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零八章:父女相見

更新時間:2020-10-2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鳳凰神女姜玉鳳,神女宮當代最出名的弟子,師承神女宮現任宮主“飛鳳真人”婁飛鳳,父母不詳。

第一次廣為人知,是九十七年前的“東華仙會”上,代表神女宮獻上一曲“鳳舞九天”舞驚艷四方,被當時主持“東華仙會”的東華仙宮少宮主當場評為東華洲修仙界第一美人,從此名動東華。

彼時,這位鳳凰神女姜玉鳳還不過是一名紫府四層修士。

十二年前,神女宮的山門神女峰上有結丹天象出現,并引發了“百鳥朝鳳”的金丹異象,后來便傳出鳳凰神女姜玉鳳結丹成功的消息。

當時這個消息可是震驚了許多人,因為按照當初某位前輩大能對這位鳳凰神女姜玉鳳的觀測,其骨齡大概就是一百多歲,如此推算下來的話,她結丹的年齡應該是兩百三十余歲。

兩百三十余歲的金丹期修士!

這個修行速度,即使是很多靈體修士也望塵莫及。

便是東華仙宮那位少宮主,身懷巽風靈體的天才,結丹之時也已經是二百八十多歲了。

而如果說這個消息只是令人震驚的話,那么隨后不久傳出來的另外一個消息,則是讓許多聽聞消息的修士都差點道心崩潰。

原來,在鳳凰神女結丹成功后不到兩年,一向在東華洲修仙界名頭顯赫卻難見人影的御龍家族,忽然派出了一位元嬰期修士親自上門提親,替御龍家族當代族長的次孫御龍金煌求娶鳳凰神女為妻。

而神女宮,竟然真的答應了這門婚事!

當時這個消息傳出來后,整個東華洲修仙界都震了一震。

御龍家族作為東華洲修仙界數一數二的龐大勢力,雖然族人數量稀少,鮮少在人前出現,可其一舉一動卻都受到了東華洲修仙界各大勢力的關注。

神女宮作為東華洲修仙界傳承八千多年的大門派,歷代“神女”都是美名遠揚,被無數修士視為夢中情人,不知多少修士都以能夠娶到神女宮的女弟子做道侶為畢生榮幸。

這兩方勢力的重要成員突然聯姻,其他勢力想不關注都不行。

尤其是,五百多年前,神女宮的當代宮主“飛鳳真人”婁飛鳳已經公然宣布,神女宮加入長生殿所組建的長生仙盟,成為其中的重要成員。

這樣一來,御龍家族和神女宮的聯姻,實際上也可以說是和長生仙盟的聯姻。

如此大事,怎能不引人矚目。

并且鳳凰神女身為神女宮的當代“神女”,早已在東華洲修仙界年輕修士圈子中積累了龐大的人氣,不知道被多少修仙界的天才俊杰們所追捧,視為心中女神。

這一下突然聽聞心中的女神要作為聯姻對象下嫁他人,不知有多少修士夢想破碎,道心崩潰。

據小道消息說,東華仙宮的少宮主聽聞這個消息后,氣得親自前往了御龍家族挑戰那個御龍金煌,要讓其放棄迎娶鳳凰神女,原因嘛,則是因為其當初向鳳凰神女表露愛慕之意的時候,被婉言拒絕了。

如果這件事只是讓聽聞的修士們津津樂道,當做八卦來聽的話,那么后來又不知從何處流傳出來的另外一則小道消息,則是讓那些鳳凰神女的愛慕者義憤填膺,怒發沖冠了。

根據那則不知從何處傳出的小道消息所言,鳳凰神女并非是自愿下嫁給御龍金煌的,而是其師尊“飛鳳真人”以其生母性命相威脅,脅迫其下嫁給御龍金煌為妻。

且不說這消息有幾分可信,只是這個消息的出現,就足以讓許多因為夢中女神即將嫁人而道心崩潰的修士重拾道心,努力拯救心中的女神了。

因此在消息剛傳出來那幾年,起碼有上千名年輕修士從各地趕來,齊聚神女宮的山門外抗議,想要神女宮放棄聯姻決定,給予鳳凰神女自由選擇道侶的權利。

這些抗議的年輕修士,有不少是各大門派的弟子,神女宮倒是不好強行鎮壓他們,只能任由他們在山門外鬧,不予回應。

但后來不知抗議的修士說了些什么話,惹怒了御龍家族的御龍金煌,使得其親自御使著三條五階蛟龍趕到神女宮外,大開殺戒的當場擊殺了數百抗議修士,徹底嚇壞了所有人。

此后,雖然流云洲修仙界到處都是對于神女宮的聲討之聲,卻已經無法阻止鳳凰神女嫁給御龍金煌這件事成為事實了。

五年,五年之后,御龍家族就會正式登門迎親,迎娶鳳凰神女前往御龍家族的祖地,位于東海之中的“五龍島”上完婚。

以上這些消息,就是周陽從于得水這個醉鬼口中打探到的所有消息。

為了讓這個醉鬼把消息說出來,他可是連自己平時都舍不得喝的蜂王釀都拿出了小半壺出來,靠著這些高階靈酒硬生生將這家伙給灌醉,然后才讓其酒后吐真言的說出了所有消息。

“姜玉鳳,姜玉鳳……”

仙棧內,周陽口中低聲念叨著那位鳳凰神女的名字,然后滿臉苦笑之色的忍不住長嘆道:“鳳仙啊鳳仙,你可真是給我出了個難題!”

當時聽到鳳凰神女這個外號的時候,他就已經意

識到,這位所謂的鳳凰神女肯定和姜鳳仙有關了。

等到聽說這位鳳凰神女十二年前以二百三十余歲的年齡結丹成功,本名又是姓姜后,周陽頓時就知道,此女定然就是自己和姜鳳仙的女兒了。

十二年前,他和姜鳳仙在昆虛界剛好分別二百三十年,而據他所知,“天鳳族”這種異族的孕期比人族要長數倍。

再說他那次強烈的心血來潮示警,一般只有血脈至親遇險之時才有可能觸動。

當然,目前來說,這些還只是周陽的猜測,究竟猜測是不是真的,他還得進一步驗證才行。

只是這猜測如果為真,他將要面對的敵人,未免太過強大了。

五年!如果他的猜測為真,他只有不到五年的時間來做準備了。

如此緊迫的時間,讓周陽不敢再有任何耽擱,第二日便直接離開了東華仙城,趕往了神女宮的山門所在。

神女宮的山門離東華仙城足有上百萬里之遙,周陽對于東華洲修仙界又是完全陌生,以致于花費了近一個月時間才趕到。

未免打草驚蛇,他在神女宮山門數萬里外就停了下來,然后落到一處無人的山林之中,從靈獸環內放出了七彩孔雀姜彩兒,讓其再次試著感應主人姜鳳仙的行蹤。

“找到了,找到了,主人就在那邊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我們快去找她吧!”

山林中,姜彩兒閉目感應一番后,便滿眼欣喜的一陣大叫,就要振翅循著感應的方向追過去。

周陽見此,連忙伸手按住它道:“彩兒勿要心急,此事沒你想的那么簡單。”

“什么意思?男主人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姜彩兒雙目瞪大的看著周陽,完全不明白為何要攔住它去找主人。

周陽見此,便把自己打聽到的消息,以及自己的推測,都告訴了它。

聽完他的述說,姜彩兒頓時氣得哇哇大叫:“太可惡了,那些人類真是太可惡了!男主人你一定要救主人啊!”

周陽知道她是小孩心性,也不奇怪,只是安慰道:“你放心,我肯定會把鳳仙她們救出來的,不過此事還得從長計議,說不定還要用到你的幫助。”

姜彩兒聞言,連連點頭應道:“彩兒聽男主人你的,你要彩兒干什么,彩兒就干什么。”

于是,周陽當即將它收回了靈獸環中,離開了山林。

與此同時,在周陽放出靈獸環內的七彩孔雀姜彩兒之時,數萬里外的神女峰上一座宮殿內,正在宮殿前院中澆花的一名彩衣絕色女子,忽然身子微微一頓,然后很快就放下手中的水壺,轉身返回了后院寢宮之中。

“是我留在彩兒身上的印記被激發了,彩兒它怎么會來東華洲修仙界?難道是周郎他尋來了?”

寢宮之中,姜鳳仙美眸微睜,眼中滿是激動之色,心緒波動的厲害。

自她被困神女宮后,心中最期盼的事情,無疑就是周陽有朝一日能夠過來搭救自己。

盡管她心中知道,以周陽的修為,來了也沒什么作用,根本無法將她和女兒救出去。

而今苦等一百多年后,終于等到了情郎的到來,這讓她如何能不激動!

“彩兒和我的感應只是持續一會兒就結束了,說明周郎他已經知道了我此時的處境,這很好,這樣他就不會貿然送上門來自投羅網了!”

“不過周郎他肯定不會放棄營救我和玉鳳的,必定會想方設法和我或者玉鳳取得聯系。”

“我現在被幽禁在這里不能動彈,他唯一有可能接觸到的就是玉鳳,這件事我必須告訴玉鳳才行,得讓她事先有所準備,這樣到時候才不會情緒失控暴露了周郎的存在!”

姜鳳仙眼中智慧之光一閃,憑借對情郎的了解,已經推測出了一些事情。

她想到就做,當即就走出寢宮,冷著臉對緊閉的大門方向喝道:“我要見玉鳳,給你們一天的時間,一天后見不到她,我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說這話的時候,她心中其實是一陣凄苦的。

被困在這座宮殿中數十年的她,每次想要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要像個潑婦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才能引起重視,讓女兒來見自己。

還好她性格堅毅,又從小習慣了一人獨居,才沒有被這種幽禁生活給弄垮了心氣。

大半日后,一個臉上掛著白色面紗的彩衣麗人推開宮殿大門走了進來。

“孩兒見過母親,不知母親找女兒來有何吩咐?可是外面那兩個老虔婆又惹您生氣了?”

彩衣麗人進入宮殿之中,先是摘下臉上面紗,露出一張酷似姜鳳仙的絕色容顏,恭敬向姜鳳仙行禮問候了一句,然后又回首望了一眼背后那緊閉的大門,冷聲喝罵起了外面的某些人。

姜鳳仙看著眼前美貌不輸自己的女兒,卻是一臉心疼的上前抓住女兒玉手,關切問道:“鳳兒你身上的傷勢恢復得如何了?都是娘不好,如果不是娘當初太過貪心,你也不會因為結丹而引來雷劫,差點身隕!”

“娘您

放心吧,那老女人還指望著女兒嫁入御龍家,給她換取晉升的靈物,怎么會不對女兒的性命安全盡心!”

姜玉鳳撇了撇嘴,語氣中滿是怨憤之氣。

姜鳳仙臉色也一下難看了起來。

她面色難看的恨聲說道:“御龍家也是狼子野心!咱們雖然不知道他們究竟打得什么主意,可猜也能猜得到,多半是為了鳳兒你身上的真鳳血脈!”

說完她眼中又是一痛,滿臉歉疚之色的看著女兒嘆道:“說來說去,還是娘當初的貪心害了你啊!”

“娘您怎么又說這種話!”

姜玉鳳連忙抓住母親的玉手,滿臉誠摯的看著母親說道:“孩兒說過很多次了,此事孩兒一點都不怪您,因為孩兒知道,您當初那么做,都是為了孩兒好,孩兒也從未后悔過煉化真鳳之血!”

“鳳兒你……”

姜鳳仙玉唇微微張動,似乎想說什么,又無法說出口,神色極為復雜。

宮殿外,兩個有著金丹期修為的老嫗通過一面寶鏡法器看到這一幕,臉上都是冷笑之色一閃,然后彼此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揮袖抹去了鏡上的畫面,不想再聽這對母女接下來訴苦罵娘的話語。

再說周陽,他通過七彩孔雀姜彩兒的話語,確定姜鳳仙就在神女宮后,基本上就確定了自己的猜測屬實。

然后他馬上就前往了附近最繁華的一座仙城,購買一種東海特產靈物回音海螺。

東海之中有一種特殊的妖獸名叫雙響回音螺,此螺類妖獸事后留下的螺殼,能夠被用來煉制一種特殊傳音法器,起到隔空傳遞聲音的作用。

越是修為強大的雙響回音螺,其死后所留下的螺殼煉制成法器后,傳音距離便越遠。

據說用五階螺妖之殼所煉制的傳音法器,即使隔著幾十萬里距離也能自由傳音。

五階螺妖之殼極為罕見,等閑是買不到的,周陽最終只買到了一對由四階上品螺妖之殼煉制的傳音法器,花費了他二十萬下品靈石。

這對法器可以在十萬里內實現自由傳音,勉強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了。

法器到手后,周陽自己煉化了其中一件,然后把另外一件讓七彩孔雀姜彩兒吞入腹中藏了起來。

之后,周陽就改頭換面隱藏了修為,扮作一個筑基修士潛入了神女宮附近的一座仙城內,到處打聽起了鳳凰神女的行蹤。

對于他這種行為,這仙城內很多修士都是見怪不怪了。

自從傳出鳳凰神女是被逼無奈下嫁御龍金煌的消息后,就有很多這樣的修士來到神女宮附近,到處打聽這種消息,妄圖拯救他們心中的女神脫離苦海,遠走高飛。

雖說這些修士根本不被神女宮放在眼中,但神女宮還是借故對鳳凰神女進行了禁足,嚴禁其在出嫁之前離開神女宮與外界修士相見。

周陽一開始當然什么都沒打探出來,還明里暗里承受了不知道多少嘲諷。

但是他一點都不泄氣,依舊混跡神女宮周圍各個坊市和仙城之中做這件事。

這樣過去兩三個月后,他雖然什么消息都沒有打探到,卻和許多“志同道合”的修士建立了交情聯系,并一起約定要共享消息。

三個多月后的某日,周陽正在某個仙城內例行尋人打探消息之時,忽然收到了一把傳訊飛劍。

原來是一個出身東華洲修仙界頂尖大派東華仙宮的筑基修士,打探到了一個重要消息,說是鳳凰神女三日后會到鳳鳴山散心。

既然是東華仙宮修士打探到的消息,周陽認為可信度極高,所以他很快就趕往了那所謂的鳳鳴山進行布置。

那鳳鳴山是距離神女宮山門不到八萬里的一座五階靈山,山上風景秀麗宜人,是神女宮一處分舵所在,據那打探到消息的東華仙宮修士所言,鳳凰神女以前也曾在那里修行過一段時間。

周陽花費一些靈石,請了十幾個筑基修士在神女宮到鳳鳴山沿線進行監視,以免錯過鳳凰神女出行的車架。

他自己則是恢復到金丹期的修為和原本容貌,提前一天從十幾萬里外騎乘七彩孔雀姜彩兒往鳳鳴山所在趕了過去。

等到鳳凰神女出行的這一日到來,周陽掐著點兒在鳳鳴山千里外路過,正好與乘坐飛車從另一面趕來的鳳凰神女一行迎面撞上。

然后他和姜玉鳳這對素未謀面過的父女,就開始心有靈犀的進行了一場飆戲。

當是時,周陽腳下的七彩孔雀突然失控將他甩下,發出急促興奮的尖鳴聲直撲鳳凰神女乘坐那輛飛車而去。

護衛鳳凰神女的神女宮修士自然不敢讓這樣一只五階妖禽隨意靠近,便要出手將七彩孔雀逼退。

而得到過母親姜鳳仙提醒的姜玉鳳,這時候馬上身披一對七彩鳳翼的從飛車內沖出,聲音輕柔的對著七彩孔雀安撫了起來。

七彩孔雀姜彩兒也是按照周陽的叮囑,配合姜玉鳳演戲的順勢安靜了下來,只是對著姜玉鳳隔空鳴叫不已。

這時候,周陽則是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趕上來,連連對著一行

人拱手致歉道:“抱歉,非常抱歉,是周某管教不嚴,讓這畜生沖撞了鳳凰神女和神女宮各位道友,還望神女和各位道友海涵。”

“道友客氣了,此事說來還是妾身的錯,若非是感應到了妾身體內……”

白紗遮面的姜玉鳳望了一眼周陽那張俊臉,強忍著激動的心情,輕柔出聲想要解釋什么。

但她的話還未說完,一聲輕咳便在她耳畔響了起來。

聽到這輕咳聲,她面紗下的俏臉微微一變,然后馬上改口說道:“總之此事怪不得道友,道友無需致歉。”

周陽也是面色一變,似乎發現了什么一樣,忙一拱手道:“神女閣下如此深明大義,周某佩服,那周某就不打擾神女閣下出行了,這就告辭。”

說完便對著那七彩孔雀怒喝道:“孽畜,還不快回來!”

七彩孔雀這時候卻是理都不曾理他,只是眼巴巴的望著姜玉鳳,眼中滿是哀求之色。

周陽見此,不禁面色大變的看著姜玉鳳道:“神女閣下,這……”

“這位道友,不瞞道友,這只七彩孔雀其實身懷鳳凰真血,乃是一只罕見的珍禽異獸,而妾身因為某些原因,身上正好有對它成長進化有極大幫助的寶物,是以它才會舍棄道友這個主人,想要跟隨在妾身的身邊。”

姜玉鳳一邊解釋著原委,一邊把目光看向了身后的飛車。

而周陽則是順勢說道:“那么神女閣下可否將那寶物出售給周某?周某愿意重金求購!”

“這個,妾身恐怕是做不到。”

姜玉鳳微微搖頭,一口婉拒了。

“神女閣下別忙著拒絕,周某可以……”

周陽似乎還不死心,聲音陡然加大了許多,似乎還要開出什么更好的條件。

但就在這時,那飛車內忽然響起一個陰冷的婦人聲音道:“哼,你這后輩好不識趣,豈不聞良禽折木而棲?既然這只七彩孔雀不愿再跟隨你,便代表與你無緣,你若強求的話,便是逆天行事,恐遭不測啊!”

陰惻惻的聲音在周陽耳畔回響,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也是若隱若現從那飛車內散溢了出來。

周陽的臉色瞬間大變。

他目光驚恐的望了一眼那輛青色飛車,又望了望那對自己理也不理的七彩孔雀,最后滿臉不甘的對著青色飛車拱了拱手道:“前輩教訓的是,晚輩受教了,這就告辭!”

說完又是一步三回頭的,滿臉不甘心的回望了數次七彩孔雀和白紗蒙面的姜玉鳳,直至身影徹底消失在了一行人的視線中。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