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南宮爭執(上)

更新時間:2020-10-29  作者:明斷天啟
鮮卑來使求盟,按照常理,這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功績。

熹平六年的戰事之前,大漢朝是瞧不起鮮卑人的,自上而下充滿著圣朝的迷之自信。

護匈奴中郎將田晏此前因罪受罰,雖然被赦免,但卻幾近打入冷宮。這位征討過西羌的勇將上書附和夏育的討鮮卑提議,竟是為了立功自效。

兩位領軍人物是根本不把鮮卑當回事的,他們甚至將攻伐鮮卑視作探手可得的功勞。

靈帝也被這種迷之自信所感染,根本不理會蔡邕的上書。

蔡邕固然是對外域邊疆的遭遇不感興趣,但他以史為鑒,也知道對于鮮卑這種北方霸主絕不能輕易動兵。

他認為以孝武皇帝之盛世強漢,良將猛帥,都花了數十年才擊敗匈奴,還有后悔之意。今日“人財并乏、事劣昔時”,陛下您是哪來的膽子敢輕動大兵?

還舉了西羌的例子,以段熲之英明神武,都花了十余年時間平定西羌。夏育和田晏遠不及段熲,鮮卑又遠勝西羌,如何能戰?

平心而論,靈帝在此事上過錯并不大。兩名征戰沙場多年的將軍,和一名不諳兵事的士人,除卻上帝視角,恐怕正常人都會信將軍之言。再加上田晏賄賂了大宦官王甫,滿朝無人敢附和蔡邕,靈帝的堅持動兵也就不足為奇了。

一場大敗,三將下獄,漢廷認識到了鮮卑的可怕,靈帝又開始準備議和,默許了鮮卑在并州的侵蝕,以及在幽州的劫掠。

鮮卑成了大漢君臣不愿提起的地方,仿佛只要雒陽歌舞升平,北方的連綿戰火都與中原無關。

在公卿們心中,鮮卑已經是能和當年鼎盛的匈奴相提并論的大敵。

而這等大敵,竟然在大漢最虛弱的時候派人來結盟,這魔幻的情況讓不少悶在雒陽的官吏摸不著頭腦。

陰謀論者認為鮮卑不懷好意,是想借機插手中原戰亂。

樂觀者認為魏王輔政,圣天子在朝,大漢雖然疆土分裂,但國力猶勝從前,鮮卑自然放低姿態。

更有不知外事者,才恍然知曉此時是檀石槐孫子在位,鮮卑已經大分裂。

但不管怎么想,大部分人都認為不可失了禮數,面對鮮卑這種強盛民族,大漢要拿出隆重的儀式來歡迎。

然而當諫言送上去后,卻石沉大海,不少名臣宿老親入尚書臺質問,卻得知是魏王將此事壓了下來。

“文若啊,魏王如此作為,恐會激怒鮮卑。如今四海尚未一統,逆臣在內,若邊釁再起,大漢該如何是好?”

故太尉崔烈苦口婆心的對荀彧勸道,希望荀彧能去說服魏王,好好對待鮮卑使者。他是幽州名士,素知鮮卑強盛,自然不愿大漢此時去得罪鮮卑。

崔烈身后還站了一大批名臣宿老,這些人或許已經不在權力中樞,但他們名望昭著,門生故吏不計其數,影響力也非同小可。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至少尚書臺中除了鄭尚書還在安坐處理公務,其他人都站在這里迎接他們,有些人還恭敬的口稱“老師”。

不少人還頗為疑惑,作為錄尚書事的楊彪為何不在尚書臺,鄭玄也不過來給荀彧站臺,只留下這位年輕的尚書令獨自面對。

荀彧倒是不慌不忙,輕聲道:“此事魏王已有成算,諸公勿要擔憂,斷不會辱了大漢聲名。”

有老臣不悅的道:“魏王未曾在中樞久居,不知禮法。有禮儀之大謂之華,華夏自古禮儀之邦,與國邦交焉能敷衍了事?若荀令君無暇,老朽請命負責迎接使者一事。

須知鮮卑非比其他,此事還當上告太廟,稟孝靈皇帝,以慰其在天之靈。”

“正是,鮮卑多納北逃士人為其用,自知中原禮法,若招待不周,豈不是讓北境蠻夷笑我華夏無人知禮?”

旁人正待附和,卻見荀彧面色猛的一沉,冷聲道:“南宮禁地,天子所居。尚書臺亦是中樞要地。擅自聚集,已是有違禮法,大聲喧鬧,更有藐視君王之嫌!來人!將這二人拉下去,廷杖二十,逐出宮門!”

荀彧突然變臉,讓所有人大驚失色。自劉備入京后,劉協除了上朝,便再沒有來過南宮。后妃更是未出北宮半步。加之尚書臺人數漸長,南宮禁地已漸漸形同虛設,官員再不需宦官引路,可直入尚書臺參與機要。

荀彧又向來是溫潤君子的模樣,不急不躁不怒,不少人已經漸漸忘了,這里是皇城,真要細論起來,沒有黃門侍郎或是宦官引路,擅入宮禁都堪稱謀逆,更別說大聲喧嘩。

再加上此前一口一個禮法,荀彧以禮法處置,他們似乎也無話可說。

“這……令君息怒,令君息怒。”眼見侍衛遵荀彧之令上前拿人,崔烈連忙做起了和事佬,勸說道:“他二人也是為國擔憂,急切之下失了分寸,還請令君恕罪。二位也快快向令君賠個不是。”

兩名老臣被侍衛倒拖著,衣袍散亂,冠帶傾斜,早沒了儀態。但在老同僚和門生故吏面前卻放不開面子,嘴唇微微蠕動,終究說不出服軟之語。

崔烈大急,雒陽大變過數次,他早已認清了局勢,不再頭鐵。今日也是卻不過情面,不曾想老友們還是個個固執,也是楊彪掌權的時間里太過疲軟,才讓這些人故態復萌,以為自己還是一言九鼎的朝廷重臣。

眼見這二人要被拖了出去,尚書臺內轉出一名老者,笑著對荀彧勸道:“終究是為國辛勤數十年的老臣,陛下與魏王仁厚,想必也不愿看到他們受刑。還請令君息怒,暫且寄下這二十杖,如有再犯,一并處罰可好?”

方才還“兇焰滔天”的荀彧似乎一下熄了火氣,施禮道:“既然鄭尚書這般說了,本官也不好堅持,權且饒過他們一次便是。”

“康成先生!”崔烈大驚而呼,其余老臣一愣,反應過來后也是大驚失色。

崔烈是見過鄭玄的,其他人雖然未必見過,卻也久聞其名。作為馬融之后,古文經學的領軍人物,再加上作文三篇批駁今文領袖何休,讓古文經學徹底壓倒了今文經學,鄭玄是真正的當世儒宗。

面對這樣一位清流中最頂尖的人物,剛才還一臉倔強的老臣們頓時啞了火。荀彧是小輩,縱然名揚天下,但刑罰老臣,也是會被天下物議的。

可鄭玄不同,無論是士林名望還是如今的權勢,鄭玄都遠超他們。若是惱了鄭玄,再給他們幾十廷杖,天下人恐怕也只會叫好。

再說了,向鄭玄低頭,也比向荀彧低頭更加好受些。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