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五百一十一章:共赴黃泉

更新時間:2020-07-26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周陽區區金丹一層的修為,竟然能夠破解自己的封禁,這是木魈此前未曾想到的事情。

同樣的,周陽竟然身懷罕見的“乾陽寶體”,這也讓它感到極為驚訝。

“桀桀桀,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是個身懷寶體的天才”

它臉上一陣怪笑,眼神卻是充滿了殺意。

它討厭周陽這樣的天才,因為自己修為再難回到元嬰期的原因,它對于任何有機會晉升元嬰期的修士都充滿了嫉恨之意。

周陽感受到了木魈眼中的殺意,但他卻無暇理會這個心理變態的老怪物。

因為姜鳳仙在銀毒的影響下,已經開始做出種種不雅之舉了。

“醒來”

他一聲大喝,雙目一瞪,直接對姜鳳仙施展了“滅神針”秘術。

修為到了金丹期后,這門秘術的作用已經不大,姜鳳仙遭受攻擊后,腦袋一痛,神智反而恢復了幾分。

她神智恢復一些后,察覺到自己身上的情況,眼中頓時布滿了羞愧和驚怒之色。

然后她一咬舌頭,滿臉決絕的對周陽喝道“走,周兄你快走,我來幫你攔住這老怪物”

她現在的狀態,能拿什么去攔住木魈

無非是自爆金丹罷了

因此周陽聽到她的話后,臉色頓時一變,本能的就要出言相勸。

可他話到口中,想起二人此時的情況,這勸阻的話語卻說不出口了。

面對木魈這樣的老怪物,別說他們二人此時都身中銀毒,便是狀態完好,手段齊出,也沒有任何勝算。

理智來講,姜鳳仙的決定在當下來說,無疑最為合適。

她銀毒入體已深,現在能夠短暫恢復神智都已是僥幸,若是不趁現在神智清醒的時候拼命,等下神智迷失后,想要自爆金丹拼命都沒那個能力了。

“我意已決,周兄無需多言,快走”

姜鳳仙說著,身后忽然撐開了一對七彩鳳翼,竟是直接激發了“天鳳族”血脈變身能力。

變身之后,姜鳳仙對于體內銀毒的抵抗力明顯強了一些。

只見她身后雙翼一扇,一道七色靈光迸發而出,正好掃中了一根迎面向著二人卷來的藤蔓。

“走你們誰都走不掉”

不遠處,木魈臉上一陣獰笑,而后張口一噴,一道青光便從其口中一飛而出,化作一尊青色寶鼎懸在了空中。

只見那青色寶鼎滴溜溜當空一轉,便有一道青色霞光向著周陽二人席卷而去。

那青色霞光不知是何種神通,周陽和姜鳳仙被它一卷,瞬間法力盡失的跌落向了地面。

然后不待二人做出應對,一根根藤蔓便將二人捆成了一團。

“周兄,抱歉了,若有來生,妾身再向你賠罪”

正當周陽想著如何恢復法力掙脫掉捆綁住自己的藤蔓之時,姜鳳仙充滿歉意的聲音忽然傳到了他耳中。

他聽到這話,臉色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最后歸于平靜。

“賠罪就不必了,既然鳳仙你真下定決心了,周某又豈是茍且偷生之輩”

“黃泉路上有人作伴,也不算孤單了”

周陽說著,意識勾動體內的金丹,卻是做好了自爆金丹的準備。

姜鳳仙就在他身側不遠,而且已經下定決心自爆金丹了。

他不管愿不愿意跟隨對方一起自爆金丹,都是必死無疑。

如此,還不如自己主動一些,總歸死在自己手中,比死在別人手中要更好一點。

然而就在他做好了準備,準備引動整顆金丹的力量自爆之時,他的神識,忽然感應到了兩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正飛速向著自己這邊飛來。

頓時間,他的臉色就變了。

“等等鳳仙你先等等,我們還有機會,有人來就我們了”

他一邊急忙停止自爆金丹的舉動,一邊急聲大喝著阻止姜鳳仙自爆金丹。

事實上,不用他提醒,姜鳳仙也感應到了那兩股強大氣息的靠近。

對于此刻的二人來講,任何變化,都宛如那救命的稻草,值得他們拼命去抓取。

所以在周陽出聲的同時,姜鳳仙也暫停下了自爆金丹的舉動。

她只是不想受辱于木魈這等怪物手中罷了,可不是真想死。

如果有機會的話,她當然愿意爭取一下。

再說木魈,它比周陽二人還要更先發現那兩道氣息的靠近。

而且和周陽二人不同,曾經是元嬰期修士的它,在那兩股氣息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面色大變的被嚇傻了。

“一個元嬰中期修士,一個至少是元嬰

后期修士,甚至是半步真仙境界的存在,這樣兩個強者,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難道是為了這兩個小輩而來”

木魈面色大變的看

著被自己捉住的周陽和姜鳳仙二人,眼中滿是驚慌之色。

別看它在周陽二人面前一口一個“老祖”自居,猖狂無比。

可只有它自己清楚,自己的實力和元嬰期修士比起來,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當然,如果來者只是一個元嬰初期修士,甚至是一個元嬰中期修士,憑借它對“天裂峽谷”環境的了解,憑借它結合木魈之身參悟出來的逃生秘術,要脫身還是有很大把握的。

但是元嬰后期修士的話,就是它未曾奪舍木魈之前,元嬰初期的修為,遇上了這種級別的存在,逃命機會都不大,更別說是現在了。

“對,這兩個小輩,為今之計,只有用他們二人做人質來尋求脫身之策了”

想到此處,木魈當即對著半空中的青色寶鼎一打法訣,那寶鼎便再度噴出一股青色霞光對著周陽二人一掃,便將二人一起收進了寶鼎中。

然后它手托著寶鼎,身形一動,便迅速化作一道青色幻影逃向了“天裂峽谷”深處一個險地。

它在昆虛界生活了兩千多年,對于這里的了解無人能比,清楚知道哪里能夠幫自己逃脫元嬰后期修士的追殺。

比如它現在所去的地方,就是一個四處遍布空間裂縫的險惡之地,若是不清楚那里的行進路線,元嬰后期修士到了那里都只能望而止步。

只是想法很好,現實卻很殘酷。

它剛逃出了不到千里,前方原本空無一人的一根石柱上方,便突然出現了一個身穿金色法袍的白發老者身影。

看到那白發老者身影的一瞬間,木魈身體頓時就是一僵,眼中布滿了驚駭之色。

“哼,好好的人不做,卻要與妖類畜生為伍,真是丟盡我等顏面”

石柱上,陸姓老者目光在木魈身上一掃,一眼便看出了木魈的根腳,而后便滿臉鄙夷之色的出聲喝罵了起來。

而面對著陸姓老者的喝罵,性情乖張暴戾的木魈,竟是不敢爭辯半個字,只是臉色難看的僵在那里,一言不發。

它當然不敢和陸姓老者對罵。

面對著一位元嬰九層“半步真仙”的喝罵,別說是現在的它,就算是以前身為元嬰期修士的它,也只能忍著。

修仙者修為到了元嬰期,那和前面幾個境界完全是兩個概念。

別看元嬰期修士壽元都長達三千載,可實際上大部分元嬰期修士直至壽元耗盡坐化,修為都只會停頓在元嬰初期。

十個元嬰期修士,能夠在壽元耗盡前將修為提升到元嬰中期的,不過二三人罷了,能夠修行到元嬰后期的人,十不存一。

而元嬰九層修為的“半步真仙”,幾十個元嬰期修士中才有可能出現一人。

既然號稱是“半步真仙”,元嬰九層修士當然不止是修為比一般元嬰期修士高上一些,實力上面更是和元嬰九層以下的修士相差極大。

以陸姓老者元嬰九層的修為,只要他肯舍得付出一些代價,元嬰初期修士在他手下基本上都是有死無生。

連元嬰期修士都如此,更別說現在的木魈了。

因此盡管被陸姓老者當面喝罵,木魈也不敢頂嘴。

它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在陸姓老者身上打量個不停,似乎想要辨別出陸姓老者的來歷。

可它因為進入昆虛界已經長達兩千多年了,當初認識的元嬰期修士,基本上都已經不存于世,這時候即使明知道元嬰九層修士必定是名揚一方修仙界的大高手,卻也是對面不識對方真正來歷。

不識對方來歷,意味著它即使想要靠以前的身份拉關系都不行。

“前輩明鑒,若非無奈之舉,在下又怎會愿意舍棄大道與妖類為伍”

它臉上悲戚之色一閃,一副被逼無奈的樣子,低聲為自己辯解了一番。

而后又滿臉忐忑之色的小心翼翼看著陸姓老者問道“不知前輩攔住在下去路,有何吩咐”

“老夫為何攔你,你真不知道嗎”

陸姓老者似笑非笑的看著木魈,口中的話語,卻是讓木魈臉色一陣狂變。

它托著青色寶鼎的手一緊,臉色難看的望著陸姓老者回道

“前輩明鑒,若早知道那兩個小輩和前輩這等存在有關,在下絕不敢動他們分毫。”

“只是現在錯已鑄成,還請前輩給在下一個活命的機會,只要前輩放在下一馬,那兩人在下一定平平安安交還給前輩”

卻是先入為主的情況下,會錯了意,錯把陸姓老者的話,當成是索要周陽和姜鳳仙二人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