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四十七章:突圍之戰(下)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該死的混賬,竟然敢陰我們兄弟,真是該死!”

“他奶奶的,沒想到我們兄弟終日打雁,今天竟是差點被雁給啄瞎眼,好陰險的小子,竟然故布疑陣在陣法里面放置了幾張二階上品靈符,若非是我們兄弟一貫謹慎,說不定今天真要栽在這小子手上!”

“這事不算完,等我們找到那小子后,也不要殺他,就廢掉他全身經脈砍斷雙手扔進沙海中,讓他在無邊絕望中慢慢死去!”

無名荒山上,三個黑袍沙匪撐起法術護罩從一處坍塌的山洞廢墟中鉆出,滿臉憤怒的看著廢墟大罵不止。

他們三人循著周陽一路留下的痕跡追到這里后,一不小心就觸發了周陽布置的陣法陷阱,激發了里面的幾張二階上品靈符,差點沒全部交代在里面,現在當然有理由憤怒了。

這樣罵了一陣后,其中一個沙匪便看向兩個同伴問道:“現在怎么辦?那小子的氣息和痕跡就在這座荒山上消失了,不知道是躲起來了,還是逃往了他處。”

聽到同伴這樣問,其中一個沙匪當即就叫道:“他肯定是還在這里,懂得用這種手法陰人的家伙,肯定不會不知道那些前輩們正在巡視四方追殺漏網之魚,這時候他敢在地上跑,就是自尋死路!”

另一個沙匪聞言后也很是贊同的點頭說道:“沒錯,他一定還在哪里躲著,依我看來,多半就是躲在地下深處,我們不妨用土遁術遁入地下找找。”

“聽兩位兄弟這么一說,還真是這樣,那我們就找找吧。”問話的沙匪眼神一亮,當即便手掐法決施展出“土遁術”遁進了地下。

另外兩個沙匪見此,也是彼此點了點頭,跟著施展“土遁術”遁入地下尋找了起來。

周陽也沒有想到,這些沙匪竟是如此的狡猾,竟然一下便看出了他的打算。

他藏身的地下室雖然夠深,站在地上根本無法用神識探測到,但是卻最怕人同樣用“土遁術”遁入地下拉網搜索,這座荒山只有那么大,三個沙匪展開拉網式搜查的情況下,很快就將他從藏身之地逼了出來。

“呵,原以為懂得用這種陷阱陰我們兄弟的人,會是個混跡修仙界多年的老滑頭,沒想到竟然是個年輕的臭小子,小子你很陰險啊,這招從哪里學來的?難道你家也有長輩當過沙匪?”

荒山上,三個沙匪見到地下藏著的人竟然是周陽這個年輕人,都是微微一愣,然后其中一個沙匪好像是猜到了什么一樣,冷笑著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誠然,這種布置陷阱陰人的法子,確實是多出自沙匪散修之手,家族修士和門派修士即使知道這種手法,一般也不屑于使用這種陰損手段。

周陽懂得這種法子,還是他以前聽家族長輩們說起各種沙匪陰人手段時,暗暗記下的。

他和那些不屑于使用這種陰損手段的家族修士不同,在他看來,只要是能夠幫助自己戰勝敵人的方法,都是好方法,無所謂陰損不陰損。

當然,前提是這種方法不能有違他心中的底線,有傷天和。

比如一些修仙界魔頭為了擊殺對手,不惜動用禁術血祭數十萬凡人煉制邪惡魔器,這種手段周陽即便是知道,也肯定不會用的。

“這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要說陰險,誰能有你們這些沙匪陰險毒辣?”

周陽目光一掃三個沙匪,發現三人修為并未超出自己的應對極限后,心中微微一松,不禁面帶譏諷之色的看著三個沙匪嘲笑了一句。

這三個沙匪,一個練氣九層,兩個練氣八層,對付一般的練氣九層修士,哪怕是周家除了周玄鈺以外的其他幾位長老,都會有很大勝算。

不過對于他來說,只要動用他身上那些壓箱底的寶物,要以一敵三也并非做不到。

“好狂妄的小子,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三個沙匪都是一怒,被周陽這種態度給激怒了,二話不說直接祭出法器向著周陽殺了過去。

這三人的法器都不錯,竟然有兩人擁有二階上品法器,分別是一把飛劍和一個能夠釋放出毒砂的黑瓶。

尤其是那黑瓶釋放的毒砂,雖然每一顆不過指甲蓋大小,可是數量卻多達上百,每一顆都有一階上品法器的威力不說,還帶有腐蝕法力的劇毒,周陽光憑一件銀罡盾法器,根本擋不下四面八方襲來的毒砂,只能用上防御靈符來增強防御。

不過防御靈符一旦使用,就會時刻抽取修士的法力來維持其存在,否則光憑靈符內那點靈力,擋下敵人幾次攻擊就會散盡。

這樣一來,周陽等于又多出了一份法力消耗。

再加上這邊斗法聲勢不低,一旦時間久了,引來筑基期沙匪的關注就慘了。

所以周陽在初一交手試探了三個沙匪的手段后就知道,這場戰斗必須速戰速決才行。

再加上這邊斗法聲勢不低,一旦時間久了,引來筑基期沙匪的關注就慘了。

所以周陽在初一交手試探了三個沙匪的手段后就知道,這場戰斗必須速戰速決才行。

“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他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三個沙匪,手一揚,揚手就是數張二階上品靈符扔向了那個用黑瓶法器的沙匪,然后神識一動,半空中和敵人飛劍激斗的四把“破甲匕”忽然一轉向,瞬間拋下飛劍激射向了被數個二階上品法術攻擊的沙匪。

三個沙匪顯然也沒有料到,周陽竟然會如此果斷,如此冒險,應對上不由慢了半拍,剩下兩個沙匪根本來不及救援同伴。

而那個被周陽集火的沙匪因為所使法器對于法力消耗頗大,在此之前只是祭出一面銅鏡法器配合“金光護身術”作為防護。

這等防護也不能說差,至少周陽僅靠“破甲匕”這套二階上品法器的話,肯定是無法一擊打破雙重防護傷到他的。

然而他嚴重低估了周陽的手段,更低估了周陽殺他的決心。

周陽不惜成本一連四張二階上品靈符砸在他身上,瞬間撕裂了他倉促間布下的所有防護,然后被緊隨著飛來的“破甲匕”輕易斬下了頭顱。

另外兩個沙匪見此,也是又驚又怒,一邊連忙給自己身上多上幾重防護,一邊也拿出靈符向著周陽砸了上去。

他們剛打劫了金沙坊市,每個人身上都搶到了不少好東西,身家和手段,都比周陽當初在沙漠中遇到的那伙沙匪強上不少。

周陽也沒有想到,這兩個沙匪因為同伴的死亡,竟然會兔死狐悲的不惜成本和自己進行法術對轟。

這種有情有義的沙匪,可真是少見。

這下可換成他難受了。

他身上的靈符是不少,也自信拼身家自己能夠拼到兩個沙匪破產。

可是靈符使用也要消耗法力的,尤其是防御靈符在防御攻擊之時,更是消耗法力的大戶。

他以一敵二,除了靈符消耗數量是敵人的數倍外,法力也像是失控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啦猛泄不止。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樣下去便是耗光了敵人的靈符,我的法力也支撐不到最后勝利,看來只能用那件東西了!”

周陽身上頂著各種五顏六色的防御護罩,心中暗暗叫苦,知道再不用其它手段破局的話,自己今天真可能要栽在這里了。

他身上確實還有一件足以奠定勝負的底牌,只是這件東西極其珍貴,用在兩個練氣期沙匪身上,實在太過可惜了,此前他一直沒想著動用。

可是現在看來,不動用這件壓箱底的寶物的話,今天他怕是難以善了了。

在生命和寶物面前,他當然選擇生命。

既然下定了決心,周陽也沒有再猶豫什么,只見他伸手往腰間的儲物袋上一拍,手中便多出了一個一尺來高的黑色金屬圓筒。

然后他將這黑色金屬圓筒用力向著兩個沙匪之間的天空中一扔,法力一催,金屬圓筒便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轉,“嗖嗖嗖”的瞬間射出了密密麻麻的暗紅色毒針。

啊啊!

先后兩聲凄厲的慘叫聲,幾乎同時從兩個沙匪口中響起。

兩人原本見到周陽扔出金屬圓筒之時,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好了防護,可是他們仍舊低估了那些毒針的恐怖,瞬間被千百毒針刺破防護放倒在了地上。

而始作俑者周陽見到這一幕,卻是一點都不意外。

這藏著三百三十三根毒針的金屬圓筒,乃是老族長周明翰用三百三十三根“毒火蝎”的蝎針融合玄鐵特別煉制而成。

這件法器只能使用一次,一經使用,里面的毒針便會全部射出,事后即使一根根撿回來,也會失去作用。

因為只能使用一次,金屬圓筒內的毒針在射出之時,每根威力都能達到二階下品法器一半的威力,其中有二十四根使用二階毒火蝎蝎針煉制的毒針,威力更是堪比二階中品法器。

也只有老族長周明翰那樣的三階上品煉器師,才能煉制出這等精細強大的一次性法器,換做周陽的話,即使告訴他煉制方法,也沒有可能煉制成功的。

“這里不能待了,得馬上離開才行。”

眼中可惜之色一閃,周陽也沒去撿那個失去作用的金屬圓筒,直接向著沙匪的尸體走了過去,準備拾取掉戰利品就離開這里。

然而他剛走到那沙匪尸體邊上蹲下身子,原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尸體”,忽然雙眼一睜,猛的張嘴向著他吐出了一道凌厲血箭。

不好!

周陽心中大叫不妙,連忙想要閃身后退。

但是卻遲了。

血光一閃,他身體便如遭雷擊一般,猛的向后仰倒了下去。

那吐出血箭的沙匪見此,眼中快意之色一閃,脖子一歪,終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原來剛才他被毒針射中后雖然暫時未死,卻自知難以活命,于是便暗中運轉以前得到的一門秘法,調動全身精血準備起了這一擊。

這一擊蘊含了他全身的精血法力,威力比之二階上品法術也不遜色,練氣期修士措不及防被血箭射中,基本上是不可能活了。

是以沙匪在見到周陽中箭倒地后,才會露出大仇得報的快意之色,才終于舍得咽下最后一口氣。

ps:求推薦票!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