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七十七章:血蓮轉生丹

更新時間:2020-09-12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從青陽真人口中聽到陸玄機坐化仙逝這個消息,周陽是既覺得意外,又不意外。

當初在“穹天仙境”的時候,陸玄機就說過他壽元只有百年不到了,后來與之前往極西之地的時候,周陽更是明顯看出他的身體已經開始走向衰亡。

說實話,以陸玄機當時的情況,能夠拖到如今才坐化,都已經很讓知道內情的他驚訝了。

“陸師兄這些年都在忙著兩件事,一件事是封禁死亡沙海那里的空間裂縫,一件事就是重新打通前往穹天仙境的通道。”

“在他坐化仙逝前,第一件事已經辦好了,那里的空間裂縫已經被一座六階大陣所覆蓋,散溢出來的魔氣,也會被大陣所凈化,只要大陣不壞,幾千年內都出不了什么事。”

“第二件事他卻還未來得及做完,就支撐不住提前坐化了,老道這次閉關,也是因為要專心煉化他留下的幾件法器。”

因為知道周陽和陸玄機也有不錯的交情,加這兩件事周陽都是親身參與經歷之人,青陽真人倒是沒有隱瞞他什么,就這樣把陸玄機這些年在做的事情和他做了說明。

周陽也因此明白了,為何最近這些年都沒有聽到這位老前輩半點消息。

但這些事情,和他這次過來想要了解的事情,卻是關系不大。

所以他聽完青陽真人的話后,先是低下頭來為這位對自己有大恩的老前輩默哀致敬了半刻鐘。

然后便抬起頭來,面露疑惑之色的看著青陽真人問道:“陸前輩坐化仙逝的消息,現在應該還是秘密吧?怎么六道盟會這么快知道這個秘密,并且迫不及待的想要挑起戰爭!”

“陸師兄活了三千多年,像他這樣的存在,生平經歷早就在結嬰成功后,就被六道盟這些大勢力全部挖掘出來了,以此根據他的修行年月計算,推斷出他的壽元大限,也不是什么難事。”

“不過陸師兄當初服用過延壽寶物,六道盟也只能大體推算出他會在這段時間內坐化仙逝,不清楚他到底是否已經坐化仙逝,所以才會到處出手試探,想要弄清楚真相。”

“你在沖玄山的做法倒是不錯,想來暫時是鎮住了他們,讓他們不敢輕易掀起真正的戰爭,為你自己和我們贏得了更多的時間。”

“但是這樣做的壞處也很明顯,等到陸師兄坐化仙逝的消息封鎖不住后,沖玄山一定會成為他們主攻的一個點,屆時你那邊壓力將會很大!”

青陽真人面色沉靜的低聲回答著周陽之問,把這其中的情況為他做了一番分析解答。

周陽聽完他這番話,面色頓時一陣陰晴不定的變化,心亂如麻。

聽青陽真人這番話中的意思,戰爭似乎已經不可避免,而他所在的沖玄山,還會成為最前線的主戰場。

這可真不是個什么好消息!

這樣面色變換的沉默了好一會兒后,他才面色一定,神色凝重的看著青陽真人問道:“晚輩還有一事不解,就算六道盟要試探陸前輩是否還活著,不應該試探玄陽仙宗的修士嗎?為何會選擇沖玄山作為試探地點?那里名義可是玉清道宗的地盤啊!”

沒曾想青陽真人聽到他這話后,卻是一點都不帶猶豫的馬說道:“玄陽、玉清兩派同氣連枝,陸師兄坐化仙逝的消息,我們可以連宗門內那些金丹期長老們都隱瞞,但卻不能隱瞞玉清道宗的幾位道兄,否則兩派反而會生出嫌隙。”

“而你化名的清云散人,本就和玉清道宗的玉龍道兄關系親密,通過對你施壓,讓你向玉龍道兄求救,然后根據你的應對之策來側面驗證陸師兄坐化仙逝一事,并非什么奇怪之事。”

這樣解釋,倒也說得過去。

周陽微微點頭,接受了青陽真人的說法。

然后他又一皺眉頭,滿面憂愁的看著青陽真人問道:“如青陽前輩所言,如果戰爭不可避免的話,沖玄山還要不要守?若是要守,光憑晚輩一人之力定然是守不住的;若是不守的話,晚輩又該何去何從?”

“沖玄山當然是要守的!”

“六道盟若是真的發起戰爭,肯定不會滿足于區區一座沖玄山,如此我們又怎能輕易讓他們白得一座五階品靈山?”

“你且放心就是,陸師兄坐化前,已經對身后事安排了妥當,真要打的話,我們玄清道盟可未必會怕了他們六道盟。”

“不過現在陸師兄坐化仙逝的消息還未泄露,我們不能急于給予你增援,否則反而會讓六道盟通過此事察覺到真相。”

“但你也放心好了,只要確定六道盟正式發起戰爭了,我們的增援力量,馬就會前往沖玄山援助你,絕不會讓你孤軍奮戰!”

青陽真人神色肅然的看著周陽,語氣堅定有力的給予了他肯定答復。

這份保證讓得周陽面色一緩,臉色總算是好看了許多。

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想放棄沖玄山這塊寶地。

畢竟一座五階品靈山,可不是哪里都能隨便得到的。

哪怕是玄陽仙宗這樣的頂尖大門派,門中金丹期長老們也沒幾人可以單獨執掌這樣一座五階品靈山。

“有前輩這番話,晚輩就明白該怎么做了。”

他微微拱手一禮,算是正式表明了態度。

青陽真人見此,不禁滿意的點點頭道:“好得很,你放心大膽的在那里守著就是,以你的修為實力,就算發生大規模戰爭,也不會有什么性命之憂,反而你若是能夠在戰爭中建立功勛,無論是對你以后的修行還是對你出身的周家,都是大有好處的!”

周陽明白青陽真人這話的意思。

對于有實力的強者來說,戰爭是積累財富和底蘊的手段。

一旦開戰,“玄清道盟”肯定會進行戰時功勛獎勵制度,立功者可以用實實在在的戰功,從道盟之中換取各種各樣的寶物,包括許多原本不會輕易拿出來讓人兌換的寶物。

而且戰爭中擊殺敵人所得的戰利品繳獲,也是一筆極大的收獲。

要知道平常時候,有著元嬰期修士震懾,可是沒幾個人敢輕易擊殺大門派金丹期修士的。

但是在戰爭中,哪怕是玄陽仙宗的金丹長老被敵人所殺,也沒有元嬰期修士會因此就打門去為其報仇。

周陽無疑就是有實力的那種人。

不過他并未對青陽真人這番話給予回應,只是話鋒一轉,恭聲說道:“晚輩還有件事想要請教青陽前輩,還請前輩為晚輩解惑。”

“什么事?”

青陽真人看著他,就看見他手一抬,取出了一個玉盒將之打開,露出了里面一個妖艷的血紅色蓮蓬。

“年前收到前輩讓人傳達的消息后,晚輩去了一趟蠻荒叢林,并機緣巧合撞見了妖血古蓮成熟的異象。”

“這個蓮蓬中那些蓮子,就是晚輩將一頭五階中品蠻獸和兩頭五階中品妖獸尸體投入血池中,滋養已經開花的妖血古蓮所結。”

“如今妖血古蓮的花瓣已經被晚輩那只金翅雷鷹靈寵所吞噬,可這蓮子晚輩卻不知其有何作用,只是憑直覺感覺其似乎不應該只對妖獸有用才是。”

周陽手托著蓮蓬,緩緩將這件靈物的來歷做了說明。

他沒說五彩孔雀吞噬兩顆蓮子晉升五階的事情,因為那對于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并沒有什么幫助。

妖血古蓮對妖獸有大用,這個他早就知道了,不用問人也知道其蓮子肯定具備同樣效果。

而青陽真人聽完他的話后,卻是目光怪異的看著他,滿臉感慨之色的感嘆道:“你小子運氣還真好,這樣的好事都讓你遇了!”

然后不待周陽再問,其已經將蓮子的作用說了出來。

“妖血古蓮的花瓣能夠促進妖獸進階,這點很多人都知道,但關于蓮子的作用,知道的人卻是極少,我們玄陽仙宗也是因為萬年前有一位祖師恰好和你一樣遇了血蓮花開,機緣巧合下見到了蓮子出現,后來找遍各種古籍和多番請教各位修仙界前輩高人,才最終知道蓮子的作用。”

“這些蓮子,對于妖獸而言,仍舊是可以提升修為的大補之物。”

“而對我們修仙者來說,這蓮子則是一種天然的恢復精血靈物,以你金丹期的修為,哪怕精血損耗過半,服用一顆蓮子也能完好無損的恢復過來。”

“不過這種蓮子最大的作用,還是充當一種六階靈丹血蓮轉生丹的主藥!”

“血蓮轉生丹是六階中品靈丹,作用是幫助失去肉身的元嬰期修士重新凝練肉身,無需行奪舍這種有違正道的事情。”

“由于血蓮轉生丹煉制之時會采用元嬰期修士自身的精血骨肉為輔助材料,通過其凝練而成的肉身,與元嬰期修士原先肉身并無差別,不會出現任何排斥之意,對于日后修行面的負面影響也幾近于無!”

“可惜,可惜這血蓮轉生丹的丹方極其罕見,我們玄陽仙宗當時找遍流云洲修仙界都未曾找到這種丹方,后來還是五千多年前,宗門一位前輩游歷東華洲修仙界的時候,偶然間得知東華洲修仙界最精通煉丹的頂尖大門派長生殿有這種古方存在。”

“長生殿在東華洲修仙界的地位,和我玄陽仙宗在流云洲修仙界的地位差不多,盡管我們那位前輩得知消息后,帶著重寶門請求交換這種古方,也被對方直接拒絕了。”

“以這些,就是老道知道的所有關于妖血古蓮蓮子作用了。”

青陽真人說完,嘴巴動了動,似乎還想說些什么,但最終又忍住了,沒有說出口。

只是周陽又不是瞎子,如何會連這么明顯的情況都看不出來。

當即便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驚訝,主動出言道:“青陽前輩若是有什么話想說的話,盡可直言,晚輩愿意洗耳恭聽。”

青陽真人聞言,只是稍一沉吟,便笑著搖了搖頭道:“其實也確實沒什么不好說的,老道是想和你討要兩顆蓮子,看看以后能否請長生殿的道友們幫忙煉制一爐血蓮轉生丹,以備不時之需!”

周陽聽到此話,立馬就應道:“此事好說,左右晚輩也不怎么用得此物,難得前輩愿開金口,晚輩愿意將剩下的三分之一蓮子獻給前輩!”

說完他伸手在那蓮蓬面一點,五顆紫紅色的蓮子便被他用一股巧勁震出,飛向了青陽真人。

抬手間將飛來的五顆蓮子接住,青陽真人望著周陽的目光微微一閃,先是搖了搖頭,然后又點了點頭,無奈一嘆道:“說吧,你想用這些蓮子換什么?老道事先和你說好,這些蓮子雖然珍貴,但其實對我等存在而言,也并非必須之物,你的要求若是太難辦到,老道也只能說一句愛莫能助!”

他這樣的前輩高人,當然不會白占周陽這個后輩便宜,收了蓮子的話,肯定會有好處回贈。

若只是兩顆蓮子,他原先準備的好處剛好差不多合適,但五顆蓮子的話,他那些東西就有點拿不出手了。

這也是他剛才搖頭的原因。

“前輩放心,晚輩所求之事其實很簡單,絕不會讓前輩難做的!”

周陽咧嘴一笑,當即便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他所求之事有三件,其一是想要青陽真人賜給自己一塊“玄陽紫霄神雷”玉符防身;

其二是等到五彩孔雀和金翅雷鷹晉升五階妖獸后,請其幫這兩只靈禽煉化橫骨,讓它們能夠口吐人言和人交流;

其三是請其幫忙在玄陽仙宗內找一位煉器高手,幫他把那塊炎星石煉制成一件五階丹爐,再幫他把陸玄機當初賜下的十塊六階蛟龍鱗片與其它材料煉制成一件五階品防御法器。

這三件事對于青陽真人來說,確實都不是什么難辦之事。

“玄陽紫霄神雷”玉符本就是他準備用來和周陽交換兩顆蓮子的寶物,而幫助五階靈禽煉化橫骨之事,也不是多難的事情,他完全有能力做到。

至于第三件事,有多出來的三顆蓮子在手,他只需用兩顆蓮子為交換,就能找一位元嬰期煉器宗師幫周陽辦妥,順帶還能送個人情,白賺一顆蓮子。

因此聽完周陽的請求后,他面色當即一緩,馬就點頭應了下來。

于是,周陽當即取出那塊炎星石和六階蛟龍鱗片、烈陽神鐵等物交給青陽真人,然后就帶著青陽真人賜予的“玄陽紫霄神雷”玉符,悄然離開了“青陽洞”,回到了仙陽城中。

到了仙陽城后,周陽先去了一趟玄陽閣,找玄陽閣大掌柜孫正斌問起了“云息草”收購情況。

結果讓他很滿意,在將價格提升到四千下品靈石一株后,只是兩三年過去,玄陽閣就已經收到了十九株“云息草”。

按照這個速度持續下去,加他手中已經有的那些“云息草”存貨,最多二三十年,他收購到的“云息草”數量,就足夠他將“蟄龍避劫功”這門神通修行到小成境界所需了。

付完所有的靈石,周陽拿走玄陽閣中所有的“云息草”存貨,便告別孫正斌回到了周廣翔棲身的那座洞府中。

“情況基本已經弄清楚了,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這次你帶來的幾個后輩,等下你讓他們都過來見我,我會把情況給他們說明,是否留下,最終由他們自己來決定。”

洞府中,周陽把周廣翔叫到跟前,稍稍說明了一下沖玄山現在面臨的危險后,便說出了自己的安排。

沖玄山即將成為戰場,按理說這時候讓周家的修士過去,并非什么好主意。

但周陽也有他自己的考慮。

周家遲早是要走出無邊沙海修仙界的,周家修士也遲早要在戰場和敵人硬撼。

現在有這種機會,讓一部分周家修士提前積累這種經驗,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周廣翔對于周陽的這種想法也很是支持。

說句不客氣的話,懷揣一百五十枚筑基丹的他,現在根本不在乎幾個家族筑基修士是否會折損在戰場。

周家已經不是幾百年前那個周家了。

現在的周家,練氣期修士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兩千多人,只要筑基丹來源穩固,完全可以源源不斷的批量出產筑基期修士。

與其讓這些筑基期修士將來都在無邊沙海修仙界坐化老死,周廣翔更希望他們留在流云洲修仙界拼一把,靠自己拼出一個更好的未來。

“有件事要和九叔您說一下,這次跟隨侄兒過來的三個練氣期族人,有一人乃是火、木雙屬性品靈根資質,侄兒帶他過來,是想讓他跟隨九嬸修行,學習煉丹術,為家族培養第二個高階煉丹師。”

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樣,周廣翔在對周陽的意見表示贊同后,便話鋒一轉,忽然說起了這件事來。

周陽聽到他這話后,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便欣然一笑道:“這是好事呀,家族除了你之外,終于有第二個品靈根資質的族人出現了么?此事我答應了,瑩兒那邊我來說,保證她會愿意收這孩子為徒!”

“有九叔這句話,侄兒就放心了,侄兒這就讓他們過來拜見九叔。”

周廣翔心中一松,當即也笑著應聲退下去找人了。

沒過多久,跟隨他來流云洲修仙界的六個周家后輩都被帶到了洞府中,那個品靈根資質的后輩更是榮獲了周陽單獨接見。

周家第二位品靈根資質修士名為周盛禹,今年才十七歲,練氣五層修為,是周陽離開無邊沙海修仙界后出生的。

周陽這位周家老祖的單獨接見,讓這位周家年輕天才很是受寵若驚,在恭恭敬敬的磕頭行禮完畢后,就略顯拘謹的站在那里,老實回答起了周陽各種提問。

“回答的還不錯,看來你修行面的功課做得很扎實,這很好,今日老祖我就給你一個告誡,不管你資質有多好,修行一道面都要腳踏實地,注重根基,萬不可一味求快!”

洞府中,周陽目光在面前這個青澀稚嫩的少年后輩掃過,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出了讓少年心中大松一口氣的話。

他悄悄抬頭看了一眼周陽那張和族內宗祠中所掛畫像一模一樣的俊臉,語氣略顯激動的朗聲應道:“晚輩一定謹記老祖宗的教誨。”

周陽聽這后輩的聲音,就知道這又是一個從小聽著自己傳說長大,極為崇拜敬仰自己的忠實“粉絲”。

說實話,以他現在的修為身份,已經根本沒必要再搞這種把戲來凝聚人心了。

但他也知道,因為自己對于周家的功績和影響,這種事情就算無需再刻意去做,也會自然而然的發生。

就好比他前世一些在歷史留下過豐功偉績的名臣良將,即使過去數千年,依舊有后人在通過史書了解到他們的豐功偉績后,對他們產生濃濃的敬仰崇拜之意。

“好了,你先到一旁候著吧。”

搖了搖頭,沒有計較這種小事,周陽讓這個年輕后輩先到一邊去,傳音讓周廣翔帶著另外五個后輩走了進來。

讓周陽和周廣翔都很欣慰滿意的是,在周陽說明了沖玄山的情況后,五個周家修士經過一番猶豫思考后,最終都答應了前往沖玄山修行。

而作為對他們做出這種決定的獎勵,周陽當場給三個練氣期修士都發下了一枚筑基丹,又給三個筑基期修士獎勵了一張四階下品靈符。

接下來,周陽和周廣翔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先行帶著六個周家后輩返回了沖玄山。

至于周廣翔,他身帶著一百五十枚筑基丹和一份“紫心玉髓”,終究不敢在流云洲修仙界亂逛,已經決定在仙陽城游歷半年后,就直接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

而周陽回到沖玄山后,就將周盛禹之外的五個周家后輩都交給了周榮華去帶,名義這些人都是自己的記名弟子,除了周家人外,無人知道他們的真正關系。

周盛禹則是直接在次日被蕭瑩收做了二弟子,以后會將煉丹術衣缽傳承給他。

不過他現在修為還低,加蕭瑩正在忙著煉制本命法器,就暫時只能先定下名分,然后讓葉云珊這位師姐先代師教徒。

這些小事,周陽沒有空去操心,他從青陽真人那里得知大戰將起,又知道“六道盟”在弄清楚陸玄機生死情況之前不會再進攻后,就直接進入閉關密室之中服用靈丹沖擊起了金丹五層。

大戰在即,修為若是能夠增加一層,比什么手段都管用。

M.3Qdu最新。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