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七十二章:的消息

更新時間:2020-09-07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冰夷人?”

冰澗山谷中,周陽看著被自己一個火球炸得現出身形的兩個異族,眉頭頓時就緊皺了起來。

只見那兩個異族,看起來和人類沒什么兩樣,但身形卻比普通人族高得多。

周陽身高六尺,在人族之中已經算是比較高的那種人了,但是這兩個冰夷人身高卻是都超過了七尺,有一個甚至達到了八尺!

并且這兩個冰夷人頭發眉毛都是白色,眼睛則是藍色,鼻子很尖,雙耳細長,一看就不是和人族同種的異族。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兩個冰夷人身上散發的氣息,同樣達到了五階,那個身高八尺的冰夷人更是達到了五階中品。

不過最讓周陽在意的,還是這兩個冰夷人手中握著的法杖。

那是兩根以千年玄玉為材料煉制的法杖,法杖頂端鑲嵌著一顆雞蛋大小的白色晶核。

周陽若沒看錯的話,這兩個冰夷人剛才隱身藏在那里沒有被許正陽和自己及時發現,就是這件法杖的效果。

關鍵是,周陽看那法杖頂端鑲嵌的白色晶核很是眼熟,因為他手中也有這種白色晶核,那還是他在昆虛界的時候,擊殺一種名為“冰妖”的異族怪物所得。

當初那種“冰妖”在冰雪環境中強大的隱身能力,給了他很深的印象,本以為這是其一族的種族天賦,外人無法獲得利用,沒想到今天看見的這兩個冰夷人,卻是有辦法利用“冰妖”晶核煉制出隱身法器,這讓他極為心動。

因此他并未在兩個冰夷人現出身形后馬上動手傷人,而是冷聲喝道:“交出你們利用冰妖晶核隱身的法門,周某就不計較你們剛才窺覷之事了!”

許正陽在一旁聞言,嘴唇微動,欲言又止。

他還未將水晶冰蘭采摘完畢,心中是極為不想周陽多事的,盡管他心中也清楚,兩個冰夷人隱身藏在暗處,絕對是不懷好意。

但是周陽既然已經出聲做出了決定,他也不好再落了周陽的面子,否則周陽一氣之下抽身而走,他更是不可能在兩個冰夷人的眼皮底下帶走水晶冰蘭。

而兩個冰夷人聽到周陽的話,卻是又驚又怒。

那個修為只有五階下品的冰夷人驚怒之下,當即就忍不住怒喝道:“人族修士都是像閣下這么狂妄的嗎?這里可是無垠雪原,我們冰夷人的地盤,我們沒有追究你們擅闖雪原之罪,已經是便宜你們了,你卻還想要我們部族圣物的煉制之法,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這個冰夷

人的人類話語說得并不好,簡直是周陽聽過的最難聽語言,但意思他還是聽懂了。

他聽完對方的話,頓時冷冷一笑道:“誰說無垠雪原是你們冰夷人的地盤?雪原妖族承認了嗎?我們人族承認了嗎?”

說完他目光一寒,寒聲說道:“你們隱身暗中窺覷,本就是犯了大忌,周某沒有馬上動手,已經是給你們面子了,可不要不識好歹,逼周某動手殺人!”

那個出聲的冰夷人聽到他這番殺氣四溢的話,頓時渾身一寒,竟然沒敢再頂回去。

他們剛才隱身在暗處,可是見識過了周陽的強大,連冰霜狼王和狼后都被周陽重創,不得不拋棄巢穴逃入冰洞深處,更別說實力連冰霜狼王都不如的他們二人了。

好在這時候,那個修為更高更年長的冰夷人終于說話了。

“閣下實力確實強大,連冰霜狼王都不是對手,但這里終究是無垠雪原,而我們二人是圣顏部落的權杖祭司,閣下若是敢在這里殺我們二人的話,在下保證閣下走不出雪原,不知閣下可信?”

頓時間,那個年輕冰夷人如同打了強心針一樣,滿臉激動的大聲說道:“沒錯,我們可是圣顏部落的權杖祭司,你敢殺我們,大祭司一定會親自出手將你斬殺給我們陪葬!”

冰夷人部落的大祭司,一般都是五階存在擔任,但是一些大部落的大祭司卻是六階強者。

周陽不知道那什么圣顏部落到底是大部落還是小部落,但看這兩個冰夷人的樣子,似乎是大部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是實力相當于元嬰期修士的冰夷人親自出手,周陽想要在這無垠雪原之中逃脫,確實幾率極小。

當然他也不是嚇大的,不可能因為對方這樣一番話,就真的放任對方離開。

“呵呵,你們以為周某是嚇大的?殺了你們后,周某馬上離去,就算你們那什么大祭司親自出手,這茫茫雪原就沒有周某的藏身之地了?”

他臉上一聲冷笑,態度強硬的厲聲喝道:“廢話少說,要么按照周某說的去做,交出你們利用冰妖晶核隱身的法門,要么你們就拿命來試一試,看看你們的大祭司能否幫你們報仇!”

“你……”

年輕的冰夷人祭司面色大怒,想要說些什么,卻很快被那個年長冰夷人祭司拉住了手臂。

這年長冰夷人祭司拉住同伴后,微微低下腦袋對著周陽行了一禮,而后低聲說道:“窺覷閣下,確實是我們做錯了,在下這里向閣下行禮賠罪,同時我們

也愿意做出一些補償,但本族圣物的煉制之法,即使閣下殺了我們二人,我們也是不敢傳授出去的!”

“那周某堅持要煉制之法呢?”

周陽雙眼一瞇,殺心蠢蠢欲動。

年長冰夷人見此,眼角一跳,連忙嘴唇微動的對他傳音道:“在下知道冰淚花的消息,閣下只要愿意放我們一馬,在下愿意將這個消息告訴閣下以作賠罪!”

“你倒是個聰明人,剛才你要是直接說出此話來,周某只能殺了你們了!”

周陽深深看了一眼這個冰夷人,眼含深意的傳音回了一句道。

冰淚花是一種極其罕見珍貴的六階靈物,它是極其少有的可以對修仙者抵御“心魔劫”起到作用的靈物,沒有哪個有志于化丹結嬰的金丹期修士聽到這種靈物消息后,能夠不對其動心。

剛才這個冰夷人要是直接說出他知道冰淚花的消息,周陽肯定是要殺了他的。

因為讓許正陽聽到他這話的話,肯定會和他周陽競爭此物,即使競爭不過他,周陽也不能保證許正陽不會把消息告知玄陽仙宗的元嬰期修士,請元嬰期修士幫忙奪得冰淚花。

這種有助于金丹期修士化丹結嬰的寶物,完全值得元嬰期修士出手了。

“那閣下是答應了?”

年長冰夷人臉色一喜,目光炯炯的看著周陽。

“這樣吧,你把冰淚花的消息告訴周某,再幫周某將一顆冰妖晶核煉制成你手中法杖一樣的寶物,周某就放你們離開,并且作為回報,周某還可以贈送你們一顆四階冰妖晶核!”

周陽微微頷首,卻是傳音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年長冰夷人聽到他這話,卻是猶豫了,沒有馬上回答,看來那利用冰妖晶核的法門,對他們冰夷人來說確實很重要。

周陽也不再逼迫,只是冷冷看著他,以目光給他壓力。

這樣對峙了足足近一刻鐘后,那年長冰夷人才輕輕一嘆道:“好吧,就按閣下所言,只希望閣下真能信守承諾,事后放過我們!”

周陽聞言,臉上喜色一閃,頓時就給對方保證道:“這個你放心,只要你不耍什么花招,周某可以用道心起誓,絕不會做出過河拆橋之事!”

年長冰夷人顯然知道修仙者道心誓言的約束力,聞言后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抹放松之色,當即不用周陽再做催促,便傳音將那冰淚花的消息告知了他。

按照其所言,從周陽他們現在所在地再往北深入二十七

萬里,就能看見一座高達三千多丈的冰峰,那冰淚花就生長在冰峰的峰頂上。

只是那座冰峰上面除了冰淚花外,還有一頭實力強大的異種妖獸三首冰鷲。

這頭三首冰鷲雖然并非六階妖獸,但是在五階妖獸之中卻屬于頂尖的那種,比冰霜狼王可是要厲害不止一倍。

周陽單打獨斗都完全有把握擊敗冰霜狼王,可若是換成三首冰鷲,以他現在的修為怕是連在其手下逃得性命都難。

因此,他即使得知了冰淚花的消息,短時間內也是肯定沒有什么想法的。

要想戰勝三首冰鷲這種頂尖的五階妖獸,除非他修為晉升到金丹后期,再將“蒼龍煉體訣”修行到第四層,或者學會其它幾種攻伐神通。

那需要至少一兩百年的時間。

故而他在從年長冰夷人口中得知這個消息和大致路線圖后,就暫時壓下了此事,轉而取出自己當初在“圣嬰谷”試煉中擊殺那頭五階“冰妖”所得的白色晶核,將之交給了年長冰夷人,讓其煉制隱身法器。

另一邊,許正陽盡管對于周陽和年長冰夷人的交談內容極為好奇,卻明智的沒有向周陽打聽此事。

只是見到他們談妥后,就重新開始采摘起了那株水晶冰蘭。

如此過去五日后,年長冰夷人便用冰夷人的方法將那顆“冰妖”晶核做了煉制處理,然后從自己的儲物法器中取出了一塊千年玄玉,將之融化煉制成為了一根尺許長短杖,最后將處理過后的“冰妖”晶核安放在了短杖的杖頂,便完成了這件法器的煉制。

這樣煉制的法器,當然不像他們手中那根權杖一樣,除了“冰妖”隱身神通外還有種種妙用,只有單一的雪地隱身作用。

但對周陽來說,有隱身作用就可以了。

真要他長時間留著這兩個冰夷人幫自己煉器,他反而不敢。

誰知道這兩個冰夷人若是長期不回部落,其口中的那位大祭司會不會發現異常找上門來,就算沒人找上門來,周陽也信不過兩個冰夷人,擔心他們用其他什么辦法通知人來救他們。

所以等法器煉制成功后,他試用了一番沒發現什么毛病,便信守承諾放過了兩個冰夷人,然后與已經摘取完水晶冰蘭的許正陽迅速離開了那個冰澗峽谷,直接原路返回向著流云洲修仙界趕了回去。

“大祭司,還是您聰明,若非您用圣顏部落的名頭嚇住了那個人族修士,這次我們二人怕是都要死在那個家伙手

中,到時候玉骨部落沒了我們兩人坐鎮,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其他部落給吞并掉!”

冰澗峽谷中,等到確認周陽和許正陽二人遠去后,那個年輕的冰夷人忽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滿臉敬佩之色的仰望著年長冰夷人恭聲稱贊了起來。魚魚

聽他的話,原來他們根本不是什么圣顏部落的祭司,而是另外一個小部落玉骨部落的祭司,而那個年長冰夷人就是部落大祭司,玉骨部落最強的存在。

“阿骨打,這次你的表現太讓我失望了,你是我們玉骨部落三千年來最出色的天才,是我們玉骨部落下任大祭司,是我們玉骨部落重新恢復往昔榮耀的希望!”

“你的命如此重要,怎么能夠莽撞沖動?我以往是怎么教你的?面對能夠殺你的強者,一定要學會敬畏和隱忍,只有從敵人的手中活下來,你才有希望將來報復回去!”

“這次要不是那個人類修士心有忌憚,加上我又獻上了對他們人類修士有極大作用的冰淚花消息,因為你的沖動,我們二人很可能都死在這里!”

年長冰夷人并未因為年輕冰夷人的稱贊而高興什么,反而一臉不悅的板著臉訓斥起了年輕冰夷人,教導起了他生存之道。

年輕冰夷人被他訓斥的很是不服氣,但又不敢反駁他,只能低下腦袋,默不作聲。

“不服氣?不服氣那你說說看,我告訴那個人類修士冰淚花的事情,真實用意是什么?”

年長冰夷人眉頭一挑,帶著考校之意的審視著年輕冰夷人問道。

“大祭司這么做,難道是想借助三首冰鷲的力量殺了那個人類修士?借妖殺人?”

年輕冰夷人眼睛一亮,目光崇敬的抬起頭來看著年長冰夷人,臉上滿是高興之色。

“當然沒這么簡單!以那個人類修士的聰明,他當然不會不知道三首冰鷲的強大,怎么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就去冰鷲峰。”

“但是他絕對不知道,三首冰鷲雖然強大,卻并非其能夠占據著冰鷲峰的主要原因,真正原因是,三首冰鷲的生母乃是六階妖王寒鷲妖王。”

“他實力不強大的時候去對付三首冰鷲還好,還有機會從三首冰鷲手中逃得性命,可是他若等到有實力斬殺三首冰鷲的時候再去對付三首冰鷲,將其斬殺的話,那就真正必死無疑了!”

年長冰夷人臉上冷冷一笑,滿臉陰狠的說出了其中原委。

而年輕冰夷人聽到他這番話,頓時就高興的從地

上站起來大聲說道:“大祭司果然是大祭司,想必那個該死的人類做夢也想不到,三首冰鷲竟然是六階妖王后代,他死定了,他死定了!”

年長冰夷人見此,頓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到部落后好好努力修行吧,以人類修士的修行速度,那個人類修士起碼還要兩三百年才可能擁有威脅三首冰鷲的實力,你要是努力修行,那時候也應該有我這份修為了,到時候你說不定還能親自過去看他是怎么死的!”

“阿骨打明白了,請大祭司放心,阿骨打一定會努力修行,將來振興玉骨部落,完成歷代大祭司的遺愿,讓我們玉骨部落重回大部落行列之中!”

年輕冰夷人重重點了點頭,滿臉堅毅的大聲回應了年長冰夷人。

已經離開冰澗峽谷的周陽,當然不知道自己被兩個冰夷人給擺了一道。

他對于自己此行的收獲,已經感到很滿意了。

雖然實質性的收獲只有一件雪地隱身法器,一些從冰霜狼王巢穴附近找到的冰屬性靈物,但是卻得知了冰淚花這種罕見靈物的消息。

修仙界能夠輔助結嬰的寶物,本就世所罕見,基本上無法用靈石買到,有也會在拍賣場上被抬成一個天價。

而像冰淚花這種可以幫助渡過“心魔劫”的靈物,更是千年難得一見。

對于任何想要化丹結嬰的修士來說,“心魔劫”都絕對是他們最沒有把握的一關,這一關之難,難住了七八成的修士。

這一關之險,令得無數驚才絕艷的天才修士都倒在了這一關之中,千年壽元一朝喪盡。

這種情況下,能夠幫助渡過“心魔劫”的冰淚花,已經不止是一種可以輔助結嬰的靈物那么簡單了,更是一件關鍵時刻可能起到救命作用的救命之物。

也許是渡過“心魔劫”晉升元嬰期,延壽三千載,還是隕落于“心魔劫”之下,千年壽元轉頭成空,就看有沒有這件靈物。

所以,周陽在得知冰淚花的消息后,就已經決定,這個消息絕對不會再告知任何人。

此物實在太過珍貴,即使是青陽真人,周陽也不敢保證自己告訴對方后,對方就會將此物留給自己將來使用。

他和玄陽仙宗關系再親近,終究也還是個外人,比不得許正陽這種本門金丹長老。

這種事情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周陽都不愿意去賭。

反正冰淚花這種針對修仙者“心魔劫”的靈物,不管是妖獸還是冰夷人,都不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