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八十二章 和親(下)

更新時間:2020-11-06  作者:明斷天啟
步度根很不習慣這種感覺,他在鮮卑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即便是面對兄長魁頭的時候,也是敬慕大過畏懼,何曾有過這種心驚的狀況?對象還是一個小孩子,這更是讓步度根有些羞怒。

“紇豆陵欽胡言亂語,純屬造謠污蔑。大單于想代小王向大漢天子提親,可依小王之見,按照漢地風俗,提親還是要本人上門最有誠意,故而擅自違背大單于之命,混入使團南下。此乃我鮮卑內事,并非針對大漢,請大漢天子明鑒。”

劉協愣了愣,氣勢一泄,沒想到步度根還能從這個角度來解釋,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劉備。

“原來是一場誤會,步度根閣下如此重視和親,也是幸事。”

劉協順著道:“既如此,汝且平身吧。汝在鮮卑族中身份高貴,既至大漢,朕也不能薄待,賜座。”

步度根正待回絕,畢竟漢朝的“坐”和跪區別不大,鮮卑人并不怎么習慣。卻見幾名侍衛抬了一張“胡床”走上殿來,說是胡床,卻縮小了不少,高度也低了許多,至少步度根坐上去后,是需要略略仰視劉協的。

“多謝大漢天子賜座。”

待步度根坐下,劉備笑道:“步度根閣下親至,那么很多事情想必也能有一個確切的答復。東部鮮卑近來多有攪擾我朝邊境,據慕容大夫所言,并非出自魁頭單于的授意,慕容大夫還保證王庭絕不會包庇擅自破壞兩國關系的賊子,不知步度根閣下意下如何?”

步度根略略皺眉,瞥了一眼慕容成,沉聲道:“觀閣下位次,想必就是攝大漢政事的魏王殿下。大漢居中原寶地,強盛無比,大單于素來有心與大漢修好,自然不會授意東部鮮卑做出不當之事。若有奸邪之徒意圖破壞兩國關系,大單于也絕不會坐視不理。

只是如今我族中有小人作亂,大單于也一時無暇他顧,無法證實殿下所言是否屬實。還請大漢天子寬限些時日,待到大單于平定了內亂,必會給大漢一個交代。”

楊彪冷哼一聲道:“寬限些時日?步度根閣下說起來很輕松,可這寬限的每一天都是在損傷我朝百姓!王庭既然有難處,無法顧及他事,那就不勞煩鮮卑王庭出面,我大漢自會將侵擾邊境之徒一一處決!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步度根不慌不忙的道:“敢問閣下是?”

“太尉錄尚書事,弘農楊彪。”

“原來是楊太尉,據小王所知,大漢內部如今也不安寧,原來大漢竟然強盛至斯,可以同時顧及多方戰事?”

楊彪傲然道:“大漢之強盛,豈是爾等夷狄所能盡窺?袁賊不過冢中枯骨,曹賊不過砧板之肉,不值一提。至于東部鮮卑之患,幽州一州可平,易如反掌!”

步度根呵呵笑道:“既如此,大漢自行解決幽州之患便是,王庭無意干涉。”

“只是解決幽州之患,并不能平息天子之怒。”劉備淡淡的道:“聽聞鮮卑王庭如今政令二出,東部鮮卑鬧事,總該有個原因。天子只是想知道,站在東部鮮卑背后的是誰。還是說……東部鮮卑也如同西部鮮卑一樣,叛離了王庭?”

犀利的問話讓慕容成心下一驚,有些擔憂的看向步度根,步度根神情微凝,皺眉道:“小王可以擔保,這絕非出自大單于授意。而東部鮮卑還尊奉王庭旗號,想必是某些奸邪小人假借王庭之名暗中指使東部鮮卑各部族侵擾大漢。”

“胡說!”紇豆陵欽大急,又是一通鮮卑話,不待翻譯出聲,步度根冷笑道:“為表誠意,大單于決定將貴國并州境內的鮮卑部族全部遷出。并嚴格約束王庭左近的扶羅韓等部落不得侵擾大漢。而大單于只有一個請求,希望大漢能夠支持大單于。畢竟若是奸邪小人上位,可未必會與大漢和睦。”

大急之下,紇豆陵欽也連忙道:“蹇曼大人也有意與大漢和親,而且是蹇曼大人本人。待蹇曼大人復位后,必與大漢永世修好,歲歲來貢!”

滿朝文武頓時嘩然,慕容成也臉色驚變,怒視紇豆陵欽,就差罵一聲“吃里扒外”了。

步度根和劉備等人倒是神色不變,都是老狐貍了,這種承諾騙騙別人還行,怎能唬住他們?甚至步度根都能代替魁頭做出同樣的決定,之后遵不遵守又是另說了。

劉備對著劉協輕輕點頭示意,會意的劉協清了清嗓子,肅然道:“兩方使者各執一詞,而朕居雒陽,確實不甚明了北境之事。

大漢承三代之先,為中土上國,本當為周邊各國秉公持正,主持公道,可此事干系重大,著實難下決斷。依朕之見,還是由鮮卑內部自決為好。

只是望兩方能體上天仁心,少造殺戮,以仁待民。中原先賢有言:‘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愿使者能將此言帶回鮮卑,也算聊慰朕心。

至于和親之事,還是暫緩為好,國中尚無年歲適合的宗女公主,且過上幾年再說。”

步度根露出一抹微笑,起身行禮道:“小王多謝大漢天子,必將此言原話帶回。還請大漢天子放心,東部鮮卑之事絕不會重演。”

紇豆陵欽則是面如死灰,比起居于優勢的魁頭,蹇曼才是最需要場外援助的人,看似一碗水端平,實則已經算是判了蹇曼死刑。

劉協也不搭理他,轉頭看向何烈,喟然道:“朕雖知中原戰亂,卻不知已經到了這般地步,先前魏王將責任攬于己身,卻是為朕遮掩是非了,此事實為朕之過錯,并非魏王之過,朕無顏面對陳國百姓。”

何烈眼眶一熱,淚如泉涌,哆嗦著道:“陛下!此言過矣!焉有以臣罪君之說?請陛下再也休提!有陛下此言,陳國上下愿為陛下效死,但使陳國一人尚在,絕不讓袁賊北上半步!只是袁賊來勢洶洶,還請陛下早做打算為好。”

“今日既然已經知道陳國之事,朕又豈能坐視?況且鮮卑使者已經承諾幽州之事與王庭無關,依朕之見,或許北境不再需要調動大量兵力?不知魏王與太尉意下如何?”

劉備輕輕頷首道:“陛下所言極是,臣也認為中原事急為先,東部鮮卑并不需要太多兵力投入,請陛下降旨,由幽州牧與薊侯決斷便是。”

楊彪拱手道:“臣附議,只是如此決斷,是建立在朝廷相信鮮卑王庭的基礎上,若是有所差錯……大漢或許會失去一二藩屏,可罪魁禍首,必將承受大漢最殘酷的報復!”

冷森森的話語,如刀割一般的眼神,讓慕容成打了一個哆嗦,步度根略一蹙眉,點頭道:“請大漢天子放心,小王絕不會食言!”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