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八十五章:無上榮耀

更新時間:2020-09-18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此時周陽化名“清云散人”的消息只是在“六道盟”那些高階修士之中傳播,一直被圍困的素云宗,還沒有得知這個消息。

因此得知周陽為了救援自己素云宗而受傷后,包括林玉仙在內的幾個素云宗金丹修士,都是很熱心的取出了一些平時自己都舍不得使用的療傷靈物贈送給他,助他療傷恢復。

周陽對于這種好處自然是來者不拒,全都是含笑收了起來。

不管怎么說,他救援素云宗受傷都是事實,這些東西他收的是心安理得,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在這些高品質療傷靈物的幫助下,又有道侶蕭瑩一對一輔助治療,周陽只閉關了半個月,就基本上穩住了傷勢,不影響正常戰斗發揮了。

只是由于損耗的精血還未完全恢復,肉身上的一些暗傷也還未盡數痊愈,“鎮天蒼龍鼎”和“蒼龍之怒”這兩張底牌,暫時來說,還是能不使用就不要再輕易動用的好。

傷勢得到控制后,周陽并未急于出關面見林玉仙等素云宗金丹期修士商議后續作戰計劃,而是趁著這來之不易的休息機會,檢查起了自己這些天連番大戰的收獲。

這些天來,直接死在他手下的金丹期修士足有七位。

這些死掉的修士,除了有一個修士因為自爆金丹毀掉了全身寶物外,其余修士隨身攜帶的寶物都落到了他手中。

誠然,這些修士因為都有著宗門家族背景,又是上戰場和同階修士搏殺,并沒有帶什么靈石和靈物材料等雜物,導致周陽獲得的收獲不如以往擊殺那些金丹修士。

但耐不住這次被他擊殺的金丹修士數量多啊!

六個金丹期修士,光是他們為了這場戰爭所準備的法器、靈丹、靈符等物,就是一筆很大的收獲了。

周陽檢查完所有儲物戒指后,搜刮得到的五階法器共有十五件,即使去除六件價值不大的本命法器,他所得到的五階法器數量也有九件,其中五階上品法器兩件,五階中品法器三件,五階下品法器四件。

另外搜刮得到的四階、五階靈丹也有三十多枚,其中有治愈內外傷的,恢復精血元氣的,還有解毒的,種類很多。

最讓周陽高興的是,他在一個修士的儲物戒指中,還發現了一種五階中品靈丹三轉回元丹。

這三轉回元丹的作用很簡單,快速恢復金丹期修士法力。

以周陽金丹五層的修為,一枚三轉回元丹就能在一刻鐘時間內恢復他一半法力,而他這次得到的這種靈丹足有三枚!

像這種可以快速恢復金丹期修士法力的靈丹,一般很少有煉丹師會煉制,因為煉制這種靈丹所需的材料通常都很珍貴,而且還多半可以用來煉制那種可以精進修為的靈丹。

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考慮自用的話,光從價值上面來說,用這些材料煉制那種可以精進修為的靈丹,顯然要更劃算許多。

因此很多時候即使有人想要求購這種靈丹,也往往求而不得。

除了法器丹藥外,靈符上面周陽也收獲頗豐,一共得到了五階中品靈符七張,五階下品靈符十六張,四階上品靈符九張。

最后則是靈石,靈石上面,雖然那些金丹期修士都沒有隨身攜帶多少中品靈石和下品靈石,但是用來補充法力的上品靈石卻必須攜帶一些,這讓周陽又收獲了三十三塊上品靈石,也算是一筆不菲收獲了。

至此,周陽身上光是隨身攜帶的上品靈石數量,就已經達到了一百九十四塊!

這么多的上品靈石,金丹期境界內,怕是沒幾個修士能夠拿得出來,就是一些結嬰時間不長的元嬰期修士,也未必能夠一下子拿得出。

而這些上品靈石,除了約莫一成是周家現在開發的那座靈石礦所出產外,其余都是周陽這些年擊殺敵人所得。

殺人放火金腰帶,此當真是至理名言!

“還有那些功勛值未曾計算,這次我殺了那么多金丹期修士,又助素云宗打了個漂亮的反擊戰,想必積累的功勛值,也已經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所及的數量,等戰后論功行賞,這些功勛值又能讓我從道盟內換取各種珍稀寶物!”

密室之中,周陽眼中精光閃爍,想起自己這次戰爭中所獲得的收獲,心情還是很舒暢的。

青陽真人當初說得沒錯,戰爭對于他這樣有實力的修士,確實是快速積累修行資糧的一條捷徑。

只要他能夠一直勝利下去,活到這次戰爭結束,他最終獲得的收獲肯定會羨煞無數人。

這樣檢查完各種收獲之后,周陽終于走出了閉關的洞府密室,然后帶著道侶蕭瑩一起前往拜會了素云宗金丹期修士林玉仙,探聽對方等人接下來的計劃。

“周道友閉關療傷的這些天,六道盟的賊子又來了一些援兵,如今山外對方的金丹期修士數量不減反增,已經達到了十二人的數量!”

“不過好消息是,道盟組織的援兵也終于抵達了閶國,如今正在救援情況最為危急的乾元宗,應該再過不久就能來到我們這里了。”

“所以我等的計劃仍舊是固守待援,繼續依托護山大陣堅守山門,等待援軍到來后再進行全面反攻!”

素云宗內,面對著周陽夫婦的登門拜訪,林玉仙在接待了他們夫婦后,便說出了最近的形勢變化和接下來的計劃打算。

老實說,這個形勢變化多少有些出乎周陽的預料。

他聽完林玉仙的話后,略一沉吟,便面露不解之色的問道:“林道友,按理說,咱們玄清道盟就算失去了陸玄機前輩和玄陽仙宗幾位前輩后,頂尖戰力上面已經比不過他們六道盟,可金丹期修士這一層面上,應該和他們數量沒多大的差距吧,為何這次戰爭已經開始了一個多月,敵人投入的金丹期修士數量還在我們之上那么多?”

戰爭過去一個多月,以金丹期修士的速度,再有玄陽仙宗和玉清道宗設立在各地的傳送陣幫忙轉運,“玄清道盟”的金丹期修士哪怕此前身在另一端,也應該足夠趕到閶國參戰了才是。

所以周陽才會有此疑問。

“道友有所不知,我們玄清道盟的金丹期修士數量雖然并不比他們六道盟少多少,可這次對我們出手的敵人,卻不止他們六道盟一家啊!”

“根據已知的消息來看,這次除了六道盟外,還有九陽教、陰玄宗、御獸宗三個頂尖大宗門也派出修士加入戰爭當中趁火打劫了起來,所以道盟才無法騰出足夠的力量來支援我們!”

林玉仙臉上一陣苦笑,滿臉無奈的為周陽解釋了這其中原委。

周陽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連御獸宗也加入進來了么?”

他口中喃喃自語著,不知怎的忽然有些心虛。

直覺告訴他,御獸宗也派人加入其中趁火打劫,多半還是和他當初擊殺對方宗門多個高階修士有關,起碼對方用的借口,肯定會加上這么一條。

雖然這其實并不能怪他,畢竟他當初也是為了自保才這樣做,從頭到尾都是御獸宗的人欺人太甚,才導致那些悲劇發生。

但是若因為御獸宗的參戰,導致“玄清道盟”在戰爭中損失極大的話,事后他這個“罪魁禍首”也難免會遭人彈劾,受到懲罰。

而要想避免事后被人因為此事遷怒,最好的應對辦法,莫過于在這場戰爭中立下大功勞了。

只要他立下的功勞大到無人能比,再有青陽真人幫忙說話,就算有人用這個借口攻訐他,他也能將功折罪,不受懲罰。

想到這里,他當即對著林玉仙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既然貴宗決定堅守待援,在下等人也自當一盡綿薄之力。”

說完他又頓了頓,忽然拱手施了一禮道:“不過在下有個不情之請還想請林仙子答應,就是在下那些弟子此前在守衛沖玄山的戰斗中都已受了不輕傷勢,因此想請林仙子安排一處地方讓他們能夠安心養傷。”

聽到他所求的只是這種小事,林玉仙當即就爽快的答應道:“此乃小事一樁,道友放心,妾身馬上讓人給令徒等人安排幾座僻靜的院子安心療養,只要護山大陣不破,便絕不征召他們參戰!”

“如此便先謝過林仙子了。”

周陽道謝了一聲,又和林玉仙聊了一些關于協助防守作戰的事情,便和道侶蕭瑩一起告辭離開了。

周榮華等人在周陽閉關療傷的日子里,也在素云宗安排的院子里休養,其中葉云珊和周盛禹兩位蕭瑩的正式弟子都有一座單獨院子,周榮華等七八個記名弟子則是共用一座院子。

從素云宗的這個安排之中,就可以看出金丹期修士的正式弟子和記名弟子差別有多大了。

當然這也不能怪素云宗有意搞這種區別對待,實在是因為山門中匯聚了大量的筑基修士和紫府修士,導致山上的各種院子住宅都爆滿了,想要再和平時一樣,一個筑基期修士就單獨一座院子,根本不現實。

誠然,以修仙者的力量,完全可以就地取材重建一座院子居住,素云宗山門內也完全可以在搭建幾千座院子的情況下,依舊不嫌擁擠。

但問題是,這里是素云宗的山門,山門代表著一個宗門的顏面,山門內各處地方在這么多年的開發之中,已經都被充分利用了起來,有些地方更是藏著素云宗的一些不為人知隱秘。

如果僅僅是為了讓這些筑基修士們住得舒服舒心,就破壞這些開發成果,讓人窺去宗門的隱秘,那也太不值得了。

所以,除了紫府期修士和金丹期修士能夠在山上總有一座獨立洞府容身外,筑基期修士,除非是和葉云珊、周盛禹這樣的金丹期修士正式弟子,不然都只能三五人擠在一座院子里。

當然用“擠”這個字,其實有些不嚴謹,因為就算是五個人一座院子,也能夠坐到每人一間房,談不上什么擁擠。

這個“擠”字,實際上是形容單個修士的私密空間受到了限制,不方便做一些私密之事。

好在素云宗這方面也盡力照顧了一下這些筑基期修士,把來自同一個宗門和家族的修士都安置在了一片區域的院子,并允許他們自行安排某個院子內的居住人員。

所以葉云珊得以把道侶王彥章接到了自己院子里居住,周盛禹也主動讓周榮華等幾個受傷的周家修士到自己院子養傷。

周陽拜訪林玉仙歸來后,就直接到了弟子們的院子里,看望勉勵這些在戰爭中受傷的弟子。

他首先去了周盛禹的院子,把所有周家修士都叫到了這里勉勵撫慰。

“修士戰爭之間的殘酷性,想必你們這次都深刻感受到了,口述千遍,不如親歷一回,以前在家族中和你們說的再多,你們也不會有什么深刻映像,唯有親身經歷過了這種事情,才會牢記于心。”

“和無邊沙海修仙界相比,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但外面的世界,也充滿了無奈和危險,比如這次沖玄山保衛戰,面對強敵的進攻,強如老祖我,也無法照顧到你們這些后輩,只能讓你們自謀生路。”

院子中,周陽望著一眾周家子弟,沒有急于夸獎這些人,反而先用嚴肅的語氣給他們上起了課來。

等到看見這些后輩們聽完他的話后,面露思索之色的思考他這番話用意之時,他才話鋒一轉,語氣快慰的贊賞道:“但好在你們都沒有讓老祖我失望,你們這次戰爭中的表現,都沒有辜負家族平時的教導,沒有辜負老祖我的期待,你們對得起自己的姓氏,無愧于自己的姓氏!”

“尤其是榮華、榮湘你們幾個,最后能夠克服對死亡的恐懼,能夠壓制自己心中的逃生意念,堅守族規把生還的機會讓給盛禹、盛瑩二人,這讓老祖我非常欣慰和高興!”

“如果我們周家的修士,人人都能像你們一樣,人人都能夠像你們這樣不計個人生死和榮辱,一心為家族繁榮興盛而舍生忘死奮斗,那么我們周家又如何能夠不興盛?怎么能夠不強大起來?”

“以前老祖我總擔心一件事,擔心你們這些成長于太平時期的周家后輩,擔負不起興盛家族的重任,擔心你們如同溫室中的花朵,受不起外面風霜雨雪的吹打,遭受不起任何的挫折!”

“但是現在,老祖我知道自己可以放下這份擔心了,因為你們無愧于自己身上流淌的血脈,無愧于自己所擁有的姓氏,周家先輩英烈們能夠做到的事情,你們這些后輩,同樣能夠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這番激情澎湃的話語,從周陽這位所有周家修士心中最為敬仰之人口中說出,對于院子中所有的周家修士而言,作用不是一般的大。

可以明顯看見,原本因為“血沸術”后遺癥還未消散,氣色萎靡、面色蒼白的周榮華幾人,瞬間如同吃了什么大補之物一樣,人人臉上都涌現出鮮紅血色的激動無比,興奮無比。

他們可是知道周陽這位周家老祖的贊揚有多么難得,自從周陽結丹成功后,除了當初的周通玄因為冒死斬殺罕見妖獸玉面狐狼而受到過周陽贊揚外,還未有周家后輩被其這樣贊揚過。

如果他們現在還是在無邊沙海修仙界的話,只是這份榮耀,便足以讓他們成為所有同輩修士羨慕的對象,足以讓許多長輩對他們刮目相看,足以讓他們在家族內的地位提升幾個臺階。

“老祖過譽了,晚輩等人當時這樣做,不過是盡到一個周家修士應盡的本分罷了!”

“從小在家族學堂中,聽長輩們說起老祖您之前的家族先輩們為了家族能夠傳承下去,不惜犧牲自己用自身尸骸為后輩族人鋪路的經歷,晚輩就常熱淚盈眶,震撼不已,更是無比感激這些先輩們的付出和犧牲,立志要像這些先輩們一樣,為家族的興盛強大獻上自身微薄之力。”

“相比于那些先輩們在家族最艱難時期為家族所付出的犧牲努力,晚輩等人這次做的這點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當時那種情況下,晚輩等人要是自私自利的只顧自身逃命,那才是真的對不起家族這些年的教導養育,對不起老祖您的信任,更對不起那些為周家興盛而付出生命的列祖列宗,枉為周家子孫!”

周榮華激動而略帶一絲慚愧的看著周陽,語氣激動的回應了這位家族老祖的贊揚。

這應該是他這輩子說得最有水平一番話了,寥寥幾段話語,便把自己對家族的一顆赤膽忠心,盡數展露于周陽這位家族老祖面前。

而他這番發自內心的話語,也確實令得周陽頗為驚訝和欣喜,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過去幾十年,周榮華給周陽的印象就是中規中矩,沒有什么值得另眼相看的特點,很是平庸。

相比這個周家后輩,周陽甚至更看重王彥章這個外人,他很欣賞王彥章身上的那股任俠之氣,認為這種人只要不被埋沒,以后肯定能有一番作為。

但現在,他驚喜的發現,自家這個被自己忽視的平庸后輩,原來也有其可取之處。

起碼在這次戰爭中,對方那顆對家族的赤膽忠心,一心為家族大局考慮的做法,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別看他剛才贊揚周榮華等人的時候,說得好聽,好像周家后輩弟子們個個都是周榮華,能夠做到舍己為人。

其實他心中很清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是周家最艱苦的時候,這種能夠為家族大業不惜犧牲自己,舍己為人的人,也不占大多數。

很多時候,所謂的舍己為人,不過是逼不得已情況下的無奈之舉罷了。

而正因為這樣,才顯現得出周榮華幾人的可貴之處。

他一臉欣賞之色的看著周榮華等人,滿意無比的連連點頭說道:“緬懷先烈,感恩前人,這是家族一直以來對后輩子孫們的教導,榮華你們能夠把這種教導付諸于實踐,用自身行動向那些先輩英烈們學習致敬,這種精神值得所有周家修士向你們學習!”

說完他略一沉吟,便毅然做出決定道:“老祖我決定了,下次老祖回家族,就會帶你們回去一趟,讓你們親自向所有家族修士講述分享自己這次經歷,并號召所有家族后輩們以你們為榜樣學習!”

這可是一份無上的榮耀!

以自身為榜樣,號召所有家族修士學習,這份榮耀在整個周家,目前而言也就只有周陽這位周家老祖擁有。

就連那位在周家族長位置上坐了兩百多年的族長周廣翔,也沒有獲得過這份殊榮。

因此周榮華、周榮湘等幾人聽到周陽這個決定后,頓時興奮驚喜的差點沒暈過去,他們真的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過,自己竟然有朝一日會獲得如此殊榮!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這件事真的成了,以后他們幾個人的名字,必將會在周家的族史上面留下濃重一筆。

他們的名字,將會和周明翰、周玄灝等周家先輩英烈一樣,成為接下來千年萬年時間里,所有周家族人耳熟能詳的存在,他們的英勇事跡,也會成為周家學堂之中一堂必講的課!

能夠在活著的時候,得到這么一份榮譽,他們真的是賺大了,可以說是死而無憾!

噗通!噗通!

周榮華幾人,齊刷刷的跪倒在地,神色激動無比的面朝著周陽,“咚咚咚”的連磕三個響頭,聲音顫抖的顫聲嘶喊道:“老祖大恩,晚輩等無以為報,唯有將此無用之身獻與家族,誓死以報老祖和家族的大恩!”

“這是你們應得的,不用謝我,快都起來。”

周陽親自上前,伸手將幾人一個個扶起,甚至還親切的伸手拍了拍幾人肩膀。

這種動作,看在幾人眼中,又是讓幾人激動不已。

而院子中那些不在此列的周家修士,此刻早就羨慕的眼睛都快要爆了,心中捶胸頓足的恨自己當時為何不在其中,不是他們之中的一員。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