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七十五章:雙雙晉升

更新時間:2020-09-10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赤炎巨虎和白羽妖禽都是五階中品妖獸,即使它們全盛之時,周陽單對單要收拾掉它們也不難。

而現在經過一夜的戮戰,兩頭妖獸實力都已不及全盛之時七成,即使它們聯手對敵,發揮出來的實力也就和一頭五階上品妖獸相當。

實際上,因為一心只想吞噬掉那朵妖血古蓮,兩頭妖獸根本沒有和周陽生死大戰的意思。

這邊周陽剛一刀將赤炎巨虎給斬傷,那邊白羽妖禽就趁著這個機會震動雙翅撲向了妖血古蓮,根本沒有救援赤炎巨虎的心思。

可它剛到半途,守在血池水潭上空的周陽就是雙拳揮動,瞬間打出兩條青金色龍影轟在了它身上,硬生生將它給轟飛了出去。

這樣一連被周陽擊退擊傷了好幾次后,兩頭妖獸才稍稍收斂獨吞好處逃走的想法,彼此交流幾句后,正式聯手對周陽發起了猛攻。

周陽見此,也是絲毫不懼,反而將兩頭妖獸當成了磨礪自己的磨刀石,或是重拳出擊,或是御使法器,或是施展神通,各種神通手段都輪番對著兩頭妖獸招呼了起來。

他戰到酣處,甚至會和赤炎巨虎比拼肉身之力,鐵拳硬懟虎爪,即使因此受傷也毫不在意。

而在周陽和兩頭五階妖獸大戰的時候,金翅雷鷹和五彩孔雀這兩只靈禽聽從他吩咐,也開始狩獵起了戰場周圍還未散去的那些四階妖獸蠻獸。

它們都是天賦異稟的神駿異種,又跟隨各自主人獲得了很多普通野外妖獸難以獲得的好處,戰斗力比之那些同階妖獸蠻獸都要強上一頭。

當初在無垠雪原上,金翅雷鷹獨戰群狼,事后不但自身絲毫無損,還擊殺了十幾頭三階冰霜巨狼和一頭四階妖狼。

今日它的表現,也是絲毫不比當日來得差。

只是半刻鐘不到,第一頭四階中品實力的牛妖就被它首先擊斃,然后按照周陽的吩咐,啄出妖丹后就將牛妖尸體抓起扔進了血池水潭中。

做完這一切后,它還挑釁似的對著五彩孔雀發出一聲鷹嘯,似乎在嘲諷對方實力太菜。

然后不等氣得頭頂羽毛豎起的五彩孔雀回應,它已經一展雙翅,再度撲向了另外一頭四階上品熊妖。

五彩孔雀看到這一幕,只能憤怒的一聲長嘯,把怒火全部傾泄到了自己選中的四階上品蜥蜴妖身上。

一刻鐘后,它終于將蜥蜴妖給擊殺,挖出妖丹同樣將蜥蜴妖的尸體扔進了血池水潭中。

只是這時候,金翅雷鷹已經快要將那頭熊妖給擊殺了。

看見這種情況的五彩孔雀,只能氣呼呼的又殺向了一頭正準備開溜的四階中品狼妖。

兩只靈禽的狩獵比賽游戲,周陽自然是看在眼中。

他對此是樂見其成,求之不得。

正好他還沒想好最后將妖血古蓮給誰,要是這兩只靈禽在這場狩獵比賽游戲中分出勝負高下的話,他就有一個絕好的理由將靈物給勝利者使用了。

而隨著幾頭四階妖獸尸體的扔入,加上周陽擊傷的兩頭五階妖獸所流鮮血滋養,那朵血色紅蓮上面的蓮子,也肉眼可見變大了一些。

甚至周陽鼻翼抽動之間,都聞到了蓮子散發出來的異香。

那香味很獨特,周陽聞了之后,都覺得渾身血液一陣躁動,好似有火在燒一樣。

赤炎巨虎和白羽妖禽兩頭妖獸聞到這異象后,更是如同服用了什么大補之物一樣,精神一下變得極為亢奮,攻勢一下凌厲了許多。

這種變化讓周陽暗暗心驚的同時,也更加堅定了要讓蓮子成熟的決心。

要讓蓮子成熟,赤炎巨虎和白羽妖禽這兩頭五階妖獸無疑是關鍵所在,只有殺了它們,用它們的血肉精華滋養妖血古蓮,才有可能讓蓮子完全成熟。

周陽原本和兩頭妖獸耗著,除了是想要借助兩頭妖獸之手磨礪一下自己的戰斗能力外,也是因為兩頭妖獸實力還保存著大半,他若展現出碾壓性的力量,很可能將其嚇跑,或者是絕望之下自爆妖丹和他拼命。

但是現在,蓮子的異香似乎已經讓兩頭五階妖獸也神智開始混亂了起來。

周陽看得很清楚,在蓮子的異香出現后,兩頭妖獸雖然如同吃了大補之物一樣,精神亢奮無比,可它們眼神中的智慧靈動之色卻是在迅速消失,漸漸被獸性本能所支配。

這樣他就完全不用擔心兩頭妖獸會逃跑了,因為被獸性本能支配的妖獸,根本不可能放棄妖血古蓮這種靈物。

“是時候結束這場游戲了!”

他口中喃喃自語了一聲后,眼神一厲,悍然發動了絕招。

只聽得一聲驚天龍嘯聲響起,一條青金色蒼龍猛的自周陽身后呼嘯而出,眨眼間就撲到了那只白羽妖禽身前。

霎時間,漫天白羽飛揚,片片白羽伴隨著一塊塊帶血碎肉四濺飛揚,白羽妖禽龐大的妖軀,直接被青金色蒼龍撕裂成了數瓣,轟然墜落向了下方地面。

一顆白金色妖丹從墜落的妖禽殘尸中激射而出,上方浮現出一只妖禽血影,哀鳴著叼起妖丹想要逃走。

但它剛飛出不遠,就被一座金色寶塔給收進了塔內。

周陽收走白羽妖禽的妖丹,把手一揮,數張五階靈符便自他手中激射而出,化作各種法術轟向了迎面撲來的赤炎巨虎。

他這些年來擊殺了不少金丹期修士,手中囤積的各種五階靈符足有三四十張,雖然其中過半都被他放在了周家秘庫和賜予了幾個弟子后輩,但手中仍舊還留有十余張以作備用。

這時候他一下將手中近半的五階靈符打出,瞬間就將赤炎巨虎給轟飛打成了重傷。

然后不等重傷的赤炎巨虎再有喘息之機,一桿閃耀著紫色火光的長槍忽然從天而降,徑直從它后頸位置貫穿入腦。

嗷吼!

赤炎巨虎昂首怒視對面那個渺小的人類,發出一聲充滿不甘與不舍的怒吼,龐大的虎軀便轟然墜落向了地面。

轟隆隆!

體長數十丈的赤炎巨虎從空中砸落到地上,地面頓時如同被隕石撞擊一樣,轟然巨震當中向下凹陷形成了一個寬達百丈的巨坑。

而直至死亡,赤炎巨虎一雙巨大的虎眼仍舊是睜開怒視蒼穹,眼中仍舊可以看見它對于自身死亡的不甘,對于生命的不舍眷戀之色。

顯然,在“烈陽焚心槍”貫頸入腦后,在法器附帶的“灼魂”作用下,赤炎巨虎被蓮子異香混亂的神智短暫恢復了正常。

可惜它這時候已經無力再逃跑或者和周陽拼命,只能用盡全身余力,發出自己生命最后的絕唱。

天空中,周陽看著這一幕,也是微微動容。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一頭妖獸身上感受到這種悲壯不屈之意,赤炎巨虎的最后絕唱,讓他感受到了一種英雄落幕的悲壯之情。

這頭赤炎巨虎,曾經也是縱橫這片蠻荒山脈的強者,是一位統御群妖的王者。

然而因為妖血古蓮的出現,它這位王者和自己領地內的群妖,都被迫卷入了這場絞肉機一樣的血戰之中。

先前那被屠戮的各種妖獸,其中有許多就是出自它的領地。

它不惜屠戮自己的手下來滋養妖血古蓮,想要吞噬這件靈物助自己更進一步。

奈何天意弄妖,任它如何努力爭奪,實力上面的差距,還是讓它所有的努力最終都成為了流水,還搭上了自身性命。

“果然是萬物皆有靈,沒想到區區一頭妖獸,也能有這樣令人動容的表現!”

周陽一聲輕嘆,對于赤炎巨虎的悲壯不屈之意,確實有些受到震動。

但這種震動,還不至于讓他因此改變自己的決定。

因此在對著赤炎巨虎的尸體默哀了一會兒后,他便手一招,伸手召回了沒入赤炎巨虎腦顱的“烈陽焚心槍”,然后取出妖丹,將尸體連同先前那只白羽妖禽的殘尸,一同扔進了血池水潭中。

咕隆咕隆!

血池水潭的池水一陣涌動,很快就將兩頭妖獸龐大的身軀吞沒了進去。

緊接著,在周陽充滿期待的目光中,那朵血色紅蓮上面的蓮子,迅速飽滿成熟了起來。

成了!

周陽望著那蓮蓬上面飽滿鼓脹的蓮子,臉上終于浮現出了由衷的欣喜笑容。

只見那蓮子共有十七顆,每顆都有雞蛋那么大,顏色則是偏向于紫紅,宛如成熟的葡萄一樣誘人。

他費了好大勁,才讓自己目光從那十七顆蓮子上面移開,然后目光落到身邊兩只蠢蠢欲動的靈禽身上,緩緩出聲道:“剛才你們兩個獵殺妖獸投入血池中滋養這株妖血古蓮,金鵬一共投入了三頭妖獸,彩兒你只投入了兩頭妖獸,現在我將這株靈物分給金鵬服用,彩兒你可服氣?”

彩兒就是姜鳳仙給五彩孔雀取的呢稱,周陽也沿用了這個呢稱來稱呼它。

這時候聽到他這話,金翅雷鷹頓時高興的一聲長嘯,眼神得意的一瞥五彩孔雀,身體迅速竄出撲向了那朵血色紅蓮,張口吞噬起了那些盛開的花瓣。

而五彩孔雀見此,雖然眼中滿是不甘不忿之色,卻也沒有什么動作,只是撇過了腦袋,不去看這一幕,無聲回應了周陽的話。

周陽看到這一幕,不禁笑了笑,知道這只美麗的大鳥心中還是有些不服氣。

不過這不要緊,等金翅雷鷹晉升五階妖獸后,這只高傲的五彩孔雀就再也沒法和其爭斗了,到時候兩只靈禽自然不會再鬧騰什么。

只是讓周陽和五彩孔雀都沒有想到的是,金翅雷鷹在吃了大約三分之二的妖血古蓮花瓣后,就忽然停止了進食,然后抬爪抓住剩下的花瓣折斷,將之扔給了五彩孔雀。

做完這一切后,周陽通過與之簽訂的妖魂之契聯系,就接受到了金翅雷鷹傳達過來要求進入靈獸環中沉睡的意念。

他見此微微一愣后,就滿臉笑容的晃動手中靈獸環,將撲來的金翅雷鷹收進了里面。

然后他看著目光迷茫望著地上那些妖血古蓮花瓣的五彩孔雀,微微一笑道:“你看,金鵬雖然性子頑劣了一些,但本性還是不壞,專門給你也留了一份,你以后也不要和它斗氣了,雙方好好相處吧!”

五彩孔雀聽到他這話,卻是張嘴發出了一陣意味不明的低鳴聲,也不知道是贊同他的話呢,還是不置可否。

但從它后續啄食掉了那些妖血古蓮花瓣的事情上面來看,它顯然是接受了金翅雷鷹的好意。

吃完那剩下的三分之一花瓣后,五彩孔雀又抬頭望了望那剩下的蓮蓬,準確來說是蓮蓬上面的蓮子。

它看著那些紫紅飽滿的蓮子,忽然伸出爪子對著周陽比劃了一下,最后留下兩根爪子勾了勾。

“你想要兩顆蓮子?”

周陽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已然通過五彩孔雀的動作明白了其意思。

說實話,他現在還不知道那些蓮子有什么用,但從培育蓮子的過程之中消耗了兩頭五階妖獸和一頭五階蠻獸尸體來看,這蓮子顯然是比花瓣更為珍貴的靈物。

五彩孔雀現在一伸爪子就想要走兩顆蓮子,哪怕以周陽的大氣,這時候也有些不舍。

關鍵是他不知道五彩孔雀要蓮子做什么。

萬一其只是想要嘗個鮮,他這不是虧大了么?

因此猶豫了一下后,他便臉色嚴肅的看著五彩孔雀問道:“你可以告訴我,你要蓮子做什么嗎?”

五彩孔雀聽到他這話,頓時對著他手腕上的靈獸環連連張嘴鳴叫。

見此,他心中一動,不由脫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只要再吞噬兩顆蓮子,你也能晉升五階?”

他手腕上的靈獸環中,金翅雷鷹正在沉睡消化妖血古蓮的藥力以沖擊五階,五彩孔雀這時候的表現,讓他不得不做出這種推斷。

而事實也如他所推斷那樣,五彩孔雀聽到他的話后,連連點頭不已,一雙眼睛滿是期待之色的看向了他。

“好吧,那就給你兩顆蓮子。”

周陽微微點頭,把手一抬,對著那朵蓮蓬打出一道法力,便取出兩顆蓮子打向了五彩孔雀,被其一口吞入了腹中。

吞下蓮子后的五彩孔雀,先是眼露感激之色的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后就鉆進了他手上另外一只靈獸環中沉睡了起來。

不知道兩只靈禽需要多久才能晉升五階,周陽也沒有在原地干等,直接一抬手將血潭水池中的蓮蓬摘下用玉盒保存好,然后就離開山谷盆地搜索起了整座山脈各處靈山。

為了讓妖血古蓮成熟,這片山脈中的妖獸蠻獸大半都被成了其養料,而這些妖獸蠻獸原先所守護的各種靈物,現在都成了無主之物,完全任憑周陽收取。

他在整座山脈中搜尋了三日三夜,足足收獲了七株五階靈藥,四十多株四階靈藥,上千株三階靈藥,同時還找到了不少妖獸蛋,當中甚至包括兩顆四階妖禽的蛋。

另外在那頭赤炎巨虎的老巢中,周陽還找到了一大塊炎星石,足有數萬斤重。

這炎星石是一種火屬性靈礦,可以提煉出一種五階靈金炎星鐵,而炎星鐵是煉制五階丹爐、器鼎的最佳材料之一。

周陽這些年也得到了不少五階法器,但是像五階丹爐和五階器鼎這種珍貴之物卻至今未曾到手一件。

這塊炎星石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以他手中這塊炎星石的體積,提煉之后起碼能夠得到數百斤的炎星鐵,完全足夠煉制一件五階器鼎或者丹爐了。

帶著這些豐厚的收獲,周陽心滿意足的踏上了回歸之路。

小半年后,他一路低調的回到了沖玄山。

“夫君你終于回來了!”

沖玄山上,蕭瑩看見平安歸來的周陽后,如同看見主心骨一樣,滿臉笑容的迎著他進了洞府。

“怎么了?看瑩兒你的樣子,莫非我離開的這一年時間里,出了什么事不成?”

洞府中,周陽在桌邊坐下,想起道侶剛才見到自己之前那副愁眉不展的樣子,不由問起了此事。

蕭瑩聽到他這話,俏臉一凝,面色凝重的看著他輕輕點頭道:“夫君你說得對,確實是有件棘手的事情妾身無法做主,需要你來處置。”

原來,周陽離開半年之后,沖玄山周圍的山林中便開始有中低階修士頻繁出入其中狩獵妖獸和采摘靈藥,甚至有些大膽的家伙還進入了沖玄山百里之內。

而蕭瑩讓王彥章出去調查了一番后發現,那些進入沖玄山領地的修士,多是安國境內“六道盟”的各個附庸修仙家族修士,只有極少數人是見到有利可圖跟進來渾水摸魚的散修。

這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要知道自從周陽化名的“清云散人”入主沖玄山后,沖玄山方圓千里之內就一直極少有“六道盟”的人踏足。

現在依附于“六道盟”的各個附庸修仙家族修士開始踏足此地,并公然捕殺領地內棲息的妖獸,采摘領地內的野生靈藥,無疑是一種挑釁和試探。

面對著這種挑釁和試探,在周陽不在家的情況下,蕭瑩一個人根本拿不定主意該怎么處置。

這也就難怪周陽剛回來看見她的時候,會是一副愁眉苦臉樣子了。

這時候,周陽聽完她的述說后,先是面色微微一變,然后略一沉吟,便看著她問道:“你有沒有將此事轉告通知青陽真人前輩?”

蕭瑩聞言,馬上就點頭應道:“通知了,但是青陽前輩據說現在正在閉關修行,除非是六道盟真的大舉來攻,不然玄陽仙宗那邊也不敢輕易將他老人家從閉關之中喚醒,因此給我們的回答是自行決定處置!”

“這樣么?”

周陽眉頭微微一皺,不由低頭沉思了起來。

如此過去好一會兒后,他才舒展眉頭輕輕一點頭道:“此事為夫明白該怎么處置了,瑩兒你就不要管這件事了,五階樹妖之心為夫已經給你找來,接下來你就專心修行煉器術,為煉制本命法器做準備。”

“妾身明白了,夫君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實在不行,咱們就是放棄這沖玄山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也不是不可以。”

蕭瑩螓首輕點,并不過問他是如何處置,只是面帶憂色的說出了自身意見。

對于她這個說法,周陽卻是不置可否。

退回無邊沙海修仙界,那是下策中的下策。

周陽就算放棄沖玄山,也還可以找玄陽仙宗再給自己安排一座靈山修行,又怎么會愿意這樣灰頭土臉的退回無邊沙海修仙界。

何況這件事在他看來,還沒到那個嚴重程度。

接下來,蕭瑩自然是去煉器室中閉關苦學煉器術,為煉制本命法器打基礎。

而周陽卻是很快就將山上的筑基弟子們都叫到了一起。

現在包括剛筑基成功的葉云珊在內,沖玄山上一共有七個筑基修士,分別是周榮華、周榮湘、周盛盈、李青云、任飛、王彥章、葉云珊這七人。

其中修為最高的周榮華,已經是筑基三層,而修為最低的葉云珊才剛剛筑基成功不到三個月,還未完成功法轉修。

此時周陽將這些人全部叫到面前后,目光在七人面上一掃,單刀直入的直接看著幾人問道:“現在山外的情況,你們應該都聽說了,身為我沖玄山的弟子,我且問你們一句,可有勇氣與那些入侵者一戰?”

聽到他這話,七個人面色齊齊一變。

周家三個筑基修士還好,他們知道周陽這位周家老祖肯定不會讓他們這些家族后輩送死,故而心中雖然忐忑,卻還算鎮定。

可李青云、任飛兩個散修出身的記名弟子卻是難掩驚慌之色,目光閃爍的不敢去看周陽。

但表現最好的人,卻還是一直被其他人嘲諷“吃軟飯”的王彥章。

此人聽完周陽的話后,很快就拱手一禮回道:“愿為師尊效死一戰!”

周陽的臉上,馬上露出了贊賞的笑容。

周榮華等三個周家修士,這時候聽到王彥章的話,看見周陽臉上的笑容,終于后知后覺的明白了過來,連忙跟進道:“愿為師尊效死一戰!”

那李青云、任飛見此,盡管心中怕得不行,卻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說了一句。

至于葉云珊,她無需多說什么,身為蕭瑩的親傳弟子,如果周陽有令,她肯定是刀山火海也要上的,不然怎么能夠配得上“親傳弟子”這四個字。

“好,爾等既然有此心,為師就賜予爾等法器靈符,助爾等揚威。”

周陽點了點頭,大叫了一聲“好”字,然后手一揮,便取出一堆三階法器和三階靈符置于身前,隨便這七人挑選。

當初他離開無邊沙海修仙界的時候,特意從周家寶庫內挑選了一批精品三階法器和靈符,為的就是應對今日這種情況,如今總算是派上了用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