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二百一十六章:長老之死

更新時間:2020-03-02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老族長周明翰兌換筑基丹的風波,并未持續多久便平息了。

絕大多數周家族人在經過冷靜思考過后,都想明白了這件事的重要性,轉而支持起了這個規矩。

至于說少數一些人不理解不支持,那也只能憋著,無法左右大局。

周陽親自坐鎮監察整座玉泉峰近一個月時間,抓了好幾個暗中亂嚼舌根的人給予處罰后,就再也沒有人敢亂嚼舌根污蔑攻擊家族的筑基修士了。

“小九,謝謝你,謝謝你給瑤兒這個機會!”

灝陽山上,當周陽來到這里拜訪義母周玄鈺之時,已經得知消息的周玄鈺,不由滿臉感激之色的拉著他手哽咽著道謝了起來。

而在周玄鈺的身后,周元瑤也是一臉激動的上前從身后抱住周陽說道:“九哥你最好了,瑤兒知道九哥你最疼瑤兒了!”

“義母言重了,您該謝謝的是曾祖父才是,他老人家為了這件事,可是做出了很大的犧牲!”

周陽一臉感慨之色的看著義母周玄鈺,倒是很明白這位義母此時的心情。

這位義母雖然筑基成功了,可是筑基丹對她的意義,卻還是一生的遺憾。

這次老族長周明翰給周元瑤兌換筑基丹,總算是幫她彌補了這個遺憾,修復了祖孫倆心中那道無形的裂痕。

然后他又雙手往后一提,將掛在自己背上的周元瑤拽下來看著少女說道:“還有瑤兒,你現在距離練氣九層雖然僅有一步之遙,但是千萬不要一到練氣九層,就急著服用筑基丹沖擊筑基。”

“要知道機會只有一次,你若是不做好萬全準備就貿然沖擊筑基的話,一旦有個意外,那不止是你自己會留下一輩子的遺憾,便是義母和曾祖父二人,也會因為你的失敗而承受其他族人詬病!”

周元瑤是中品靈根,即使服用筑基丹,筑基成功率也就是六七成,這個幾率雖然已經不低,但是也有不小失敗可能的。

一旦失敗的話,周家不可能再為她提供第二枚筑基丹,哪怕她母親是筑基期修士,她曾爺爺是筑基期修士也不行。

所以周陽必須要告誡這個年齡比自己小上一倍的族妹,讓她明白這枚筑基丹代表的意義。

“小九你放心,義母和你曾祖父都會看著瑤兒的,那枚筑基丹現在我們都不會給她,只有等我們確定她的狀態已經達到筑基要求后,才會交到她手中的!”

周玄鈺自然明白周陽擔心什么,周元瑤從小就跟隨周家的筑基期修士生活,和周家幾個筑基期修士關系都很親密,可謂是周家的小公主,很受周家長輩和同輩修士們的寵愛。

這就導致她人雖然已經快四十了,可除了上次參與新綠洲開擴之戰外,還從未出門歷練過,心性上面無法讓人完全放心。

所以周玄鈺甚至已經決定好了,等周元瑤修為達到練氣九層后,就帶著她到其它大型綠洲去歷練五六年,一定要等她心性成熟穩定后,才給她服用筑基丹筑基。

而且周元瑤雖然有些嬌氣,但是卻從小就很聽周陽的話,這時候也是連忙點頭應道:“是啊,九哥你放心,瑤兒一定不會辜負娘親和曾爺爺還有你的信任期待,一定也會成為筑基修士的!”

“你明白這些就好。”

周陽點了點頭,然后給義母周玄鈺說了讓她搬到新綠洲去隱居的事情。

周玄鈺早在他九年多前就答應過這件事了,只是這些年來他一直閉關,就沒有過去,現在一聽到他舊事重提,當然沒有任何意見的答應了此事。

不過周元瑤卻被周陽要求留在灝陽山上,繼續跟隨父親周玄灝學習煉丹術。

他這么做,當然是有原因的。

自從他帶蕭瑩回周家后,周元瑤就很不高興,覺得是蕭瑩搶走了她的九哥,很是明里暗里的表露過不滿之意。

周陽明白周元瑤這是什么心理,所以他這些年都刻意不讓兩女見面,并且自己也盡量少出現在周元瑤的面前,用這種方式來淡化周元瑤對他的依戀和愛慕。

而周玄鈺心中雖然以前也有想要撮合女兒和周陽的心思,但是自從周陽帶著蕭瑩回來后,她就熄了這個心思,轉而支持起了周陽的決定。

周玄灝就更不用說了,他為了配合周陽,專門給周元瑤派發了很多煉丹任務,不讓其有胡思亂想的時間。

這些長輩們聯合起來反對這件事,周元瑤哪還不知道自己沒戲了,所以她心中雖然覺得委屈,也只能無奈壓下心中那點想法,默默選擇認命。

這次也不例外。

談好了周玄鈺前往新綠洲隱居的事情,周陽又去看了一趟灝陽山地下的“地元靈乳”,經過幾十年的休養,那根鐘乳石柱已經有了再次出產“地元靈乳”的征兆。

由于此物是煉制筑基丹的必備輔助靈物之一,周陽對于此物還是很重視的。

現在見到“地元靈乳”有再次出產的征兆,他馬上傳訊讓赤狐嶺那里修行的周廣翔來一趟灝陽山,在那地下石室內布下避水陣法把鐘乳石住保護起來,以免“地元靈乳”溢出后,被河水給稀釋掉。

周廣翔現在已經是二階上品陣法師,周家收藏的陣法,除了三階陣法外,他都全部掌握了,布置個避水的陣法,不要太輕松。

處理好“地元靈乳”的事情后,周陽直接帶著義母周玄鈺和周廣翔一起趕回了赤狐嶺。

回到赤狐嶺,周陽讓義母周玄鈺先在山外等待一下,自己則是先回了洞府,準備給蕭瑩打個預防針,讓其有個心理準備。

沒想到他回到紫云洞內,就看到蕭瑩正躺在臥室床榻上酣睡,而在少女身上,一只翼展六七尺的月白色蝴蝶,正如同一床被子一樣蓋壓在少女身上。

這只月白色蝴蝶,周陽一點都不陌生,正是造成夜光鎮數百凡人中毒的罪魁禍首“幻靈玉蝶”。

所以他初看到這一幕之時,當真是嚇得魂飛天外,還以為少女出了什么問題。

好在他下一刻就發現少女身上氣息一切正常,這才沒有馬上揮劍斬妖。

不過他的突然闖入,以及剛才他驚嚇之下散溢的法力波動,還是驚擾到了床榻上的“幻靈玉蝶”,嚇得這只妖獸身上白光一閃,瞬間就身化白光藏進了蕭瑩身下的溫玉床內。

與此同時,熟睡中的蕭瑩,也是“嚶嚀”一聲,直接睜眼醒了過來。

周陽見此,心中稍稍一松,然后連忙上前扶起少女問道:“瑩兒,剛才是怎么回事?那只幻靈玉蝶為何會趴在你身上?”

“啊,周郎你說小蝶嗎?剛才我是在做試驗呢,我發現小蝶的幻夢術不但可以用來攻擊敵人,還能幫助人在夢中實現各種美好愿望,起到磨煉心性的作用!”

蕭瑩先是一聲驚叫,然后滿臉笑容的回答了周陽的問題。

“小蝶?難道幻靈玉蝶被你收為了靈寵?”

周陽面色一怔,倒是馬上就抓住了重點。

“是啊,當時妾身原本想要按照周郎你的吩咐去除掉小蝶,沒想到小蝶這家伙卻很膽小怕死,一見到妾身露面后就被嚇傻了,然后用它的天賦幻夢術制造幻境向我求饒了起來,我看它可憐,就答應收它做靈寵了!”

蕭瑩輕輕點著頭,然后就把自己收服“幻靈玉蝶”的過程說了出來。

周陽聽著她的話,卻是被嚇得心驚肉跳。

“太冒失了!你怎么能這樣冒失呢?它可是妖獸,萬一它只是用幻境迷惑你怎么辦?你怎么能這樣輕易就相信它,任由它對你施法呢!”

他一臉惱怒的看著少女,對于少女如此輕信一只妖獸的事情,惱怒得不行。

“幻靈玉蝶”好歹也是二階上品妖獸,要是它真的趁蕭瑩沉醉于幻境而突下殺手的話,蕭瑩就算是筑基期修士,也未必能夠從偷襲中活下來。

少女對于他的惱怒卻是一點都不介意,只是微微一笑道:“不會的,周郎你忘記我的渡厄青蓮神通特性了嗎?小蝶它就算想趁我入夢之時傷害我,也根本不可能打破護體神通傷到我的。”

聽她這樣一說,周陽方才想起,少女修行的《青華渡厄真經》上面這門“渡厄青蓮”神通,擁有一種很多功法附帶神通都沒有的特性,那就是自動護主。

只要少女遇到危險,這門神通就會自動激發護主,“幻靈玉蝶”若是敢趁少女熟睡之時傷害少女的身體,肯定會激發神通的。

想到這里,他面色稍稍一緩,有些無奈的將少女抱在懷中摸了摸少女腦袋道:“好吧,這次算你有理,但是以后可別這么冒險了,你就算要做試驗,好歹也讓個人給你護法吧!”

少女對于他這個動作很享受,不禁微瞇雙眼的輕輕點頭道:“嗯,妾身記住周郎的話了。”

周陽見此,趁機將義母周玄鈺的事情說了出來。

他說話很有技巧,先是用講故事的方法,把周玄鈺入魔前的事跡詳細說了一遍,讓蕭瑩先入為主就對這位義母產生同情憐憫之心,然后才將周玄鈺如何被逼無奈之下入了魔道,又如何人在魔道心在仙道之事,一一做了說明。

最后他用力抱住少女的嬌軀,低聲說道:“義母她雖然被逼無奈入了魔道,不過為夫卻可以向你發誓,她回到家族中后,就再也沒有傷害過一個無辜之人,她和那些窮兇極惡的魔道修士,絕對沒有任何關聯!”

“周郎不用多說,妾身相信你,我們這就去拜見義母吧!”

少女從道侶懷中起身,玉手輕輕搭在周陽嘴巴上,堵住了他還要再說的話,滿臉深情的看著他說道。

千言萬語,不如一句“我相信你”。

周陽聽到少女這話,身子一震,一種“得妻如此,夫復何求”之感,油然而生,臉上滿是感動與感激之色的握緊少女玉手說道:“瑩兒你放心,我周陽此生要是有負于你,便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兩人就這樣互相依偎著深情注視了許久之后,才滿臉笑容的手拉著手走出洞府,親自將周玄鈺迎接到了紫云洞中做客。

然后由周玄鈺代表已故的周母林玉婷,受了蕭瑩這位兒媳婦的敬茶。

不過周玄鈺接下來卻沒有在赤狐嶺住下,而是去了凡人小鎮中隱居。

她是血魔道修士,靈山福地對她的修行沒有任何幫助,此前之所以在灝陽山修行,不過是為家族坐鎮靈山罷了。

現在周家各座三階靈山都有筑基期修士坐鎮,她自然不用再做這種事情了。

經歷了周玄鈺之事,周陽和蕭瑩的感情又上了一步,他也因此深深的意識到,自己平日里對于道侶的關心實在太少了,陪伴的太少了。

于是接下來的半年時間里,他什么事情都沒有做,好好的陪著蕭瑩在周圍修仙界游山玩水,甚至還去了一趟白沙河綠洲。

這一日,周陽和蕭瑩剛結束長達半年的游玩旅行,回到赤狐嶺修行沒幾天,老族長周明翰卻是一道飛劍傳訊將他召到了玉泉峰上。

“元靜這孩子剛晉升成為家族長老不久,這次家族派他去玉泉樓當掌柜,一來是為了鍛煉他的管理能力,二來也是因為玄瑾年事已高,已經多次向家族申請想要返回家族安心等待大限到來!”

“可是現在快半年時間過去了,他卻還沒有到達白沙河綠洲和玄瑾完成交接,以老夫的經驗來看,他八成是兇多吉少了!”

玉泉峰上,周陽剛到這里,就被老族長周明翰叫到洞府中說明了召他過來的原因。

周元靜輩分上是周陽的八哥,剛晉升練氣九層成為家族長老才不到三年,他能夠晉升練氣九層,完全是沾了周家興盛的光,各種丹藥換著服用才有這份修為的。

周陽也沒有想到,這位八哥好不容易成為家族長老,就這樣隕落在了外面。

不明不白死了一位家族長老,難怪周明翰要將他這個族長召回家族了。

他這時候聽完周明翰的話,心中念頭百轉,忽然問道:“八哥他身上的法器裝備怎么樣?”

周明翰聞言,當即便說道:“按照老夫從家族查到的記錄,元靜身上當有二階上品攻擊法器兩件,二階上品防御法器一件,二階上品靈符九張,還有一頭二階中品傀儡獸!”

周家現在可謂是兵強馬壯,家族有著數個三階煉器師、三階煉丹師和一個三階制符師在,各種法器靈符都不缺少,周元靜身為家族長老,身家當然不弱。

“八哥他也是斗法經驗豐富的家族老人了,身上有這等裝備在,一般散修就是兩三個修為和他一樣的人,也未必能夠殺得了他,此事蹊蹺啊!”

周陽緩緩說著自己的推斷,目光和老族長周明翰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擔憂之色。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