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三十六章:整頓家族

更新時間:2020-08-1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在周陽回歸無邊沙海修仙界三年后,他的金丹慶典如期舉辦了。

這場慶典因為他的授意,沒有放在已經被周家當做大本營的犀角洲綠洲,而是放在了赤虎山綠洲。

待到慶典之日到來之時,赤虎山綠洲上面匯聚的修仙者數量,赫然超過了五萬人!

而且幾乎整個無邊沙海修仙界八成以上的中高階修士,都或是接受邀請,或是主動來到了這里。

數百個筑基期修士和十幾個紫府期修士齊聚一堂的場面,已經兩百多年未曾在無邊沙海修仙界出現過了。

上一次出現這種盛大場面,還是兩百多年前,黃沙門金丹期修士曹文金征召人手發動犀角洲之戰時候的事情。

那時候,周陽還只是一個筑基期小修士,在那次遠征戰役中不過是最下面的小卒子,一點都不起眼。

而時隔兩百多年的今日,他卻成為了這場專門為他舉辦的盛會主人,受到所有人矚目和敬畏。

此時此刻,盤坐于一座法壇上的周陽,望著下方盤坐在地等待自己開壇講道的無數修士,看著離法壇比較近的那些熟悉面孔,一股巨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仔細看去,今日這法壇下盤坐的不少修士,曾經都是他需要仰視的存在。

如統治著白沙河綠洲修仙界的白駝峰陳家家主陳平安。

周陽現在還記得,自己當初第一次離開玉泉湖綠洲前往白沙河綠洲歷練的時候,就在剛進入白沙河綠洲沒多久,遭到了陳平安兒子一通算計,白白被其套路敲走了上百塊下品靈石,小半身家都沒了。

對了,那個陳平安的兒子叫什么來著?

有些記不[龍騰]清了!

畢竟,那事情都過去兩百七十多年了,當初那個套路自己的練氣期小修士,早已坐化逝世不知多少年了。

哦,對了,那小子后來還娶了自己一個族姐,生了個兒子,而自己和老族長周明翰迫于陳平安的壓力,當時不得不憋屈的選擇了妥協。

周陽回想起自己和陳平安以及白駝峰陳家的牽扯,臉上不禁淡然一笑,然后就不在意了。

確實用不著在意了,他如今貴為金丹期修士,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便是偶爾回想起來,也不過是一笑置之罷了,不可能因此就去報復回去。

何況從他開辟紫府后,周家和陳家便恩仇盡泯了。

然后他再把目光轉到另外一人身上,那也是此地除他之外最受人關注的人物,當代黃沙門的掌門楊文雄。

先前的金丹慶典中,隨著此人當眾表明態度愿意和周家共治無邊沙海修仙界,一個時代就落幕了,屬于黃沙門的時代落幕了!

從今以后,所有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修仙者都知道,無邊沙海修仙界只有一個霸主,那就是周家!

楊文雄,這個黃沙門的掌門,也會因為這件大事,載入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修行史冊,成為襯托他周陽和周家的一個背景人物。

周陽不是楊文雄,不清楚其此時心中是作何感想,但看其鎮定自若的神色,似乎早就做好了承受非議的心理準備。

這讓他不由想起了二人初次見面之時的情況。

那還是兩百多年前,他初次跟隨黃沙門金丹修士曹文金離開無邊沙海修仙界,前往流云洲修仙界購買“玉液金丹”之時的事情。

那時候楊文雄剛開辟紫府沒多久,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正要跟隨宗門老祖曹文金前往流云洲修仙界游歷增長見識。

而那時候周陽雖然已經在無邊沙海修仙界闖出了一些名氣,可在楊文雄眼中,仍舊只是一個有些潛力的筑基修士,并沒有太過在意。

估計楊文雄當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當時并不讓他如何在意的修仙家族筑基修士,有朝一日竟然能夠結成金丹,并且讓自己的家族取代掉他們黃沙門,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新一代霸主。

所以說,世事之奇妙,莫過于此。

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一個當時并不入你眼的小卒子,以后會不會成為你需要仰視的一方大佬!

昔日殺豬匠,今朝萬戶侯,這種事情哪個世界都有發生。

周陽遍觀今日這法壇下靜待自己開講的無數修士,除陳平安、楊文雄這兩個和自己交集頗多的故人外,余者皆不值得自己再多投注目光,哪怕是其他紫府期修士也不例外。

對他來說,數百年后,他仍舊是高高在上的金丹期修士,甚至是元嬰期修士。

而下方這無數修士,屆時還能存活的人,不知能否有一掌之數!

按照修仙界規矩,但凡筑基慶典、紫府慶典、金丹慶典、元嬰慶典這些因為某個修仙者修為境界提升而舉辦的慶典,都會伴隨有一場講道法會。

登壇講道的修士,大方者會分享一些自己突破境界之時的心得體會,便是那些吝嗇小氣之人,值此大喜之日,也會拿出一些修行體會出來分享,以博得一個好名聲。

周陽已經有過數次類似的經驗,對于這種事情倒是頗為熟練了。

而且他早就定好了講道的內容,這時候只要按照自己心中所想開講就是了。

他是一個頗為大方的人,而且又有心通過這次講道,施恩于在場修士,為周家接替黃沙門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霸主所積蓄名聲,所講內容倒是干貨很多。

十天十夜的講道法會,他分為了三部分進行,前面一天講述一些淺顯的修行之道,讓練氣期修士都能聽懂他講的什么。

然后再花兩天時間講述稍微高深一些的修行之道,令在場數百筑基期修士聽得如癡如醉,渾然不覺時間的流逝。

再之后,周陽又花了一天時間講述高深的金丹大道,不讓那十幾個紫府期修士白坐數日。

隨后的幾日,周陽又陸續講解了一些煉器制符方面的心得,并隨機選取一些修士解答他們修行中遇到的疑惑。

因為這場講道,此后數年內,有數百個修士因此而修為晉升,其中甚至包括二三十個筑基修士和一個紫府修士。

另外還有一些修行煉器術和制符術的修士,通過周陽的講道而明悟了某些道理,從而提升了煉器術和制符術等階。

這些有所收獲的修士,對于周陽自然是感激不盡,對于周家也是好感大生,并出于感激之心,主動幫周陽宣傳了這場講道法會上面的收獲,側面達成了周陽想要的目的。

而在講道法會之后,隨著因為周陽金丹慶典而到來的各方修士散去,周家的家族大會也如期召開了。

這次家族大會,周家各分支修士也都出席了,近千名周家修士齊聚一堂,聽著族長周廣翔講述家族以后的發展計劃。

“這是我命人制作的制式法袍,采用家族出產的噬焰蛛蛛絲為主要材料制成,上面有我周家的族徽標識,以后每一個我周家修士,成年后都可免費領取一件,若有損壞,需自付靈石向家族重新購買,以后家族修士在族內必須統一穿著此法袍,族外行走之時也盡量不取下。”

大殿中,周廣翔手中拎著一件火紅色法袍,給所有族人展示著這件法袍的樣子。

只見這件法袍,通體以火紅色的“噬焰蛛”蛛絲所織成,上面交織著各種精美云紋,胸前部位,以金絲繡著一個“周”字,“周”字周圍則是環繞著一簇簇燃燒的金色火焰圖案。

“周”字,當然是代表著周家,而那一簇簇燃燒的金色火焰,卻是代表著周陽這位身懷“乾陽寶體”的家族老祖宗。

周家修士只要穿著這種法袍,看見那上面的金色火焰圖案,自然就不會忘記自己今日能夠穿著這身法袍,是誰的功勞。

“法袍目前有三種,分別對應家族中的練氣修士、筑基修士和紫府修士,區分的標識,則是這火焰圖案,三簇最低,九簇最高!”

周廣翔一抖手中法袍,讓所有族人看清楚法袍上面那九簇金色火焰,聲音雄渾的做了解釋。

周家原來也是有族服的,不過那族服只是一套用來參加一些如祭奠先輩等儀式所穿的普通衣服,并非法袍。

而像周廣翔手中現在拿的這件法袍,不但外觀精美,還相當于一件二階中品防御法器,美觀又實用,最重要的是免費!

這種免費得到一件二階中品防御法器的好事,自然沒有人會反對,所有與會族人都是滿心歡喜的通過了這個提議。

這也算是周家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霸主后,給所有族人下發的第一件福利。

有了好的開頭,周廣翔便再接再厲,又拋出了第二個提議。

“如今我周家已經是無邊沙海修仙界的霸主,家族人口和地盤持續擴大,管理方面的難度也是越來越大,為了優化家族運行管理,提升族人的進步意識,我和老祖商量了一下,決定對家族管理方式和不同修為族人身份地位做出改革。”

“以后凡我周家修士,筑基成功者,不再授予長老職位,原筑基修士,亦不得再以長老相稱,長老一職唯有紫府修士可擔任,太上長老唯有老祖一人,族長地位與長老相若!”

“同時廢除原先傳功長老、執法長老等稱謂,以堂主為尊稱,私下間亦可用叔伯子侄等稱謂。”

“各堂口的堂主,必須由筑基修士擔任。”

“對戰堂和治安堂進行合并,更名為鷹獅堂,同時對內務堂和庶務堂進行合并,更名為庶務堂,原內務堂部分職能,劃入傳功堂和百藝堂。”

“外務堂職能進行升級,以后與附庸家族相關的事務,由外務堂先行把關給出初步意見,而后交由族長進行裁定。”

“設立供奉堂,統一管理家族的供奉客卿修士。”

周家現在有金丹期老祖坐鎮,又有數名紫府期修士,上調長老要求,倒是并不出人預料。

畢竟就連沒有金丹期修士坐鎮的黃沙門,現在仍舊只有紫府期修士才夠資格擔任長老,沒道理周家這個無邊沙海修仙界新霸主還用筑基期修士當長老,那樣也太沒牌面了。

至于說對各個堂口進行合并調整,設立新的堂口,這些事情其實和大多數家族低階修士都沒關系,有資格競爭那幾個位置的家族修士,只有那么十余人。

而事實上,并非每個筑基修士都愿意放下修行,分心去處理那些雜務的。

所以周廣翔的這一條改革提議,也很快通過了,沒有人提出異議。

接下來,他又提出了建立巡查隊伍的方案,從新改革的鷹獅堂和供奉堂中抽調精銳修士組成巡查隊伍,不定期分批巡查犀角洲到赤虎山綠洲一路上的沙海要道,打擊沿途劫掠的沙匪沙盜。

當初在攻占赤狐嶺綠洲的時候,周家成功馴養了一種二階飛行妖獸飛天火蝠,如今兩百多年過去,周家馴養培育出來的這種飛行妖獸數量,已經達到了一百多頭。

周家巡查隊伍的修士,人人都可配置一頭飛天火蝠當做代步坐騎,大大提高巡查效率和隊伍戰斗力。

其實這巡查隊伍打擊沙匪和沙盜,并非主要目的,主要目的還是趁機鍛煉家族修士的戰斗力和向外界修士顯露周家實力。

周廣翔此舉,旨在讓外界修士知道,周家能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的霸主,不止是因為有著周陽這位金丹期老祖,周家的其他修士,也絕對不是躲在家族老祖羽翼下的無能之輩。

自然的,這種幫助家族揚名,行正義之事的提議,也獲得了絕大部分家族修士的支持,其中尤以那些年輕一輩修士最為熱衷。

這件事過后,真正的重頭戲就來了。

當周廣翔把更改家族福利供奉系統和建立直屬附庸家族的提議說出來后,不出意外的遭到了幾乎所有修士反對,其中甚至包括絕大部分的筑基期修士。

考核是直面全族修士的,不止是練氣期修士要納入考核,便是筑基期修士也如此,不過是將筑基期修士的考核時間做了適當延長罷了。

只有紫府期的修士,才能免于考核,這是長老和族長的特權。

“族長您千萬三思啊!”

“咱們周家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大家伙兒這些年為家族盡心盡力,就算沒有功勞,那也有苦勞吧?”

“如今家族已經成為無邊沙海修仙界霸主,正是有史以來最為強盛的時候,大家伙兒正想著可以放輕松一些享享清福,您卻來這么一出,這不是,這不是……”

周家一位“通”字輩的筑基修士,神色激動的望著周廣翔,竭力抗爭著為自己和其他族人發聲。

而更多的修士,卻是都把目光看向了一直盤坐在那里閉目養神,全程不發一言的周陽。

所有人都知道,周家真正的最高掌權者,從來都是這位一手帶領家族走到今日的家族老祖宗。

盡管周陽已經很久不插手周家的族務了,可他在周家的地位,卻是從來沒有任何改變,反而隨著他修為的提升,越來越讓下面的人敬畏。

“你叫周通達是吧?我看你卻是一點都不通達!”

周陽雙目一睜,目光凌厲的看著那個筑基修士,一張口,便令其面色大變,駭得“噗通”跪倒在了地上,連連磕頭求饒了起來。

“老祖恕罪,老祖恕罪,孫兒知道錯了,求老祖饒孫兒一次吧!”

周陽卻是并未理他,而是把目光看向那些同樣面色大變的族人,語氣冰冷的說道:

“周通達的心思,大概也是你們的想法吧?”

“可笑,真是可笑!”

“我現在金丹期的修為,尚且不敢怠慢修行,日日勤修苦練不怠,爾等又有何顏面敢提放松二字?”

“周家能有今日,你們是有一份貢獻,可更大的貢獻者,是我,是你們族長,是那些為家族發展付出生命的千千萬萬家族先輩們!”

“你們現在坐在先輩們付出生命打下來的靈山上,卻不想著利用現在的優渥條件努力修行,反而說要享清福,你們覺得這樣做,對得起當初那些一輩子都沒有在這種高階靈山上修行過的家族先輩嗎?你們配嗎?”

“家族對你們不好嗎?你們自己對比一下其他家族的修士,對比一下那些散修,看看有哪個家族有我們周家的族人待遇好?”

“日常吃住方面,家族的靈谷和妖獸肉,都是讓你們敞開了吃,每月都能吃上一頓特制的藥膳,住的地方也都是靈氣濃郁之地,丹藥法器靈符,也都有免費發放!”

“修行方面,家族收藏的功法和法術都任你們學,長輩們都無償為你們解答修行疑惑!”

“你們有這些優渥的待遇,卻不思努力修行回報家族,不思進取,你們自己說,對得起那些為你們創造這種優渥條件而付出生命的祖宗先輩嗎?”

周陽雙目掃視著滿堂上千族人,無一人敢與他目光對視,所有人都被他聲色俱厲的話語給嚇住了。

從他首開家族大會這種制度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家族大會上用如此嚴厲的語氣呵訴眾人。

而他金丹期修士的身份,家族老祖宗的身份,更是讓那些被他呵訴的人,沒有任何人敢反駁,甚至心中都不敢有反駁的想法冒出,有的只是無邊惶恐。

這樣掃視了一圈后,周陽收斂一些目光中的銳意,語氣淡然的說道:

“當然,人各有志,若是有人覺得周家現在強大了,不需要自己努力為家族貢獻了,便想要放松自己,享那所謂的清福,我也不勉強。”

“只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這樣的人,不配在我領導下的周家生活,周家也不會供養這種沒有任何進取心的無能之輩!”

“你們可以帶著家族給你們的遣散費,離開家族,到時候是建立附庸家族享你們的清福也好,是自己瀟灑浪跡修仙界也罷,都隨你們自己!”

說完之后,周陽目光又是一轉,看向那地上還在磕頭的周通達說道:“你先起來吧,言者無罪,這是我當初建立家族大會制度之時親口說過的,你的想法雖然讓我厭惡,但我不會以此來治你之罪!”

周通達聽到他前面一段話的時候,還心中一喜,以為逃過了一劫。

可是當聽到他后面一段話的時候,卻是心中一涼,瞬間面如死灰。

被周陽這位家族老祖宗當著全族人的面,說出厭惡他想法的話,哪怕他這個想法,其實代表著很多家族修士的想法,他也完了!

周陽或許不會以言論罪于他,可他知道,其他族人一定會記住周陽今天說過的話,然后如避蛇蝎的遠遠避開他,以免被當做他的“同黨”。

“我真蠢!”

“都說出頭的椽子先爛,明知道族長敢冒大不韙提出這種得罪全族修士的提議,一定是預先得到了老祖宗的首肯,為何還要急著出來打頭陣,當那只殺雞給猴看的雞呢?”

周通達面如死灰的起身退到了原位,看著周邊不動聲色和自己拉開一些距離的同族們,心中涌起無邊悔恨之意。

他不敢去怨周陽這位家族老祖,只怨自己蠢不可及,有眼無珠,竟然連這么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

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吃,他這只一頭送上門來的“雞”,正好成了周陽用來威嚇群猴的榜樣。

果然,見到周通達這樣一個筑基期修士,都說犧牲的就被周陽犧牲后,加上周陽先前那番聲色俱厲的話語影響,再也沒有哪個周家修士有膽子敢對新改革提出異議了。

聰明人都知道,周陽給他們出席家族大會商議家族大事的權利,他們才能在這里暢所欲言,參與到家族的決策中來。

周陽不給他們發言的機會,不給他們反對的權利,他們誰也不能反對。

周家是所有周家族人的周家沒錯,但有周陽這位老祖宗坐鎮的周家,才是無邊沙海修仙界的霸主。

惹毛了周陽這位家族老祖宗,一氣之下直接離開家族云游四方,他們還想享清福?做夢去吧!

這個淺顯的道理,哪怕是十幾歲少年都知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