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一百二十章:曹文金的決斷

更新時間:2020-02-08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赤虎山綠洲。

當周陽一劍斬破“大地龍蚯”體內的囊袋空間之后,隨著大量的酸液從那缺口中傾泄而出,原本停下身來大口吞噬泥石的“大地龍蚯”,頓時猶如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龐大的身體迅速干癟縮水了起來。

不一會兒,這頭體長近八十丈的龐大妖獸,就只剩下不足二十米的身體還留在原地。

“果然,傳說果然沒有錯,大地龍蚯這種妖獸,果然掌握著金蟬脫殼之類的替身逃命神通!”

地底下,周陽看著腳下不足二十米的“大地龍蚯”身體,臉上滿是遺憾之色。

剛才他一劍斬破“大地龍蚯”體內的囊袋空間,其實已經對這頭妖獸造成了難以痊愈的重創,只要再加把勁的話,殺之也不難!

可惜的是,“大地龍蚯”在感受到死亡危機后,竟然無比果斷的施展出了“斷尾逃生”天賦神通,直接舍棄小半截身體遁地逃離了這里。

在這地底之下,“大地龍蚯”想要遁地逃跑,別說是動用了魔道秘術才恢復法力的他,就算是一個紫府期修士來了,也未必能夠留下一心想逃的對方。

當然,“斷尾逃生”也不是沒有代價的,“大地龍蚯”施展出這門天賦神通,固然逃得了一命,但是修為也連掉兩級的掉落到了三階下品,日后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活到成年。

而周陽雖然沒有留下“大地龍蚯”這頭極為稀少的三階上品妖獸,卻也收獲了對方小半截身體,不算是完全的一無所獲。

雖然只是“大地龍蚯”的小半截身體,可是這大小也比許多三階妖獸要大了,勉強可以彌補他施展“血沸術”帶來的損耗。

這么大一截妖獸尸體,周陽身上還沒有一個儲物袋能夠完全裝下,為此他不得不多維持一段時間的“血沸術”,用飛劍將尸體斬斷成數截收入數個儲物袋中。

做完這一切后,他才身形一動,迅速遁出地下到了地面上。

然后他也顧不得查看自己目前深處何處,連忙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套二階上品陣法“小五行迷蹤陣”布下,就地盤坐下來施法散去了“血沸術”的效果。

“血沸術”的效果一解除,周陽便猛的張口噴出了一大口鮮血,然后一張鮮紅欲滴血的面龐,血色瞬間散去,轉眼間就變得比雪還白。

若只是這樣還罷了,更慘的是,周陽在解除“血沸術”后,很快就發現,自己身體內部許多微小血管都出現了爆裂出血情況,甚至連經脈都出現了若隱若現的裂痕!

這種情況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就會給他身體留下難以痊愈的內傷,徹底斷絕他日后修為進步的可能!

這個發現,頓時讓周陽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要是知道使用“血沸術”的后果如此嚴重,他當時也許還是會施展這門魔道秘術來救命,但是絕對不會在逃出虎口后還維持秘術效果處理戰利品。

可惜事已至此,他心中再后悔也是無用,只能無比難受的接受這個事實。

然后默默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些療傷丹藥吞服而下,運轉功法煉化丹藥之力療傷了起來。

只是他身上的療傷丹藥,都是二階級別,對于筑基期修為的他來說,能夠起到的效果非常有限,要想恢復到完好狀態,最樂觀的情況也得耗時數年時間才有可能恢復如初。

而在周陽躲起來療傷的時候,兩只“金翅雷鷹”在發現奈何不了赤虎山的護山大陣后,轉而開始瘋狂攻擊起了綠洲上所有可以看見的人類修士,甚至連黃沙門遷徙到綠洲上的那些凡人也不放過!

這下黃沙門的曹文金也坐不住了。

他可以不在乎兩只“金翅雷鷹”攻打赤虎山,但是絕對不可以容忍這兩只畜生大肆屠戮凡人!

并不是黃沙門損失不起赤虎山綠洲上的那幾十萬凡人,而是這個口子不能開,一旦開了這個口子,黃沙門中如張云鵬這種從普通凡人家庭一步步爬上來的修士,定然會因為此事對宗門寒心。

而這些從普通凡人家庭一步步爬上來的修士,不但數量占據了黃沙門弟子中的近半,更是對宗門最忠誠最可靠的一群人。

要曹文金選擇的話,他寧愿和斷云山脈中那只五階妖獸“金翅雷鷹”大戰一場,也不愿寒了這群宗門忠臣的人心。

于是乎,剛從流云洲修仙界歸來沒有多久的黃沙門金丹期修士蔣明,再次臨危受命奔赴到了赤虎山這座曾經由他親自帶隊開辟出來的靈山。

蔣明這位金丹二層修士一到,只是遠遠釋放出金丹期修士的氣息,兩只“金翅雷鷹”便成了驚弓之鳥,瞬間逃離了綠洲范圍。

只是讓曹文金和蔣明都沒有想到的是,兩只“金翅雷鷹”雖然忌憚于蔣明顯露出來的金丹期修士氣息逃離了綠洲,卻一直圍繞著綠洲徘徊不去,沒有一點返回斷云山脈的跡象。

“怎么回事?這兩只畜生真的發瘋了不成?還是綠洲上面有什么東西吸引著它們?”

黃沙門的兩個金丹老祖都迷茫了,兩只“金翅雷鷹”的反常行為,使得這件事情越來越復雜,越來越讓人難以琢磨透了。

沒辦法,面對這樣兩只殺不能殺,趕又趕不走的“金翅雷鷹”,黃沙門的兩位金丹期修士,只能一邊讓蔣明繼續坐鎮赤虎山上威懾兩只“金翅雷鷹”,一邊暗中排查整個赤虎山上所有修士的儲物袋和整座靈山,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吸引著兩只“金翅雷鷹”。

然而就在這時,沉寂了一段時間的魔修,再度出現了。

這次慘遭魔修毒手的還是一個筑基家族,其正是在白沙河綠洲修仙界鼎鼎有名的赤霞山劉家。

劉家原本有筑基修士數人,又在白沙河綠洲上的交換會上以寶物為誘,令得三個筑基散修答應成為其家族客卿供奉,一同駐守家族靈山赤霞山。

可就是這樣擁有多達七個筑基期修士駐守的赤霞山,也在魔修的攻擊下迅速淪陷了,等到白沙河綠洲坐鎮的陳家老祖帶著援軍趕到赤霞山之時,原本山靈水秀的赤霞山,已經被劉家數百修士和無數凡人的鮮血所染紅。

一個傳承六七百年的強盛家族,就這樣一夜之間被人滅了門!

“別攔著我,我要見曹老祖,我要見蔣老祖,我要問問兩位老祖,為什么我們黃沙門身為無邊沙海修仙界霸主,會連幾個紫府魔修都奈何不了?”

“我們劉家給黃沙門當牛做馬數百年,前前后后十八代人,每代至少有十個以上的劉家人加入黃沙門為宗門服務,前后為宗門犧牲的劉家人數量多達三百多人,繳納給宗門的供奉資源總價值超過三十萬靈石……”

“弟子斗膽想問兩位老祖,為什么我劉家兢兢業業為宗門效力數百年,最終卻落得個全族盡滅的下場?宗門若是連庇護附庸家族的能力都沒有,又有何顏面讓附庸家族向宗門稱臣納貢?”

“請兩位老祖回答弟子的問題!請宗門給弟子和劉家一個解釋!”

曹文金洞府外,赤霞山劉家僅剩的筑基修士劉志濤雙膝跪地跪倒在洞府大門外,滿臉悲憤的望著洞府大門悲吼不止。

在他的身后,黃沙門庶務殿殿主郭書云與二三十個身在山門內的紫府、筑基修士看著這一幕,眼中既有欽佩之色,也有惋惜之意。

劉志濤的勇氣無疑令人欽佩,以筑基期修士的身份,敢于質問宗門最頂層的金丹老祖,這份勇氣在整個黃沙門內也是沒有第二人可比了。

但是他這種以下犯上近乎于逼宮的行為,卻是嚴重觸犯了黃沙門的門規,即使他是筑基修士,事后也定然會遭到門規的嚴懲。

而在洞府之內,曹文金聽著洞府外的劉志濤悲吼聲,一張臉已經黑成了鍋碳。

他修行八百多年,自從六百多年前開辟紫府后,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筑基期修士如此質問,如此冒犯。

換做往常,別說是筑基修士,就是紫府修士敢如此質問他,他也早就一巴掌拍下去,當場將其拍死了。

可是現在不行,現在黃沙門正經歷千年未有之危機,整個宗門包括整個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修士都在看著他。

他若是這時候不管不顧一巴掌拍死外面的劉志濤,固然可以一暢胸中惡氣,卻也是正如了那些魔修的意,讓眾多和劉志濤站在同一陣營的修仙家族與黃沙門產生隔閡,最終將這些原本的盟友、小弟,推向敵人的陣營。

“此事,宗門自會處置,劉家損失的筑基修士,宗門會如數發放筑基丹補償給你們,劉家的滅族之仇,宗門也一定會給你們報!”

“老夫不敢說能夠保證每一個依附宗門的家族都安然無事,但是老夫可以在這里保證,只要有家族是因為抵抗魔修而陣亡筑基修士的,宗門都會在以后給其家族幸存者免費發放相應數額的筑基丹進行補償,并幫助其家族幸存者重建家族!”

“老夫如此處置,你可滿意?”

黃沙門山門上的天空,忽然間風云變色,曹文金端坐于洞府之中,嘴唇微微開合著,從其口中說出的話語,卻是如雷鳴聲一樣瞬間在整個山門內所有修士耳旁炸響。

“弟子,滿意!”

洞府外,劉志濤聽到那雷鳴般的話語聲后,臉上露出了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金丹期修士口含天憲說出的話語,比什么保證都有約束力,以曹文金的身份地位,他既然說出這番話,那就絕對不可能有半點反悔,也承擔不起反悔帶來的后果。

然后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站著的郭書云等同門,咧嘴一笑道:“能夠和諸位同門一場,劉某三生有幸,若是這世上真有輪回轉世,劉某來世愿再入黃沙門修行!”

話畢,他目光一轉,雙目圓瞪的回過頭來看著曹文金洞府大叫道:“弟子劉志濤以下犯上,沖撞老祖,愿受門規處置!”

說完他全身法力一涌,直接自碎了丹田經脈和心臟。

“哎!這又是何苦來哉!”

郭書云一聲長嘆,然后彎腰對著地上的劉志濤尸體鞠了一躬,轉身離開了這里。

其他修士見此,也是一個個搖頭嘆息的跟著鞠躬行了一禮,同樣是默默轉身下山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后,天空中忽然“轟隆”降下一道雷霆,當場將地上劉志濤的尸體劈成了飛灰。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