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懲罰

更新時間:2020-02-08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不知道為什么,當得知那日一起并肩戰斗過的燕云飛和岳山也被蕭不凡叫來赤虎山后,周陽心中竟然大松了一口氣,心中的壓力一下子小了許多。

既然不止是他一人被叫來赤虎山,那么他擔心的最壞情況應該不會出現。

“走吧,蕭前輩已經在山上等周道友你了,讓他老人家多等可不好。”

燕云飛和周陽聊了幾句后,便主動停下話題,催促著他趕緊上山。

周陽見此,只能心懷忐忑的跟著他飛向了被陣法籠罩的靈山。

到了山上,周陽直接被燕云飛帶到了蕭不凡的洞府前,然后在燕云飛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目光中,被洞府中的蕭不凡給單獨叫進了洞府里面。

“晚輩周陽,見過蕭前輩。”

周陽走進洞府,來到洞府客廳中,一眼便看見了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品茗的蕭不凡。

而面對他的行禮,蕭不凡只是稍稍抬眼望了他一眼,便自顧自的繼續端著茶水小口啜飲,也不說話,更沒有讓他起來的用意,顯然是要給他給下馬威瞧瞧。

周陽對此倒是沒有太多感覺,前世他還是個辦公室小職員的時候,就沒少受過老板、主管上司的氣,那時候他都忍過來了,現在面對蕭不凡這個擁有打殺他實力的紫府期修士,受這點氣又算得了什么?

這樣足足晾了他近半個時辰后,蕭不凡才放下手中仍舊還冒著熱氣的茶水,目光淡然的掃了他一眼問道:“說說吧,老夫的飛鷹傀儡為何會落到你手中?”

周陽聞言,當即是身板一挺,站直了身體,然后伸手從腰間解下那個裝著那頭飛鷹傀儡的儲物袋雙手遞上,口中大聲喊冤道:

“前輩明鑒,此事晚輩冤枉啊,當日晚輩設計伏殺兩個追擊的魔修后,正在一處沙丘下養傷恢復法力,突然遇到前輩的飛鷹傀儡追擊魔修,晚輩對此當然不能視而不見,立即壓下傷勢加入了追殺當中。”

“后來魔修分開逃亡,晚輩與您的飛鷹傀儡合力殺掉一個魔修后,您的傀儡也因為靈力耗盡墜落到了地上,晚輩當時將其收起來后,就準備等回到綠洲后轉交給您,沒想到等晚輩回到綠洲之時,已經不見了前輩您的蹤跡。”

“后來等晚輩回到白沙河綠洲,從陳老祖那里聽說了前輩您的謀劃后,當真是嚇得半死,因為晚輩一時沖動,竟是差點鑄成大錯,險些壞了前輩的除魔大計!”

說到最后,周陽臉上已經滿是后怕與悔恨之色。

這可不是他裝出來的,而是他聽說蕭不凡設計誘殺血摩涯后,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他當時又是慶幸又是后怕,慶幸自己只殺了一個逃跑的魔修,撿了一頭傀儡飛鷹,要是他當時貪心一些,殺了一個魔修后又去追殺另外一人,那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當然這也要感謝被他洗劫了的王家,若不是當時想著殺個回馬槍去洗劫王家的靈山,他說不定真有可能去追另外一個逃跑的魔修。

而蕭不凡聽完他的解釋后,又看到他臉上的神色不似作偽,原本冷淡的面色,倒是多了幾分人味,不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這么說來,你是承認自己洗劫了王家的靈山了?”

“洗劫靈山?前輩何出此言!”

周陽一臉“驚詫”的看著蕭不凡,好像完全不知道王家靈山被洗劫一事。

“怎么?還想裝傻?你以為自己這件事情做的真是天衣無縫?別的不說,你家里那三頭金毛巖羊,張師兄從你家回來后,可是特意和我說起過的呢!”

蕭不凡眼神一厲,目光冰冷的注視著周陽,對于周陽的裝傻充愣很是不快。

他心中未必有多在乎王家被周陽洗劫走的那些東西,但是周陽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卻是讓他很不喜歡,現在見到周陽在事實面前還想抵賴,他就更不舒服了。

“晚輩不敢!”

周陽微微低下腦袋,果斷服軟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丈夫能屈能伸,這時候再死鴨子嘴硬,只會讓蕭不凡借題發揮把事情變得更嚴重起來,他腦子有坑才會這么做呢!

果然,見到他服軟,蕭不凡臉色稍稍一緩,但還是很不爽的樣子看著他重重冷哼一聲道:“哼,原本按照宗門規矩,你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不但要被追回所得贓物,還要廢除修為以示懲戒!”

當聽到“廢除修為”四個字之時,周陽哪怕明知道蕭不凡這樣說只是嚇唬自己,眼皮也是一陣猛跳,一陣心驚肉跳不已。

他這些反應當然沒有逃過蕭不凡的眼睛,這讓其臉色又好上了不少,然后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不過老夫念在你救援有功,除魔有功的情況下,就不過多追究這件事了,那些贓物,就當是宗門和老夫對你除魔有功的賞賜,只是此事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你可明白?”

周陽當然明白,這定是陳家老祖那邊收了自己兩張三階丹方后,使了力氣,才會讓黃沙門和蕭不凡接受這種以繳獲贓物代替賞賜的分配方式。

當然這種事情他心中明白就行了,嘴上肯定不能說出來的,不然這個口子一開,引起其他人效仿,黃沙門以后還有什么威信可言?宗門規矩還要不要了?

因此他深知一口氣后,腦袋頓時又低了一些,深深施了一禮道:“晚輩明白,多謝前輩寬容,前輩大恩大德,晚輩感激不盡!”

“先別忙著道謝,你洗劫王家靈山的事雖然有陳道友為你說情,老夫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們三人當日舍棄老夫逃命之事,卻沒有那么容易了結,老夫已經向宗門申請征調你們三人到這赤虎山駐守十年,你可有什么話說?”

蕭不凡凝視著周陽,終于說出了他讓周陽來赤虎山拜見他的真實用意。

原來他雖然不想深入追究周陽三人當日棄他而去之事,但是那件事顯然也讓他感覺很沒面子,這才會利用手中的權利將三人召來赤虎山服役,略施懲戒。

“晚輩,一切聽從宗門的安排!”周陽心中一嘆,認命的點了點頭,什么話也沒有多說。

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這個道理他前世就領悟的很深刻,這一世身處一個超凡世界里,就更不用說了。

弱小即是原罪,這話在這種超凡世界中就是真實得不能再真實的真理。

當日的事情,誰有理誰沒理,蕭不凡和他都清楚,可是蕭不凡修為高,拳頭大,理就在其手中。

這就好像前世領導讓他辦某件事,他明知道這事辦下來自己會挨批甚至罰錢,可是他還得硬著頭皮去辦,因為他不辦事的話,領導就會辦了他!

現在的情況,只會比前世那種情況更惡劣十倍、百倍,前世他受不了的話,還可以選擇辭職走人,可是這一世,他根本就不存在第二種選擇!

這時候見到他態度還不錯,蕭不凡臉上終于有了幾分滿意之色,不由輕輕一揮手道:“行了,現在你出去和他們兩人交流一下吧,以后你們三人就要組成一個小隊共同行動了!”

“晚輩告退。”

周陽行了一禮,退出洞府,果然看見燕云飛和聞訊趕來的岳山都在這里等他。

“呵呵呵,咱們又見面了,周道友。”

見到周陽出來,岳山輕輕對他打了個眼色,然后面上露出一副老友重逢一樣的笑容笑著和他打起了招呼。

“岳道友好。”

周陽壓下心中的煩悶,也是微微點頭回應了一句。

“走吧,咱們先去岳某的暫住之處坐坐,接下來這十年里,咱們可是要同一個地方修行,共同并肩作戰了。”

岳山說著,就帶頭向著自己在赤虎山上的臨時洞府飛了過去。

等到帶著周陽和燕云飛兩人進入洞府,打開洞府內的隔絕陣法后,岳山臉上笑容頓時一斂,臉色有些陰沉的看著周陽點了點頭說道:“蕭師叔想必都把情況和周道友說明了吧,這種時候被征調來赤虎山駐守,并參與日常巡邏行動,其中危險性不用岳某多說,周道友也知道吧!”

周陽聽到他這樣說,頓時苦笑著說道:“岳道友難道不能透露點內幕消息么么?好端端的,赤虎山鎮守的紫府修士突然由羅前輩換成了蕭前輩,岳道友可別說是日常換防!”

“此事岳某真不知情,岳某在宗門內地位也是一般,不然也不會被蕭師叔如此輕易征來這邊了!”

岳山臉上神色郁悶的搖了搖頭,表情倒是不似作偽。

周陽見此,不由把目光看向一旁的燕云飛。

“周道友別看燕某,此事燕某也是一頭霧水,蕭前輩一紙征令下到燕家,燕某敢不從命嗎?”

燕云飛連連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情。

“說實話,蕭師叔這次的事情做得真是不地道,咱們上次救援他差點連命都搭上,他不給咱們好處就算了,還恩將仇報的將咱們征調來赤虎山這種地方鎮守,真是讓人難受!”

岳山臉上滿腹怨氣的說著,卻是突然抱怨起了蕭不凡來。

周陽和燕云飛見此,不由面面相覷,然后各自沉默了下去。

岳山說的話,其實也是他們心中所想,只是他們卻沒敢這樣說出來,怕給家族招來禍端。

尤其是周陽,他身為周家的族長,這種涉及到高階修士的事情更是要謹言慎行,別說是跟著抱怨了,就是聽都最好不要聽。

因此他心中盡管也滿腔郁悶無處發泄,卻也明智的馬上轉移話題說道:“算了,既然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內幕消息,那就只能萬事小心行事了,還請岳道友給周某說一說,我等日后的任務是什么。”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