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四十五章 平定關中(十)

更新時間:2020-09-30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請衛將軍自重!”龐德勃然大怒,起身抱拳道:“卑職受我家主公恩遇深厚,豈能另投他人?”

氣氛頓時凝固起來,李澈瞅了瞅龐德的神情,憤怒不似作假,點頭道:“是本侯冒失了,有損龐校尉忠貞之節,還請海涵。”

是以衛覬原本的計劃,是坐觀馬韓火并,不愿快速介入,也不愿以武力威懾壓迫。

但今日馬騰先軟禁呂布,又派其上陣的行為讓衛覬看到了一絲機會,此人性子猶疑少斷,看似強硬的外表背后實則是有些懦弱,比起韓遂來說,外表強硬的馬騰反而更易受控制。

李澈笑道:“元常太過悲觀了,伯儒如此行事,想必有其考慮。我等在此觀望,看不大分明,既然托付他去關中探查情況,便該信任才是。且先喚馬騰的使者進來,讓我們看看,這位涼州牧有何謀劃。”

不多時,一名西北壯漢昂首闊步走了進來,抱拳施禮道:“卑職漢陽郡豲道人龐德,字令明,征西將軍麾下校尉,奉命前來。不知哪位是衛將軍,哪位是鐘主簿?”

李澈微笑著伸手道:“本侯便是當朝衛將軍,龐校尉遠道而來,且先坐下說話。”

再說了,那位呂奉先是什么樣的人,荀攸也是講過一二的,相較于留下韓遂這個大隱患,呂布這種唯利是圖、無英奇之略的小人反倒更好收拾。

鐘繇擰著眉頭道:“只拉攏一方,有太多不確定的問題了,也不知衛伯儒許下了什么承諾。倒不如徑直威逼利誘兩家,以勢迫降。”

鐘繇希望保持關中的平衡,威懾韓遂與馬騰競相服從,但衛覬卻認為這種平衡太過脆弱。即便他們暫時低頭,遲早也會降而復叛。

而且,在關中勢力未損的情況下,要想保證關中穩定,就要投入更多的兵力來威懾,對于劉備勢力而言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卑職謝過將軍。”龐德暗暗驚奇于這位衛將軍比傳聞中還要年輕,但面上沒有絲毫表露,很是爽利的坐了下來。

待龐德坐下,李澈撫須笑道:“涼州果然多豪俠之士,龐校尉頗有舞陽侯幾分風采啊。”

“衛將軍謬贊,卑職豈敢與舞陽侯相提并論?”龐德有些蹙眉,初次見面,李澈便拿他與舞陽侯樊噲相比,實在有些奇怪。

倒是鐘繇意外的看了看這名涼州武夫,衛將軍識人之能已經不是秘密,這名看似粗豪的武夫或許真有些本事?

“功業未建,壯志未酬,龐校尉自然有些心氣不足。但只要效力于魏王,何愁不能建功立業?”

鐘繇想了想,解釋道:“馬騰的使者是知情的,徑直來函谷關拜見將軍。至于韓遂的使者,是往雒陽方向去,被屬下的人發現了,如今暗中盯梢,未曾打草驚蛇。”

“看來伯儒是認為馬騰可以拉攏?”

對于龐德其人,歷史上向來有兩種看法,一種是主流觀點,認為龐德被俘后唾罵關羽,寧死不降,堪稱忠義的代表。

另一種則以毛宗崗的說法為主,認為龐德戰關羽猶如戰馬超,為新主而死戰舊主,君子不取,非忠義之道。

如今看來,史書語焉不詳之處甚多,龐德為何在降曹后死心塌地,為何能毫無顧慮的背叛馬超,或許另有隱情。畢竟馬超也實在算不得什么明主,是能和呂布一起競爭三國無情無義第一人的奇葩。

龐德還有些怒氣未消,但畢竟人在屋檐下,又身負重任,見李澈道歉,龐德也只能借坡下驢:“卑職多謝將軍抬愛,但既然已經侍奉征西將軍,卑職便當忠心耿耿,不可妄生他念。失禮之處,請將軍降罪。”

李澈贊許道:“程嬰杵臼立孤難,伯夷叔齊采薇瘦,自古忠義難守。令明有古義士之風啊,是本侯冒失,令明無過。”

鐘繇也笑著打圓場道:“衛將軍求賢不成,這是足以拿上朝堂讓諸位臣工放松一下的趣事,龐校尉忠義無雙,也是應當傳唱的佳話。”

方才還有些凝固的氣氛慢慢松緩了起來,龐德也松了口氣,沉聲道:“卑職此來,是奉我家主公之命,有意與魏王合作。”

“合作?”李澈臉上掛著莫名的笑意,饒有興致的問道:“如何合作?”

“魏王掾吏衛伯儒勸主公與魏王共破鎮西將軍,不知衛將軍意下如何?”

“這倒是有趣,聽聞涼州牧與鎮西將軍堪稱親密無間,何以走到今天這一步?”

龐德肅然道:“利益動人心,長安諸臣僚因蓋府君病重而人心惶惶,請我家主公入三輔穩定局勢,鎮西將軍卻認為三輔應當共管,無視百姓之愿、臣僚之心,悍然動兵,此為逆舉。主公與鎮西將軍雖然親密,卻也不得不大義滅親。”

李澈敲了敲案幾,似笑非笑的道:“可事實與龐校尉所言不大相同啊。朝廷明旨,由鎮西將軍主持三輔之事,難道長安諸臣僚都要違抗朝廷旨意?”

龐德從容道:“雒陽公卿們遠在千里外,自然不大了解關中形勢。鎮西將軍勾連涼州諸叛亂賊首,早已是三輔禍患,如何能為三輔主事?諸臣僚非是違抗朝廷旨意,而是希望朝廷能夠看清楚,看明白,究竟誰才能安定三輔,誰才是真正忠于朝廷。”

涼州叛軍的歷任匪首,基本都是內部火并被殺,極少有被朝廷絞殺之人。

衛覬很明白馬騰的心態,根據他早間的觀察,也確定了馬騰是比韓遂更適合的合作對象。

馬騰同意與李澈見上一面,但也有條件,他想看看劉備的底氣何在。

有這位呂奉先在,想要拿下馬騰,當真是翻手之間即可做到。

耳聞再多,終究不如一見。關中群雄雖然知道關東勢大,但卻缺乏足夠的認識,潛意識里仍存僥幸。畢竟東漢朝廷權柄尚在之時,屢屢征伐涼州叛軍,也難以根除。

翌日黃昏,秦函谷關,李澈有些愕然的摸了摸胡須:“馬騰和韓遂的使者都來了?”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