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五十三章 父女

更新時間:2020-10-08  作者:明斷天啟
“軍營重地,父親有何事要來見吾?”

戰事過后兩人僅匆匆一會,呂玲綺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數年不見的父親,索性連長安城都不進,代替張遼在城外掌管大軍。

然而呂奉先竟然孤身來營中求見,思慮再三,終究卻不過人倫親情,呂玲綺同意一會,但卻是在營中諸將皆在的大帳之中,本人更是始終未曾取下面具。

幾名副將對其中內情也算知曉一二,驃騎將軍皇甫嵩遠在幽州涿郡,不管天下之事,衛將軍基本上就是朝中最高武官。

這前軍三萬人,一部分來自并州,是張遼所部,大部分卻是來自冀州,本就是關、張二人手下出身,素來令行禁止。將校們也知道關、張與李澈關系甚好,也就將呂玲綺視作衛將軍在此的代言人,惟命是從。

而且軍中素來敬重勇武果敢之人,數十騎突入敵后,截殺韓遂的事跡都可以在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將校們還是頗為敬服這位大膽的呂校尉。

從呂布眼中看來,就是呂玲綺徹底鎮住了這些精兵強將,朝廷三萬精銳大軍,竟然在自己女兒面前惟命是從。

本來呂布對自己的成就還頗為自矜,自認作為父親,能夠給呂玲綺提供支撐,讓她更受寵愛,以此達成利益交換。

如今卻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陣自慚形穢之感,呂玲綺以一介女兒身便有如此成就,她背后的李澈如今又是怎樣的人物?

一時間又想到了那位大將軍何進,輕輕一言便將他打發到涼州苦寒之地,一聲令下,征召天下勇武之人,如今的李澈,或許就像當初的何進一樣。

躊躇半晌,又囁嚅了一會兒,呂布訕訕開口道:“這些年,你過的如何?”

呂玲綺也有些怔怔出神,此時的呂布已經與兩年前大不一樣了,涼州的風沙讓呂布變得硬朗了許多,身形更為魁梧,臉上愈發棱角分明,也老了許多。

心底一軟,呂玲綺嘆道:“女兒過的很好,母親也很好。”

提到魏氏,呂布心里又是狠狠一抽,自從他安插的眼線斷了消息,數年不知冀州情形,他便知道魏氏定然是背叛了他。

原本不想去理會那女人,但顯然如今母女之間的關系要比他們父女之間親近的多,呂布作感懷狀喟然道:“如此便好啊,為父雖居涼州,遠隔千里,卻也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你們。恨那何進無情暴虐,使夫妻、父女分離數年,生不得見,何其殘酷!”

呂玲綺抽了抽嘴角,何進可沒禁止呂布帶夫人去涼州,只是呂布想著讓魏氏盡快把呂玲綺嫁給李澈,借用關系把他調回來,才派魏氏去了邯鄲。

畢竟嫁娶之事若無父母在,也不便進行,他被派往涼州,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魏氏身上。沒想到魏氏早已怨憤他“愛人妻”的嗜好,趁機便將他擺脫,只余其帶著成廉等人遠赴涼州。

所幸成廉等人還帶著妻子,呂布尚還有所慰藉。

其中關礙不便在人前細說,呂玲綺也只能轉移話題道:“終還有相見之日,也不必太過怨憤。”

呂布連連點頭:“何大將軍也已逝去,死者為大,確實不便再言。為父今日前來,是想拜見衛將軍,不知……”

“衛將軍領三萬大軍尚在后方,大約明日未時抵達長安城,屆時自會與父親見面。”

見呂玲綺絲毫沒有揮退外人與他密談的想法,呂布也只能悻悻道:“既如此,為父便先回城中準備妥當。營中艱苦,你是否要一起入城?”

呂玲綺蹙眉道:“父親亦是征伐出身,緣何認為營中不可久住?既受命統管大軍,自當在營中主持,請恕女兒不能從命。”

滿營將校都暗暗點頭,哪怕是擺設,這位代表衛將軍在此的呂校尉都不能擅離職守。否則真出了什么事,這些將校都不知道該去找誰。

被頂回去的呂布訕訕道:“理當如此,理當如此。”

“混賬東西!”回到府中,呂布在房中瘋狂打砸,雙目赤紅,怒氣勃發。

曾經那個跟在他身后,視他如神明一般的女兒變得這般有主見,脫離了他的掌控,讓呂布既惶恐又憤怒。

情況脫離了掌控,本以為自己能靠著呂玲綺的關系在三輔之爭中壓過馬騰,如今看來,這女兒也不知是不是被魏氏教唆成這般模樣,別說傾向于他,甚至有可能在之后給他添堵。

暴怒的呂布讓大部分人都不敢接近,成廉猶豫了半晌,輕輕敲門,便聽見呂布怒吼道:“何事?!”

“府君,府中人多眼雜,屬下以為府君如此作為恐怕會授人以柄。”

門后的聲音驟停,良久之后,呂布猛的打開房門,冷聲道:“你又知道什么?”

成廉低頭道:“府君若有不順心之事,可告知屬下,屬下也能為府君出出主意。”

猶豫了一會兒,想到成廉多年追隨,忠心耿耿,呂布側身道:“且先進來。”

成廉待呂布關上門,猶豫道:“府君方才是去見那位呂校尉了?”

“不錯,可恨那混賬一朝得勢,竟不將父親放在眼中!”呂布恨恨道出了營中遭遇,卻見成廉搖頭道:“府君恐怕是誤會了。”

“嗯?”呂布發出一聲鼻音,以示不解,顯然怒氣未消。

成廉分析道:“阿韻畢竟是女子,能在營中統率大軍已是不可思議之事,又與府君分屬不同陣營,自然要有所避諱。

若她與府君密談,難免會讓衛將軍心生猜忌,既不利于她,也不利于府君。唯有秉公持正,不偏不倚,不處暗室,才能正大光明,不惹是非。”

“那吾要她何用?”呂布恨恨道:“吾本以為可借此關系與衛將軍多加親近,如今看來,并無優勢。士孫君榮欺吾!”

“府君此言差矣。”成廉笑道:“父女人倫至親,如何割舍?即便阿韻表面上再是不偏不倚,處事之事總有傾向。況且她愈是識大體,明大義,衛將軍或許會愈發歉疚,這份歉疚說不得就會彌補在府君身上。府君只要對衛將軍示以誠意,自有好處。士孫都尉所言并無差錯。”

呂布眼睛一亮,若有所思的點頭道:“若真是如此,倒是吾錯怪了她,且先觀之,明日衛將軍便到,自見分曉。”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