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一百七十五章:路遇不平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不好,老夫失算了!”

神兵坊商隊所在駐地,賈云真忽然面色大變的從地上站起,滿臉悔恨與憤怒的看向了周陽離開方向。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在那個方向極遠處,方才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那股氣勢中,他感受到了先前和自己交戰的朱子虞氣息。

顯然,周陽會獨自離隊的事情,早就被朱子虞猜中了,而且其一直等到周陽走遠后,離開了他短時間內能夠支援的范圍,方才選擇動手。

此時他一臉悔恨的看著那邊頓了頓后,忽然轉頭對著花月容等人說道:“你們在此等著,老夫去去就回!”

說完也不去管花月容等人是何反應,便已經放出飛劍向著事發地趕了過去。

只是等賈云真御劍趕到事發地點之時,不管是周陽還是朱子虞,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而等到他在事發地點周圍檢查一番后,他臉上的悔恨之色忽然一斂,臉上滿是驚疑不定之色的看著地上那道朱子虞攻擊留下的深深劍痕發出了一聲輕咦:“咦,沒有修士隕落留下的怨煞氣息,那小子竟然從朱子虞的偷襲下逃了!”

由不得他不驚訝,朱子虞的實力雖然在他眼中不算什么,可是其紫府七層的修為卻是一點做不得假。

這樣一位紫府七層修士用偷襲的方式攻擊一位筑基五層修士,竟然還沒有得手,說出去誰信啊!

“逃了就好,逃了就好啊!這樣都能逃得一命,說明這小子是真有大氣運在身的人,這樣他說不定日后真能找到《大衍劍訣》后面的兩層!”

賈云真臉上充滿了驚喜之色的連道數聲“好”,終于放下心來返回了商隊中。

與此同時,距離事發地點數百里外的某個樹林中,臉色蒼白一副失血過多樣子的周陽,正氣色萎靡的靠在一棵樹上喘氣不已。

當時遭遇朱子虞偷襲,他雖然依仗著強大的神識提前發現了有人偷襲,并且及時祭出鎮魂鐘進行防御,卻仍舊無法擋住朱子虞那必殺的一劍。

所以在察覺到偷襲之人實力乃是紫府修士后,他當即就激發了自從離開鎮岳仙城之后就貼身存放的“乙木神遁符”,借助這張四階遁術靈符及時遁出了朱子虞飛劍的攻擊范圍,一遁數十里到了一株參天古木上。

只是這樣他還怕不保險,生怕朱子虞還有其他什么手段追蹤上來,于是又馬上毫不猶豫的動用了“血遁術”逃命。筆趣閣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原本施展一次“血遁術”,并不足以讓周陽氣色如此萎靡。

可是他先前在商隊中的時候,法力本就只恢復了六成,后面祭煉多時的鎮魂鐘被朱子虞一劍劈碎,心神牽連之下又受了些傷,加上使用“乙木神遁符”這種四階下品靈符消耗了大量法力。

這一件件事情互相影響之下,使得他明明只是用了一次“血遁術”,現在樣子卻像是施展了兩次“血遁術”一樣難看得嚇人。

“好一個朱子虞!這次的仇,我周陽記下了,以后等我開辟紫府成功,今日之仇,必將十倍奉還!”

周陽臉色難看的扶著樹干喘氣著,心中恨意難平。

今天的經歷,真正讓他意識到了外面世界的殘酷,認識到了修仙界的殘酷,給了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此前他剛經歷了董劍平報恩之事,看到了修仙界美好的一面,對這個世界還存在著一些美好的幻想。

可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卻是無情的打破了那層美好,并且用他自己的血告訴他,修仙界永遠都是那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修仙界,永遠不會因為某一個人而改變!

身份如朱子虞這樣的人,也會在地下交換會上暗中做手腳,意圖對和自己交易的筑基修士謀財害命,又何況那些身份地位財富不如其的人?

遇上董劍平這樣值得一交的修士,是他來流云洲修仙界一個幸運的開始,但是流云洲修仙界的人,不會個個都是董劍平、賈云真這樣恩怨分明、心懷善意的人。

似朱子虞這樣睚眥必報、大奸極惡的人,也許不會占據大多數,但絕對不會少。

紫星宗!

朱子虞!

這六個字,從今天開始深深烙印到了周陽的心中,他會一直記住這六個字,記住這個仇人和仇人所在門派的名字。

冤有頭,債有主,以后等他修為高了,這筆債,這個仇,他是一定會親自過去討回來的!

接下來,受了不輕內傷的周陽,不敢再繼續在外面亂走動下去,只能找個地方停下,布下隨身攜帶的“小五行迷蹤陣”作為防護,然后就地盤坐下來服藥療傷了起來。

他在鎮岳仙城的時候,特地買了一些療傷的靈丹,其中就有用來恢復損耗精血的靈丹。

現在身處危機四伏的荒野,他也顧不得心疼購買這些靈丹所花費的靈石了,一切只能以保命為先。

這樣做是完全值得的,因為就在周陽療傷的第三天,“小五行迷蹤陣”就被一頭不知道哪里流竄過來的二階上品妖獸“風刃豹”看破,并發起了攻打。

這時候經過三天的療傷,周陽總算是稍稍恢復了一些實力,區區一頭二階上品妖獸,自然是被他隨手收拾掉了。

而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護衛周陽的“小五行迷蹤陣”又經歷了數次妖獸攻擊,雖然這些妖獸都很快被他解決掉了,但是這樣多次被打斷療傷恢復過程,也是讓他煩了。

于是他想了想后,沒有再在這里逗留下去,而是收起法陣慢慢趕路了起來。

他身上的傷勢經過半個月休養已經穩住了,雖然對于他實力發揮仍舊有不小影響,但是正常趕路還是沒有問題的。

而且自己被困鎮岳仙城數年,周陽很擔心曹文金在仙陽城等不到自己匯合后,會誤以為自己隕落在了斷云山脈中,從而先一步返回無邊沙海修仙界。

那樣的話,他可就真的要抓瞎了!

要知道黃沙門雖然有“隱靈香”這種秘制靈香可以讓門中紫府以上修士往來流云洲修仙界,但是煉制“隱靈香”的材料卻極其難尋,其數量根本無法讓黃沙門的修士經常往來兩地。

而且“隱靈香”固然可以極大增加修士穿越斷云山脈的幾率,卻也不是十成十的安全,不是必須的情況下,黃沙門的那些高階修士也沒哪個會輕易冒這個險穿越兩地。

曹文金要是回到流云洲修仙界的話,就算事后通過周陽存放在家族祖祠的魂牌,知道他沒有隕落,也不可能馬上又冒險回來接他的。

到時候最大的可能,還是他一直在流云洲修仙界等上數十年,等待黃沙門下一次派人來流云洲修仙界采購貿易后,再帶他回去,前提是別人愿意帶他!

而對于周陽來說,且先不提黃沙門下次派來的修士愿不愿意帶他回去,單單就是數十年不能回到家族,就是他完全不能忍受的事情。

他出門前,可是把整個周家的底子都掏空了,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外債。

若是他數十年不能回去,就算曹文金將他存放在其那里的靈石交還給周家,整個周家也會因為這件事元氣大傷,幾十年都沒有什么作為,那他可真就成為整個家族的罪人了!

所以,他一定要盡快趕去仙陽城和曹文金匯合。

好在由于斷云山脈的“獸潮”穿過這片緩沖地帶之時,帶走了這里大多數的三階妖獸,周陽得以在天空中御劍飛行也沒什么妖獸阻攔。

能夠御劍飛行的情況下,幾萬里的路,也就是幾天的事情罷了。

之所以要幾天,是因為周陽必須時刻留下至少七成的法力在身,用以應對突發狀況,不可能像當初從玉泉湖綠洲趕往白沙河綠洲一樣全速趕路。

而這一日,周陽在飛了近兩萬里路后,正準備找個地方落地休息之時,忽然遠遠看到了數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上有陣法靈光閃現。

他見到這種情況,眼中好奇之色一閃,當即便稍稍靠近了一些查看情況。

由于他刻意收斂了些氣息,又是通過步行靠近,一直等他到達那座山峰二三十里外,也沒有被那山上正在斗法的雙方修士發現。

只隔著二三十里距離的情況下,周陽施展“天眼術”后,已經足以看清楚那邊的情況了。

他視線中的那座山峰并不高,看起來也就四五百丈,但是靈氣濃度卻不低,達到了三階下品,最難能可貴的是,山上守護的陣法,也是一座三階下品陣法。

唯一可惜的是,此時操控這座三階下品陣法的人,只是一個看起來剛筑基成功不久的女性修士。

隔著太遠的情況下,又有陣法護罩阻隔,周陽也看不清楚那女性修士的樣貌,只是從對方身穿紅色裙子判斷是個女性。

而那些攻打陣法的修士,卻是三個男性修士,這三人同樣都是筑基期修為,其中一人甚至還是筑基中期修為。

周陽到來的時候,那座靈山上面的護山大陣在三個筑基修士長時間攻打下,已經漸漸出現了崩潰征兆。

而且他很快就聽到了那個攻打大陣的筑基中期修士猖狂大笑聲:“哈哈哈哈,小師妹你還是別掙扎了,現在趕緊將陣法收起,老老實實把師傅那老東西的煉丹術傳承和法器遺物交給我們三個,看在同門一場的份上,只要你簽下幽冥血契答應當師兄我的道侶,師兄我還能饒你一命,否則陣法一破,就是我和兩位兄弟一起享用你那嬌嫩的身子了!”

ps:今天保底兩更送到,求訂閱,求全訂!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