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二十四章:心魔萬象

更新時間:2020-08-0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周陽很擔心姜鳳仙的安危。

盡管他知道姜鳳仙天賦異稟,資質極高,是個真正意義上的修行天才。

但是“太虛煉神訣”這種秘術能否速成,考驗的并非靈根資質天賦,而是悟性天賦。

悟性天賦是一種隱性天賦,除了修仙者本人外,誰也不知道自己在悟性方面是否有著過人一等的天賦。

周陽因為多了前世記憶,從小悟性方面的天賦就很不錯,學什么都學得很快。

但即便是他,在真正修行之前,也不敢說半年內一定能夠修成這“太虛煉神訣”。

這讓他怎能不為姜鳳仙所擔心!

只是擔心歸擔心,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除了擔心外,此時根本無法幫到姜鳳仙任何忙。

所以他憂慮了一陣后,便收斂了心神,集中全部心神研究起了“太虛煉神訣”的修行之法。

這篇神識修行之法,以“太虛”二字為名,其重點便在于“太虛”二字上面。

修仙界有一個術語叫做“神游太虛”,這“太虛煉神訣”,便是教高階修仙者“神游太虛”的方法。

如果是元嬰期修士,“神游太虛”不要太過容易,只需元嬰出竅便成了。

但對于金丹期修士來說,要做到“神游太虛”或許不難,但如何讓出竅的神魂回歸身體,卻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一般來說,只有肉身損壞,無可恢復之時,金丹期修士才會元神出竅遁離身體以奪舍他人。

不是遇到這種情況,金丹期修士平常根本不敢讓元神離開肉身,因為那樣他們脆弱的元神,很容易就會被外面的各種煞氣、罡氣、邪氣給污染損傷,嚴重者甚至直接魂飛魄散。

這不是嚇唬人,而是真的兇險萬分。

按照前輩修仙者們記載的情況來看,一個金丹期修士的元神在離開肉身后,即使并非身處那些煞氣、罡氣、邪氣濃郁之地,也撐不過一天就會消散。

由此可見這“神游太虛”的風險。

周陽現在所處的這間石室靈氣濃郁,并且位于山腹之中,不怕遇到罡風煞氣和雷霆罡氣,在環境上面來講,還是很不錯的。

想必那考驗他們的存在之所以將他們安排到這石室內修行“太虛煉神訣”,也是考慮到了這方面的情況。

周陽研究著“太虛煉神訣”的修行之法,字斟酌句的反復推敲了無數遍后,方才敢按照上面記載的方法來嘗試。

他本身的神識就比同階修士強上許多,這給了

他不少優勢。

如此過去大概兩個月后,他就成功完成了一次“神游太虛”的修行。

不過完成一次“神游太虛”的修行,只是代表著他已經成功學會了“太虛煉神訣”這門秘術,想要將秘術修行達到第一層,還得等他依靠這門秘術將自身的神識強度提升一成才行。

時間緊迫,周陽不敢有任何懈怠,除了必要的休息時間外,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修行“太虛煉神訣”上面。

付出總有回報。

在進入石室大約五個月后,周陽便提前二十多天完成了“太虛煉神訣”第一層修行,成功將自己的神識強度提升了一成。

莫看只是一成神識的提升,便以為沒多大用,實際上就因為這一成神識提升,直接讓周陽的神識強度達到了金丹九層修士程度。

而在他成功修成了第一層“太虛煉神訣”,并全力放出神識掃向石室的門后,那扇石門頓時就自動打開了,露出了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

周陽見此,當即便踏步走出了石室,順著通道向外走了出去。

他走了大約三四里路,便來到了一個鳥語花香的山谷中。

讓他驚喜的是,山谷中一棵雪松樹下,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仙子,正一臉笑容的對他點了點頭,含笑看著他出聲道:“我就知道以周兄你的天賦,通過前面這兩個考驗,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鳳仙你不也是如此嗎?虧得我還為你擔心了好一陣子呢!”

周陽眼中笑意一閃,然后苦笑著搖了搖頭,似乎在為自己的牽掛擔憂感到可笑。

而且不出他所料的,聽到他這話,姜鳳仙并沒有因為他的擔心而感動多少,反而秀眉一挑,高昂起脖頸說道:“擔心我?周兄你就對我這么沒有信心嗎?我姜鳳仙可不是那種柔弱女子,需要誰來擔心保護!”

她這話似有所指,周陽聽完后,唯有苦笑以對,不敢接這話。

而姜鳳仙似乎也只是嘴上說說,心中并沒有真的和他生氣,說話之時,人已經向著他緩步走了過來。

周陽見此,面色一下好了許多,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由問道:“對了,鳳仙你是何時出來的?可曾知道這里是何地?為何除了你我之外,此地竟然沒有看見其他人?”

“我也就比周兄你先出來幾天時間,至今還未弄清楚這里是何地,只知道此地似乎不能輕易離開,不知是不是我們還未滿足離開的條件。”

“至于說其他人,此事我也奇怪,按說那

么多修士進入圣嬰谷,不可能只有我們二人通過前面兩關考驗才是,若不是方才看見周兄你出現,我都要懷疑這里會不會一直只有我一個人了!”

姜鳳仙一邊回答著周陽的疑問,人已經走到了周陽面前,然后自然而然的把手伸向了周陽。

“等等!”

周陽忽然一聲大叫,目光炯炯的看著姜鳳仙。

“怎么了?周兄你發現什么了嗎?”

姜鳳仙伸出的玉手抬起來,將頭上一縷散亂出來的秀發微微一攏,一臉好奇的與周陽對視著,美眸中滿是好奇之色。

“沒什么,我只是忽然想到,會不會那位守護圣嬰果的存在,發現你我二人是一伙的后,特意將我們二人安排到了這里,然后讓你我二人一起進行第三關考驗?”

周陽收斂目光,微微搖了搖頭,低聲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我看很有可能,周兄你這個猜想對我們很重要,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

姜鳳仙螓首連點,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然后她一邊說著話,一邊人稍稍走了幾步,繞到了周陽身后。

而周陽的注意力好似全被她話語給吸引住了,根本沒有在意她的動作,聞言后頓時就順著她的話頭問道:“那什么?鳳仙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我在想,會不會……”

“啊!!!”

“你果然有問題!”

山谷中,周陽渾身金色火焰升騰,臉色難看的望著對面這個怪物,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只見他的對面,原本美若天仙的“姜鳳仙”,此時遇到他身上“乾陽真火”的焚燒,瞬間變成了一個白色透明的人形無面怪物。

原來剛才和他對話的“姜鳳仙”,其實一直都是這無面怪物假扮而成,并且這怪物還趁著他心防被拉低,試圖從后面偷襲他。

幸好他警惕心并未完全放下,及時發現并將計就計反算了怪物一把。

“你是如何發現我有問題的?我假扮的人,應該和你喜歡的那個人完全沒有任何差別才是!”

“而且有著萬象心魔陣的幫助,我連你內心的想法都能感知到,你怎么會知道我有問題?”

人形無面怪物中性化的聲音中,透露著濃濃的不解和疑惑,怎么也不明白自己究竟輸在了哪里。

“這個問題,還是等你死了后我再告訴你吧!”

周陽臉色冰冷的說完,心念一動,神識便化作一根無形之針向著人形無面

怪物狠狠刺了過去。

他卻是已經看出來了,這怪物應該是類似于鬼物的靈體怪物,只是沒有鬼物身上的陰森邪氣,不受“乾陽真火”所克制罷了。

面對著這種靈體怪物,物理攻擊和普通的法術攻擊效果不大,只有神識攻擊才能對它們產生百分百的傷害效果。

金丹期修士元神有金丹保護,“滅神針”這種比較低級的秘術無法傷到金丹期修士并不奇怪,但是這靈體怪物周陽可不信它也能無視自己的“滅神針”攻擊。

然而就在周陽動手的時候,那無面人形怪物的身體卻是忽然消失在了他的感知和視線中。

與此同時,他眼前鳥語花香的山谷,突然間如夢幻泡影一樣全部消失,場景赫然轉到了一個洞廳中。

原來他剛才所看見的一切,都不過是陣法所形成的幻境。

只是那幻境極為真實,真實到以周陽的修為和神識,也根本發現不了一絲破綻。

再看這個洞廳,洞廳內很寬敞,但卻很簡陋,除了石壁有著照明用的寶珠為洞廳中提供光亮外,就只有幾張石桌,十幾張石凳罷了。

此時此刻,洞廳內那些石凳上已經坐了四個人,其中黑鷲上人和杜云笙這兩個周陽認識的修士都在其中。

見到他出現,四人似乎都不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他會過來一樣。

那杜云笙還對他笑了笑,然后眼神一橫,給他打了個眼色。

他見此微微一怔,不由順著杜云笙暗示的方向看去,接著他臉色就變了。

三五第一_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