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零四章:人情兩清

更新時間:2020-10-06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這是一座極為險峻的冰峰。

它高有三千多丈,若非雪原的天空比其它地方更藍,云層也更為稀薄,那峰頂當是已經直入云霄當中了。

整座冰峰,除了山腳處往上數百丈,還可看見一些雪原中常見的雪松樹和其它雪地植物外,千丈以上的區域,全都是被皚皚白雪和堅冰所覆蓋,在那靠近山頂數百丈的區域,堅冰更是反射出藍色的冰光,那都是千年不化的藍冰。

周陽已經在這座冰峰的數百里外觀察了半個多月。

半個多月前,他和白鹿真人來到這里后,原本是準備借助白鹿真人的幫助,直接殺上那座冰峰,斬殺或者困住冰峰上面的三首冰鷲,采摘冰峰山頂上生長著的冰淚花。

但是在準備動手之時,白鹿真人卻是在冰峰上面感知到了六階妖王的殘留氣息,這可把二人都嚇了一跳。

周陽當時還以為是自己來晚了,三首冰鷲已經由五階妖獸晉升成為了六階妖王。

事后二人仔細觀察才發現,冰峰上面的六階妖王氣息并非三首冰鷲所有,只不過是曾經到過這里的一位六階妖王所遺留罷了。

所以真實情況應該是在不久之前,有六階妖王造訪了這座冰峰,在冰峰上面停留之時,留下了自身的一些氣息。

而能夠讓六階妖王造訪留下氣息,冰峰上面的三首冰鷲地位,顯然也是非同一般。

所以為了安全考慮,白鹿真人建議周陽去將三首冰鷲引出來,然后由他親自潛入冰峰上面盜取冰淚花。

只要冰淚花到手,他們就分頭撤離無垠雪原,屆時即使有六階妖王出手,也肯定只會去追目標較大的白鹿真人。

周陽接受了白鹿真人的建議,所以他現在就是在觀察情況,尋找出擊的機會。

這樣觀察了半個月時間,把周圍情況都摸清楚后,周陽終于主動暴露了身形,直接駕云向著那座冰峰山頂飛了過去。

金丹后期人類修士的氣息一出現,冰峰山頂冰洞內修行的三首冰鷲,瞬間就感知到了,然后一聲怒嘯的迅速沖出了冰洞。

很快,還在百里外的周陽就看見了這只五階上品妖獸全貌。

只見天空中,一只翼展六七十丈的藍色巨禽呼嘯而來,它生有三個長長的腦袋,每個腦袋上面的羽毛顏色都不相同,中間腦袋羽毛是藍色,左邊是銀色,右邊則是青色。

腦袋上羽毛的顏色,代表著三首冰鷲這個腦袋所擅長的力量,藍色是冰屬性,銀色是雷屬性,青色則是風屬性。

冰風雷三種屬性的力量,在攻伐方面都比之普通的五行力量強上一籌,這也是三首冰鷲強過其它五階上品妖獸的根本原因所在。

不過也是因為這三種力量都難以兼容,導致三首冰鷲無數年來一直卡在五階層次,無法晉升六階妖王。

這時候,眼見著侵入自己領地冒犯自己威嚴的人,竟然是一個人類修仙者,三首冰鷲六只不同顏色的眼睛之中,同時露出了憤怒之意。

只見其左邊長著銀色羽毛的腦袋張嘴一吐,便吐出了一道粗大的銀色雷電轟向了周陽,接著右邊長著青色羽毛的腦袋也是一吐,吐出一道青白之色的風刃向周陽斬了過去。

風雷交替著攻來,周陽也不敢怠慢,忙一揮袖,祭出了炎龍盾護住自身,然后又祭出烈陽焚心槍和本命法器“乾陽金塔”攻向了三首冰鷲。

一人一妖剛交上手,都還處于試探之中,所用的手段威力雖然不弱,卻都不是最強殺招。

這樣交手了約莫半刻鐘后,三首冰鷲首先就失去了耐心,發動了殺招。

只見其三個腦袋同時張嘴一吐,冰風雷三種力量傾泄而出,風刃、冰錐、雷電如雨落一般,瞬間將周陽覆蓋在了其中。

這些最基礎的法術形態攻擊,在三首冰鷲強大的法力和天賦神通加持下,攻擊力卻是一點都不比普通五階法術差,并且具備著五階法術絕對沒有的持續性。

周陽的炎龍盾防御能力非常強大,可以幫他擋下三首冰鷲的任何攻擊。

但是面對這種持續性的消耗攻擊,炎龍盾所形成的防護卻是肉眼可見迅速變弱。

周陽見此,只能激發了這件法器附帶的炎龍守護神通,然后頂著三首冰鷲的攻勢,雙拳橫架于身前,一聲爆喝。

震動蒼穹的龍吟聲沖霄而起,一條青金色蒼龍猛然自周陽背后升騰飛出,怒嘯著向三首冰鷲猛撲了上去。

這時候周陽的“蒼龍煉體訣”已經距離第四層只有一步之遙,施展蒼龍之怒所形成的蒼龍真形,已經有了那么一絲真正的龍威。

可以明顯看見,三首冰鷲在那龍吟聲響起的時候,身體微微一顫,攻勢都一下弱了不少。

但它畢竟是五階上品妖獸,很快就擺脫了龍威影響,怒嘯著揮舞利爪迎向了青金色蒼龍。

然而青金色蒼龍雖然看似有形,本質上卻只是一種力量所化,并非真正的血肉之軀。

三首冰鷲主動湊上去,反倒是自投羅網了。

一聲巨響過后,三首冰鷲身上的藍色翎羽頓時被炸得滿天亂飄,帶血的羽毛飄飛之中,三首冰鷲六只顏色各異的鷹眼,也好似染上了一層鮮血,紅了眼。

很久沒有受傷的它,今日受傷了,被一個人類修士打傷了。

這讓它怒不可竭。

只見它三個腦袋齊齊張嘴一聲怒嘯,忽然吐出了三件顏色各異的圓環法器。

其中一件散溢著冰寒力量的白色圓環滴溜溜一轉,便迅速套住了周陽的烈陽焚心槍,然后大量白色寒氣從白色圓環中溢出,竟然將火屬性的烈陽焚心槍給冰封了起來。

接著一件閃爍著銀色電光的銀色圓環,則是猛然膨脹變大套在了乾陽金塔的塔頂上,同樣釋放出無數銀色雷電劈打起了金色寶塔,似乎想要毀了這座寶塔。

至于最后青光環繞的青色圓環,則是直接向著周陽本人套了過去。

“好孽畜,休得猖狂!”

周陽一聲大喝,直接大手一揮,當空抓住了套向自己的青色圓環。

那青色圓環被他抓住,頓時釋放出無數細碎風刃向他手掌切割而去,將他布滿青金色龍鱗的手掌打得“叮當”作響。

“給我碎!”

周陽再度一聲大喝,手掌上頓時冒出一團金色真火灼燒起了那青色圓環。

在霸道的“乾陽真火”煉化下,那青色圓環釋放的青色靈光頓時迅速黯淡下去,沒過多久,便被周陽硬生生捏碎成了數截。

毀了青色圓環后,周陽抬手一揮,手中的金色真火便飛向了被冰封住的烈陽焚心槍。

與此同時,他雙手一掐訣,那被銀色圓環套住的乾陽金塔也是迅速膨脹變大,硬生生將銀色圓環給撐裂飛回了三首冰鷲嘴中。

三件圓環法器,乍一看威勢不凡,其實都只是五階下品法器,不過因為其煉制材料珍稀,所以顯得威勢非凡罷了。

周陽也是事先沒有防備,才會被三首冰鷲得逞,不然以他手中幾件法器的精妙,怎么會如此輕易著了道。

這時候他反應過來后悍然出擊,便瞬間一毀一重創對方兩件法器,一下就將三首冰鷲的囂張氣焰打壓了下去。

未免最后剩下的白色圓環也受損,三首冰鷲不得不主動召回了套住烈陽焚心槍的白色圓環,然后它六只鷹目死死盯著周陽,眼中兇光爆閃。

三件圓環法器,都是它那位六階妖王母親為它從另外一位擅長煉器的妖王那里求來的,雖然相對于它如今的實力,這三件法器作用已經不大,但卻極具紀念意義。

這時候被周陽毀掉其中一件,重創其中一件,于它而言,簡直比先前擊傷它更讓它憤怒。

它眼中殺意涌動,三個腦袋再次同時一張嘴,竟是噴出了三顆靈光閃耀的妖丹來。

三顆妖丹!

三首冰鷲竟然結成了三顆妖丹!

初次看見這一幕的周陽,也是大吃一驚。

修仙界像三首冰鷲一樣長有多個腦袋的妖獸有很多,但是絕大多數妖獸,都只能凝結出一顆妖丹。

像三首冰鷲這樣結成三顆妖丹的妖獸,周陽以前也只是在一些典籍中看到過,真正見到這種情況還是頭一回。

此時此刻,三顆妖丹從三首冰鷲的口子噴吐而出,于半空中呈三角形浮空而立,然后各自釋放出一股力量向中間交匯了起來。

周陽看見這一幕,二話不說的馬上轉身就跑。

他這次來這里,可不是和三首冰鷲死戰的,根本沒必要留下來硬接對方的大招。

而且從三首冰鷲吐出那三件法器后,周陽也熄了斬殺對方的想法。

不管是人類修士還是妖獸,有后臺的相比沒后臺的,待遇總是會不一樣。

那些沒后臺的妖獸,或者后臺不硬的妖獸,周陽殺了也就殺了,不怕惹上什么麻煩。

但是像三首冰鷲這種一看后臺就不一般的妖獸,除非是對方威脅到了他的生命,不然他就得掂量一下殺了對方的后果了。

在護短這一方面,妖族往往比人類修士更厲害。

周陽可不想被一位強大的六階妖王惦記上。

三首冰鷲顯然也沒料到,周陽會逃得這么果斷,不過它妖丹都噴出來了,又怎么會輕易罷休。

因此它稍稍準備了一下后,便提前激發了絕招。

只見那三顆妖丹交匯形成的力量,忽然形成一道三色光柱向上一沖,然后已經逃到了數十里外的周陽頭頂,便忽然有三色光柱當頭降下。

這種完全有違常理的攻擊,讓周陽心中也是大吃一驚,連忙催動炎龍盾頂了上去,然后他還覺得不保險,又催動乾陽寶珠釋放出了乾陽天火罩神通護住自己。

轟隆隆!

三色光柱落到炎龍盾上,頓時引發了激烈的爆炸。

自從到手以來從未讓周陽失望的炎龍盾,這次竟然沒能頂住這波爆炸,當場被炸飛了出去,然后余波落到周陽撐起的金色火焰護罩上,差點沒將護罩也打破。

這讓周陽一陣悚然。

須知道,因為他的逃跑,三首冰鷲這一招蓄力還未完全完成。

還未蓄力完成的攻擊,便有如此威力,難以想象這一招蓄力完成后,會是何等的強大!

這一下,他就更沒有了和三首冰鷲死戰的想法。

周陽逃得更快了。

而三首冰鷲見到自己的絕招竟然沒有如愿干掉敵人,在驚訝的同時,也是憤怒不已,當即便收回妖丹,向著周陽猛追了上去。

它乃是五階上品妖禽,飛行速度比周陽可是快得多了,周陽想在它眼皮子底下逃走,那是休想。

另一邊,見到周陽引走了三首冰鷲,一直藏身在遠處的白鹿真人,當即就潛入了那座冰峰。

有些出乎他預料的是,冰峰上除了三首冰鷲外,竟然還有另外一頭五階妖獸。

那是一頭五階下品妖獸冰妖,此妖隱身在三首冰鷲的巢穴入口后面,替三首冰鷲守衛著巢穴里的寶物。

也幸好來盜寶的是白鹿真人這位元嬰期修士,換做一個金丹期修士的話,八成是發現不了隱藏的冰妖,然后稀里糊涂的就會丟掉小命。

但是現在,這頭冰妖還未發現入侵者身份,便被一道劍光直接斬落了腦袋。

殺了看守巢穴的冰妖后,白鹿真人只是取走對方體內的晶核,便直接進入了冰洞內。

半刻鐘后,滿臉欣喜之色的白鹿真人從冰洞內走出,取出一張靈符激發通知了周陽自己得手之事,然后便直接離開冰峰返回了流云洲修仙界。

周陽收到白鹿真人的通知后,也是沒有再和三首冰鷲多糾纏,直接祭出了鎮天蒼龍鼎封禁天空,然后拳影連閃,連續數拳轟擊在了三首冰鷲三個腦袋上面,將其打得眼冒金星,頭昏腦漲。

緊接著他一收法器,直接掐訣施展出了虹光金遁神通,很快便化作一道金色虹光消失在了戰場上。

等到三首冰鷲從頭昏腦漲當中回過神來之時,他人已經飛出了數百里遠,運轉“蟄龍避劫功”隱匿氣息身形潛藏了起來。

小成境界的“蟄龍避劫功”,幾乎可以完美收斂住周陽的氣息,三首冰鷲又不是那些天生精通追蹤神通的妖獸,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身影。

于是乎,在憤怒的發泄一通后,三首冰鷲最終也只能憤而返回巢穴。

只是當它返回巢穴,發現被殺的冰妖和空空如也的巢穴后,它的憤怒之意瞬間就飆升到了頂峰,而巢隱隱殘留下來的元嬰期修士氣息,更是讓它心中驚懼不已。

這種憤怒和驚懼混雜的情緒,讓它再也忍不住的直接吐出一根藍色翎羽,將之當場折斷了。

如此過去半個時辰后,一只翼展過百丈的藍色冰鷲,忽然長嘯著出現在了冰峰之頂。

三首冰鷲聽到嘯聲,連忙從冰洞中沖了出來,六只鷹目中滿是欣喜和畏懼之色的對著那只藍色冰鷲一陣低鳴不止,訴說著自己的遭遇。

藍色冰鷲聽完三首冰鷲的訴說后,一對藍寶石一般璀璨明亮的鷹目,頓時狠狠瞪了它一眼,口吐人言怒斥道:“蠢貨,連這么簡單的調虎離山之計都會上當,你以后不要說自己是本王的兒子!”

啾啾!

三首冰鷲不服的低聲辯駁了幾句,但很快就被藍色冰鷲一翅膀給扇飛了出去。

“老實待在這里給本王反省,本王先去追那人類元嬰修士,等回來再收拾你這蠢貨。”

留下這么一句話后,藍色冰鷲當即便化作一道藍色幻影離開了冰峰,順著白鹿真人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再說周陽,他利用“蟄龍避劫功”逃過三首冰鷲的追擊后,便沿著來時的路線,原路返回了流云洲修仙界。

不過和來時一路順暢相比,返回之時卻是磕磕碰碰不少。

沒有了白鹿真人這位元嬰期修士隨時預警,他雖然記得路線,卻難免會因為這樣那樣的突發原因,和一些雪原上面活動的妖獸正面相遇。

盡管他實力強大,幾乎都能很快制服那些撞上自己的妖獸,但總歸無法做到不留痕跡,有時候還是會被一些五階妖獸給發現行蹤,進而追趕。

這時候,當初從“冰夷人”那里得來的隱身冰杖就幫了他大忙。

隱身冰杖讓他能夠在雪原之上隱身,而“蟄龍避劫功”可以讓他完全隱匿住氣息,兩者結合,除了一些擅長嗅覺氣味追蹤神通的高階妖獸,勉強能夠抓到他的尾巴外,絕對大多數五階妖獸都難以發現他的行蹤。

所以這一路磕磕碰碰之下,雖然波折不少,周陽最終還是順利回到了流云洲修仙界。

“可喜可賀,周小友你總算是平安回來了。”

臨近無垠雪原的一座仙城內,從雪原歸來的周陽,以及先一步抵達這個匯合之處的白鹿真人,終于又重新匯合在了一起。

這時候,聽到白鹿真人的話,周陽客套了兩句后,便滿臉期待的看著對方問道:“前輩這一路上還順利吧?”

“還好還好,雖然和一頭追來的六階冰鷲做了一場,總歸沒出什么岔子,說來還多虧了小友當初借老夫靈石購買了那件炎龍鞭法器,不然老夫這次還真沒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白鹿真人臉上淡然一笑,當即便和周陽說了一下他的經歷。

周陽從他口中聽到有一只六階冰鷲追來幫三首冰鷲報仇后,心中也是后怕慶幸不已。

還好他謹慎,事先找來了白鹿真人這位元嬰期修士同行,不然糊里糊涂殺上冰峰去,在不知道三首冰鷲后臺來歷的情況下,他還真有很大可能仗著鎮天蒼龍鼎的神威,強勢斬殺三首冰鷲,那樣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這是小友想要的冰淚花,小友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錯。”

房間內,白鹿真人說完自己的經歷后,便手一揮,取出周陽想要的冰淚花放在了桌上。

冰淚花的名字雖然叫做花,其實外形卻像是靈芝,如冰雕而成,此物通常生長于極寒之地的萬載寒冰之上,以極寒靈氣為養料生長。

大概位于能夠讓它和花沾上聯系的,就是白色冰芝表面,生長有一縷縷美麗的藍色花紋,這些藍色花紋交織密布,讓它看起來確實有些像一朵奇異的靈花。

而此物真正有用的地方,就在于芝盤中心部位那一滴如淚珠一樣的藍色液珠,這滴藍色液珠只有指甲蓋那么大,卻是整株冰淚花的精華所在。

此時整株冰淚花連同它所扎根的萬載寒冰都被白鹿真人放在了桌上,周陽經過仔細檢查,確定這是真正的冰淚花后,便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個用千年寒玉制作的玉盒,將冰淚花連根挖出放入了玉盒中封存。

直到他將玉盒收好后,一直未曾出聲的白鹿真人才看著他說道:“好了,既然小友已經得到冰淚花,老夫答應小友的事情就算是完成了,老夫還要拜訪這北地修行的一位好友,就不送小友回去了。”

周陽聞言,連忙拱手一禮道:“不敢勞前輩相送,晚輩自己回去就行。”

然后就看著白鹿真人離開房間,消失在視線中。

從頭到尾,周陽都沒有問過白鹿真人,三首冰鷲的巢穴之中,除了冰淚花之外,還有什么寶物。

他心里很清楚,不管白鹿真人在那里還得到了什么其它寶物,那都不是他該過問的。

當初他為了還當初的人情,陪許正陽前往無垠雪原,尚且還想撈點什么值個回票價,白鹿真人身為元嬰期修士,當然也不能陪他白跑一趟。

這一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