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三十章:夜遇沙匪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周玄灝筑基成功,對于整個周家來說都是值得大肆慶賀的大喜事,因此老族長周明翰在親自趕往“灝陽窟”確認清楚情況后,回到家族便令人廣發請帖,邀請四方修仙者前來觀禮慶祝。

玉泉湖綠洲周圍的修仙界,只要是和周家關系不錯的修仙家族和散修高人,幾乎都收到了請帖。

這些人收到請帖后,或是派遣家族長老帶著禮物過來觀禮祝賀,或是親自攜帶后輩子弟過來增長見識。

周家原本派駐到外面的修士,也紛紛暫時放下手頭上的事情,趕回家族參與這場數十年未有的慶典。

大量的修仙者齊聚于玉泉峰上,使得原本頗為冷清的玉泉峰,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周家也趁此機會在玉泉峰上開辦了一場小型交換會,從寶庫中拿出一些積存的丹藥、法器、靈符等寶物出售給那些來此的散修,同時收購散修們手中的各種煉丹、煉器原材料。

至于那些家族修士,由于各大修仙家族基本上都會培養自己的煉器師和煉丹師,周家拿出的那些二階靈丹和法器,還不足以吸引這些人出手購買。

反倒是一些散修手中偶爾出現的不知名靈物,會引起這些家族修士的興趣,出手購買幾件。

然后那些散修們就會拿著到手的靈石,轉身就去周家的攤位上購買法器、丹藥。

只是這熱熱鬧鬧的場面,周陽卻是見不到了。

那日他從老族長周明翰的一番話中有所領悟后,當天就向父母表露了心跡,隨后便跟著老族長回到了家族。

返回家族后,周陽又和義母周玄鈺作了道別,然后就帶著老族長和義母的叮囑,獨自一人騎著一頭沙陀獸離開了玉泉湖綠洲。

若是不算當年前往青萍山綠洲駐守的那次家族任務,這是周陽來到這個神秘浩瀚的修仙世界三十二年后,第一次獨自一人出遠門。

他的目的地是白沙河綠洲,一個距離玉泉湖綠洲足有六千多里的沙漠綠洲,那里有周圍數萬里修仙界最大的修仙者坊市——金沙坊市。

白沙河綠洲的統治者是白駝嶺陳家,陳家是一個傳承了七八百年的修仙家族,家族開辟者就是一位紫府期高人,當代陳家族長陳耀輝,更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修為比當年開辟陳家的那位老祖還要高出一些。

如今整個白駝嶺陳家,共有紫府期修仙者一人,筑基期修仙者十二人,練氣期修仙者上千人,世俗族人上百萬,是周圍數萬里修仙界最大的修仙家族。

白駝嶺陳家的子弟出門,就是黃沙門的弟子遇上了,也要賣其幾分面子,由此可見其顯赫。

陳家家世顯赫,像玉泉周家這樣的小修仙家族,本來根本入不得陳家這樣的大家族眼,雙方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不過當初創建周家的周家老祖周玉泉,因為出身黃沙門的原因,曾經在當代陳家族長陳耀輝年輕之時幫過其一個大忙。

故而在其開辟玉泉周家這一脈后,陳家老祖感念當初的恩情,不但在陳家創建的“金沙坊市”中劃出兩間店鋪送給周家作為賀禮,還將周家納入了陳家的同盟家族行列中,讓周家可以共享這個同盟圈子里的福利。

像陳家即將召開的“筑基大會”,便是只有陳家同盟家族才有資格參與的活動。

周陽這次去白沙河綠洲,除了尋找突破瓶頸的契機外,也是身負家族重托,子承父業的代替已經筑基的父親周玄灝,坐鎮家族在“金沙坊市”中開設的商鋪。

玉泉湖綠洲到白沙河綠洲這條路線已經很成熟了,雖然沙漠中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道路,可是經過周家數代修士的共同努力,已經在兩座綠洲之間的數千里沙漠之中,建立了幾十處“信號塔”,以確保來往兩地的周家修士不至于中途迷路。

當然“信號塔”是周陽的理解,實際情況是,周家的陣法師煉制出了數十個一階上品陣法“元磁牽引陣”,然后讓人將這些陣法布置在玉泉湖綠洲到白沙河綠洲的數千里沙漠中。

周家或者和周家關系密切的修士,只要手持一種特別煉制的一階法器“陰陽磁針”行走在這條路上,就可以憑借法器與周圍百里內的任何一座陣法產生聯系,完全沒有迷路的擔憂。

不過,雖然有“信號塔”的指引不至于迷路,可是沙漠中險惡多端的惡劣天象,還是讓第一次出遠門的周陽吃足了苦頭。

他從玉泉湖綠洲出發后,短短半個月內便遇到了三次沙塵暴,每次沙塵暴到來之時,他都只能像個鴕鳥一樣躲在沙陀獸腹下,然后眼睜睜看著無數黃沙將自己“活埋”掉。

而如果說沙塵暴最多只是讓周陽灰頭土臉吃點苦頭的話,那沙漠中永遠不知道會出現在哪里的流沙,就有些要人老命了。

流沙不像沙塵暴,出現前會露出明顯的征兆讓人察覺,流沙只有在你踩到上面后,才知道自己陷入了流沙當中。

沙陀獸與生俱來的特殊天賦,讓它們總是能夠在沙塵暴到來前發現異常,及時向主人示警。

可是面對流沙,便是它這種沙漠中生活的妖獸也無可奈何。

流沙在人和牲畜踩上去前,完全和正常的沙土地沒有兩樣,非常難以發現。

而一旦踩上流沙,一個正常體重的成年男子,只需十秒不到的時間就會徹底消失在地面上。

周陽和身下的沙陀獸加在一起,重量超過三噸,一旦陷入流沙當中,只需三秒不到就會沉入流沙深處。

第一次連人帶駝獸的陷入流沙當中時,周陽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隨著沙陀獸一同沉入了沙面之下。

還好他出門之前,老族長周明翰再三叮囑讓他在袖中放置幾張“土遁術”靈符,他才在慌亂之中,及時激發靈符帶著沙陀獸一同遁出了流沙區域。

這一次身陷流沙的經歷,實在是嚇壞了周陽,那種墜落深淵一般的恐怖窒息感,簡直比死亡還令人恐懼。

從那以后,他每天坐在沙陀獸背上前行之時,都會放出神識掃描前方十米的地面,同時在手臂和雙腿上面都貼上了“土遁術”靈符。

這樣做雖然極為消耗心神,但至少能夠讓人心安。

只是這樣一來,周陽前進的速度就大大降低了許多,每天只能前進三百里不到,遠遠低于沙陀獸日行五百里的正常速度。

這日,周陽趕了一天路后,人馬俱疲的在一處背風的沙土坡下扎下了營地。

他先將宿營的帳篷扎好,然后又給沙陀獸喂了幾粒用妖獸血肉精華煉制的一階靈丹“精元丹”補充體力,掛上駝鈴。

做完這一切后,他才放心的留沙陀獸在外面為自己守夜,安心進入帳篷內打坐恢復起了損耗的神識之力。

沙漠夜間氣溫寒冷,最低可降到零下,周陽在密閉的駱駝皮帳篷內還好些,外面趴著的沙陀獸卻是四肢卷縮成了一團,口鼻中呼出的氣息都凝成了白霧。

這種馴化過后的沙陀獸,不但是沙漠中最好的騎行坐騎,還是極為出色的哨兵。

在沙漠里寂靜的黑夜,沙陀獸出色的感知能力,能夠清楚感應到數米深地下的老鼠挖掘聲,有它們負責警戒,那些想要從地下發起偷襲的沙漠妖獸,基本上不可能偷襲成功。

夜色漸深,氣溫也越來越低,帳篷外負責警戒的沙陀獸已經將大半個身子埋入了黃沙中,只剩下腦袋還露在地面上。

驀地,看似睡熟了沙陀獸,猛然睜開了雙眼,眼神警惕的昂起腦袋看向了沙土坡上面。

叮鈴鈴!

急促的駝鈴聲伴隨著沙陀獸焦急的嘶鳴聲,迅速驚醒了帳篷內打坐休息的周陽。

他幾乎是想也沒想的,第一時間就甩袖祭出了曾經多次救過自己性命的銀罡盾法器,然后才頂著法器沖出了帳篷。

嗖!

剛沖出帳篷,周陽便耳聽到一個尖銳的破空聲在自己耳邊炸響,這聲音他一點都不陌生,正是修仙者御使飛劍破空的聲音。

果然,下一刻他便看到一道金光撞在了自己的銀罡盾法器上面。

“二階上品防御法器!”

金光撞散在銀罡盾上面,顯現出了一根兩尺來長的金色圓錐法器,與此同時,一個充滿驚訝之意的驚呼聲也從不遠處響了起來。

周陽順著聲音看過去,只見兩個身罩黑色長袍的黑袍蒙面修士正站在沙坡上望向自己這邊。

見到他望來,其中一個黑袍修士伸手一招,便將偷襲失敗的圓錐法器召回到了手中,滿眼貪婪之色的看著他身前的銀罡盾法器惡狠狠低吼道:“小子,給你個活命的機會,交出這件二階上品防御法器,饒你不死!”

“沙匪?”

周陽眉頭一皺,并未在意那黑袍修士的叫囂,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這兩個不速之客問了一句。

聽到他這直白的話語,兩個黑袍修士眼神一冷,那未曾出手的黑袍修士頓時就冷聲道:“知道我們是沙匪,還能這么鎮定,看來小兄弟并非是一般家族修士啊,不知道小兄弟出身哪個家族?”

“怎么?難道我告訴你們,你們就會罷手退走么?”周陽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當然不會!”

出聲的黑袍修士搖了搖頭,然后袖手一揮,祭出一面靈光閃閃的赤紅旗幡看著周陽冷笑道:“不過你若是交代清楚來歷的話,等我們殺了你后,要是收獲不錯,興許就會好心將你的尸體送給你的族人!”

“原來如此!”

周陽點了點頭,忽然把手一揮,腰間插著的四把“破甲匕”便應聲出鞘,“嗖嗖嗖”的化作四道森白寒光射向了身后不遠處的沙土之下。

啊!

凄厲的慘叫聲,瞬間從周陽身后的地下響起。

“老三!”

“三弟!”

沙土坡上,兩個黑袍修士眼神一變,忍不住驚呼出聲。

原來他們今夜來的并不是兩人,而是三人,還有一人一直藏身在地下,伺機發起偷襲。

沒想到人算虎,虎亦算人,周陽竟是早就發現了地下還藏著人。

于是一邊將計就計的和地面上兩個黑袍修士拖延時間,一邊在鎖定敵人位置后,突然祭出法器給對方來了個反偷襲。

在搜索引擎輸入 修仙從沙漠開始 無線電子書 或者 "修仙從沙漠開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