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中原僵持(二)

更新時間:2020-11-08  作者:明斷天啟
“混賬東西!”袁紹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案幾上,發出憤怒的咆哮聲。

許攸也有些心驚,不敢再亂說話刺激袁紹,畢竟他真的很少見到這位出身高貴的太尉失態。

而這也證明了局勢的不容樂觀,至少在袁紹的構想中,他從來沒有想過鮮卑會向朝廷服軟這種情況發生。

荊揚之地距離北境太遠了,他們對鮮卑的情況也確實了解的太少,只是根據以往的歷史來判斷鮮卑人會是中原大患,會成為牽制劉備的力量。

更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已經鬧騰起來的朝廷公卿竟然聲勢驟弱,而略一思索,袁紹也反應了過來,雒陽城的那位太尉顯然不是真的在與劉備爭權,而是在展現自己的影響力,以便賣一個好身價。

身為弘農楊氏的代表人物,高門士族的領頭人,楊彪竟然帶頭認可了劉備的改革,這實在太過出乎意料。

“明公,朝廷尚未明確表態,或許……”

“沒有轉機了!”袁紹面色難看,冷聲道:“此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劉玄德坐視劉寵敗亡。相對于我和曹孟德而言,劉寵對于劉玄德來說才是天大的麻煩。

一名手握兵權、野心勃勃的宗室,會成為那些反對者最大的倚靠。可劉寵竟然低頭了!傲氣凜然的陳王,竟然向一名遠支宗室低頭!何其可笑?而劉玄德竟然信了他?何其天真?”

許攸暗嘆一聲,無奈的道:“潁川和沛國的戰線已經無法推進,但項縣戰場或許還有希望?”

“明公!不可如此!”郭圖立時反駁,急道:“失去兩翼,中路推進也毫無意義。一旦魏王大舉南下,孤軍深入的中軍極可能陷入包圍之中,屆時就真的大勢已去了!”

“哈,那依郭先生之見,此時應該撤軍為上?”許攸譏諷道:“當真是鼠目寸光,膽小怕事之輩!難不成還想依靠荊揚二州對抗北方諸州?此時唯一的希望,便是大舉北上,鑿穿豫州,與曹孟德連成一片!如此合力,方才有對抗劉玄德的機會!若是撤軍,或可茍安一時,未來絕逃不脫敗亡的結局!”

郭圖肺都快氣炸了,指著許攸道:“許子遠,你究竟是何居心?曹孟德已是敗亡不遠,與他聯合有何意義?還有鑿穿豫州?說的簡單!自明公親自督戰月余,攻勢猛烈至斯,陳王陣線仍不見半分撼動,就算鑿穿項縣戰場,后面呢?難道項縣之后便是一馬平川?

與其如此冒險,不如回師荊揚,鞏固防線,再聯合益州劉君郎,以三州之合力,必能拒敵于外!劉玄德多有離經叛道之舉,北方必不能長久安寧,待到天下大變,再行北上,豈不安穩?”

許攸仰天大笑道:“安穩!安穩!欲成大事者卻如此惜身?曹孟德心有天下,野心勃勃,斷不會與劉玄德媾和。而劉君郎空有雄天下之心,無雄天下之膽,稍有不利便會倒戈相向。更何況一筆寫不出兩個劉字,劉寵方才服軟,汝卻寄希望于劉君郎,真是荒謬至極!豎子不足與謀!”

兩名心腹幕僚的爭執讓袁紹怔怔出神,其他幕僚只能噤若寒蟬,不敢言語。哪怕郭圖平日里人緣稍好些,也沒人敢幫他指責許攸。

良久,還是袁紹出聲打破了劍拔弩張的氣氛,忽的問道:“劉正禮如何了?”

許攸的臉色剎那間變得很難看,郭圖連忙道:“此時想必已經破城,或許正在往宛城押送的路上。”

輕輕舒了口氣,神情復雜的袁紹不太敢去看許攸的臉色,輕咳一聲道:“如此,荊揚兩州已安,盡在掌握。憑借江淮之險,諸君認為可能阻住南下的敵軍?”

郭圖迫不及待的出聲道:“自然沒有問題!江淮天險,大軍渡河非是易事,僅有數個渡口可供渡江,憑荊揚兵力,完全可以阻住南下之敵。只要再聯合交、益,穩如泰山矣!”

“如此甚好,傳吾命令,征伐江淮民夫,依托江淮之險建立防御。荊揚二州空置土地全部分配給南逃的流民,加緊休養生息。子遠,由你入川說服劉君郎,曉以利害,建立同盟,再命元圖南下交州,公則撫慰荊揚諸蠻族,集合所有能夠聯合的力量。

吾會在此為你們爭取時間,吾要讓劉玄德此生無法過江一步!”

豫州戰場風起云涌之時,東邊的徐州則是暗潮涌動。

笮融,丹楊人,徐州牧陶謙所任命的下邳國相,在曹操進攻徐州時倉皇而逃,投奔廣陵太守趙昱,受到了趙昱的熱情款待。

而這位笮國相并不擅長知恩圖報,反倒是對廣陵郡的富饒起了貪念,暗暗生出了對趙昱的殺心。

廣陵郡廣陵縣內,正在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廣陵是徐州最富饒的郡國之一,趙昱也是徐州官吏中出了名的老好人,素來喜歡招待八方來客,頻繁舉辦宴會。

笮融作為趙昱的座上賓,自然每一場宴會都不會缺席,而且坐席被安置在最靠近趙昱的主賓位置,以示趙昱對他的重視。∵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歡聲笑語并不能熄滅笮融心中的惡念,反倒是讓他更生貪婪之心,默念一聲“阿彌陀佛”,笮融言笑晏晏的步入主堂。

這位心思毒辣的一方國相,竟是如今天下少有的佛教信徒。許是做的惡事太多,想要找寄托的信仰,笮融很早便開始崇信佛法,陶謙曾命他監督三郡糧運,笮融卻擅自截留,準備在下邳修建一座高大的佛塔,以顯他對佛法的崇信。

只是曹操來的太快,既是恐懼曹操的手段,也是擔心陶謙發現端倪,笮融只能帶人卷款南逃。希望重新找到一個能夠修建佛塔的安穩地方。

步入主堂的笮融習慣性準備向趙昱打招呼,心里卻猛的一突,趙昱臉上的笑容太過熱烈,遠不像平日里那般親和溫潤,這笑,實在太假。

驚覺不對的笮融下意識便想退出主堂,卻被兩邊躍出的士卒如狼似虎一般按倒在地,隨著一陣騷亂,笮融雖未回頭,卻也知道自己帶來的人想必已經被控制住了。

趙昱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這位老好人露出了嫌惡的神情,站起身垂手恭立,似是在迎接上位者。

而在笮融睚眥欲裂的目光中,徐州刺史糜竺施施然的走了出來,淡然道:“笮國相,三郡糧草也該物歸原主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