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四百五十四章:還有這種操作

更新時間:2020-06-27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當一個勢力集團內部矛盾日漸深重,難以調和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對外發動戰爭以轉移矛盾。

逆光盟這樣一個由諸多門派和家族組成的聯盟體組織,其內部各成員之間肯定談不上鐵板一塊,甚至一些宗門之間此前還有過大打出手的歷史。

這樣一個松散的聯盟體組織,能夠持續幾千年不倒,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強大的對手,一個讓他們不敢解體的對手。

所有逆光盟內的高層修士都清楚,大光明仙宮一日不滅,逆光盟就不能解散,不然誰也擋不住大光明仙宮的秋后算賬。

因此每次遇上內部出現難以調和的矛盾之時,他們先會坐下來談,談不攏之后,不是彼此之間大干一場,而是發動對大光明仙宮的戰爭,用戰爭中某一方建立的功勛大小來劃分內部利益。

至于說戰爭的輸贏,其實并不是太重要,因為只要不犯什么根本性的大錯,雙方注定誰也奈何不了誰。

金渠說開戰的主要原因是逆光盟內高層擔心多年不開戰,底下修士會忘記戰爭怠慢戰意,周陽相信。

但他更清楚,只這個原因,肯定不會爆發出如金渠所言那樣烈度的戰爭,不可能會出現金丹期以上修士之間的戰爭。

所以他猜想逆光盟內肯定是出現了什么難以調和的內部矛盾,才會準備借這次大戰來緩和矛盾,消弭矛盾。

這些金渠肯定是不敢和他說的,畢竟這可是家丑,怎能輕易外揚。

當然周陽對此也并不怎么關心,他關心的是,這次大戰會不會對他產生影響。

他目光炯炯的看著金渠,聲音低沉的問道:“金道友上門,該不會只是轉告這個消息給周某那么簡單吧?”

“周某并非逆光盟內修士,就算大戰爆發,除非是大光明仙宮修士攻入晉陽國,不然也不可能讓周某上戰場才是!”

金渠似乎并不意外周陽會這樣問,聞言后他先是看了看旁邊靜靜聽著他們交談的蕭瑩一眼,見到周陽沒什么反應后,他才硬著頭皮說道:“是這樣的,周道友你也知道,每次發生涉及到高階修士都要參戰的大戰,我們青元劍宗這些成員門派都是要派出一定數量高階修士參戰的。”

“可我們青元劍宗現在幾個紫府后期修士,都不怎么想參加這場大戰,所以幾位師兄們和宗門高層商議后,決定出高價請一位像周道友這樣手段高強的同階修士以客卿修士身份暫時加入我青元劍宗,代替我們青元劍宗出戰!”

還有這種操作!

周陽一臉愕然的看著金渠,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他只聽說過弱小的凡人國家打仗,會花高價請雇傭兵幫忙打仗,只聽說球隊為了在比賽中奪得好名次,會花高價請外援。

完全沒想到,修仙者之間的戰爭,竟然也能有這種操作。

而且看金渠的樣子,這種操作似乎還很正常一樣,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金道友,莫怪妾身多嘴,我們夫婦并不缺修煉用的靈石,更用不著當人打手去賺靈石!”

“所以金道友你還是請回吧,此事夫君他肯定不會答應的!”

周陽還驚愕于青元劍宗的騷操作之時,旁邊一直安靜聽他們交談的蕭瑩,卻是俏臉繃緊的主動出聲幫他拒絕了金渠的請求。

這還是她第一次代表周陽說這種話,以前她一直是默默隱身于周陽身后,從不出聲的。

當然,她說的也是事實。

周陽和她,確實不缺靈石,畢竟周家一整個家族的靈石,都可任由二人取用,更還有一個儲量千萬的靈石礦隨時可以開采。

實在不行的話,他們敞開門來幫人煉器煉丹,也能輕易賺取到修煉所需的靈石,根本犯不著當雇傭兵去賺這種要命錢。

因此周陽聽到她的話后,也很快就力挺道侶的說道:“沒錯,周某現在只想一心閉關將修為提升上去,并未有任何出門的想法,還望金道友理解。”

金渠聽到他這樣說,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輕咳著說道:“咳咳,既然周道友對于這件事并不感興趣,金某自然不敢強求。”

說完他頓了頓,又壓低聲音說道:“不過請恕金某多嘴說一句,真正的寶物,并不是靈石可以買到的,周道友你雖不是我們逆光盟之人,不用參與到大戰中來,但也意味著你無法獲取如玉液金丹這類有價無市的寶物。”

“反之你若是愿意用我們逆光盟修士的身份參與到大戰中,就可憑戰場上獲得的功勛值兌換此類寶物了,以周道友你的實力,走這條路應該比大多數同階修士都更通暢才是!”

此話倒是不假。

如“玉液金丹”這樣的寶物,周陽也就是在當初仙陽城那場大拍賣會上看見有出售,那還是玄陽仙宗因為青陽真人元嬰大典,為了吸引人氣和提振名聲而專門拿出來的。

當時那份“玉液金丹”被曹文金以一百多萬靈石拿到手中,在他看來已是天價。

可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如果給他一次競拍“玉液金丹”的機會,別說是一百一十七萬下品靈石,就是一百五十萬下品靈石,他也愿意!

然而這種機會太難遇上了,在流云洲修仙界都是百年難遇,更別說是極西之地了。

不過這卻并不意味著周陽就會答應金渠的請求了。

他實力是很強沒錯,甚至可以用同階無敵來形容。

但是到了戰場上,他所面對的敵人,可不僅僅只會是同階紫府修士。

若是他為了積攢逆光盟的功勛在戰場上瘋狂擊殺大光明仙宮紫府修士,絕對會惹來金丹期修士對他的暗殺,到時候別說是兌換“玉液金丹”,就是小命能否保住都是問題。

而且他出的風頭越大,調查他身份來歷的人就會越多,到時候就算查不出他來自無邊沙海修仙界,也會知道他不是逆光盟統治范圍內的修士。

那樣的話,他即使積攢了足夠的戰場功勛,還能不能從逆光盟內兌換到“玉液金丹”,也是未知之數。

是以不到萬不得已,周陽肯定是不會走這條路的。

反正他現在距離結丹還有一段路要走,他的壽元更是連三百歲都不到,完全不用那么心急。

實在不行,他還能冒險去一趟流云洲修仙界,求青陽真人幫忙弄一份“玉液金丹”。

所以對于金渠暗示意味極強的話語,周陽面色并未有任何變化,只是淡淡說道:“金道友有心了,若是周某改變了主意,定然會第一個告知道友的。”

金渠最終只能灰溜溜的離去,轉而尋找下一個愿意接受雇傭的修士。

而周陽在他離去后,不由抓住道侶蕭瑩的玉手說道:“瑩兒你放心好了,為夫心里有數,絕對不會為了一點繩頭小利就將自身置于險地的。”

蕭瑩聽到他這話,卻是皺起柳眉說道:“夫君你這話的意思是,如果利益足夠大,你就會愿意以身犯險嗎?”

周陽見她這樣較真,心中也很是感到頭疼無奈。

自家這個道侶,什么都好,就是人情世故方面太單純小白了,有時候真的是讓人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他想了想后,方才伸出雙手捧住蕭瑩的螓首,低頭在她皓白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然后一臉正色的看著俏臉突然變紅的道侶說道:“好娘子,為夫不想欺騙你,是,如果利益足夠大,比如他金渠今天要是帶著一份玉液金丹過來請我參戰,我肯定會答應他的,但是他和青元劍宗能愿意付出這么大代價嗎?”

“而且再大的好處,也得有命享用才是,如果是那種九死一生乃至十死無生的事情,他便是給再大的好處,為夫也不可能答應的!”

一個活了數百年的高階修士,必須有著貪婪之心,并且懂得什么時候該貪,什么時候不該貪的道理。

如果沒有那份貪婪爭利之心,修行的資源該如何得來?

總不能高階修士人均靈體,或者是人均元嬰期修士后代吧!

周陽這些年為了龐大的利益也沒少拿自己性命冒險過,盡管有些時候他會在事后為自己當時的貪婪冒險之舉感到后怕和慶幸,但是如果讓他重選一次,他多半還是會去冒險的。

一個沒有冒險之心的修士,在這個殘酷的修仙界很難爬到高層去。

那些甘于平凡,一輩子都窩在安全的仙城或者坊市內,依靠給那些店鋪打工掙取微薄薪俸的低階修士,此生連筑基都難以辦到,更別說是邁入高階修士行列了。

甚至是他們的后代,如果不改變這個心態,也一輩子都只能和他們一樣在練氣期修為之中徘徊。

周陽已經有過那樣一段人生,他不想讓自己再過一段那樣的人生。

這一世,他已經活了兩百多年了,他還想活得更久!

而要活得更久,他就必須拋棄那種小富即安的想法,必須在某些時候拿命去博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蕭瑩聽完愛人的話,感受到愛人那堅定不可動搖的意志,心中同樣感到很無奈。

她欲言又止的頓了頓,最后也是輕輕一嘆道:“妾身還是那句話,無論夫君你做什么,妾身都會一直支持你!”

“只盼望夫君你以后要以身犯險的時候,多想一下妾身,多想一下周家,然后再做決定!”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