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一百零一章:破陣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血河翻卷,魔威肆虐。

在五個筑基魔修與數十個練氣魔修組成的三階上品陣法“血河殺陣”攻擊下,周陽等三個前來支援蕭不凡的修士,頓時被打得連連后退,東奔西竄,根本不敢再正面一戰。

如今天空中的“七色云煙”早已散去,距離周陽等人支援過來已經過去了兩三刻鐘的時間,可是這么長時間里,都沒有任何人再過來。

而就是這短短的兩三刻鐘時間里,周陽已經損失了一件三階下品防御法器,自身法力也因為先前全力抵御敵人攻擊的原因,直接降低到了不足六成的程度。

戰斗打到這個程度,他心中對于勝利已經不存在多少期望了。

現在他只希望蕭不凡那邊能夠發出撤退的命令,這樣他就可以干脆利落的使用“血遁術”逃離戰場了。

可惜他卻不知道,從他們過來支援開始,蕭不凡就熄了撤退的想法。

對于蕭不凡來說,自己只要纏住血摩涯,堅持到宗門援軍趕來,就能一舉奠定勝負。

因此他雖然看到了周陽他們那邊險象環生,卻也沒有任何下令撤退的想法,只是不斷以言語激勵三人,許下種種承諾讓三人繼續堅持。

只是戰斗到現在,周陽三人也早就摸透了蕭不凡的想法,對于他那些激勵的話語,只當是耳邊風,沒有人真正在乎。

若是他們人死了的話,便是蕭不凡事后兌現承諾將補償轉送給他們的親朋好友,那也和他們沒任何關系了,能夠修行到筑基期的人,誰也不是傻子。

“兩位道友,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對方結成陣法,可攻可守,我們三人便是能和對方這樣耗下去,最先撐不住的,也定然是我們,必須得在我們法力耗盡前,破了他們的陣法才行!”

周陽法力修為最低,他知道繼續耗下去,肯定是自己先撐不住,所以當他的法力消耗到不足一半之時,他終于忍不住向岳山、燕云飛兩人傳音商議起了對策。

聽到他這話,那燕云飛當即便回道:“這個我們也知道,只是對方陣法已成,我們三人又都不是陣法師,修為實力也達不到以力破陣的程度,如何能夠破陣?”

周陽早料到兩人會有此一問,馬上就說道:“在下有一秘術能夠干擾人神識,只是施展此術必須有人護法才行,兩位若是能夠為在下護法一刻鐘時間,在下便能施展秘術干擾對方主陣之人,屆時對方陣法必定出現破綻,兩位只要在那時候抓住機會,必定能夠打破對方陣法!”

他說的秘術,當然就是“滅神針”這門神識攻擊秘術。

只是為了保密,不讓人知道“滅神針”的真實情況,他故意說得含糊,不透露具體情況。

岳山和燕云飛也都是修行多年之人,經驗何其豐富,當然聽出了他話語中的漏洞,不過兩人卻明智的選擇沒有多問。

修仙界中,打聽他人秘術詳絕招情乃是犯大忌的事情,便是相交多年的好友之間也不會做這樣犯忌諱的事情,何況是才結實不到一個時辰的路人。

因此兩人略一沉吟后,便對視一眼重重點頭應道:“既然周道友有此把握,那我們二人就舍命陪君子,全看道友手段了!”

“定不讓兩位失望!”

周陽臉色一喜,亦是語氣肅然的立下了保證。

三人計議好后,岳山和燕云飛當即便落下飛劍來到了周陽身邊,然后兩人各展手段,布下層層防護將周陽守護在了中間。

至于周陽自己,則是干脆將“鎮魂鐘”變大化作一個三丈巨鐘把自己罩在了里面,然后緊閉雙目全力調動神識施展起了“滅神針”秘術。

原本“滅神針”秘術若是能夠入門的話,就能像他的功法附帶神通“乾陽天劍”一樣,隨時凝聚一根神識之針蘊養在體內,要用的時候直接就能很快使出來。

可是誰叫周陽先前沒有將這門秘術練到入門呢!

秘術沒有入門,他別說是直接運用秘術攻擊人了,就是現在精心準備施法,也有一半的失敗可能。

當然,這個情況他是肯定不會和岳山、燕云飛兩人說的。

他現在也是沒辦法了,只能選擇賭這一把,要是賭贏了,這一戰還能繼續打下去,要是賭輸了的話,那他也只能血遁逃命了!

黃沙門要求門下修仙者看見“七色云煙”后必須前往救援,可沒硬性規定救援者一定要死戰到底。

先前的戰斗中,他看到岳山和燕云飛都在用一種二階中品法器“留影珠”記錄戰斗經過之時,也出價五百靈石向燕云飛購買了一件對方手中多余的存貨,如今那記錄著他在場戰斗影像的“留影珠”還在他儲物袋中放著。

有這東西在,即便是他逃走后,黃沙門追究起來,也最多是追究他一個人罷了,不可能再因此牽連到整個周家。

而就在周陽將自己關在青銅巨鐘內準備“滅神針”秘術的時候,對面組成“血河殺陣”的魔道修士見到他們三人突然放棄游擊戰術改為固守,也猜到了他們是在準備什么大招,故而攻勢越發凌厲了起來。

不過戰斗到現在,組成“血河殺陣”的那些練氣期魔修,法力已經幾近耗竭,這個陣法的威能已經大不如前。

岳山和燕云飛兩人全力防守下,竟是真的堅持住了一刻鐘時間,沒讓半點攻擊落到守護著周陽的青銅巨鐘上。

一刻鐘剛過,不用即將堅持不住的兩人提醒,那罩住周陽的青銅巨鐘,瞬間自動升起飛上了天空。

然后內中盤坐準備了一刻鐘的周陽,雙目忽然一睜,一枚肉眼難以看見的神識之針,瞬間自他眉心中飛出,眨眼間便穿透“血河殺陣”形成的血色護罩,直接沒入了主持大陣的那個筑基五層魔修識海中。

啊!

一聲慘叫傳來,那主持大陣的魔修突然一扔手中陣旗,雙手抱頭滿地打滾慘嚎了起來。

這“血河殺陣”本就是以此人為主布置而成,現在他一扔掉陣旗,陣法雖然沒有完全崩潰,卻也瞬間威能大降,露出了無數破綻。

早已等待多時的岳山和燕云飛,如何會放過這個機會,當即鼓起余力,各自祭出壓箱底的靈符與法器一道向著陣法轟了上去。

轟隆隆!

一陣轟鳴聲過后,“血河殺陣”正式告破。

陣法一破,除了那四個筑基魔修及時祭出法器護住自身逃得一命外,其余數十個法力接近枯竭的練氣期魔修,以及地上抱頭打滾的那個筑基五層魔修,無一例外全部被反噬之力當場震斃在了地上。

“好,干得漂亮!”

天空中,蕭不凡見到這一幕后,頓時喜得連聲叫好。

反觀對面的血摩涯,卻是臉色一黑,臉上那些丑陋的血斑,頓時如同一條條血色螞蟥一樣一陣蠕動,已經是暴跳如雷。

“廢物,一群廢物,連三個小輩都對付不了,老夫養你們這群廢物有什么用?”

他口中怒吼連連,眼中寒光一閃,那四個僥幸逃得一命的筑基魔修身上,瞬間燃起了血紅色的魔焰。

啊啊啊!

慘叫聲響成一片,四個渾身燃起血色魔焰的筑基魔修,一邊慘叫著抱頭哀嚎,一邊痛哭流涕的連聲求饒道:“老祖饒命,老祖饒命啊,我們知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請老祖收了神通!”

“哼,老祖眼前還敢耍那些小心思,你們真以為老祖我不敢殺你們嗎?”

臉上獰色一閃,血摩涯看著那四個被自己種下“燃魂血咒”的筑基魔修,眼中神色說不出的冰冷。

他從小在血煞魔宗長大,什么陰謀算計沒有見過?又怎會看不出這些人保存實力的小心思?

區區幾個筑基修士,也敢在他這位紫府修士面前耍這等小心思,真是天真!

他動用魔宗秘術懲戒了一下四人后,便一收秘術,語氣冰冷的冷喝道:“老祖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馬上去宰掉那三人,宰不掉那三人的話,你們四個就不用回來了!”

“謝老祖開恩,謝老祖開恩!”

幾個筑基期魔修見到折磨自己的血色魔焰收斂回去,頓時喜不自勝,連忙跪地一陣磕頭叩謝不已。

原本他們受到“燃魂血咒”懲戒的時候,是周陽他們動手的最好機會,可惜不管是剛剛消耗大量神識凝聚出神識之針攻擊的周陽,還是拼命防守一刻鐘后又放出所有底牌攻擊的岳山、燕云飛二人,此時都已是強弩之末,難以再戰。

最重要的是,剛才四個筑基魔修雖然叫得極慘,可誰又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如此引三人接近?

魔道修士的陰險狡詐,是個修仙者都聽說過,在這種生死大戰中,誰敢相信敵人會陣前自斬手腳,引頸待戮?

因此當四個筑基魔修身上血色魔焰散去,渾身血光閃耀一看就是施展了什么激發潛力秘術反撲上來時,周陽三人臉色頓時一陣狂變,不約而同的各自選了一個方向直接逃竄了起來。

三人逃離之時,燕云飛、岳山二人還不忘大聲喊道:

“蕭前輩,晚輩等人已經完成您交代的任務,接下來請恕晚輩等人愛莫能助了!”

“蕭師叔恕罪,師侄法力不濟,無法再幫師叔誅魔,只能先行撤離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