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五百零七章 許靖

更新時間:2020-08-24  作者:明斷天啟
許靖,字文休,汝南平輿人,出身汝南高門許氏,與那位好品評天下人物的名士許劭是從兄弟關系。只是這兄弟二人不睦至極,許劭為郡吏時曾屢屢打壓許靖。

后來許靖經潁川劉翊舉薦為孝廉,一路高升至掌管官員選用的尚書郎,也就是如今尚書臺權重位卑,放在后世便相當于六部之首的吏部侍郎。

袁術篡權后,由于許劭和袁紹關系好,而許靖和許劭關系不好,故而對許靖持拉攏態度,頗為親信,也給了許靖勾連王允等人給他挖坑的機會。

袁術后來雖然有所察覺,但由于敗亡迅速,許靖、周毖等人還是安然無恙,繼續在雒陽做官。南北分立后,許靖本想著南下投奔兄長許旸,然而卻接到密信,陳王意欲擁護雒陽天子,故而又做起了陳國在雒陽的暗線,捎帶著幫陳王劉寵做事。

這時候的許靖已經走上了與原歷史完全不同的路,原歷史線上他資歷深,名望高,又出身高門,對于劉備勢力來說屬于極其渴求的牌坊型人才。

故而劉備雖然極其不喜此人做派,但在法正的勸說下還是以高位相授,先后拜為太傅、司徒,單論地位乃是群臣之首。

如今的許靖不過是尚書臺一名尚書,劉備卻是權勢熏天的魏王,他想要求見劉備,還得去拜托司空錄尚書事陳紀,以及頂頭上司,尚書令荀彧。

陳許世交,許靖以兄事陳紀,二人關系不淺,恰逢春日賞花,陳紀便邀請了許靖來家中做客,稍稍飲了二兩酒,許靖借著酒意問道:“元方兄,聽聞魏王有回雒陽之意,不知是如何安排的?”

陳紀有些微醺,搖頭晃腦的撥弄了下身前的箏弦,淡笑道:“文休的消息還是有些滯后啊,明日朝會便要商議此事,基本已經定下了,只是看魏王想隆重,還是簡單。”

“隆重如何?簡單又如何?”

“隆重嘛……天子領百官出郊相迎,祭祀宗廟,告知大漢列祖列宗,輔臣國柱回京了;簡單嘛……楊太尉領百官出郊相迎,天子于崇德殿賜宴設酒以待。”

許靖聞言一呆,長嘆道:“就是簡單點,對于吾等而言,也是不敢奢想之殊遇啊。”

陳紀大笑,指著庭院中盛開的百花笑道:“這百花爭艷,總有高低,恰如朝堂百官一般,魏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當然非我等可比。”

許靖頷首道:“元方兄此言有理,只是魏王回京后,不知元方兄可否為小弟引薦一番?”

陳紀微微瞥了一眼許靖,笑道:“自無不可,為兄在魏王面前也有三分薄面。只是不知文休是為己,還是為陳王啊?”

許靖并不意外,陳紀是雒陽實權派,尤其在劉備代替曹操成為雒陽支柱后,楊彪漸漸神隱,陳紀、荀彧成為雒陽真正的掌權者,自己的所作所為能瞞過這兩人才是怪事。

“自然是二者兼有。魏王如日中天,小弟慕名已久,自然想見上一見。陳王被逆臣攻伐,靖身為朝堂大臣,自然不能坐視,不自量力,愿為陳王說魏王,共抗逆臣。”

陳紀微微沉默,低頭晃了晃酒盅,嘆道:“文休,你并不擅長此道,何必摻和太深?魏王麾下人才濟濟,必然有人已經看到了豫州之事,既然沒作出決定,想必也是有所考慮,你又何必去做這出頭鳥?”

許靖臉色一紅,低聲道:“元方兄此言恕弟不能茍同,許子將不顧天下大亂,獨善己身,避禍淮南,靖豈能如他一般?如今天下稍見清明,魏王仁德之主,靖正當盡綿薄之力輔佐,以早安天下,光耀門楣。”

陳紀有些撓頭,這位忘年交什么都好,就是名利心看的太重,又不掂量自己的能力。或許也與許劭早年的打壓有關,導致許靖一直渴慕權力,不想再任人魚肉。

若是平日里,以他汝南許氏高門的出身,配上不俗的才學,登頂高位也是尋常,但如今這環境,已經不是他們這些名士能夠縱橫捭闔的時代了。

不管是劉備還是袁紹,選人都以務實為先,劉備能讓山野出身的李澈、逃犯出身的關羽身居高位,袁紹能把“反賊”許攸引為心腹,便足以證明這一點。

許靖這樣以名士身份自傲的人,如張邈便是榜樣,黨人領袖都成了喪家之犬,許靖又能如何?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文休,陳王究竟是什么意思?需要魏王做什么?”見許靖態度堅定,陳紀也只能放棄勸說的想法,想從局外人的身份參詳一二,以免觸怒了魏王。

許靖一喜,陳紀是當朝重臣,也是衛將軍府長史陳群之父,還是士林宿老,比他的分量足的多。

而且陳紀老謀深算,許靖自度是不如他的,能得陳紀指點,成功的可能要大很多。

“豫州是天下第一州,人杰地靈,人口眾多。即便袁賊據有荊楊,陳王也不懼分毫。只是袁賊挾持了南陽公卿,指鹿為馬,栽贓陷害,使得中原人心有變。

但如今天命在雒陽,正統是初平,只要陛下與魏王愿為陳王佐證,袁賊謠言必不攻自破,其弒君逆行也將為天下人共知。屆時荊楊忠義之士揭竿而起,必可讓袁賊死無葬身之地!陳王愿以魏王為主,共輔天子,中興大漢!”

許靖一番話慷慨激昂,陳紀卻不置可否,只是問道:“文休,陳王如何證明自己清白?”

許靖愣住了,有些結巴的問道:“元方兄……這是何意?只要魏王與天子作證,陳王自然清白。”

陳紀仿佛看白癡一樣看著許靖,雖然知道此人不通實務,但沒想到能蠢到這地步。念在往日交情上,陳紀還是耐心道:“如今宛城弒君事仍然撲朔迷離,袁紹與陳王都是嫌疑人。

沒人能證明自己清白,天子和魏王今日為陳王佐證,豈不是將自己的名聲與陳王綁在了一起?萬一陳王真有弒君逆行,你讓天子與魏王如何自處?這種要求也能提的出來?劉寵是腦子里只有打仗了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