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六十六章:蕭瑩結丹

更新時間:2020-09-02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葉云珊是一名散修。

她是安國境內土生土長的散修,在她出生之時,安國剛重回“天道盟”,當然這并不關她什么事。

身為散修,只要不摻和進去那些大勢力的戰爭游戲之中,只要遠離那些會給自己帶來極大危險的地方,還是很自由和安全的。

不過那是對男修而言。

身為一位女修,而且還是一位頗有些姿色的女修,葉云珊這些年來,也因為這點遇上了不少麻煩。

以前她還年幼之時,身子還未長開,加上那時候還有帶她進入修仙界的老頭子師尊照顧,打她主意的人并不多。

可是在她十六歲那年,帶她進入修仙界的老頭子師尊卻是不明不白死在了外面,再也沒回來,從此失去了靠山的她,就開始真正接觸到這個修仙界的險惡了。

這種情況,直到她遇到現在的大哥王彥章才變得好轉。

她的大哥王彥章,是一位在安國南部散修界中頗有俠名的好漢。

兩人當初之所以會相識,就是因為幾個散修窺覷葉云珊的美貌,在她一次離開坊市的時候尾隨而上,欲擒拿住她行不軌之事。

葉云珊也是個外柔內剛的烈性子,寧愿戰死也不愿遭人辱身,拼死與那幾個惡徒激戰了起來。

可雙方實力懸殊,她的掙扎并沒有什么用,很快就被幾個惡徒擊傷喪失了反抗之力。

然而就在她已經絕望,想要逆轉法力自碎丹田經脈自殺之時,高大威猛的王彥章忽然出現拯救了她,擊殺了那幾個欲行不軌的惡徒。

自那以后,葉云珊就認定了這個大哥,一直跟在他身后,無論如何也不肯離開。

后來王彥章被她纏不過,就認了她做義妹,兩人就一起在這修仙界混跡了起來。

這日,王彥章正在一座山谷中試驗自己新掌握的一門二階上品法術,葉云珊忽然滿臉激動和高興的從外面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大叫道:“大哥你快停下,我有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訴你。”

王彥章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個義妹這么高興了,他頓時意識到肯定有什么大事發生了,不過他面上卻是絲毫神色不露的反而笑著打趣道:“什么天大的好消息值得你這么高興?莫非你終于想通了,想要找個人嫁了?”

“哼,人家早就說過了,這輩子非大哥你不嫁,大哥你這輩子別想甩掉我!”

葉云珊小嘴一嘟,輕哼了一聲,毫不掩飾心跡的看著王彥章說出了這番說過不知道多少次的話。

與以前一樣,聽到她這番話后,王彥章頓時就尷尬的撇過頭去,不敢和她那雙火熱的眸子對視。

只能轉移話題說道:“說說吧,什么好消息讓你這么高興?”

“膽小鬼!”

葉云珊小聲罵了一句,然后臉上重新露出一副欣喜之色說道:“今日我從玉芝仙姑口中聽到了一個天大好消息,說是一個月后,沖玄山上的玉清道宗客卿長老清云散人要大開山門招收一批記名弟子,據說成功入選者,很大幾率能夠獲得筑基丹賞賜,表現優異者,更有可能被收為正式弟子!”

王彥章聞言,臉上神色頓時一動,似乎也動心了。

但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由皺眉說道:“可是安國如今已屬天道盟所有,那沖玄山卻是玉清道宗所轄的一塊飛地,以后雙方再發生沖突的話,恐怕對方根本不會死守此地。”

“我們若是入選成為他的記名弟子,一旦沖玄山守不下去,到時候那位清云散人自然可以拍拍腿走人,我們這些人怕是逃不過天道盟的清算!”

葉云珊聽到他這話,也是微微一愣,倒是沒有想的這么多。

她聽到消息后,就只想著入選成為金丹期修士記名弟子會有多大好處去了,根本沒想過還會被卷入兩個超級大勢力之間戰爭的事情。

不過她在這件事情上,似乎比王彥章看得更開。

只見她微微搖頭說道:“這些都只是大哥你的推斷罷了,而天道盟和玉清道宗這些大勢力之間的戰爭可不常見,幾百年未必能夠發生一次,可能我們以后壽元耗盡坐化了都見識不到。”

說完她又面露憂色的看著王彥章說道:“大哥你上次運氣不好筑基失敗,多年積蓄都毀于一旦,如今眼見著還有四五年就要滿六十歲了,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以后再想筑基可就難了!”

沒錯,王彥章如今是一位少見的練氣十層大圓滿修士,他五年前用畢生積蓄買了一枚筑基丹,結果卻運氣極差的筑基失敗了。

身為一名散修,能夠在六十歲前湊滿購買一枚筑基丹的靈石,已經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想要再在短時間內購買第二枚,幾乎不可能做到。

王彥章原本都打算好了,等他再多掌握幾門二階上品法術后,就出發去那些妖獸群聚的地方當一個妖獸獵人,爭取在八十歲前再湊滿靈石購買一枚筑基丹服用。

但是妖獸獵人屬于高危職業,能夠一直做妖獸獵人做滿二十年還活著的練氣期修士,百不存一,王彥章雖然是練氣十層大圓滿修為,對此也沒有多少信心。

尤其是,一旦他去做妖獸獵人的話,葉云珊肯定也要跟著去,到時候王彥章可沒多少把握能夠在兇險萬分的獵妖行動中,確保這位義妹安全。

因此聽到葉云珊的話后,他皺起來的眉頭不由一松,緩緩點頭道:“是為兄想多了,凡事有利有弊,我們不能只想拿好處,又不想擔風險!”

“那大哥你是同意去沖玄山參加選拔了?”

葉云珊驚喜的看著王彥章,眼中滿是欣喜之色。

“同意了,我們收拾一下,過幾天就出發。”

王彥章點了點頭,干脆利落的直接就拍板定下了出發日期。

這同樣的一幕,在安國和閶國兩國的散修圈子中,都在上演著。

一個多月后,當“清云散人”選拔記名弟子的日子到來之時,沖玄山外面臨時開辟出來用作選拔場地的空地上面,已經聚集了不下千人。

他們當中既有和王彥章、葉云珊兄妹一樣過來參加選拔的散修,也有聽到消息后趕來看熱鬧的各個家族修士和門派修士,其中甚至不乏一些筑基期修士的身影。

當然,紫府期以上修士肯定是不會來這里的。

化名“清云散人”的周陽,對于這次記名弟子招收,其實也并未太過重視,畢竟他實際上只是要招收一批免費苦力罷了。

因此他對于記名弟子的招收條件也放得很寬,只要是身家清白,年齡在六十歲以下,品性純良可靠的修士,無論男女,無論資質,都可參加選拔,最終擇優選取二十人。

選拔的方式也很簡單,有擅長靈植技藝并將靈植夫技藝提升達到二階上品者,可免試錄取。

靈植夫技藝達到二階者,可優先錄取,最后才是修仙界選拔弟子常用的斗法打擂方式。

周陽并未親自出面選拔這些記名弟子,負責記名弟子選拔的人,是已經筑基成功的周榮華和周榮湘二人。

這時候距離周陽搬來沖玄山已經過去了十三年,周榮華、周榮湘等五個跟隨他來流云洲修仙界的周家后輩,有三人修為達到練氣九層并服用筑基丹沖擊了筑基期,但只有周榮華和周榮湘二人成功筑基。

現在,筑基成功的二人,自然成為了沖玄山上自周陽夫婦以下修士的領頭者,負責管理另外三人和這批即將入門的新弟子。

選拔持續了一日就結束了,王彥章和葉云珊都幸運的成為了二十人之中一員。

其中王彥章是憑借練氣十層大圓滿修為硬生生殺出來的,而葉云珊卻是靠著二階中品靈植夫身份錄取的。

沒辦法,散修之中懂得一門技藝的修士實在不多,尤其是靈植夫這種需要有靈田、藥園才能提升的技藝,對于散修來說更是不在選擇之中。

葉云珊也是這方面卻有天賦,加上一些際遇,才在三十二歲之齡達到了這個要求。

選拔結束后,王彥章和葉云珊兄妹以及其他十八名入選修士,就一起被周榮華、周榮湘二人帶上了沖玄山,在那里,他們終于見到了化名“清云散人”的周陽,以及蒙著一層面紗的蕭瑩。

蕭瑩之所以蒙著面紗,自然是怕這些記名弟子見過自己真正面容后,以后傳出去暴露了周陽的身份。

王彥章和葉云珊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金丹期修士,但卻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到金丹期修士,并且對方還即將成為自己等人的師尊,主宰自己等人的生死。

二人都有些緊張。

“你們能夠通過選拔來到這里,說明都是有一些天賦和機緣的人,今日老夫收你們為記名弟子,準許你們在這沖玄山上隨老夫修行,你們應當珍惜這個機會,好生努力。”

“你們的資料,老夫已經讓選拔你們的師兄師姐們記錄了,三年后,老夫會親自對你們進行考核,考核優勝者,可以獲得筑基丹獎勵,此名額只有三人。”

“好了,老夫話就說這么多了,關于老夫這里的規矩,你們的師兄師姐稍后會給你們說明,以后你們有什么修行方面的疑問,也可請教這兩位師兄師姐。”

沖玄山上,周陽給這些記名弟子們講了一番話后,就和道侶蕭瑩各自回洞府修行去了,只余下周榮華、周榮湘二人和另外三個周家后輩修士給這些新來弟子講述規矩。

沖玄山上面的規矩其實并不多,甚至可以說很少,除了不能輕易下山,不經允許不能上到一千五百丈以上的山頂區域外,就沒什么大規矩了。

這讓習慣了散修自由自在生活的王彥章和葉云珊內心中都松了口氣,對于那位只和自己等人見了一面說了幾句話的所謂師尊,也因此平添了幾分好感。

起碼從這方面來講,對方應該不會是那種喜怒無常難以伺候的人。

而且通過打聽,他們也知道了那位師尊說的考核是什么情況。

這考核其實分為兩部分,修為部分和靈植技藝部分。

修為部分是根據二十人這三年內的修為提升進度來進行考核,因為每個人入門之時修為不同,修為進度考核的準則,其實也是由周陽這位師尊的意見為準。

而靈植技藝部分則是主要針對葉云珊他們這些靠著靈植夫技藝入門的修士,若是她們三年內能夠將靈植夫技藝明顯提升一個小境界,甚至是兩個小境界的話,那獲得筑基丹獎勵的機會同樣很大。

這就讓王彥章很苦惱了,因為他的修為已經是練氣十層大圓滿,升無可升,別說三年,就是三十年,只要他沒有筑基成功,修為都不可能有變化。

所以他剩下的唯一機會,似乎就只有學習靈植夫技藝了。

從兩位師兄師姐那里他們已經得知到,山上藏經閣內有著完整的靈植夫傳承和其它修仙百藝傳承,一直到三階都有,這可比他們在外面能夠買到的大路貨色強上許多。

而且據說那位始終沒有說過話的師娘,也是一位高階靈植夫,并且經常會給山上的弟子講課傳授靈植技藝,甚至是解答修行疑問。

“大哥你也別心急,就算你不行,不是還有我嗎?我在靈植夫方面還是很有天賦的,現在山上又有系統的傳承和大片試驗靈田和試驗靈物,三年時間我一定可以把靈植夫技藝提升到二階上品的,到時候等我拿到筑基丹,你就可以服用它再次沖擊筑基期了!”

互相在一起多年,又是每天朝夕相處,葉云珊很快就發現了王彥章的憂慮所在,然后尋了個單獨相處的機會,柔聲開導起了對方。

未曾想王彥章聽到她這番話后,卻是面色大變的勃然說道:“那怎么行!我王彥章豈是那種會奪取妹妹機緣的人!”

“此言休得再提!”

說完,王彥章不等葉云珊再說什么,直接甩袖離開了。

葉云珊見此,頓時又氣又惱,不禁恨恨朝著他離去的背影罵道:“王彥章,你這個大笨蛋,大蠢貨,誰要做你這個大蠢貨的妹妹了?你簡直蠢死了!”

王彥章卻是如同未聞一樣,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中。

見此,她氣惱的跺了跺腳,暗自咬牙道:“你給我等著吧,等我拿到筑基丹后,自然有辦法讓你乖乖就范!”

說完她又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得意的輕哼道:“哼哼哼,等你用了我的筑基丹筑基后,看你還有沒有臉拒絕我的求親!”

只是葉云珊和王彥章絕對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二人私底下見面談論的這番話,卻是全部被正好放出神識觀察山上各個記名弟子情況的周陽看在了眼里。

“有意思,沒想到這些弟子里面,還有這么一對有意思的兄妹,以后有機會的話,倒是要聽聽他們的故事!”

洞府中,周陽收回神識,面露戲謔之色的低笑著說起了剛才看見之事。

他倒不是要故意偷看人家小情侶說悄悄話,而是剛才修行不順,心情郁悶之下,就想看看那些新收的記名弟子們在干什么。

說起來,他搬來沖玄山也有十三個年頭了,這十三年來,他一心在洞府內苦修“蒼龍煉體訣”這門煉體神通。

有著充足的六階蛟龍靈血輔助,加上自己本身條件也和這門神通很契合,他的進境倒是很快,只用了八年就將神通修行到了第三層。

但是接下來這五年,他卻明顯感覺到這門神通修行速度緩慢了下來。

最令他郁悶的是,他并不知道為何會這樣。

六階蛟龍靈血的作用并未消失,每次修行他都能夠感覺到肉身強度的增長,但是五年過去,他卻發現自己進度堪堪只完成了十分之一。

按照這樣算的話,他最少還需要四十五年才能將這門神通修行到第四層。

可他手中剩下的蛟龍靈血,最多只能夠支撐他按照現在這樣的方式修行十年就會耗盡!

情況不該是這樣的!

周陽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問題,他猜測是自己的修行方法可能出錯了。

要想將“蒼龍煉體訣”修行到第四層,方法應該和前面有差別。

而這些信息,顯然是被人隱瞞了,并未記錄在這門神通的修行之法中。

周陽想到這些,不由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看來暫時只有停止修行這《蒼龍煉體訣》了,等下次見到青陽前輩的時候,可以向他老人家請教一下這個問題,看看他老人家能否助我找到原因。”

修行最忌諱一味蠻干,那樣不僅耗時耗力,還很容易一無所獲。

當發現問題的時候,就需要暫時停下來,等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后再繼續,這才是正確的修行方式。

周陽這一路上修行過來,除了以前還是練氣期、筑基期小修士的時候,有家族長輩經常指點他修行外,后面都是他自己一步一個腳印慢慢走過來的。

因此對于修行這一塊上,他還是很有心得體會的,不會輕易走進死胡同。

有道是:東邊不亮,西邊亮。

雖然“蒼龍煉體訣”第四層沒有預料中那么好修成,但是這十三年修行,周陽還有一大收獲就是把“乾陽金塔”這件本命法器也溫養提升到了五階中品。

此時距離他結丹成功,也就過去一百余年時間,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將本命法器溫養到這個程度,主要原因還是他煉制這件本命法器使用的材料太高級了。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一塊“九天玄金”落到一位六階煉器宗師手中,是能夠輕易煉制出一件六階法器的,而且還是那種六階法器中的精品。

這樣“蒼龍煉體訣”修行到第三層,本命法器又晉升到五階中品,周陽的修為雖然沒有增長,實力卻是又增長了許多。

這時候的他,甚至都隱隱有些期待自己第一次任務快些到來了,那樣他也可以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不過接下來的三年時間里,卻是一切都風平浪靜,周陽并未接到任何來自于玄陽仙宗或者玉清道宗的任務指派,反倒是他的道侶蕭瑩經過快二十年時間休養后,終于再次閉關向金丹期發起了沖擊。

閉關沖擊金丹期是一件大事,周陽為此將沖玄山的護山大陣完全開啟了,絲毫不顧這樣做會持續消耗大量的靈脈靈氣。

反正沖玄山上除了他們兩個高階修士外,就沒有其他高階修士了,那些低階修士修行之時對于靈氣的消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樣的話,護山大陣就算常年開啟,只要不遭受攻擊,消耗的靈脈靈氣也完全在可承受范圍內,起碼持續個十年八年是不成任何問題。

而護山大陣完全開啟,在陣法被破之前,周陽都不用擔心閉關的蕭瑩受到打擾,也不用刻意的去其閉關室外守護。

護山大陣完全開啟之時,山上修行的王彥章和葉云珊等記名弟子都是一陣慌張,以為來了什么強敵。

等到得知是那位善良好心的師娘在沖擊金丹期導致師尊“清云散人”開啟護山大陣為其護法后,這些弟子們很快就安定了下來,然后都是忠心耿耿的向著蕭瑩閉關洞府所在方向跪下,默默祈禱祝福著這位師娘能夠結丹成功。

盡管入門只有短短三年時間,但是這三年里,這些記名弟子們卻深深記住了那位師娘的善良。

她經常出來教導他們靈植技藝,乃至煉丹知識,并且對于弟子們提出來的修煉方面問題,也都會耐心解答。

即使某些弟子在靈植技藝學習方面表現的極為笨拙,她也不會打罵,反而會讓其嘗試修行其它修仙百藝,并表示會幫忙向他們的師尊求情說明此事。

最重要的是,這位師娘還經常會賜下一些珍貴的丹藥給那些表現優異弟子,雖然那些丹藥都只是對于她而言唾手可得的二階靈丹,可這種行為卻是讓一幫記名弟子們感動萬分,感激萬分。

要知道記名弟子在修仙界,不過是一個好聽點的稱呼罷了,實際上對于高階修士們來講,這種所謂的記名弟子就是奴仆雜役,可以隨意打罵主宰生死的那種卑微存在。

沖玄山上面這批記名弟子們全都是散修出身,對于修仙界的人情冷軟都有深刻認識,所以他們才知道遇上蕭瑩這樣的好師娘,是一種多么大的機緣,多么好的運氣。

因此盡管只相處了三年,這些人卻是已經從心底認可了這位善良好心的師娘,也萬分希望這位善良好心的師娘能夠好人有好報,一舉結成金丹,壽延千載!

“這些小家伙,到還有些良心,總算瑩兒沒有白疼他們一場!”

沖玄山上,周陽看著那些跪在地上為道侶結丹誠心祈禱的弟子,不由點了點頭,很是欣慰。

ps:今天待了大半天的戰力榜第一,也算是達成目標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