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三百八十九章:有喜有悲

更新時間:2020-05-24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劉萱萱筑基成功的事情,很快就在周家傳了開來,連帶著她服用兩枚筑基丹才筑基成功的事情,也一樣傳播了開來。

對于這件事,別說是那些周家的外戚修士和客卿供奉,就是大多數周家子弟,也是又羨又妒。

在周家,連續服用兩枚筑基丹筑基的人,劉萱萱還是第一個。

但是這些人不管嫉妒也好,羨慕也罷,誰都不敢在明面上議論這件事。

因為在劉萱萱筑基成功后,周陽在征得其本人同意后,便收其做了自己的第二個徒弟,決定將自己的煉器術衣缽傳授給她。

以劉萱萱練氣九層就煉制出三階法器的煉器天賦,日后不說將他的煉器術衣缽發揚光大,至少將其傳承下去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筑基成功,又拜師周陽,劉萱萱的人生已經走上了巔峰。

有她的榜樣例子在前,許多周家外戚修士、客卿供奉,以及那些還在猶豫是否要投效周家的散修優質人才,都好似看到了指路明燈,效忠周家的念頭一下堅定了許多。

既然周家可以為了一個劉萱萱筑基而花費兩枚筑基丹,自然可以為第二個人花費同樣的代價,只要你夠優秀!

然而劉萱萱筑基成功帶來的喜訊并未持續多久,就被周廣翔開辟紫府失敗的消息給沖散了。

在閉關半年后,周廣翔開辟紫府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

這次失敗,讓他的神魂受到了不小創傷,哪怕有蕭瑩煉制的治愈神魂靈丹給他服用,接下來至少十年的時間都無法再嘗試沖擊紫府,更不能輕易與人斗法動手。

“吃一塹,長一智,這次失敗應該讓你明白了,上品靈根資質在高階修士之中,并不算是什么稀罕存在!”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的自信,最終只會害人害己!”

當周廣翔出關后前來拜見周陽之時,得到的不是長輩關懷備至的安慰話,而是周陽冷冰冰的訓誡之語。

失敗者沒有人會憐憫,周陽也不會。

周廣翔在此之前,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風順,而且因為一直有周陽他們這些長輩照顧的原因,他甚至連生死之戰都沒有經歷過幾次。

當一個人做事總是一帆風順的時候,他的自信心就會飛速膨脹,就會聽不進別人的勸告之語。

在周陽眼中,閉關之前的周廣翔,無疑就是這樣。

不過作為長輩,他那時候并不會因此就打擊其信心。

因為在那時候他如果打擊其信心,且不說會影響兩人的感情,還容易讓其沖關失敗。

但是現在周廣翔既然已經失敗,周陽就不會再這樣容忍他了。

“九叔教訓得是,侄兒知錯了,是侄兒辜負了九叔的信任,辜負了您的栽培!”

周廣翔神色沮喪的點頭出聲不已,對于周陽的訓誡,不敢有任何反駁,老老實實的承認了自己錯誤。

他本身就是個聰明人,在失敗過后,當然明白自己失敗在何處,更知道一向對自己疼愛有加的周陽,為何會突然這樣冷淡對他。

這時候老老實實認錯,比說什么話都要更管用。

果然,見到他認錯態度還算良好,周陽也沒有再就此事多說什么了,只是揮了揮手道:“既然你沒什么大事,接下來這些年就老實在家打理族務吧,下次等你準備好了,再來找我。”

修為到了筑基九層升無可升,再加上至少十年內不能重新沖擊紫府,不能與人斗法動手,周廣翔接下來的這十余年時間里,只能是在家族中處理族務和研究陣法渡過了。

而在將族務重新交給周廣翔打理后,周陽又恢復了閉關狀態。

如此閉關一年半后,他的修為如期提升到了紫府五層。

這一年,他一百六十三歲。

一百六十三歲的紫府五層修士,這即使在流云洲修仙界也很少見了,除了那些靈體修士外,基本上沒有幾個紫府修士能夠在這個歲數擁有這份修為。

所以周陽對于自己的修行提升速度還算滿意。

按照這種速度,只要他按部就班的修行下去,兩百五十歲前修煉到紫府九層應該不成任何問題,到時候他還有半生的時間來沖擊金丹期。

好事成雙,在周陽修為突破后不久,一直在地下遺跡那邊研究破陣之法的徐嵩,也給他傳來了好消息。

他收到消息后,連忙帶上道侶蕭瑩騎著鷹獅獸趕往了那處地下遺跡。

“經過老夫近十年的參悟,這座陣法的運轉原理已經被老夫所掌握,接下來你們只要聽從老夫的吩咐,在老夫出手破陣之時攻擊老夫所指出的地點,必定可以打破這座陣法!”

地下遺跡外,徐嵩等周陽夫婦過來后,便給夫婦二人說明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當然,他說的那些陣法知識周陽夫婦二人是肯定不懂,二人只能給他當打手,聽從他的指令對陣法發起攻擊。

按照徐嵩準備的破陣之法,要想破陣,必須有一個金丹期修士和四個紫府期修士一齊攻擊陣法五處陣基弱點才行。

到了破陣之時,周陽夫婦并鷹獅獸算三個紫府戰力,徐嵩祭煉的那頭妖尸算一個紫府戰力,他本人則是擔任主攻手。

破陣之前,周陽目光看了看徐嵩祭煉的那頭妖尸,他清楚的記得,以前這頭妖尸是無角的巨蟒,可是現在,這妖尸頭頂上卻是長出了一根半尺來長的墨綠色獨角。

“是因為吞噬了那枚尸珠的原因么?”

他心中暗自思量著,搖了搖頭,沒有再關注此事。

當務之急還是破除地下遺跡的守護大陣。

“都準備好了,等下老夫的法力標注哪里,你們就對哪里進行猛攻,老夫沒叫停,千萬不要停,也不要打錯了方位!”

大陣外,徐嵩再三叮囑了一番周陽夫婦二人后,便直接祭出自己那件黑色寶傘魔器和黑色旗幡魔器對大陣發起了攻擊。

他那黑色寶傘魔器能攻能防,攻擊之時傘面上魔光閃耀,凝聚出一道粗大的黑色光柱轟向了大陣一角。

土黃色的遺跡守護大陣護罩被這黑色光柱一轟,頓時一陣輕微搖晃了起來。

與此同時,徐嵩那桿黑色旗幡魔器上面一聲龜嘶聲響起,“艮山龜”的獸魂從內一鉆而出,大口一張,同樣噴吐出一束黑色光柱落到了黑色寶傘攻擊那個點。

“就是現在,攻擊這幾處地點。”

大喝聲從徐嵩口中響起,他一邊維持攻勢,一邊揮出三道法力落到大陣護罩三處薄弱點,然后指揮自己那頭妖尸攻擊起了第四個點。

而周陽夫婦二人與鷹獅獸聽到他的喝聲后,也是各展手段紛紛對著他所標注的點位發起了猛攻。

就這樣,在他們兩人一鬼一獸一尸猛攻了將近一個時辰后,守護著遺跡的陣法護罩,終于開始呈現出不支狀態劇烈晃動了起來。

如此又過去半個時辰后,陣法護罩終于在“嘭”的一聲巨響中破滅了。

這陣法護罩一破,地下遺跡內的情況,頓時就一覽無遺。

里面的情況,多多少少有些出乎周陽預料。

他原以為里面會是地宮一類的地下建筑,沒想到卻是一個被挖空的巨大地下廣場。

這地下廣場整體呈方形,長寬都有千丈,廣場中央是一座高有十丈的圓形祭壇,祭壇后方矗立著一座畝許大小宮殿,殿前匾額上面“光明殿”三個字耀耀生光。

周陽的目光在那祭壇與宮殿上面掃視了一眼后,就沒有再看了,他的目光,直直落在了祭壇下方兩個身影身上。

那兩個身影,正是失蹤多年的周玄鈺母女。

只是數十年過去,周玄鈺已經變成了一個滿頭白發和滿臉皺紋的老嫗,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任誰看見了也知道她沒幾年好活了。

至于周元瑤,數十年過去,她也成功筑基成為了筑基修士,并且修為竟然絲毫不比身在周家族內的周廣襄差,也是筑基六層的修為。

“陽兒,真的是你嗎陽兒?”

周玄鈺努力睜大著雙眼看向周陽那張俊臉,數十年不見,周陽的面貌竟是絲毫沒有變化,還是那么的年輕俊朗,充滿著活力與朝氣。

“是我,義母您沒看錯,是孩兒,孩兒來接你們了!”

周陽看著白發蒼蒼的周玄鈺,眼睛一酸,聲音也是有些哽咽了起來。

仔細一算,周玄鈺母女從出門游歷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快八十年,雙方已有近八十年未曾見面了!

八十年!

哪怕是筑基期修士壽元長達二百四十歲,八十年時間也占據了三分之一的長度。

而一個普通凡人,甚至終老一生都未必能活這么長。

“嗚嗚嗚,九哥你終于來了,你終于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們的,我就知道……”

目光怔怔看著周陽那張俊臉,聽著周陽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跟隨母親一起被困在這地下空間中接近八十年的周元瑤,再也忍不住的一頭撲到周陽懷里放聲大哭了起來。

被困這些年,母女倆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夠等來家族救援,等到周陽過來救援。

如今周陽終于來了,接近八十年的等待終于有了結果,也難怪周元瑤一百多歲的人了,還會這樣失態當場痛哭。

“不哭不哭,瑤兒不哭,九哥在這呢,九哥當然不會不管你,你可是九哥身后的小拖油瓶,九哥當然不會扔下你不管。”

周陽這會兒也顧不得道侶蕭瑩就在一旁了,只是緊緊抱住懷中的周元瑤,好似哄小孩一樣輕聲哄著對方。

他知道,這時候周元瑤的情緒需要宣泄,而哭泣就是一種最好的宣泄方式。

只有等周元瑤和周玄鈺母女倆的情緒都穩定下來了,他才能詢問這母女倆被困的原因,以及這處地下遺跡的來歷。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