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六十章 誘之以利(上)

更新時間:2020-10-15  作者:明斷天啟
蜀地之事暫且還要放一放,劉焉放在漢中的忠犬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至少在李澈看來,他們那詭異的關系雖然最終導致了劉璋衰敗乃至覆滅,但就此時來說,張魯和劉焉難以分割。

要想給劉焉壓力,漢中是必取之地,否則所謂的威懾不過空談,劉君郎宦海幾十年,也不是被嚇大的。

賈詡倒是微微釋然了一些,原本他也想過進諫先取蜀地,但卻擔心有悖朝廷中重臣的計劃,故而明哲保身。畢竟先東進還是先西進,并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以劉備的勢力,先拿下袁紹再取蜀地,會更輕松,只是會有不可測之風險。先取蜀地,則是穩中求勝之法。

二者擇一皆可,賈詡不太想在這種時候去開罪朝中大員。

想了想,賈詡還是稍稍點了一句:“衛將軍還是多拖些時日為好,劉君郎為天子氣入蜀,在蜀地大肆逾制,可見其人心思不小,與劉幽州等人大有不同。縱然如今天下大勢漸漸明朗,他也未必沒有僥幸之心。但天長日久,他總會認清現實。”

李澈笑著點點頭:“賈先生肺腑之言,本侯謹記。”

劉焉是有“雄天下”之心的人,且不論其才足不足以爭天下,但就野心來說,他比劉表等人都來的大。

其三子在雒陽為質,劉焉不聞不問,命張魯截斷入蜀之路,以此來與外界隔絕,不奉詔令。更是大肆打造天子乘輿,其意昭然若揭。

似他這等迷信讖緯之言,志大才疏之輩,若是不能徹底熄滅其野心,那心中總會有僥幸心理。畢竟高祖亦有數十騎奔逃之經歷,一時之強弱不算什么。

“君侯,漢陽太守呂布求見。”

太史慈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李澈與賈詡的交談,二人對視一眼,李澈微微點頭,賈詡笑著行了一禮,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稍稍正了正神情及衣冠,李澈吩咐道:“帶他去主堂。”

當呂布被太史慈帶到時,主堂已經坐了幾人,蕩虜中郎將張遼、京兆尹鐘繇、鷹鷂中郎將士孫瑞、京兆尹長史衛覬等均在其中。而讓呂布忍不住面露異色的是,呂玲綺也在座,沒戴她的面具,一身簡易戎裝坐在很前面的位置,僅次于京兆尹鐘繇。

主座仍然空著,太史慈帶著呂布坐在了靠后的位置上,僅比衛覬稍稍往前一些,滿心忐忑的呂布一時也沒有異議,就順勢坐了下來。

隨即,李澈大踏步的走了進來,以鐘繇為首的官僚們“唰”的一下站起身,鄭重行禮道:“參見衛將軍!”

隨著眾人一并行禮后,呂布覺得自己的地位又矮了一頭,本能的感覺到有些不對,但又想不到問題在哪。以他“樸素”的價值觀,對于高位者就該敬服,直到有更高位者向他拋出橄欖枝為止。

“諸君不必多禮,今日在此的都是本次關中之役的大功臣,新息侯能夠棄暗投明,離不開諸君的努力。本侯已具言上表朝廷為諸君表功,今日權且做個慶賀,同時也對三輔及涼州的未來做些規劃。”

李澈笑著伸手虛按,待到眾人都坐下,又道:“蒙天子與魏王信重,本侯忝為司隸校尉,主持京畿大小事務。由于關中情勢緊張,在今后至少一年內,本侯會持節常駐長安,主持函谷關以西軍政要務。

而蓋府君新卒,本不應該提及此事,但京兆尹終究要有主官主持事務,此關乎京兆尹乃至三輔萬民生計,相信蓋府君九泉之下亦能理解。魏王主簿鐘繇鐘元常,自明日起為京兆尹,希望諸君能夠多多配合鐘府君。”

即便早有預料,呂布內心還是狠狠一抽,看著眾人紛紛恭賀鐘繇,他也只能附和著恭喜了幾句。京兆尹,是他垂涎已久的位置,從長安城受降開始,他就在謀劃如何成為京兆尹。

即便同樣是“府君”,京兆尹和漢陽太守也有著云泥之別,相較于中原以及關中,漢陽太守可以說實際權力與一名縣令沒什么兩樣。

然而他知道自己爭不過鐘繇,魏王主簿,那是魏王的親近屬臣,潁川名士,出身高過他不知凡幾。想來在進軍關中前,朝廷便已經擬好了由鐘繇任京兆尹的命令,只是一直瞞著關中方面。

“衛覬,字伯覦,河東人,原魏相掾,擢拔為京兆尹府長史。”

呂布認識這個年輕人,馬騰就是在與他談話后,萌生了投靠朝廷的想法,本想著與他溝通溝通,但馬騰此前將他軟禁,措施極其嚴密,呂布也難以接近。

京兆尹長史不在呂布的目標之中,畢竟堂堂漢陽太守去做一個近似于吏的長史,好面子的呂奉先并不樂意,是以恭喜衛覬的語氣也真誠了不少。

在宣布完衛覬的任命后,李澈舉杯邀飲,畢竟這兩人的任命早已確定,其他人的封賞還要等朝廷的詔書。

呂布只覺得渾身坐立不安,他來見李澈,是想單獨密談,但卻正好撞上了一場內部的慶功會。走也不是,留也難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也確實是關中之役的功臣,至少馬韓兩人火并,離不開他呂奉先的挑唆。并且留在這里,倒也說明李澈把他當自己人,若是離開,難免有不識抬舉之嫌。

而最讓呂布切齒的是,他頻頻向那不孝女打眼色,然而呂玲綺仿佛處在另一個世界,對身邊的一切都毫無察覺,其他官員也知趣的少有找她攀談,一人神游物外,根本沒發現呂布的眼神。

如坐針氈的狀態持續了許久,酒過三巡,李澈帶著幾分醉意道:“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本侯也不避諱,若只是要平定關中,本侯是無需親自來走一趟的。張蕩虜是名將,鐘府君是治世能臣,衛長史也非俗人,拿下關中易如反掌。

本侯來關中,其意是在涼州!或者說更進一步,是在那玉門關以西!大漢之盛,正在于威加異域,海內同尊!如今魏王秉政,大漢有中興之相,但若不能恢復強漢在西域的影響,魏王又如何在太廟上稟大漢先帝,呈上中興之功?”

請:n.biqukan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