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六十七章:進擊的葉云珊

更新時間:2020-09-03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蕭瑩結丹不是半年一年能成的,在沖玄山護山大陣完全開啟的情況下,周陽也沒必要時刻守護在她閉關洞府外,所以山上的生活一切照常進行,只是所有弟子從此刻開始都不得再外出離開山門。

而沒過兩個月,周陽當初在王彥章和葉云珊這些記名弟子入門之時說過的考核,也如期舉行了。

考核由周陽親自主持進行,確保不會有人偏袒。

“三年時間從練氣六層晉升到練氣七層,盡管有借助了丹藥之力,也算是很不錯了,不過你明明是靠靈植夫技藝特招入門的,為何這三年里卻是沒有在這門技藝上面下力氣?”

沖玄山上,化名“清云散人”的周陽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正在對一名上前接受考核的記名弟子進行點評。

那記名弟子起先聽到他的話還露出了喜色,以為有戲,待到聽到后面半句話,卻是瞬間滿頭大汗,無法作答了。

周陽見此,不禁搖了搖頭,手一揮道:“下去吧。”

淡淡的三個字,在那記名弟子耳中卻猶如晴天霹靂,震得其雙腿一顫,然后滿臉失魂落魄之色的退了下去。

其實這名弟子不說,周陽也知道原因在哪里。

沖玄山上就那么二十幾個人,他偶爾神識外放,就能看清楚所有人在做什么事。

而大部分記名弟子,其實都和此人一樣,驟然來到這種靈氣濃郁的環境中后,都恨不得把每一分時間都放在修行上,用來提升修為。

若非打理山上那上千畝靈田和藥園、果園,乃是記名弟子們必須做的任務,他們怕是一刻鐘都不愿“浪費”在那上面。

即使如此,在完成基本的澆水施肥殺蟲任務后,這些人也是沒有幾人愿意再留下來繼續借助這個機會修行靈植技藝,都想著回去打坐修行,或者是去藏經閣瀏覽閱讀那些他們在外界做散修之時很難接觸到的傳承。

不能說這些人做得不對,畢竟對于修仙者來說,打坐修行提升修為永遠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余一切事情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這件事而服務。

但是這些人不該忘記了周陽招他們來當記名弟子的原因,不該忘記了他們是如何入門的。

對于像王彥章這樣靠斗法打擂入門的修士,一心撲在修行上面,周陽不會問他們為何不用心提升靈植技藝的事情,考核他們的標準也只有修為進境。

但像剛才這個記名弟子一樣,是靠著靈植技藝特招入門的修士,入門后就幾乎放棄了讓自己能夠入門的手藝,去和別人一

樣拼修行速度,周陽怎會把筑基丹給這種連孰輕孰重都拎不清的人?

他差那幾個筑基期修士嗎?

以他金丹期修士的身份,要是真想招募一批筑基期修士作為記名弟子,只要舍得拿出一些資源來做誘餌,自然有大量筑基散修和小家族筑基修士跑過來當他的弟子。

所以,那些連這點都看不透的人,周陽自然不會重用。

就這樣,一個個記名弟子排著隊輪流上前來接受他考核,然后或是歡喜高興,或是失魂落魄,又輪流著退了下去等待最終結果。

王彥章也是那失魂落魄之中的一員。

他本以為自己練氣大圓滿的修為,能夠讓“清云散人”這位名義上的師尊多看一眼,會理解他的處境給予一個機會。

但現實卻給了他無情一擊。

“清云散人”確實沒有問他關于修行上面的事情,但是當問到他靈植技藝之時,他卻是完全說不出口了。

相比于其他沉迷修行的弟子,他其實有更多的時間放在這上面,也確實很努力的在這上面下了很多功夫。

但是他真的在這方面沒有半分天賦可言,三年時間里,他勉勉強強也就做到了初級入門,就這,還是弄死了不知道多少株低階靈藥的成果。

好在沖玄山上靈氣濃郁,那些不值錢的低階靈藥只要找塊地方撒下種子,注意澆水施肥,就能很好的活下來成熟,周陽也因此可以讓這些記名弟子隨便折騰。

而與王彥章完全不同的是,他的妹妹葉云珊卻得到了“清云散人”這位師尊高度贊揚,其因為三年時間里成功將靈植技藝由二階中品提升到二階上品,又將修為由練氣七層提升到接近練氣八層的程度,竟是當場被確定為筑基丹的獲得者之一。

“經過本座對爾等的考核,確定了這次三位獲得筑基丹的優勝者,他們分別是葉云珊、李青云,任飛!”

沖玄山上,當所有二十名弟子都接受完考核后,周陽目光一掃下方面色各異的二十個記名弟子,沉聲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聽到他這話,葉云珊等三個獲獎者自然喜不自勝,滿臉興奮的當場跪下來朝他磕頭道謝不已。

而王彥章等落選的修士,卻是臉色一片慘白,望向三人的目光之中,滿是羨慕之色。

他們知道,等這三人拿到筑基丹后,或許用不了多久,原本還平輩論交的同門師兄弟,也許以后自己就要喊上一聲“前輩”了。

就在此時,周陽卻又說話了。

當然,你們那些沒選上的人也不用擔心,只要爾等以后好好表現,能夠入得了本座法眼,本座也會不吝賜下靈丹助爾等筑基。”

頓時間,那些落選者的臉上又充滿了驚喜之色。

周陽這句話,無疑又給了他們一個希望。

有人不由想起了先他們入門的周榮華、周榮湘、周盛盈三位筑基期師兄師姐,他們已經知道,這些先他們跟隨師尊“清云散人”的記名弟子,都得到了筑基丹賞賜。

不過這五個人服用筑基丹沖擊筑基,只有三人成功,另外周榮興、周盛偉兩位師兄則是筑基失敗,成為了和王彥章一樣的練氣大圓滿修士。

既然那五個師兄師姐可以讓師尊“清云散人”另眼相看賜下筑基丹,為什么他們不行呢?

一想到這個,這些考核落選的記名弟子們很快又恢復了斗志信心,恭敬的向周陽道謝離去了。

而周陽給三位優勝者當場發放完筑基丹后,也沒有多留,很快就回到山頂區域之中。

山頂區域對于這些記名弟子們而言是一處神秘之地,那里不單有陣法禁制隔絕,讓他們無法進入,還常年被陣法云霧所籠罩,讓他們看不見其中情況。

整座沖玄山上,除了師尊和師娘二人外,就只有周榮華等五位先他們入門的師兄師姐能夠進入。

每當有人忍不住心中好奇,向這幾人打聽情況之時,原本對他們頗為和善的幾位師兄師姐,馬上就會板起臉來呵斥他們,不準他們打聽這些。

在先后有幾人碰了壁后,就再也沒有人敢打聽這些了。

只是偶爾間聽到山頂傳來的高昂鷹啼聲之時,會有人忍不住猜測,山上是否圈養著一頭高階鷹類妖獸。

事實也是如此,周陽封閉山頂區域,主要就是不想讓那些記名弟子看見棲息在山頂上的“金翅雷鷹”。

御獸宗對他的通緝令上面可是寫得很清楚,擁有罕見靈獸坐騎“金翅雷鷹”一頭。

若是讓那些記名弟子看見山上棲息的“金翅雷鷹”,認出來歷的話,他真正身份就有泄露的風險了。

所以他才會封閉山頂區域,只準幾個知根知底的周家后輩進入這個區域,平時在自己閉關的時候幫自己喂養這頭靈獸。

“金翅雷鷹”跟隨周陽已經兩百多年了,因為一直都被周陽喂食著各種高階妖獸肉和妖丹靈物,如今已經完全進入成熟期,成為了一頭實力強大的四階上品妖獸。

只可惜它實力增長雖快,和周陽這個主人相比卻又遠遠

不如,以至于它明明是一頭覺醒了蠻禽血脈的兇猛妖禽,卻一直都只能當做周陽這個主人的坐騎使用,完全浪費了一身天賦。

周陽其實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奈何他這些年來所遇到的敵人不是渡劫期真魔,就是元嬰期真人,偶爾遇上個金丹期敵人,也因為種種原因,也不適合召喚出還只是四階妖獸的這只靈寵出戰。

于是乎,他只能用自己抽空煉制出來的幾具四階傀儡獸和這只靈寵玩玩,以免太長時間不戰斗的話,真讓這頭猛禽連怎么戰斗都忘記了。

那些記名弟子們偶爾聽到的鷹啼聲,便是“金翅雷鷹”和傀儡戰之時,戰到性酣之時所發出來的。

不過現在蕭瑩閉關結丹,一切都需要安靜,周陽不能再陪這只靈寵玩這種游戲了,甚至需要將它收進靈獸環中讓它沉睡,以免它某一日忘記了自己的叮囑,忽然興致大發在山頂區域鬧出什么動靜來,驚擾到閉關中的蕭瑩。

接下來,周陽就一邊等待蕭瑩結丹的結果出來,一邊繼續修行起了從“黥面人屠”伍彪那里得到的“蟄龍避劫功”神通。

這門神通可以說是殺人越貨者的神技,學會這門神通,只要不被人當場抓住,事后幾乎都不用擔心會被人找到。

然而根據修仙界通用規則,也是強大的神通,越難修行。

這“蟄龍避劫功”的修行,需要用到一種名為“云息草”的靈草作為輔助材料才能練成。

“云息草”本身只是一種三階靈草,但此靈草因為用途不廣,人工種植的很少,這意味著很難大批量尋找到。

所幸在伍彪的儲物戒指中,周陽找到了數十株成品“云息草”,應該是伍彪平時修行“蟄龍避劫功”所留下來的存貨。

另外他在仙陽城的時候,已經拜托玄陽閣幫自己收購此物了,并讓其積累了一定數量后,就傳訊給他去收取。

如今十幾年過去,他雖然還未收到玄陽閣的傳訊,但想來以玄陽仙宗的勢力,不會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

但即使有“云息草”作為輔助材料,周陽修行“蟄龍避劫功”的進度也不能算快,按照他自己估計,沒有個十幾年修行的話,怕是很難將這門神通入門用于實戰。

好在周陽是金丹期修士,并且壽元還有很多,相比于練成“蟄龍避劫功”這門神通后的好處,這點時間成本他還是能夠接受的。

再說王彥章和葉云珊這對兄妹。

在考核結束后,隨著周陽首先離開,王彥章等落選的記名弟子,除了

少數人外,大多數人都圍繞著葉云珊等三個獲得筑基丹的人恭賀了起來。

這些人的想法也很簡單,這三人以后有很大幾率能夠筑基成功,如此提前和其拉近一些關系,以后不管是求人辦事還是什么,都要方便一些。

葉云珊這時候其實只想快點拉著大哥王彥章回住處,然后將自己剛到手的筑基丹交給其服用沖擊筑基期。

但是從小在修仙界摸爬滾打成長起來的她,非常清楚多一個朋友多條路的道理。

別說她還沒有筑基成功,即使筑基成功了,也不能對這些同門師兄弟的熱情置之不理,否則以后說不定哪天就可能因為今天這次傲慢,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樣一直應付著這些人,足足過去半日后,葉云珊才找了個借口,帶著大哥王彥章先行離席,回到了二人居住的小院。

沖玄山上有著大量玉清道宗弟子們修建的小院和宮殿,哪怕葉云珊他們這些記名弟子,也能做到每人一座單獨院子,不用和人擠在一起。

但葉云珊非要和王彥章住在一個院子里,王彥章也拿這個妹妹沒有半點辦法。

“妹子,你這么急著拉為兄回來是為什么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咱們應該多慶賀一番才是啊。”

院子中,王彥章一臉疑惑的看著葉云珊,直接問出了心中疑問。

兩人的關系,讓他用不著費心思去猜測什么,有什么直接問就好了。

“為什么?還不是為了大哥你啊。”

葉云珊瞪了一眼這個有些粗枝大葉的大哥,美眸一翻,沒好氣的說道:“還有你這說得什么話啊,什么大喜的日子,等你娶我那天,才是我真正大喜的日子!”

王彥章聽到她這話,卻是悶聲悶氣的反駁道:“我說過多少次了,我不會娶你的,我們做兄妹不好嗎?為什么你總是想讓我娶你呢!”

“那你為什么不愿意娶我呢?”

葉云珊美目圓瞪的怒視著他,眼中滿是幽怨之色,如同一個深閨怨婦一樣。

王彥章卻像是根本沒察覺到這些一樣,滿臉無奈的說道:“這個你不是知道嗎?我早就發過誓,一日不筑基成功,便一日不會破掉元陽之身!”

葉云珊也似乎早就知道他會這樣回答一樣,不由緊緊盯著他問道:“所以,你并非是不想娶我,只是沒有筑基之前,不想因為娶我而害你失去元陽之身無法筑基是嗎?”

“你可以這樣認為吧!”

王彥章還沒有意識到什么,只是輕輕一撇

嘴,敷衍式的這樣回了一句。

今日這種問答,以往其實已經進行過很多次了,每次進行到這里的時候,葉云珊都會滿臉失望的不再提及此事。

他本以為這次也會一樣。

但是這次不一樣。

只見葉云珊聽完他的話后,頓時就把手往儲物袋一摸,取出了那個裝著筑基丹的玉瓶扔向了他。

出于本能反應,王彥章馬上伸手接住了玉瓶,防止其摔落到地上。

然后他就聽到了葉云珊一番正氣凜然的話語。

“王彥章,你給我聽好了,這枚筑基丹就是我的嫁妝,你馬上給我服用它沖擊筑基期,等你筑基成功后,我們就立刻拜堂成親,結為正式道侶!”

王彥章頓時就傻眼了。

他一臉震驚的看著葉云珊,這個妹妹臉上嚴肅認真的樣子,讓他意識到其不是在開玩笑。

“妹子你……”

他結結巴巴的看著葉云珊,忽然慌了。

葉云珊跟著他也有十幾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如此認真嚴肅的樣子。

哪怕他反應再遲鈍也知道,葉云珊這次說這樣的話,和以前帶著半開玩笑之意的話語,意義絕對不一樣。

所以他沒有和以前那樣,毫不猶豫的馬上拒絕。

因為他心中也怕,怕自己真的毫不猶豫開口拒絕后,會徹底傷了這個妹妹的心,以至于出現自己絕對不愿見到的可怕后果。

他必須要承認,在一起十幾年后,他也早就習慣了有這個妹妹在身邊的日子。

起碼有這個妹妹在身邊,他每次出門做任務回家后,都能吃上一頓色香味俱全的藥膳,然后安心的睡個好覺。

有時候受傷歸來的話,也是這個妹妹給他包扎治療,幫他去購買療傷靈丹。

有了這個妹妹后,他才真正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是以他筑基失敗后,明明已經做好了去當妖獸獵人的計劃,卻總是因為不舍這位妹妹,沒有最終下定決心離開。

這時候忽然遭遇葉云珊的逼宮,他心中慌亂極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葉云珊見此,卻是猶如得到鼓舞一樣,步步緊逼的上前幾步與他貼面而對,滿臉決然之色的看著他大聲說道:“王彥章,我這條命是你救的,也是你讓我免于受那些惡徒侮辱,從你救我的那天開始,我就已經下定決心非你不嫁了,所以你今天要是不答應的話,那我就將這條命還給你,以后我們再不相欠!”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