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四百五十一章:再斬金丹

更新時間:2020-06-25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巴彥爾此前從未想過,一個紫府期修士竟然會如此難纏。

他是受傷了沒錯,他是損失了幾乎所有常用法器沒錯。

可他畢竟還有一件五階下品法器,還是一個真正的金丹三層修士啊!

誰能想到,他一個手持五階法器的金丹三層修士,現在竟然和一個紫府七層修士打得有來有往,竟然交手十幾招后,連一個紫府七層修士都沒有拿下。

周陽的實力,完全超出了他對紫府期修士的認知。

要不是周陽一直都沒有祭出任何一件五階法器,巴彥爾都要懷疑他是不是一個“偽金丹”修士了。

“小輩你能夠抵抗到現在,確實出乎老夫意料,像你這樣厲害的紫府期修士,老夫已經多年未曾見過了,你應該是逆光盟內某個大門派著重培養的核心傳人吧?”

又一次進攻受挫,巴彥爾不由暫停了攻勢,面色難看的望著周陽出聲打探起了他來歷。

“你猜!”

周陽雙手掐訣,將被巴彥爾劈散的劍陣重新恢復,臉上露出一抹燦爛微笑的回應了巴彥爾的疑問。

巴彥爾望見他臉上的笑容,再聽到他這充滿了嘲弄之意的回答,臉皮頓時就是一陣抽搐,心中怒氣更甚。

他眼中兇光一陣閃爍,好似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臉上不禁猙獰一笑道:“也罷,今天老夫就付出一些代價,斬了你這個逆光盟的天才為我大光明仙宮后輩修士剪除一個強敵!”

笑聲未落,他就抬手對著自己胸膛重重一擂,“哇”的張口吐出了一團精血落到了那把金色彎刀上面。

然后他口中低聲念誦了幾句咒語,金色彎刀上面的精血便凝結成一個個奇異的血色符文烙印在了刀身上,頓時間,彎刀的氣息就因為這些血色符文出現而節節攀升了數成。

“能夠讓老夫消耗精血使出這祭刀之術,你縱是身死也值了!”

巴彥爾臉色猙獰的看著周陽一聲低吼,手一揮,刀身印滿血色符文的金色彎刀便再次向著周陽劈斬了過去。

快,極致的快!

金色彎刀的速度比之先前陡然快上了幾乎一倍,刀光一閃,周陽布下的兩座劍陣便接連告破,然后余勢不衰的繼續向著他劈斬而來。

“蒼龍之牙,給我破!”

周陽雙目圓瞪的一聲怒喝,渾身肌肉鼓脹的抬起右手握緊成拳向前一轟,霎時間,一團青金色靈光從他拳頭上迸發而出,直接帶著他的拳頭撞擊在了金色彎刀上面。

“狂妄!就連金丹期的體修,也不敢以雙拳硬接我以祭刀之術催動的法器,何況是……”

巴彥爾望見周陽的舉動,臉上頓時掛滿了冷笑之色,已經準備好看著周陽被一刀兩段橫尸當場的畫面了。

然而接下來他眼中所看見的一幕,卻是讓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他雙目瞪大的看著周陽,驚得眼珠子都差點跳出眼眶。

只見被他認為必死無疑的周陽,不但沒有被一刀兩斷斬殺當場,反而真的一拳將金色彎刀轟飛了出去!

“不,這不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金身斗戰門的真傳修士,也不可能在紫府期之時以肉身拳頭擋下我這一刀!”

巴彥爾嘴巴張大的看著周陽,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的嘶聲驚呼著。

眼前看到的這一幕,已經超出了他的常識范圍。

他活了五六百年,從未見過如周陽一樣的怪物。

是的,怪物!

巴彥爾不相信修仙者的肉身能夠有這么強,不相信一個紫府期修仙者,單憑肉身鐵拳就接下自己用“祭刀之術”催動的一刀!

周陽并非體修,這一點從先前戰斗中周陽所使用出來的精妙劍陣之術就可以看出來。

何況就算是體修,也不可能在紫府期境界就以肉身鐵拳擋下他的五階法器彎刀攻擊。

逆光盟六大頂尖門派中的金身斗戰門,門派核心傳承功法《金身斗戰訣》就是一門法體雙修功法,所修成的“斗戰金身”,不比任何同階體修的肉身弱。

巴彥爾曾經也和金身斗戰門的修士交過手,所以他可以肯定的說,就算是金身斗戰門的紫府期修士,也絕對不可能在紫府期修為之時,單獨憑借肉身接下他剛才那一刀,哪怕這一刀連破兩座劍陣已經削弱了小半鋒芒。

而現在,這絕不可能的事情,卻真的發生了,你說巴彥爾如何能不驚駭萬分,難以置信!

可今天讓巴彥爾驚駭的事情,絕對不會只有這一件。

周陽擋下巴彥爾以“祭刀之術”發出的一擊后,趁著巴彥爾驚駭失神的機會,他腰間“蘊神牌”內藏著的徐嵩,突然從中鉆了出來,并直接催動被周陽從儲物戒指中取出的白骨分身向著巴彥爾撲了上去。

“鬼修!竟然是金丹期鬼修!”

巴彥爾目瞪口呆的望著周陽身側突然出現的徐嵩,感覺自己一輩子經歷的事情,都沒有今天這一天所經歷的事情驚險離奇。

極西之地已經很久沒有鬼修出現了,更別說是金丹期的鬼修了。

而且巴彥爾也完全搞不明白,徐嵩這個金丹期鬼修,究竟是如何藏身在周陽身上而不露絲毫氣機的。

要說他巴彥爾神通低微,無法發現藏身的徐嵩。

那先前在無名山谷那里,大光明仙宮的那么多金丹期修士眼皮子底下,徐嵩又是怎樣藏住自身鬼氣不被人發現?

這些疑惑深深困擾著巴彥爾,分散了他大量的注意力,以至于他望著那道撲來的白骨身影,只將其當做了魔道修士常用的煉尸傀儡,并未引起足夠的重視,還是隨手布下一層金光護罩以作防御。

然后他就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慘痛代價。

徐嵩的白骨分身,原本就是用“假嬰”修士骸骨煉制而成,又被他用魔道秘術祭煉多年,威力比尋常五階法器還要強上不少。

巴彥爾隨手布下的那層金光護罩,可以輕易擋下周陽御使的四階法器攻擊,在白骨分身面前卻像是白紙一樣不堪一擊,瞬間就被撕碎了。

等到巴彥爾發現不對想要補救之時,白骨分身已經直接撲到了他身上,雙爪如刀一樣輕易插進他胸膛,并張口噴吐出了滾滾魔焰落到巴彥爾身上將其化作了一個火人。

啊——!

慘遭開膛破肚和魔焰焚身之痛的巴彥爾,忍不住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然后他全身法力鼓蕩,拼命激發金丹的力量釋放出淡金色金丹真火煉化身上魔焰,并張口一噴,噴出一把金光閃閃的小刀斬向了白骨分身頭顱。

這把小刀乃是巴彥爾耗時百年才煉成的本命法器,之所以先前戰斗中不用,乃是因為這件法器在巴彥爾突圍逃命之時被人傷到了元氣。

這時候為了保命,他才顧不得許多,強行祭出這件本命法器自救。

小刀雖小,威力卻是不凡。

白骨分身被它一刀斬中,雖然沒有被當場斬下腦袋,卻也被斬裂頸骨,遭受了重創。

徐嵩心疼自己的寶貝分身,自然不敢再讓白骨分身繼續攻擊,連忙喚回了這件寶貝。

他收回分身后,心疼的看著白骨分身頸骨上那一道道裂痕,心中又驚又怒,忍不住怒聲大吼道:“可惡,敢傷老夫分身,老夫要將你抽魂煉魄,挫骨揚灰!”

“廢話少說,先殺了他,不然被人發現你我關系,被抽魂煉魄的就是我們了!”

周陽低喝一聲,手一揮,手中就多出了一張翠綠色的靈符,然后直接將靈符貼在自己幾乎骨肉盡碎的右手上,激發了靈符。

翠綠色的靈符,乃是實打實的五階靈符,而且還是五階靈符中極為稀少的療傷靈符“回天救命符”。

這張靈符是周陽當初擊殺御獸宗金丹修士鐘楚明所得,一直被他當做保命底牌帶在身上。

現在情況危急,他必須馬上治療好廢掉的右臂和體內傷勢,只能動用這張底牌了。

五階靈符的效果自然不會差,周陽用完這張靈符,原本廢掉的手臂,瞬間就又能揮動了。

然后他心念一動,便重新御劍配合徐嵩對身受重創的巴彥爾發起了猛攻。

接下來的戰斗再也沒有任何懸念,面對周陽和徐嵩的聯手猛攻,身受重創的巴彥爾連逃都沒法再逃,強行抵抗了一會兒后就被徐嵩那把魔傘洞穿胸膛,然后連藏在金丹中的元神都被那頭“噬心魔狼”的妖魂撕碎吞噬掉了。

殺掉巴彥爾,周陽直接一劍斬下了他的腦袋用玉盒盛裝好,然后將尸體連帶著戰場上殘留的陰氣、鬼氣全部都用“乾陽真火”煉化了一遍。

直到確認現場查不出任何鬼修痕跡后,周陽才將徐嵩收回“蘊神牌”中,迅速離開了現場。

而在周陽離去后不到半個時辰,一朵赤色祥云便載著一個金丹修士趕到了戰場上空。

“氣息到這里就消失了,看這里留下的戰斗痕跡,應該是被人捷足先登了,真是晦氣!”

這般在現場勘探了一番后,赤色祥云上的修士很快就陰沉著臉離開了這里。

三日后,離開數日的周陽,重新回到了昊陽仙城,然后直接走向了城內的青元閣。

阅读修仙從沙漠開始最新章节请关注老幺()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