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八十章 和親(上)

更新時間:2020-11-04  作者:明斷天啟
慕容成一驚,旋即大喜,若非場合不對,他恐怕當場便給紇豆陵欽一個大大的擁抱。

東部鮮卑就這樣被蹇曼一方賣給了漢朝,那么在今后的爭權中,即便東部各部族不支持魁頭,那也絕不會去支持蹇曼。

紇豆陵欽話一出口,頓覺失言,可為時已晚。一路行來,由于不擅漢語,紇豆陵欽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惕,精神繃的很緊,牢記著蹇曼的囑托,絕不能讓漢朝偏向魁頭。

然而方才在路上的時候,兩人交鋒,慕容成顯然是占了上風,這讓紇豆陵欽分外不安。

不管怎么說,魁頭都是如今的鮮卑大單于,蹇曼能拿出來說的,也就是先代大單于和連之子的身份。可這名分對于北域游牧民族而言實在不怎么頂用,哪怕是漢化程度極高的南匈奴,當羌渠單于死后,老王們為了把控權力,放逐了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于夫羅,也沒有遭到太大的反對。

這放在中原幾乎是不可想象的,就算是三代之時,以周公之功績、身份放逐了成王,也遭到天下洶洶物議。

而東部鮮卑的事一提出來,紇豆陵欽第一反應便是甩鍋。在這種時候,魁頭身為大單于的身份反倒成了負累,他是鮮卑大單于,鮮卑出了什么問題,自然第一責任在他。

當甩完鍋后,紇豆陵欽才反應過來,這話未免太過直接,太過不負責任,確實是討好了漢朝,但卻將東部鮮卑推入了魁頭懷中。

念及此處,紇豆陵欽的冷汗直冒,想出言補救,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楊彪眼睛一瞇,悠悠然道:“貴使的意思是,愿意支持我朝打擊騷擾北境的鮮卑部族?”

“我……”紇豆陵欽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此時反悔,誰知道這些虎視眈眈的漢人會不會驟然發作,會不會觸怒了上面的大漢天子。

一片沉寂,良久,紇豆陵欽一咬牙,嘰里呱啦的對著翻譯來了一通鮮卑語。

翻譯愣了下,連忙道:“回稟太尉,他說蹇曼雖然很想支持大漢保衛疆土,愿與大漢睦鄰友好。但是如今鮮卑王庭被魁頭竊據,蹇曼只能約束自己的部族,無法保證忠于魁頭的部族會不會插手幽州之事,請陛下明鑒。”

慕容成一陣咬牙,這廝顯然是破罐子破摔,既然已經失了先機,那索性把魁頭也一并拉進坑里,大家一起排除掉東部鮮卑的支持。

此時慕容成也反應過來這是漢廷在逼他們表態,利用了他們的不和。可這是陽謀,比起散亂無章的東部鮮卑,漢廷的決定顯然更能影響到北疆的局勢。

若是并州的張楊、張郃,以及南匈奴各部北上支持蹇曼,魁頭恐怕真的危險了。

“若當真有部族不聽王庭約束,擅自襲擾貴國北境,下臣相信大單于也絕不會進行包庇。比起蹇曼的胡言亂語,空口白話,大單于是有誠意的,愿意與貴國結成同盟,永世相好。

下臣此來,亦是為求親而來,大單于希望能與大漢有姻親之好,請大漢天子賜婚。”

滿朝嘩然,和親,對于群臣來說,既熟悉又陌生,從前漢開始,漢王朝便用和親的方式與周邊各族形成一種相對穩定的關系。

雖然這種關系在涉及到大利益時顯得異常脆弱,可卻能讓百姓安心。

名義上,和親的一方是皇室公主,身份尊貴,另一方也是異族王侯,稱雄一域,算得上是天作之合。

實際上,絕大多數情況下,嫁出去的都不是真正的公主,而是“翁主”,或者說是“王主”。即諸侯王之女,在史書上則以“宗女”“翁主”代稱。

如果異族處于強勢期,或者與中原關系不錯,皇帝會給宗女加封公主頭銜,以示重視,如烏孫公主劉細君,便是武帝時獲罪的江都王劉建之女。

而北方民族那奇葩的婚姻觀,也讓中原人不齒至極。一女連侍祖孫三代,在這些還未開化的民族里可謂屢見不鮮。

然而,這是前漢之事,非后漢之事。

或許后世談起漢朝,更多流傳的是漢武帝時揚威大漠,霍去病封狼居胥的威風。

可實際上真正終結掉匈奴北方霸權的事件,是東漢冠軍侯竇憲的“勒石燕然”,自光武中興后,東漢王朝始終保持著對北方異族的較大優勢,勒石燕然后,更是徹底除掉了這塊心腹之患。

因而東漢一朝,是沒有和親之事的。

故而對于百官來說,和親是很陌生的一件事,若是換成其他異族,恐怕一干老臣早就蹦了起來,大漢朝中興一百多年,不和親不稱臣不納貢,你說和親就和親?你也不照照鏡子?

可這話是從鮮卑大單于的使節口中說出,滿殿頓時一片死寂。

有幾名老臣更是忍不住眼眶通紅,險些落淚。

東漢確實沒有和親過,但卻有過和親之議。桓帝延熹九年,年輕的檀石槐已然整合了鮮卑各部,在漢朝北部大肆劫掠。當時的漢朝國力已然有所下降,雖然仍對鮮卑有著優勢,但卻無力在北方和來去自如的鮮卑進行糾纏。

漢桓帝無奈之下,重啟了冷藏一百多年的和親之議,表示愿意封檀石槐為王,與他和親。

然而桀驁的鮮卑之主拒絕了這一提議,更是大肆嘲笑了漢朝的使者,此事也成了大漢莫大的屈辱。

到靈帝熹平六年戰敗之時,膽寒的靈帝再次提議,又收獲了一波嘲諷。

大漢朝何曾遭過這種蔑視?哪怕是匈奴極盛之時,與大漢和親、獲取封號也是他們求之不得之事,只要祭出這一壓箱底法寶,往往便能換得邊境十余年安寧。

可這一法寶在面對異軍突起的檀石槐時失效了,更被其大肆嘲諷漢朝的軟弱,成了漢末一大屈辱。

時光荏苒,十幾年后,檀石槐的孫子竟然派人到雒陽來,請求大漢與他和親,用上了“賜婚”一詞。

也不知檀石槐若天上有靈,看到這一幕該作何感想。桓靈二帝看到這一幕又作何感想。

至少滿殿的文武大臣,只要經歷過那段屈辱,此時都不由自主的亢奮起來,后漢中興,承繼天命,掃蕩了匈奴。而如今仿佛又是一場輪回。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