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八十九章:智取翠云山

更新時間:2020-09-22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六道盟的元嬰期修士玄劍真人,最終還是沒敢硬氣到底,選擇了妥協。

由不得他不妥協。

素云宗戰場上他們已經損失了四個金丹修士,還有一個金丹九層修士和一個金丹七層修士的性命因他一言而決。

更不要說戰場上現在還有眾多來不及逃走的六道盟紫府修士和筑基修士,若是他硬氣下去,這些人最終能夠平安逃回去的人,怕是連一成都難達到。

最重要的是,他若不選擇妥協,周陽和“坎離散人”等金丹修士,馬上就可以抽身去支援乾天宗那邊的戰場。

以金丹期修士的遁速,即使他現在傳訊讓那邊的六道盟修士撤退,也根本來不及了。

這樣最終導致的結果將會是進入閶國境內的六道盟修士,除了現在還活著的那些金丹修士能夠逃出大部分外,其余修士大半都會把性命留在這里。

而這個結果,是玄劍真人萬萬不愿看到的。

要知道那可是多達上萬名筑基修士和紫府修士!

培養出這些修士所消耗的資源,可是比玉龍真人索要的兩億靈石戰爭賠款還要多出許多。

當然那么大一筆靈石,六道盟肯定是不會全部用靈石來支付的,很可能后面會將一部分折算成靈山、礦脈用來支付。

這也是雙方過往戰爭之中常用的賠償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周陽的沖玄山也特地被玉龍真人提了一下,明確表明那里本身就是玄清道盟的地盤,不在所謂的賠償范圍內。

而在兩位元嬰期修士談妥后,被周陽等人包圍的兩個六道盟金丹修士,也是僥幸撿回一條性命,匆忙帶著戰場上那些六道盟剩下的修士離開了戰場,直接退往了閶國北面的安國整備。

至此,閶國這邊的戰爭算是徹底結束了,幸存下來的玄清道盟修士,也可以各回各家進行戰后重建工作了。

他們原本的山門或許已經被戰火摧毀,但只要靈山還在,重建起來就不會費多大勁,并且那兩億靈石的戰爭賠償,大半都會用來資助他們進行重建工作。

不過這其中并不包括周陽。

他的沖玄山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護山大陣都被毀了,想要重建起來,可不是他現在能夠做到的,只能等戰爭完全結束后,請玉清道宗派人過來幫忙重建護山大陣。

況且身為金丹修士,在整個玄清道盟和六道盟的戰爭還未完全結束前,他們都是沒有什么休息時間的。

這邊閶國戰爭一結束,來自道盟高層的任務,便已通過玉龍真人下達到了各個金丹修士手中。

周陽和蕭瑩夫婦,這次卻是接到了不同的任務。

其中蕭瑩被調往了戰場后方一座安全的仙城,專門治療從前線戰場上退下來的傷員,這份工作很安全,周陽并未反對。

與之相反的是,他本人接到的任務卻是極其危險。

嚴格來說,這并非普通意義上的道盟任務,而是他當初接受沖玄山的代價。

他的任務,是潛入六道盟境內,伺機暗殺此前在戰場上投敵背叛的叛徒王伯通。

這個任務可不是一般的危險。

王伯通作為這次戰爭中為六道盟立下“大功”的人,現在肯定是處于嚴密保護之下。

不然若是輕易被玄清道盟的人給暗殺了,以后誰還敢效仿?

要不是玉龍真人和周陽保證過,元嬰期修士絕對不會去保護王伯通,他寧愿歸還沖玄山,也是不敢接受這個任務的。

當然,任務的風險越大,收益也越大。

他只要完成這個任務,殺了王伯通這個叛徒,以后沖玄山便徹底歸他所有。

這個意思是,以后玄陽仙宗或者玉清道宗不能再以他不執行任務的名義,收回沖玄山并讓他賠償相應損失,他將再次獲得自由,可以自由的選擇去做自己想做之事。

只這一點,便值得他冒險一回了。

何況為了增加他的成功率,玉龍真人還私人贊助了他一張“玉清仙箓”作為保命之物,以及一張可以擾亂元嬰期修士“圓光回溯”神通的特殊靈符。

“玉清仙箓”可以幫助修士化解一次必死攻擊,乃是最頂尖的保命之物,周陽當初在穹天仙境當中,就是多虧了有此物護身才幸免于難。

有此物在身的話,他去暗殺王伯通,即使遇上對方拿出“玄陽紫霄神雷”玉符一樣的寶物,也能安然無恙避過一劫。

于是,接下來周陽明面上是護送道侶蕭瑩和一幫弟子前往后方某座仙城休養生息,實際上卻是在到達那座仙城后,便悄然離開,前往了六道盟的腹心之地。

為了掩人耳目,他甚至把金翅雷鷹和五彩孔雀兩只五階靈禽都留在了那座仙城的洞府外,孤身一人潛入了敵境深處。

根據內線傳來的消息,王伯通在乾天宗戰場上背叛投敵后不久,就被轉移到了六道盟的腹心之地。

玄清道盟也是這時候才知道其通敵背叛的真正原因。

原來這王伯通其實早就在一次外出游歷之中,和六道盟內的頂尖大派“萬花谷”中一名紫府期女修好上了,與對方結為了道侶。

而那位萬花谷的女修后來能夠結丹成功,也是因為王伯通答應在戰爭中成為內應,才得以被萬花谷高層賞賜諸多靈物助其結丹。

王伯通陣前投敵背叛后,就被送到了萬花谷的地盤和自己道侶相會。

因為萬花谷是一個純稡的女修門派,山門內不準任何男修長期逗留,王伯通就和道侶在外面一座風景秀美的五階靈山“翠云山”上住了下來。

那里除了他們二人外,還有一位金丹后期修為的萬花谷長老長期坐鎮,暗中還有沒有其他人保護,就不是內線所能知道的了。

但即使只是這些明面上的實力,就已經足以讓周陽皺眉了。

萬花谷也是有著兩位元嬰期修士坐鎮的大宗門,王伯通所在的那座五階靈山又是位于其宗門腹心地帶,很大可能是有傳送陣連通萬花谷山門的。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只要傳送陣不被摧毀,萬花谷的修士就能直接通過傳送陣支援過來。

那時候別說是一個周陽,就是十個周陽,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來。

“正面強攻肯定是不行的,王伯通身邊就算沒有六道盟額外派來保護的修士,身上肯定也有他投遞背叛后六道盟賞賜給他的防身寶物,再有萬花谷那位金丹后期修士坐鎮翠云山,即使是我能想辦法潛入其中,也未必能夠當面殺了他,更無法殺人之后,逃出打開了護山大陣的翠云山。”

“那么想要完成任務的話,只能靠智取了。”

周陽眼中精光閃爍,很快就用玉龍真人傳授的方法,聯系上了玄清仙盟安插在萬花谷這邊的內線,通過其找來了翠云山上那位萬花谷金丹后期修士的資料,以及王伯通和其道侶的資料。

他想要智取王伯通,首先就要了解王伯通是個什么樣的人,了解其道侶和其現在身邊之人是什么樣的人,然后根據情況來制定計劃。

王伯通的資料倒是好得到,玄清道盟那邊和他相交了數百年的人都有許多,通過那些人完全可以了解其生平大概。

可其道侶的資料和翠云山上那位萬花谷金丹后期修士資料,卻是有些難以搞到,周陽足足等候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才獲得了一份比較詳細的資料。

他通過研究獲得的數份資料,反復籌謀衡量了數日后,總算是想到了一個看起來可行的辦法。

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先調虎離山,再偷天換日。

調虎離山,就是先把翠云山上那位萬花谷金丹后期修士引出來。

然后周陽易容變作其樣貌,行偷天換日之策,光明正大返回翠云山,斬殺山上的王伯通。

促使他做出這個計劃的原因,是翠云山上那位萬花谷金丹后期修士的一個喜好。

翠云山上那位萬花谷金丹后期修士名為石玉蓮,金丹七層修為,非常喜好收集各種靈蓮的種子用來種植移栽。

其實這種喜好,很多萬花谷的高階修士都有,因為這是她們修行功法對她們潛移默化的影響。

萬花谷的修士,都會選擇一種花作為本命靈花,然后可以通過所修行功法采集這種本命靈花的靈氣精華來提升修為,石玉蓮的本命靈花就是蓮花。

對于石玉蓮來說,收集種植的靈蓮種類越多,她采集這些靈蓮的靈氣精華修行之時便越有效果。

在翠云山上,她開辟了一個很大的高山湖泊,里面種植了數十種不同品種的靈蓮。

根據周陽得到的資料記載,每次若是發現有新品種靈蓮的消息,石玉蓮都會親自趕過去求購確認。

當然若是能有人送給她新品種靈蓮,她也會很大方的給予重賞。

而周陽就是準備用自己從極西之地帶來的一種四階靈蓮種子,引誘石玉蓮離開翠云山,然后自己易容變作其樣貌進入翠云山斬殺王伯通。

這個計劃很大膽,也很冒險。

但正因為如此,才會出人預料,讓人無法防備。

而要使得這個計劃成功,周陽需要做到三點,一點是進出翠云山陣法的信物,一點是模擬石玉蓮的氣息,還有一點是杜絕萬花谷的修士通過傳送陣支援翠云山。

前一個點倒是好說,翠云山上可不只有石玉蓮和王伯通夫婦,還有不少萬花谷的弟子,以及石玉蓮本人的徒弟。

那些萬花谷弟子進出翠云山,或許還要里面看守陣法的修士驗明正身才能進出,但石玉蓮的徒弟卻是有著特殊信物能夠自由出入陣法。

周陽只需要略施小計,把石玉蓮的某個徒弟騙出來擒拿住,就能暫時獲得信物,然后在石玉蓮發現徒弟出事前,將其引出翠云山就行了。

然而最麻煩的事情在于后面兩點上面。

修仙者的容貌身形都好改變,但氣息卻很難模擬,周陽要想模擬出石玉蓮的氣息,靠自己是無法做到的,只能求助于玉清道宗。

想要杜絕萬花谷的修士通過傳送陣支援翠云山,也只有玉清道宗這樣的頂尖大門派才能有辦法做到。

他直接使用“仙靈玉書”聯系了玉龍真人,把自己的計劃和難處告知了對方,請對方給予幫助。

玉龍真人對于他這個大膽的計劃倒是很贊賞,對于他的難處,也給出了解決辦法。

原來在流云洲修仙界,有一個中等門派名叫“幻法宗”,其宗門有一傳承之寶名曰幻朧斗篷,只要穿上這件幻朧斗篷,再有沾染了某人氣息的東西為媒介,就能幻化模擬出此人的氣息。

最妙的是,幻朧斗篷幻化模擬氣息之時,還能由修士調整氣息的強弱。

也就是說,周陽就算是金丹五層修為,只要穿上幻朧斗篷,也能讓自己幻化模擬出來的氣息和石玉蓮本人一樣強。

玉清道宗兩千多年前某位元嬰期修士曾經對“幻法宗”有恩,如今那位元嬰期修士雖然已經坐化逝世,但玉清道宗還在,想來給“幻法宗”十個膽子,也不敢忘恩負義賴掉這份恩情,所以想要借到那件“幻朧斗篷”應該不難。

至于杜絕萬花谷的修士通過傳送陣支援翠云山,那就更簡單了,玉清道宗以符法立派,宗門內就有一種靈符名叫“亂空靈符”,激發后可以釋放一種特殊力量擾亂附近某片區域的空間,使得那種中小型傳送陣暫時失去作用。

周陽看完玉龍真人的回訊后,不得不感嘆這些大宗門就是好,底蘊深厚的令人羨慕不已。

以那個“幻法宗”為例,也許當初施恩他們的玉清道宗修士只是隨手為之,就當下了一手閑棋,結個善緣,有回報當然好,沒有也沒有什么關系。

這點從其人直至坐化逝世,也沒用上這份人情就能看出來了。

但是人情就是人情,玉清道宗可以不使用這份人情,“幻法宗”卻不能不記得這份恩情,不然后果很嚴重。

得人恩果千年記,忘恩負義必自斃。

修仙者之間的人情債,最是難還,玉清道宗這種頂尖大門派的人情債,更是如此。

其實周陽自己現在何嘗不是這樣?

他也是因為受了玄陽仙宗的大恩,又得了玉清道宗讓與的好處,不得不接下這個暗殺王伯通的危險任務。

像玄陽仙宗和玉清道宗這種頂尖大門派,它們能夠傳承萬年不倒,除了元嬰期修士從未斷代這個原因之外,也是因為它們“得道多助”,每逢危險之時,都能召集大批幫手襄助自己。

周陽非常羨慕玉清道宗這種底蘊,但他也知道,這種事情非一朝一夕所能做到的,乃是一代代人積蓄努力的成果。

而且這種事情要想做成功,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先決條件,那就是自身必須足夠強大。

玉清道宗足夠強大,所以他們前輩修士留下的人情,即使其本人已經坐化逝世,“幻法宗”也不敢不還這個人情。

如果將雙方角色反過來的話,“幻法宗”還愿不愿意還這個人情,那就難說了。

接下來,周陽就在翠云山附近找個偏僻地方潛伏了下來,耐心等待玉龍真人將自己需要用到的東西送過來。

這期間,他也聯絡玉清道宗的內線修士,讓這些人幫忙調查翠云山上石玉蓮那幾個弟子的情報,尋機將人引出來擒拿。

如此過去兩個多月后,他要的東西才被人送到他手中。

東西一到手,周陽便先將那件幻朧斗篷法器煉化了,然后嘗試用其模擬道侶蕭瑩的氣息。

果然,這件法器不愧是連玉龍真人這種元嬰期修士都稱贊過的寶物,模擬出來的蕭瑩氣息,即使是周陽這種和其相處了數百年的道侶,單純的從氣息上面也無法察覺到什么不同來。

只是身為元神雙修過的道侶,他和道侶蕭瑩之間會存在一種特殊的感應,如果有人想要靠幻朧斗篷模擬蕭瑩氣息來欺騙他的話,怕是要自食惡果,被他將計就計給反殺了。

不過石玉蓮并未與人結為道侶,翠云山上的王伯通和其道侶,與石玉蓮本人也并不是特別熟悉,周陽偽裝成她進入翠云山,基本上不可能被人通過氣息外貌發現他是假冒的。

所以在確定幻朧斗篷確實可用后,周陽便開始正式展開計劃了。

他先是去了石玉蓮五弟子出身的修仙家族,悄然潛入其中,將這個家族的高層控制住了,然后讓人給石玉蓮那個五弟子發消息讓其回一趟家族。

等到那個紫府期女修回來后,周陽又如法炮制,將其收入“乾陽金塔”中鎮壓了起來,從其身上獲得了進出翠云山的信物,以及留有石玉蓮氣息的東西。

與此同時,玄清道盟的內線修士也帶著周陽所給四階靈蓮種子出現在翠云山數萬里外一座仙城中,故意讓和石玉蓮有些關系的一個修仙家族所得知,誘使其為了邀功,把消息稟報給翠云山的石玉蓮。

計劃到了這里,一切都很順利。

石玉蓮果然如資料記載上面那樣,對于自己手中沒有的異種靈蓮很是重視,收到消息后,很快就離開了翠云山往那座仙城飛了過去。

而早已等待多時的周陽,等到她飛出三四千里后,馬上就扮作她的樣子原路返回飛回了翠云山。

“師尊不是去玉蘭仙城辦事了嗎?怎的這么快又回來了?”

守衛翠云山護山大陣的石玉蓮二弟子看見“師尊”去而復返,不由疑惑的出聲問起了情況,但卻并未阻止周陽進入翠云山。

而周陽也是一邊激發從石玉蓮五弟子那里得到的信物進入陣法中,一邊學著石玉蓮的聲音,緩緩出聲說道:“路上仔細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這邊,于是便傳訊讓玉蘭城的賀師妹幫忙搶購那種靈蓮種子了。”

未曾想石玉蓮的二弟子聽到他這話后,卻是疑惑之色更濃了,語氣中充滿驚訝之意的問道:“賀師叔一直和師尊您有些不對付,她會肯幫您這個忙么?”

糟糕!

周陽心中暗道不好,沒想到這里面還有這種干系。

他頭腦飛快轉動,很快就是一聲冷哼道:“哼,你今日怎么這么多話?妄議師長乃是大忌,看來為師平日里對你們還是太寬松了,以至于你連門規都不放在眼中了!”

“師尊恕罪,徒兒知錯了,徒兒不該妄議您和賀師叔的事情,還望師尊饒恕徒兒這次。”

石玉蓮的二弟子果然被周陽這番嚴厲話語所唬住,連忙從陣法中飛出,來到了周陽面前求饒。

周陽見到這種機會,怎么會放過,當即便悍然出手制住了此女,從其身上奪走了翠云山護山大陣的控制陣旗。

然后他將此女打昏藏在隱蔽處,神識一掃整座靈山,很快便發現了王伯通夫婦所在處。

讓周陽高興的是,這翠云山上除了王伯通夫婦之外,竟然再沒有第三個六道盟的金丹期修士了。

王伯通本人不過金丹四層修為,還是剛晉升不到十年那種,他的道侶更是才結丹不到百年,修為還停留在金丹一層。

這樣的兩個人,如何能夠是周陽這個煞星的對手。

他先是用石玉蓮的聲音把這對夫婦從洞府中騙了出來,然后用玉龍真人給予的“亂空靈符”擾亂了翠云山上空間法則,使得山上直通萬花谷山門的傳送陣失去了效果,之后就現出本來面目發起了突襲。

不出周陽所料,王伯通身上果然有“玄陽紫霄神雷”玉符一樣的寶物,在發現石玉蓮竟然是由周陽假扮的后,他毫不猶豫的就使出了這件寶物。

然而有著“玉清仙箓”護身的周陽,根本絲毫不懼他這一擊,主動激發這件保命之物扛了過去。

接下來,沒了這種保命之物的王伯通夫婦,自然逃不過周陽的辣手,交手不到兩刻鐘便雙雙殞命于周陽手下。

而周陽殺了這對夫婦后,只是把二人的尸體和戰利品一收,便直接逃出了翠云山,并未為難山上那些萬花谷的普通弟子,甚至連抓住的石玉蓮幾個弟子都沒有殺害一人。

請:m.shuquge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