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五十八章 曲城鄉侯

更新時間:2020-10-13  作者:明斷天啟
馬騰的麾下自然是個個欣喜,既然朝廷善加安撫了馬騰,那對他們這些人想必也不會太過苛刻,只要好好向朝廷表忠心,將來統御關中和涼州,還是離不開他們的。

而士孫瑞等三輔高層則頗有些五味雜陳,關東沒有遭受過涼州帶來的兵禍,他們卻不同。自中平六年王國兵敗勢衰,韓遂馬騰一起火并了王國開始,馬騰就是三輔大敵。

蓋勛與皇甫嵩兩大名臣,加上五萬大軍,才堪堪鎮壓住騷動的馬騰和韓遂。而當皇甫嵩領軍進雒勤王,蓋勛不得已兵退函谷關開始,三輔與涼州的勢力平衡便宣告打破。

馬韓二人行動愈發出格,不斷派兵試探,及至蓋勛病重垂危,馬騰和韓遂基本侵占了大半三輔,只留下收縮兵力防御的長安地區。

而這,也是兩人各懷鬼胎的結果,畢竟長安尚有精兵萬余,若是出兵,誰主誰次是個大問題,打下長安后,作為主力的一方必然會遭受慘重的損失,沒人敢賭另一人的“高尚”品格。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馬騰就是壓在三輔高層心頭的一塊巨石,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然而如今王師入關,第一件事卻是封賞馬騰,即便知道這是為了穩定局面,為之后奪回涼州做準備,士孫瑞等人心中難免還是有些怨氣。

畢竟盡忠職守的官吏沒有得到安撫和賞賜,招安的反賊倒是被厚加優渥,這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李澈似乎并沒有察覺到士孫瑞等人的心思,勉勵了一番馬騰及其部屬后,李澈臉色驀的沉了下來,喟然道:“昨夜得蕩虜中郎將急報,蓋府君已卒?”

馬騰瞬間換上一副哀切的神情,嘆道:“就在王師入城之時。”

“蓋府君在先靈帝時便譽滿天下,盡忠直言,不畏權貴。三輔動蕩,臨危受命,逆臣篡廢,乃興義兵。可謂忠、勇、義、仁,本侯臨行前,天子與魏王便殷殷叮囑,關切蓋府君之安危,卻不料天不假年啊。本侯回京時,該如何去面對天子與魏王?”

李澈仰天長嘆,馬騰連忙安慰道:“衛將軍不必自責,蓋府君遭病痛折磨久矣,只是放不下三輔萬民。許是得知王師入城,再無牽掛,故而歸去。”

“且帶本侯去靈前拜祭,天子亦有旨意。”

蓋勛的靈堂設置的并不宏大,只是在京兆尹府內辟了一間偏房,當李澈等人到來時,里面還有不少長安官吏正在拜祭。

觀其言其行,大多是發自肺腑的哀傷,可見蓋勛在長安頗有人望。

李澈先是在“漢故京兆尹蓋公之靈”的牌位前深深一禮,旋即從袖中摸出一卷圣旨,大聲道:“京兆尹蓋勛接旨!夫國之大,必有忠良為任,乃得繁盛。卿起自涼州邊鄙之地,心懷匡世濟民之心。涼州賊亂,卿浩然正氣,斥賊退兵,錚錚鐵骨不折分毫;國事紛亂,卿受命入朝,天子駕前直言不諱,拳拳忠心天地可表;三輔有危,卿臨危受命,使先帝陵寢得安、大漢根脈不絕。

此功此德,朕深感慰,權依舊典,賜卿鄉侯,以東萊曲城為卿食邑,邑千戶,以彰功勛。”

這是一道封侯旨意,爵僅鄉侯,也是因為蓋勛確實沒有太拿得出手的功勞,甚至在任上險些丟了三輔,若依照朝堂上那幫公卿的判斷標準,蓋勛有過無功。

但在李澈看來,大漢應該給蓋勛這個爵位,不管是表彰他的忠心,還是表彰他的犯言直諫,這個榜樣應該樹起來。

畢竟滿朝文武大多只敢在背后謀劃宦官的時候,蓋勛進京就當著靈帝的面直言天下紛擾的原因:“幸臣子弟擾之。”

以前不是沒人這么向靈帝說過,然而只要十常侍等人跪著哭一哭,遭殃的就成了進言的人,久而久之,也就沒人敢這么頭鐵。

可這個從涼州入雒的小小校尉,卻當著上軍校尉蹇碩這個雒陽禁軍頭子的面直言,逼得蹇碩無言以對,既懼且怨。

限于時代見識,蓋勛沒有發現天下紛亂的其他原因乃至根本原因,但他能不懼生死的提出自己的諫言,這就是華夏的風骨,國士之風。

颶風過崗,有人選擇做伏草,暫避鋒芒;有人卻挺直了脊梁去面對,前者或許是明智之舉,是智者所為。但若沒有后者,這個天下也就真的沒了希望,伏草做多了的人,有時候很難站起來。

而除了這些榜樣上的意義,給蓋勛封侯,也是拉攏三輔人心的一大舉措。畢竟都這般優渥馬騰了,若是冷待了朝廷官員,無疑是大失人心的做法。

單看士孫瑞等人現在的表情,就知道對于這些半文不武的官員來說,封侯是多大的誘惑了。

說起來也有趣,文人最重身后名,謚號之類的哀榮大多也是文人來議定,偏偏大漢封侯的傾向是武將軍功第一等,次為外戚,到了王朝末期,就是閹人也能輕松封侯,而文官卻只能眼巴巴的望著。

漢制,只有封侯,才有資格被官方追謚,哪怕是一個沒食邑的空頭關內侯,都是非武將類文臣所垂涎的。

蓋勛有了這個鄉侯的爵位,再加上朝廷要安撫三輔人心,可以肯定的是,消息傳到雒陽的那一刻,朝堂上必然要開始為蓋勛議謚,這便是所謂的蓋棺定論,也是朝廷對他一生功過的肯定。

士孫瑞猛的撲到蓋勛靈前,痛哭道:“蓋公!天子沒有忘了您!朝廷還記得您!天理昭昭,大漢不會薄待功臣!”

楊儒等人也紛紛以袖掩面啜泣,馬騰都擠了兩滴淚,拉著李澈道:“下官往昔不得已與蓋公為敵,但也深敬蓋公之品行,涼州諸羌亦多頌蓋公美名,愚以為以蓋公之功績,朝廷可以議謚,下官愿上書懇求!”

李澈嘆道:“有新息侯此言,蓋公九泉之下也可寬慰了,但請放心,天子與魏王必不會薄待功臣,想必此時朝堂上已然開始為蓋公議謚,忠勇之臣,便當得厚待,新息侯以為然否?”

馬騰連連點頭:“下官必效蓋公之行,忠于天子,忠于魏王,請衛將軍勿慮!”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