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六十章:當面對質

更新時間:2020-09-0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尹含光可以不給,周陽卻不能不說。

六階蛟龍靈血對他來說太重要了,為了這等寶物,臉皮算什么?

哪怕丟失一些印象分也是值得的。

當然他自己主動開口的話,所求的人就不能是尹含光了,而是和他關系最好的陸玄機。

此戰陸玄機出力極大,六階蛟龍的尸體肯定要分出一份給他,還有郭金虹留在六階蛟龍體內的儲物戒指,里面裝著郭金虹臨走前帶走的諸多昊陽宗寶庫內寶物,這些都要算作戰利品劃分的。

“陸前輩,晚輩修行一門神通急需高階蛟龍靈血輔助才能練成,此前雖然趁幾位前輩和這條六階蛟龍交戰之時收取了一些,卻仍舊遠遠不夠,因此想請前輩開恩,給晚輩一個和前輩交易的機會!”

周陽面向陸玄機恭敬的行了一禮,言辭懇切的說出了自身請求,然后就眼巴巴的望著對方等待回應。

聽到他這話,尹含光和“赤華真人”都是掃了他一眼,然后就沒在意的繼續分拆起了蛟龍尸體。

六階蛟龍靈血對于他們或許作用不大,但是他們身后還有大光明仙宮這樣一個門派,這些蛟龍靈血拿回去煉制成靈丹,或者培養一些具備蛟龍血脈的靈獸,都是一件能夠極大增強宗門實力的事情。

所以尹含光明知道周陽先前在后面收取六階蛟龍灑落的蛟龍靈血,眼饞這種靈物,仍舊是故作不知的沒有提起這件事。

畢竟和自家門派中的后輩比起來,周陽總歸是一個外人,他當然要優先照顧自家人的好處。

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周陽已經決定到流云洲修仙界幫玄陽仙宗做事了,那樣他即使給予周陽好處,也無法真正拉攏周陽留在極西之地為他做事。

如此他干嘛要出力不討好的這樣出血拉攏周陽。

對于陸玄機其實也是如此,但他畢竟非常看好周陽以后的道途,加上周陽以后會為他們玄陽仙宗做事,他還是不吝嗇于給周陽一些幫助的。

故而聽到周陽的話后,他頓時眼中精光一閃,忽然問道:“你所說的神通,就是你手中那件六階法器寶鼎內部銘刻的那門神通么?”

當初在昆虛界的時候,周陽和姜鳳仙被木魈抓住,一身寶物都被木魈給搜刮走了,其中就包括他學得“蒼龍煉體訣”的那件獸面紋龍鼎。

后來尹含光利用“光明之眼”的力量擊殺木魈,周陽那些東西就全落到了陸玄機手中,那件獸面紋龍鼎自然也是如此。

而以陸玄機的見識,獸面紋龍鼎內那些“銀箓文”記載的內容當然盡被他所解讀,因此知道“蒼龍煉體訣”也絲毫不奇怪。

不過他們玄陽仙宗的修士大多修法不修體,符合修行“蒼龍煉體訣”條件的修士也沒幾個,也未必愿意耗費時間去修行這門頗為消耗錢財的煉體神通,是以他后來雖然將這門神通放進了宗門藏經閣內,近百年內卻沒聽說過有哪個后輩修行了這門神通。

說到底,還是玄陽仙宗這種傳承悠久的頂尖大門派不缺少厲害神通修行之法,在周陽眼中珍貴無比的煉體神通,放到他們宗門內,也就是一門比較厲害的神通罷了,并不是非修行不可。

周陽這時候聽到他如此問,也是大方的點頭應道:“前輩明鑒,正是那門神通。”

“那門神通確實不錯,也非常適合你。”

陸玄機微微頷首,而后問道:“既然是交易,那你打算以何物從老夫手中交易這六階蛟龍靈血?”

像六階蛟龍靈血這等靈物的交易,而且是大批量的交易,肯定不能用靈石來交易,畢竟陸玄機不缺靈石,玄陽仙宗也不缺靈石。

周陽對此也是心中有數,故而在提出交易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好了用來交換的寶物。

只見他抬手一招,取出一根玉簡遞給陸玄機說道:“前輩修為高絕,晚輩手中雖然有幾樣奇珍之物,但估計還是入不了前輩的眼,恰巧前次在昆虛界之時,晚輩有幸得到一篇可以提升金丹期修士神識的煉神秘術,不知前輩可否準許晚輩以此法進行交換?”

他所謂的煉神秘術,當然是在闖蕩“圣嬰谷”的時候,學到的《太虛煉神訣》。

這門煉神秘術他已經修行到了第二層,自覺受益頗大,用此物來交換六階蛟龍靈血的話,絕對沒占陸玄機任何便宜。

讓他感到慶幸的是,陸玄機在檢查完玉簡中記載的秘術后,并未發現玄陽仙宗內有收錄此種秘術。

“煉神秘術都是各家不傳之秘,你既然舍得拿出此等秘術來交易,陸某自然沒有不允之理,說吧,你要多少蛟龍靈血?”

陸玄機收起手中的玉簡,目光看向周陽,直接問起了他要的數量。

周陽聞言,心中大喜,當下便伸出一只手掌道:“大概還需五十斤左右!”

說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又滿含期待的補充了一句道:“若有本命精血的話,一滴可抵一斤!”

“本命精血你就別想了,此物對老夫雖然無用,但對青陽師弟他們卻有大用,不可能給你的,倒是普通蛟龍靈血,老夫和尹道友他們商量一下,還是能給你湊齊的!”

陸玄機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毫不猶豫的一口拒絕了他的幻想。

六階蛟龍本命精血可是非常珍貴的靈物,可以用來充當一些六階靈丹的主藥,甚至可以直接煉化用來提升修為,陸玄機便是再看重周陽,也不可能將此等靈物給他。

要知道一條百丈蛟龍尸體內能夠提煉出來的本命精血,也不過寥寥數百滴而已。

接下來,在陸玄機的斡旋之下,尹含光和“赤華真人”盡管不舍,卻還是同意讓出一部分屬于自己的蛟龍靈血,給周陽湊足了滿滿五十斤。

東西到手,周陽總算是松了口氣,然后就默默退到一旁,一臉艷羨的看著三位元嬰期修士將六階蛟龍身上那些龍鱗、龍角、龍牙、龍筋、龍骨等物分成數份收入囊中。

分到最后,大概是終于想起了還有他這個人,陸玄機大手一劃,從自己分到的大堆蛟龍肉之中劃出了上千斤給他,讓他也嘗個鮮。

不過這些失去大半血液的蛟龍肉,雖然同樣還是不可多得的滋補之物,味道卻是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嘗鮮之說不過是說說罷了。

有總比沒有好,周陽倒是也不貪心,謝過陸玄機后,便喜滋滋的將這些蛟龍肉收進了儲物戒指中。

此等靈物,價值還在其次,重要的是檔次,以后用來招待一些貴客之時,拿出此物出來待客的話,怕是元嬰期修士見了也要盛贊一聲“闊氣”。

一整條百丈長的蛟龍尸體分完之時,已經是郭金虹殞命三四個時辰后了。

這時候,先前來到戰場又離開的那幾個元嬰期修士,因為匯合了不少從各地來援的同階修士,又鼓起勇氣來到了戰場外,遠遠觀望監視著還留在原地的陸玄機等人。

都是修行了上千年的老滑頭,這些人現在已經意識到,尹含光等人擊殺郭金虹后還留在原地,并未回頭去收拾無人坐鎮的昊陽宗,肯定是想要談一談。

當然能和尹含光等人談的人,肯定不是他們這些元嬰初期修士或者元嬰中期修士,只能是“天劍真人”、“天雷真人”這些“逆光盟”內真正的實權人物。

因此他們現在也只是遠遠等候著,并未有人想要出這個風頭主動出來提出此事。

漸漸的,當聚攏過來的“逆光盟”元嬰期修士數量達到十人,甚至連此前突圍逃出去的彭元景都收到消息又折返回來之時。

一道銀色雷霆忽然從天而降,落到了尹含光等人數十里外,現出了“天雷真人”雷萬鵬那體壯如牛的身影。

“赤華老怪,你不告而來,擅自深入我逆光盟境內擊殺我們副盟主郭金虹,這可是犯了我們雙方的大忌,今日你若是不給我們個滿意的交代,哪怕我們無法將你留在這里,后果你也是知道的!”

雷萬鵬一現出身形,一雙閃爍著電光雷芒的眼睛便死死盯著“赤華真人”,聲若驚雷一般大聲提起了郭金虹隕落之事。

同為“逆光盟”的副門主之一,雷萬鵬對于郭金虹的遭遇當然極為憤怒,也有些害怕。

郭金虹實力雖然比他弱上不少,但從他剛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此人實力絕對不弱于一般的元嬰七層修士。

這樣一位實力強大的元嬰期修士就死在這里,連元嬰都沒有逃出,這讓他如何能不害怕。

畢竟“赤華真人”今日可以用這種手段殺郭金虹,以后也可以用同樣的手段殺他雷萬鵬,或者是“逆光盟”其他元嬰期修士。

他們這些分屬不同宗門的元嬰期修士,總不能像大光明仙宮的元嬰期修士一樣,都擠在一座靈山上面修行吧?

所以哪怕是為了自己以后的安全著想,雷萬鵬都絕對不會讓今天這件事輕易過去。

而面對著雷萬鵬的喝問,“赤華真人”只是掃了他一眼,便淡然回道:“雷萬鵬,你的份量是夠了,但逆光盟現在做主的人還不是你,所以要想老夫給你個交代的話,還是等天劍他過來再說吧!”

“好,雷某就等你的交代。”

雷萬鵬眼中兇光一陣閃爍,似乎很不喜歡“赤華真人”這番話,但他目光一挪,看見陸玄機后,卻又是瞳孔一縮,硬是忍下了這口氣,冷聲回了一句后,便退后一些距離當空盤坐了下來。

“天劍真人”所在的太玄劍宗,距離昊陽宗足有百萬里之遠,哪怕借助一些傳送陣的幫助,等他趕到現場之時,距離昊陽宗發出求援信息也已經過去了一天半的時間。

當這位“逆光盟”的盟主到來之時,周陽也不由打起了精神,趁機觀望起了這位與“赤華真人”齊名的元嬰九層大高手。

只見這位大佬人如其名,身形削瘦筆直,如同一柄孤傲不絕的利劍,他無聲無息出現在了“赤華真人”數千丈外,全身除了背上背著的一把長劍外,別無他物。

嗯,這樣說也不準確,至少周陽注意到,在他左手的食指上面,還是戴著一枚儲物戒指的。

一般修士都是右手戴著儲物戒指,比如周陽、陸玄機幾人都是這樣。

但“天劍真人”是一名純稡的劍修,他的右手有時候需要握劍,而握劍之時,他是不會希望劍柄與自己之間還有什么東西阻隔的,哪怕一點都不行。

這或許是他的道,也或許只是一種強迫癥,誰知道呢!

他出現在場上后,將一張刀削似的瘦臉面對著周陽等人,臉色冰冷如鋼鐵一樣,冷冷直視著對面的“赤華真人”說道:“我需要一個解釋!”

“周小友,你來給他解釋。”

尹含光在周陽身后提醒了他一句。

周陽心中一緊,深吸一口氣后,便要站出來指證郭金虹的罪行。

然而他話還未出口,對面的“天劍真人”便是目光一橫,目光如劍的掃了他一眼,他涌到嗓子眼的話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問的是你,赤華!”

“天劍真人”目光沒有在周陽身上多停留哪怕一息時間,很快就回到了“赤華真人”身上,聲音中卻是已經帶著一絲不悅之意。

顯然,在這位大佬眼中,小小的周陽,完全不夠和他說話的資格,因此根本不打算聽周陽說什么。

這一下,尹含光也沉默了,沒有再催促周陽。

而周陽見此,心中卻是無端松了口氣。

他不介意被“天劍真人”無視,畢竟此時的他,確實沒有和對方這種強者在戰場上公平對話的資格。

他就怕自己指證郭金虹的時候,“天劍真人”以他滿口胡言亂語為由,當場一劍向他斬過來,那樣他就完全只能指望陸玄機等人能夠及時出手將他救下了。

這種把命交給別人的事情,能不做,當然是不做最好。

“百年前,準確的說,在百年前的那場戰爭之前,我大光明仙宮寒月殿副殿主李秋月之徒,身懷玄陰靈體的天才弟子司徒玄月被你們逆光盟修士擄掠到晉陽國的地下拍賣會上作為雙修鼎爐拍賣出售。”

“當時我大光明仙宮一隊修士潛入晉陽國境內救援此女,卻遭到埋伏,以至于被救出的此女又失落了,后來輾轉被人獻給了郭金虹。”

“原本這樣也沒什么,你我雙方乃是敵人,弟子不幸落入你等手中,是我們這些長輩的失責,你們要打要殺,我們也管不著!”

“但是郭金虹此人卻將我們那位弟子的記憶封印篡改,又通過修仙界明令禁止使用的禁術控神術奴役其靈魂,甚至還將蠻荒奇蟲陰陽噬魂蟲的蟲卵種入我們那個可伶的弟子體內,妄圖以她的身體為蠱床孵化此奇蟲!”

“天劍你們太玄劍宗也是正道門派,數千年前對付魔道修士的時候,你們也出力甚大,郭金虹這種行為被我們所知后,你說我們該不該殺他以慰我派那位弟子的在天之靈?”

“赤華真人”面色嚴肅的和“天劍真人”對視著,明明說著讓人憤怒的事情,他的語氣卻是很平淡。

蓋因為雙方都知道,秦月兒的事情不過是一個借口罷了,不是尹含光提起,“赤華真人”此前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弟子。

至于說為秦月兒的悲慘遭遇同情憤怒,換做他結成元嬰之前可能會如此,但是活了快三千年的他,見識聽聞過的悲慘事情不知有多少,又怎么可能再為這樣一個此前都沒有聽說過名字的弟子而悲傷憤怒。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他這會兒若是硬要裝出悲傷憤怒的樣子,反而會讓人笑話他演技拙劣。

而“天劍真人”聽完他的話后,先是眼神一凝,嘴巴微動的不知道傳音和誰在交流什么。

如此過了一會兒后,他才冷冷看著“赤華真人”問道:“有何證明?”

“這位周小友,原是你們逆光盟的人,百年前那場大戰還代表你們逆光盟參加死斗,連斬我們大光明仙宮三位修士,并因此被郭金虹看上了將之召到昊陽山上,以人性命做威脅強行收了他做記名弟子,幫其做一些陰暗之事!”

“郭金虹拉攏這位周小友的真正用意,其實是想要借助其來當做孵化蠻荒奇蟲陰陽噬魂蟲的工具,為此還特意將被他篡改記憶的我派弟子司徒玄月改名為秦月兒賜給他做妾。”

“但郭金虹不知道周小友早就看破了他的用意,并且忍辱負重與他周旋,后來尋機脫離了他的控制,并在偶然結交尹含光師弟之后,告知了尹師弟這件事,使得我等得知這件事的始末真相!”

“天劍你若不信,可當面與周小友對質,用你的劍心來印證他是否說謊!”

“赤華真人”把手一指,直接指著周陽說出了自己的證據。

沒錯,人證也是證據。

至于說物證,現在肯定是沒法拿出來的。

但好在相比于物證,修仙者做事往往更看重人證。

凡人需要人證物證俱全才能對犯人定罪,那是因為他們無法判斷犯人是否說謊。

但高階修士有的是辦法判斷低階修士是否在自己面前說謊,物證這東西有固然好,沒有也不重要。

“天劍真人”這時候也沒有詢問物證在哪,聽完“赤華真人”的話后,直接就是轉移目光落到周陽身上,聲音冰冷的說道:“我問,你答,有一個字說謊,必斬不饒!”

沒有人懷疑“天劍真人”這番話能不能做到,周陽同樣如此。

別看尹含光先前說得好聽,事實上“天劍真人”如果真不惜一切代價發起攻擊,他們三個元嬰期修士確實能夠輕易逃脫,但周陽卻大概率無法走得掉。

但那只是最壞最壞的情況,“天劍真人”殺他周陽一個金丹期修士有什么用?

這樣就能抵消郭金虹之死么?

顯然不能。

那樣做,只會掀起全面戰爭。

而面對著有陸玄機和“赤華真人”兩位元嬰九層“半步真仙”的大光明仙宮一方,掀起全面戰爭的話,已經少了一個郭金虹的“逆光盟”,多半還是吃虧的那一方。

所以面對著“天劍真人”的注視,周陽還是能鎮定住心神,一臉正色的說道:“前輩請問就是,晚輩必定知無不答,絕不隱瞞自己知道的任何事情。”

“你和天煞尸王是什么關系?”

讓周陽沒想到的是,“天劍真人”第一個問題,竟然和郭金虹完全無關,而是問起了“天煞尸王”的事情,看來也是知道了他當初與“天煞尸王”合謀暗害郭金虹之事。

他有心不想回答這個無關問題,但又怕“天劍真人”真的一言不合就拔劍斬人。

只能偷偷看了一眼“赤華真人”,見到對方沒有任何表示后,才咬牙回道:“晚輩和它自然是仇人,恨不能親手殺了它!”

“天劍真人”聞言,面色不變的繼續問道:“天煞尸王現在何處?”

“已被陸前輩和尹前輩聯手斬殺于無邊沙海之中。”

驚訝!

聽到周陽這個回答,不止是“天劍真人”雙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其余在場的“逆光盟”修士都露出了無比吃驚之色。

如果是今日之前,他們聽到這個好消息的話,哪怕是身為敵人,也會說一聲干得漂亮。

只是現在這種場合,自然無人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都在心中松了一口氣的同時,繼續看“天劍真人”審問周陽。

“天劍真人”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很快就壓下對于“天煞尸王”隕落之事的驚訝,繼續問道:“赤華對于郭金虹的指控,是否真實無虛,沒有半點虛假?”

周陽當即便毫不猶豫的點頭道:“自然是真的,郭金虹封印司徒玄月的記憶,并用控神術奴役控制她化名為秦月兒,將她交給自身寵妾秦知云調教,此事不只晚輩知曉,前輩若是不信,回去后也可審問那秦知云。”

話問到這里,顯然可以結束了。

但是“天劍真人”卻沒有一點結束的意思,反而目光凌厲的看著周陽厲聲喝問道:“你既然是我逆光盟的人,為何背叛投靠大光明仙宮?”

“我……”

周陽豁然驚醒,目光驚怒的看向“天劍真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