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四十四章:新生

更新時間:2020-08-18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裂天真魔”占據金陽真人的身體奪舍重生,這個變化當真是驚呆了周陽。

他預感到了“裂天真魔”不會那么容易被誅滅,可絕對沒有想到對方會以這種方式脫困而出。

其實又何止是他,此時此刻,望著一身滔天魔氣的“裂天真魔”,陸玄機這位元嬰九層“半步真仙”也是震驚莫名,眼中滿是悲痛之色。

金陽真人在玄陽仙宗一眾元嬰期修士中還算“年輕”,如今才不過修道兩千余年,日后有很大機會邁入元嬰后期。

先前為了誅殺“裂天真魔”,玄陽仙宗已經賠進去了一個元嬰后期的白陽真人,現在又折了一個元嬰五層修為的金陽真人,這如何能不讓陸玄機這位玄陽仙宗太上大長老驚怒。

當然除了對金陽真人的身隕感到憤怒外,陸玄機更驚懼的事情還是“裂天真魔”脫困而出這件事。

雖然已經被毀掉了千錘百煉的真魔法身,“裂天真魔”如今的實力已然大降,不及全盛之時的一成。

可它渡劫期的境界卻還在。

此刻奪舍金陽真人后,有了肉身憑依,光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隱隱超出了陸玄機這位元嬰九層“半步真仙”一籌,可見其實力之恐怖。

“尹道友,朱道友,值此生死存亡之際,還望兩位與老夫同心協力,共滅此獠,切不可讓其逃出穹天仙境,否則便是一場天大的浩劫!”

陸玄機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的憤怒驚懼之意,滿臉正色的對著尹含光和朱紫真拱手一禮,想要聯手這一人一妖將脫困的“裂天真魔”消滅在“穹天仙境”中。

只要能夠滅掉“裂天真魔”,玄陽仙宗兩位元嬰期修士的隕落才有價值。

否則若是讓“裂天真魔”逃出了“穹天仙境”,不但玄陽仙宗兩位元嬰期修士白死了,后續影響更是不可估量。

到時候其他門派知道是玄陽仙宗放走了“裂天真魔”,以至其禍亂修仙界,恐怕傳承數萬年不滅的玄陽仙宗,都可能因此而滅亡!

陸玄機身為玄陽仙宗的守護者,最高掌權者,當然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他并非沒有機會!

“裂天真魔”雖然看起來魔威滔天,但畢竟剛脫困而出,能有現在這份威勢,不過是剛剛吞噬了金陽真人的元嬰補充了一些法力罷了。

而這里可是靈氣濃郁的“穹天仙境”,“裂天真魔”和他們戰斗,消耗一份法力就是一份法力,根本得不到補充,反之他們則是可以輕易汲取這里

濃郁的靈氣補充法力。

再者說,他們實力雖然不如“裂天真魔”,可“裂天真魔”想要如對付金陽真人一樣輕易拿下他們,也根本不可能。

陸玄機對于這點還是很有信心的。

他自身是元嬰九層“半步真仙”,手中還有一件七階仙器,便是遇上真正狀態完好的渡劫期真仙,也能過上幾招。

而尹含光修為雖然低了一些,卻執掌著大光明仙宮的傳承仙器“光明之眼”,實力同樣不會比一般的元嬰九層修士弱,在對付“裂天真魔”這種魔族的時候,“光明之眼”的力量更是會比其它同階仙器好用許多。

至于朱紫真,雖然不像他們兩個人類修士一樣有七階仙器在手,但身為真圣朱雀后裔,若是肯拼命的話,也可以通過燃燒體內的“朱雀真血”,施展出妖族赫赫有名的真靈變身神通,變身朱雀神鳥,同樣擁有力敵元嬰九層修士的實力。

并且若是變身朱雀神鳥的話,朱紫真的“朱雀真火”對付“裂天真魔”這等魔族更是比什么法器神通都好用。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是尹含光和朱紫真愿意舍命相助!

甭管陸玄機話語中說得多么好聽,什么一場天大的浩劫,對于事不關己的尹含光和朱紫真而言,顯然都沒有自己的性命來得重要。

他們這一人一妖,一個來自于流云洲修仙界千百萬里外的極西之地修仙界,一個是蠻荒叢林中統領群妖的妖王。

“裂天真魔”縱使脫困而出,禍亂修仙界,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機會也很小。

難道他們打不過“裂天真魔”,還不能躲么?

而且現在并非上古時期,失去真魔法身的“裂天真魔”,即使脫困而出,禍亂一方修仙界,在尹含光和朱紫真看來,最終也肯定會被聞訊趕來的渡劫期真仙或者是七階真靈所擊殺封印。

當然在那之前,以“裂天真魔”的實力,肯定會將整個流云洲修仙界都給打殘,不知道會有多少流云洲修仙界的門派因此滅亡,多少修士因此葬送魔口!

陸玄機說是一場浩劫,倒也并未說錯。

綜上所述,此刻聽見陸玄機的話后,尹含光和朱紫真都是目光閃爍的沒有馬上回應。

事實上,若不是陸玄機掌握著離開“穹天仙境”的信物,這會兒他們這一人一妖怕是早就抽身逃跑了,哪還會在這聽陸玄機說什么滅魔之事。

而他們猶豫的時候,“裂天真魔”卻是好像聽到了什么笑話一樣,不由放聲大笑道:

桀桀,本座要想走,區區一個洞天秘境又豈能困得住本座?”

“只是你們這些愚昧的人類毀滅了本座的真魔法身,若是不將你們連皮帶肉一口吞了,又豈能消本座之恨?”

“今日你們誰也別想走,都給本座死吧!”

笑聲未落,它的身體便猛然膨脹了起來,很快就由金陽真人的樣子,變成了一個頭頂漆黑獨角,體覆漆黑鱗甲,手作獸爪,腳化牛蹄,滿嘴獠牙畢露的猙獰怪物。

怪物一變身完畢,便猛的張口一聲怒吼。

距離怪物足有千丈之遠的周陽,神魂頓時如遭雷擊一樣,霎時間便魂為之奪,直接昏迷了過去。

陸玄機說過,梼杌一族的吼聲有攝魂奪魄之效,果然不是虛言。

這還是“裂天真魔”已經失去了原本的真魔法身,若是其真魔法身還在,只這一吼,周陽怕就不是昏迷那么簡單了,而是神魂都會被震出體外,為其所噬。

再看陸玄機等人,雖然不像周陽這樣不濟,卻也是個個臉色扭曲,好似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一吼奪魂,“裂天真魔”后續攻擊也很快發動了。

只見其魔爪一揮,以手做刀對著尹含光一斬,霎時間便有一刀恐怖的漆黑刀光向著尹含光破空劈斬而去。

與此同時,其另外一只魔爪對著陸玄機一指,已經被它魔染煉化的“天龍鎮魂印”便化作一條銀色真龍撲向了陸玄機。

這一連串攻勢,都在眨眼間完成,不等陸玄機和尹含光二人從攝魂吼聲中完全恢復過來,攻勢已經降臨到了他們面前。

好在二人都是尸山血海中歷練殺出來的好手,這時候雖驚不亂,眨眼間便做出了正確的應對。

陸玄機腳步往前一邁,身形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時,已是百丈開外。

而后他一聲低喝,那桿赤金色短矛便化作一道赤虹釘在了銀色真龍身上,擋下了銀色真龍的后續攻擊。

尹含光則沒有他那么輕松了。

那道黑色刀光雖然威力比不上“天龍鎮魂印”所化的銀色真龍,卻勝在速度快,快到他根本無從閃避。

無從閃避,那就只能硬抗了。

“裂天真魔”顯然沒有想到,元嬰中期修為的尹含光,身上竟然也有七階法器這種寶物。

所以當尹含光雙眸中白光涌現,照射出兩束白光截下它那道刀氣之時,它也是吃了一驚。

而尹含光既然已經動手了,當然不會甘于如

在擊散斬向自己的刀氣后,他并指抬手在眉間一抹,兩道白色光柱便自他雙目中迸射而出,徑直向著“裂天真魔”激射了過去。

“有趣!竟然是罕見的光屬性仙器,莫非是楊光明那廝所留?”

頭頂獨角上面黑光一閃,分出兩道黑色閃電擊碎射來的白色光柱,“裂天真魔”一雙暗紅色魔眼凝視著尹含光,眼中訝色一閃即逝。

它口中的楊光明,便是大光明仙宮的創建者“光明真君”,那是一位上古時期就縱橫“靈寰界”的超級強者,也是“靈寰界”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修仙者。

當初真魔界入侵“靈寰界”,死在這位“光明真君”手下的魔族真魔就有數位。

便是“裂天真魔”的真魔法身還在,遇上那時候的“光明真君”,多半也要敗北。

“大膽魔頭,安敢直呼祖師名諱!”

尹含光臉色一厲,眼中毫不掩飾憤怒之意的望著“裂天真魔”發出了怒喝。

“光明真君”當初留下的傳說太多了,每一個大光明仙宮弟子入門后,都是聽著這位祖師的傳說長大。

尤其是,其寧愿自伐仙體煉制仙器留給后輩,也不愿追隨下界真仙飛升真仙界的事跡,更令每一個聽說這件事的大光明仙宮修士肅然起敬,發自內心的敬佩崇拜這位祖師。

尹含光雖然已是元嬰期修士,這會兒聽見“裂天真魔”直呼本派祖師名諱,而且語氣頗為不敬,也是怒形于色,完全忘記了此前明哲保身的想法,忍不住張口怒訴起了對方。

陸玄機,忙不失時機的朗聲大喝道:“尹道友,只要陸某這次能夠活下去,定然傾盡全力助你登上大光明仙宮的宮主之位!”

說完他又目光一轉,對著還未出手的朱紫真說道:“還有朱道友,你若肯全力以赴相助,陸某便告知你朱雀秘境的入口所在!”

聽到他這話,尹含光還未回話,那朱紫真卻是已經滿臉驚喜的大聲應道:“好,你先將入口位置告訴我!”

“沒問題。”

陸玄機嘴唇微動,當即以傳音的方式,將那“朱雀秘境”的入口位置告知了朱紫真。

這所謂的“朱雀秘境”,對于朱紫真顯然極為重要。

聽完陸玄機的傳音后,她只是目光閃爍的略一沉吟,便對著陸玄機微微一點頭,當場現出了本體。

只聽得一聲清越悠揚的鳥鳴聲響起,一只翼展六七十丈的朱紅色火鳥便出現在了半空中,正是現出“朱羽鶴”原形的朱紫真

這朱紅色火鳥一出現,便張嘴一吐,吐出一道朱紅色火柱轟向了“裂天真魔”。

同一時間,仿佛商量好了一樣,尹含光也是雙目一閉,再一睜,兩枚閃耀著奪目光輝的白色寶珠便自他雙目中飄然飛出,于半空中合二為一,化作了一顆白色驕陽。

光!明!無!限!

洪亮的聲音自尹含光口中發出,無盡的白色光輝猛然自空中那顆白色驕陽上面綻放而出,一瞬間,整個地下空間仿佛變成了光之國度。

這就是“光明之眼”的力量!

這就是一件完整仙器的力量!九九中文

和“光明之眼”這種完整的仙器相比,周陽那件“乾陽寶珠”,根本上不得臺面。

可以看見,“裂天真魔”臉上的輕松之色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有的只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顯然,陸玄機、尹含光和朱紫真這兩人一妖的真正實力,完全超出了它的預料。

大戰爆發。

“裂天真魔”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

多虧了這個地下空間被專門加固過,才沒有在雙方交戰中毀滅。

但即便是如此,等周陽醒來之時,地上也開始砸落起了碎石,整個地下空間都開始搖搖欲塌。

大概是發現了這種情況,不想真的毀了這里,在陸玄機的示意下,尹含光和朱紫真很快就與他一道飛出了這個地下空間。

“裂天真魔”自然不會讓他們輕易走掉,連忙追了上去,很快這交戰雙方便全部消失在了周陽的感知中。

從頭至尾,都沒有人在意他這個丹田和經脈俱廢的金丹期小修士。

“不在意好啊,你們不在意我,我才能安心療傷啊!”

周陽臉上笑容一閃,想要掙扎著站起來,卻不想牽動了傷勢,痛得他一陣齜牙咧嘴,又跌倒在了地上。

于是他干脆放棄了站起來的想法,直接就這樣趴在地上,然后忍著經脈撕裂的疼痛,一點一滴的調動著體內殘存法力,注入了自己背上一只若隱若現的七彩鳳凰圖案中。

這樣不知道過去多久后,一聲清越的鳳鳴聲忽然從周陽體內響起,而后一股七彩火焰自他身上涌現而出,迅速結成了一個火焰大繭將他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半個時辰后,火焰大繭無聲無息間消散,顯露出了里面雙腿卷曲,宛如剛出生嬰兒一樣渾身不著寸縷的周陽。

此時的周陽,一身傷勢盡皆不見了蹤

影,原本幾乎不可恢復的丹田和經脈,都已全部修復,甚至就連法力都恢復到了圓滿狀態。

“這就是涅槃么?果然是神乎其神,令人驚嘆!”

周陽伸直雙腿,從地上起身,然后揮動了一下雙手,臉上滿是驚嘆之色的發出了一聲嘆息。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身為一個純血人類,能夠有幸體驗這種“涅槃”神通,周陽自然是要感謝和自己有過一段情緣的姜鳳仙。

當初他在昆虛界和姜鳳仙雙修,臨別之前,姜鳳仙以鳳凰一族的秘法,取自身“鳳凰真血”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涅槃印記”。

“涅槃印記”乃是鳳凰一族的獨門秘法,一般只有那些對鳳凰一族成員有救命之恩的外族存在,才有可能獲得鳳凰一族成員為其留下“涅槃印記”。

由此可見,姜鳳仙若不是深愛著周陽,絕不可能自損修為為他留下這樣的保命底牌。

借助這道“涅槃印記”,周陽可以在身受重創的情況下,激發印記施展出鳳凰一族的招牌神通“涅槃”來恢復傷勢。

不過一道“涅槃印記”,只能供他施展出一次“涅槃”神通。

而為了給他留下這一道“涅槃印記”,姜鳳仙差不多抽取了自身五分之一的“鳳凰真血”。

雖說這些被抽取的“鳳凰真血”,可以通過漫長歲月的修行緩緩恢復,但那時間跨度幾乎是以百年來計算。

所以短時間內,即使周陽還能再遇到姜鳳仙,也別想再讓其為自己重新添加這樣一個保命底牌了。

“鳳仙啊鳳仙,你又救了我一命!”

“救命之恩,此生無以為報,看來只能以身相許了!”

周陽臉上笑容一展,想起那位不知身在何處的佳人,眼中滿是思念之色。

只是沒過多久,他眼中的思念之色,便因為頭頂地面的震顫,轉變成了驚慌之色。

現實是殘酷的,頭頂地面的震顫,給周陽傳達了一個很不好的信號,“裂天真魔”和陸玄機等人的戰斗,還未結束,而且正在向這邊靠近。

“怎么辦?這可怎么辦?”

他急得團團轉,臉上滿是焦慮之色。

由不得他不急。

老話說得好,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他如今就是那只池魚。

在“裂天真魔”和陸玄機等人的戰斗中,他區區金丹一層的修為,只是余波便可將他鎮殺了。

先前他能躲過一劫,已經是僥天之幸,可不敢奢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