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二十九章 新任京兆尹

更新時間:2020-09-14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其他人還未有反應,陳紀一臉恍然大悟的道:“原來是鐘元常,犬子愚魯,才疏學淺,不足與此高士并論,還請魏王明鑒。”

李澈憋著笑,瞥了眼侍立在身后的陳群,卻見陳長史面色如常,毫無波動,似乎陳紀方才貶低的并不是他。

孤也從來沒有說過要放任中原動蕩,只是北方各州平定不久,生民急需休養生息,不可連起戰端。關中所需兵力不多,尚能為繼,中原戰事卻是非得至少二十萬大軍才能平定,短時間內,朝廷確實無力南向。

許尚書且放寬心,天命在漢,民心在漢,縱然袁紹拿下豫州,若他不聽天子詔令,也終會迎來敗亡。孤有意請天子降旨,命陳王與袁紹各自罷兵,等候朝廷調停。若袁紹不從,再發兵不遲。”

這等好位置,縱然知道沒有自己的戲,也讓一眾公卿怦然心動。

見無人發言,劉協也知道問題所在,問道:“魏王麾下人才濟濟,還請勿要吝惜,為國選才為重。”

劉備拱手道:“啟稟陛下,臣確實有兩個人選,只是究竟選誰,還要看朝廷方略。”

這并非敷衍之言,按照李澈的戰略規劃,最遲明年年初可以南向拿下兗州,但要與袁紹決戰,卻還需要兩三載養民。尤其是關中極其重要,可以三路齊發,讓袁紹難以顧全。

三輔之首的京兆尹,由于關隘和崤函的隔絕,稱之為關中王也不為過,權柄超過了河南尹,幾乎與司隸校尉平分秋色,是一等一的重臣。

許靖的心頓時涼了半截,心底里那股書生意氣卻又被激了出來,大聲道:“袁氏一門禍國亂政,袁本初本就是狼子野心之輩!弘農遭弒,極有可能就是他的手筆,臣以為馬、韓尚可爵賞籠絡,朝廷絕不可向袁賊妥協!若是讓袁賊拿下豫州,大漢江山將有傾覆之危啊!”

劉備原本沒什么波動的眼神中也閃過了一絲贊賞之色,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淡然道:“許尚書此乃謀國之言,忠心可嘉。只是先帝遭弒之事尚未有定論,身為朝廷重臣,大庭廣眾之下還是不要妄言為好。

“哦?”楊彪疑惑道:“魏王不妨先將此二人名諱來歷道出,請滿朝公卿議上一議,再論其他,如何?”

“第一人姓陳名群,字長,潁川許昌人,陳司空之子,如今為衛將軍府長史,為人聰敏機辯,才學非凡,可堪重任。”

不少人紛紛點頭,名門出身的陳群背景雄厚,聲名遠播,除了年歲尚輕,確實是足以鎮守一方的人才。

楊彪呵呵笑道:“本官倒是有些好奇了,另一人又是何等人才,能讓魏王將之與陳長相提并論。”

劉備看了眼陳紀,微笑道:“另一人也是潁川人士,鐘繇鐘元常,歷任尚書郎、陽陵令,如今為鄴城令,想必陳司空也是知道此人的。”

“陛下圣明。”

劉備恭維了一句,隨后道:“還是繼續討論關中之事,蓋元固身體疲弱,每況愈下,不適宜再居京兆尹這等重位,孤想請陛下另擇賢能,諸君可有人選?”

其他人經過一番回憶,也想起了此人,畢竟是正經舉孝廉出身的郎官,公卿們還是有一些印象的。而真要論起來,鐘繇的資歷無疑要比陳群深厚許多,若要為京兆尹,陳群尚有一些勉強,鐘繇卻是毫無問題,資格完全足夠。

楊彪若有所思的道:“看來此二人中,一人認為關中可圖,一人認為可以暫緩?”

“元常之謀,極有可能挑起關中戰亂,此乃行險;而長卻是準備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短期難有成效。如何抉擇,還要諸君共議,由陛下來做決斷。”

站在李澈身后的陳群也適時出聲道:“下官才疏學淺,能力不足,無法像元常兄一般運籌帷幄,也只能做些分內之事。京兆尹之位,還是擇賢為好。”

公卿們面面相覷,竊竊私語起來。有想盡快安定關中的,認為資歷重要的,都傾向于鐘繇;而認為關中之事不可急躁的人則傾向于陳群,同時也算是在向司空陳紀示好。

李澈也側頭對陳群小聲道:“你為何不愿循鐘元常的方略?”

陳群瞪了他一眼,哼哼道:“你這般急迫,不過是為了你家岳丈的事,才與鐘元常一拍即合。若依著往日里的性子,你恐怕也不會贊同一舉吞下馬、韓的策略。”

“這你就錯了。”李澈小聲道:“鐘元常確實有安定關中的能力,縱有私心,我又豈會因私廢公?大王心里也是傾向于快速解決,你若是循他的做法,這次便可將你一把推上京兆尹的位置。”

“罷了。”陳群搖搖頭:“我資歷還不夠,不如元常兄,京兆尹這等重位,受之有愧。”

“行吧。”李澈聳聳肩,掃了眼公卿們,嘆道:“看來應該就是鐘元常了,只是我覺得那衛覬所言頗為有理,最好能讓他與鐘元常互補一下,以防萬一啊。”

再加上其出身名門,與司空陳紀關系密切,大部分人也不想得罪他。可劉備等人的方略顯然是先往西,若是贊同許靖,會不會惡了劉備、李澈?這兩尊大神才是如今朝廷的話事人,更是得罪不起。

目光投向往日里關系尚佳的同僚,卻見他們一個個不復平日里的高談闊論,紛紛避開了他的眼神,少數幾個人雖未回避,也是以飽含歉意的眼神回應。

作為六尚書之一,許靖的地位說高不高,說低不低。一方面,在如今這個畸形官制之下,尚書也不過是六百石的芝麻小官,級別和曲軍侯一致。

當然,這也只是大概安排,世事難料,若是豫州真的危在旦夕,劉備也不得不發兵。只是看目前情形,劉寵是塊難啃的硬骨頭,朝廷稍稍給予一些支援,抗上一年半載不成問題。

許靖本已出了一身冷汗,但見劉備態度還算親和,心里的石頭稍稍放下了些,連忙回道:“下官一些淺見,請陛下與大王細思。”

但另一方面,作為尚書臺主事人,他是東漢朝廷權力機構的實際決策者之一,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甚至權重于九卿。

劉協點頭道:“朕也不愿看到生靈涂炭,且先讓他們罷兵再說。陳王與袁荊州誰是弒君之人,朝廷自會調查的一清二楚。”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