳來了一聲悶響,火山再度噴發了!

大量的高溫巖漿隨著火山噴發傾泄而出,周陽根本來不及抽身離開,只能催動乾陽天火罩神通護住自己,硬抗火山巖漿的漫灌。

幸好這次噴發的火山巖漿,完全不及第一次多,周陽撐了一會兒后,狂涌的巖漿便平靜了下來,雖然還會順著火山口溢出,卻不再像先前那樣漫天飛灑了。

“這可真是……”

天空中,周陽看著地上面積又擴大了不少的巖漿湖,本想說一聲這可真是倒霉。

但他話語還未落下,便忽然驚疑不定的轉頭看向了那火山口。

只聽那火山口內,依舊有著悶響聲傳來,但那悶響聲,周陽怎么聽起來都感覺像是某種獸吼聲。

“什么情況?難道剛才的火山噴發,是妖獸造成的?”

眼中疑惑之色一閃,周陽心中忽然一動,不由的就撐起護罩向那火山口飛了過去。

蓋因為他忽然想起,如果真是妖獸造成的火山噴發,那制造這一切的妖獸,絕對不會是五階妖獸,很可能是那位傳說中隱居在朱雀山脈中的六階妖王。

而六階妖王自然不會無緣無故引爆火山。

到了火山口,周陽仔細傾聽,果然聽見了更為強烈的悶響聲。

“下去看看。”

他望著下方翻涌的巖漿火海沉吟了一下后,便一狠心,直接祭出炎龍盾激發了炎龍守護神通,然后在火焰炎龍的保護之下一頭扎進了巖漿火海之中。

金丹期修士法力高強,出入巖漿火海并不算什么難事,但是想要在巖漿火海中長時間逗留,卻很不容易。

身處巖漿火海中的修士,必須時刻維持防御神通來抵御巖漿高溫,相當于一直在承受著另外一位金丹期修士的攻擊。

周陽法力深厚,本身又是火系功法修士,在巖漿火海中受到的壓力,倒是比修行其它屬性功法的修士要小上許多。

他不斷向著巖漿底層下降,越往下,巖漿的溫度越高,他的法力消耗也跟著加大。

但隨著越往下面深入,那悶響聲也越發清晰了,甚至周陽都已經明顯感應到了強烈的斗法波動。

這讓他不驚反喜,知道自己的猜測可能要成為現實了。

于是他速度越發快了起來,直接就朝那斗法波動傳來的地方趕了過去。

兩刻鐘后,周陽終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屬于“朱雀妖王”朱紫真的氣息。

在他的感應之中,朱紫真的氣息明顯在戰斗中占據著上風,其對手時不時傳出的悶吼聲,也可以佐證這點。

只是因為巖漿火海的阻隔,周陽無法看清和朱紫真戰斗的那位妖王樣貌。

不過這并不重要,找到朱紫真才是他來這里的目的,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他并沒有任何冒險介入兩位六階妖王戰斗的想法。

于是在釋放出自身的氣息,向朱紫真傳達了自己想要求見對方的意念后,他就主動退走返回了地面,耐心等待下方巖漿火海中的戰斗結束。

這一等可是等得夠長,周陽足足等了大半個月,下方巖漿火海中的戰斗方才真正結束。

朱紫真不出意外的成為了勝利者。

不過她也只是戰勝了那位不知名妖王,并非擊殺對方,不知道是沒有那個實力,還是念在同為妖族的份上刻意放對方一馬。

“人族的小子,你不會真以為當初本王和你做過一筆交易,你就真的有了和本王做交易的資格了吧?”

火山口外,得勝歸來的朱紫真,鳳目含煞的冷冷望著在此等待多時的周陽,臉上滿是不耐煩之色。

周陽出現在朱雀山脈,明顯是來找她的,有求于她。

但她可不認為周陽區區一個金丹期修士,有和自己做交易的資格。

周陽聽到她這不快的語氣,心中一跳,連忙鞠躬行了一禮道:“前輩息怒,晚輩實在是有萬不得已的苦衷,才會不遠萬里前來這里請求前輩相助,絕非是有意打攪前輩的好事。”

朱紫真卻是一點都不在乎他的行禮,只是冷漠回道:“你有什么苦衷,關本王什么事?本王先前沒殺你,都是看在死去的陸玄機面子上了,你該不會以為他一個死人,還有面子讓本王幫你做事吧!”

“陸前輩已經坐化仙逝多年,晚輩當然不敢有此想法,只是朱前輩乃晚輩在這東華洲修仙界唯一認識的前輩了,晚輩如今是走投無路,即使明知道貿然追來會惹前輩不快,也只能斗膽過來叩見前輩,請求前輩施以援手幫晚輩這一次!”

周陽滿嘴發苦的說完這番話,不等朱紫真出言拒絕,便又馬上說道:“還請前輩先別忙著拒絕,先聽晚輩把話說完,絕對耽誤不了前輩多少時間!”

“有屁快放!”

朱紫真滿臉不耐煩的一聲冷喝,勉強算是應了下來。

周陽見此,哪敢再耽擱時間,忙把自己這次來東華洲修仙界的原因,以及自己情人和女兒的情況,如實告知了對方。

“可惜了,真鳳之血這種靈物,竟然浪費在一個修為不到六階的筑基期螻蟻身上,真是暴遣天物!”

這是朱紫真聽完周陽的話后,所說的第一句話,很傷人的一句話。

但周陽也只能當做沒聽到一樣,眼巴巴的望向朱紫真,眼中滿是祈求希冀之色。

朱紫真見此,卻是漠然說道:“幫你救女兒,對于本王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御龍家族勢力再大,手也伸不到流云洲修仙界去,本王不怕他們事后報復。”

“可是本王憑什么要幫你?”

對啊,朱紫真憑什么要幫他呢?

這個問題,周陽想過很多次了。

他和朱紫真并未多少交情,頂多就是認識罷了,指望朱紫真因為交情而幫他,那是做夢。

而他數遍自己身上所有的寶物,發現自己身上似乎也沒有什么東西能夠作為籌碼打動朱紫真,讓其不吝相助。

所以他現在聽到朱紫真的話,其實是很心虛的。

但心虛歸心虛,聽完朱紫真的話后,他并未多做猶豫,馬上就說道:“晚輩自然不敢讓前輩白白幫忙,前輩不妨開出個價來,晚輩也算是小有身家,興許能夠讓前輩滿意。”

“哦,隨本王開價?你確定?”

朱紫真冷漠的眼神中,終于有了一絲波動,她面色微訝的望著周陽,似乎沒想到周陽會是這樣說。

這相當于把定價權完全給了她。

“前輩但說無妨!”

周陽點了點頭,確定無比的說道。

朱紫真見此,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不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本王要一件七階仙器作為出手的報酬,你也能給么?”

而聽到她這獅子大開口的話,周陽竟然也是一臉嚴肅的回道:“雖然知道前輩這是在說笑,但是晚輩依然可以對前輩發誓,只要前輩出手幫晚輩這一次,晚輩日后只要能夠得到這種寶物,必將獻與前輩以償今日之恩!”

“哼,看來本王猜對了,你來求本王幫忙,根本就沒準備什么東西作為報酬,完全是想要空手套白狼!”

朱紫真俏臉一冷,一聲冷哼,看向周陽的目光,頓時極為不善了起來。

周陽把至關重要的定價權交給她,就讓她很是懷疑了,然后這一試探,果然就試探出了周陽的底細。

沒曾想周陽聽到她這話后,卻是連連搖頭道:“不,前輩錯了,晚輩不是沒準備報酬,而是晚輩怕自己準備的報酬,不能讓前輩滿意,因此才請前輩自己出價。”

“事實上,晚輩這次絕對是帶著萬分誠意而來,如果不是知道前輩對靈石不感興趣的話,晚輩愿意獻上全部身家,合計五百多萬靈石來換前輩相助!”

他說完這些,當即就摘下了手中的儲物戒指遞向了朱紫真。

“這枚儲物戒指中,有著晚輩身上所有最珍貴的寶物,前輩若是不信晚輩剛才所言,盡可一看。”

朱紫真卻是沒有去接儲物戒指,只是冷眼看著他說道:“你當本王是什么人?收破爛的嗎?廢話少說,趁本王還沒動殺心之前,趕緊給本王滾!”

別說周陽只是區區一個金丹期修士,就是換成一個普通的元嬰期修士,以朱紫真的修為,也根本看不上對方那點身家。

而她的耐心,也已經差不多要徹底耗盡了。

“前輩您請再聽晚輩一言如何?”

周陽深吸一口氣,默默將儲物戒指收回戴在手指上,然后看著朱紫真一揮手,取出了三個玉盒。

他將三個玉盒置于身前,依次打開讓朱紫真觀看,而后介紹道:“這三個玉盒,分別裝有一顆從昆虛界秘境圣嬰谷得來的圣嬰果,一顆孕嬰丹,一件可以減輕心魔劫威力的珍稀靈物冰淚花,有此三物相助,晚輩將來有六成以上把握能夠結嬰成功!”

“而晚輩的實力,大約前輩也有所了解,不是晚輩自夸,自從晚輩筑基成功,獲得上界真仙的傳承后,同階之中一直都是難遇對手,現在晚輩雖然只是金丹七層修為,但金丹九層修士,晚輩也有九成把握能夠斬殺!”

說到這里,他見朱紫真面色似乎有所變化,心中一喜,忙又說道:“是,晚輩現在身上沒有值得前輩看重的東西,但是以晚輩的實力和成長速度,將來一旦結嬰成功,千年以內,未嘗沒有和前輩您比肩的那一刻!”

“前輩您不是那些普通的妖王,想必是明白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的道理,您現在幫助晚輩渡過這個難關,并不會付出多大代價,可是晚輩和晚輩一家的修士,都將會永遠感念您這次的恩情,日后為前輩您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您或許可以不相信晚輩,但陸玄機前輩您應該相信吧,當初晚輩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就被陸前輩的師弟青陽前輩看重培養,不吝多次施恩幫助晚輩,如此數百年不曾間斷,只為了穹天仙境之行能夠用上晚輩!”

“這次前輩您若是幫晚輩這個忙,異日晚輩有能力為前輩您做事之時,便是刀山火海,前輩您只需一句話,晚輩也萬死不辭!”

朱紫真的面色,終于有了一些變化。

她面色微沉的看著周陽,一陣沉默不語,眼中露出了一抹思考之色。

投資是一門藝術,哦不,投資是一門技術活。

超前投資的風險性尤其大。

大多數人都只看到那些成功者的案例,卻看不到那數量更多出不知道多少倍的失敗者。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超前投資成功者,靠的都不是什么過人眼光,而是廣撒網式的批量投資。

而批量投資的要點,就是選那種投資數額小,投資回報卻會很大的項目。

投資數額小,意味著失敗損失很小,哪怕前面失敗九十九次,只有有一次成功,最后都將有可能收獲百倍、數百倍的高額回報!

周陽這一生被人投資過兩次,黃沙門的金丹期修士曹文金當初投資過他,事后收獲了數倍的報酬。

而青陽真人與陸玄機投資他,收獲到的報酬現在卻是無法估量,因為隨著他的修為越來越高,這筆投資的收益也會越來越大。

前面兩次投資,都是別人看好他的潛力,主動給予他投資。

而這次,卻是他主動找上門來,尋求他人的投資。

作為被投資者,如何讓投資者相信自己的潛力,讓其愿意投資自己,也是一門學問。

最好的方法,莫過于拿成績說話。

所以,周陽先是拿出了三種輔助結嬰的靈物,讓朱紫真看到自己的投資潛力,相信這筆投資不會輕易打水漂。

然后他又用青陽真人和陸玄機的成功案例告訴對方,自己是有過成功回報投資者經歷的績優股,人品和信譽,都值得信賴,不用擔心投資后,自己會賴賬。

現在,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最后結果如何,還得看朱紫真自己的意愿。

假如朱紫真是那種一點風險都不愿冒的人,是那種沒有任何投資意識和想法的人,他也沒轍,只能抓緊時間去找下家了。

“小子,你成功引起了本王的興趣,不過要想本王幫你的話,你首先得答應本王一件事,一件有可能要你命的事情,不知你可敢答應?”

朱紫真停下思索,目光戲謔的看著周陽,說出了自己的考慮結果。

“不知前輩可否說一下是何事?”

周陽強壓著心中喜色,正色問道。

“很簡單,陪本王一起進入朱雀秘境,幫本王做一些探路事情。”

朱紫真嘴角一勾,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周陽的臉色,頓時就僵住了。

事實上,他早就猜到朱紫真出現在這朱雀山脈是為了什么了。

當初在穹天仙境內,陸玄機為了讓朱紫真全力出手相助對付裂天真魔,便承諾過會告知她朱雀秘境的消息。

周陽當時也是在場之人,當然也聽見了這件事。

這次得知朱紫真出現在朱雀山脈,他就猜到那所謂的朱雀秘境應該就在這里。

而先前發現朱紫真和朱雀山脈中潛修的妖王交戰,他就推測出,雙方必定是為了爭奪朱雀秘境的擁有權而發生爭斗。

可他沒想到的是,朱紫真竟然會讓他一個人族修士跟隨其進入那什么朱雀秘境內。

他心里自然是一萬個不愿意進入這種危險秘境內,更別說是還要從事探路這種炮灰工作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一旦拒絕的話,就不要想朱紫真會幫忙營救妻兒了。

于是他面色僵硬的猶豫了許久后,方才硬著頭皮說道:“朱雀秘境應該是前輩你們妖族先輩留下的秘境,晚輩一個人族修士,進入其中真的合適嗎?”

“本王說合適,那就合適,你只要回答是否愿意就行了。”

朱紫真淡淡看著他,直接出言打破了他心中最后一縷僥幸。

“那晚輩就沒什么問題了,很樂意為前輩效勞!”

周陽臉上硬擠出一抹笑容的說著,拱了拱手,無奈答應了下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