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九十二章 退匈奴(六)

更新時間:2020-08-16  作者:明斷天啟
南匈奴作為漢廷的征召雇傭兵,是和精銳禁軍并肩作戰過的,他們也深知禁軍兵甲之利,之前呼廚泉便已警示過他們。

然而沒見識的屠各胡不信啊。在馬具齊全之前,騎在馬上光要穩住就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匈奴人是馬背上的民族,自然弓馬嫻熟,可漢人又憑什么?

在屠各胡看來,漢人在馬上連弓都拿不穩,那勞什子弩又能有什么用處?

便如千六百年后的大清國心態一般,洋槍洋炮,又如何能與八旗子弟的騎射相提并論?

大清國栽在了洋槍洋炮上,屠各胡也栽在了漢軍的勁弩加馬具的配合上,這種遠程打擊且不論殺傷,光是被動挨打帶來的士氣削弱就是難以忽略的損失。

事實上呼廚泉也很膽寒,即便是當初的禁軍,手上拿著勁弩也沒這么強的殺傷力,馬的顛簸終究不能忽視。按照潰兵的描述,對沖的短短時間內,漢軍便對匈奴人造成了有效的殺傷,這得是有多少弩?這些漢人射的比禁軍還準?

這種心態下,看到漢人嘲諷似的扎營在原戰場等他們,呼廚泉是真的不敢上了。

那密密麻麻的營帳里面指不定還有大黃弩,當年李廣四千對四萬是怎么突圍的?就是靠著大黃弩在幾百步外狙殺了匈奴將領,鬼知道漢軍現在的弩能射多遠,難不成統領們要縮到百丈之外躲著指揮?這不符合匈奴人的作風,軍官們要真敢這么做,匈奴勇士寧愿回去放牧也不會沖鋒的。

“南匈奴單于可在?”張遼施施然騎著馬出了大營,單騎立于陣前,直言要見呼廚泉。

這是勇士,匈奴人都得承認這一點,漢將不帶人出陣相邀,單于會去見他嗎?

呼廚泉不想去,出了陣那就真成了靶子,匈奴人神射手也沒法保證一定射的死張遼,但呼廚泉知道大黃弩肯定能干掉他。

這就像兩方出人談判,看似都不帶人,可一方被重狙瞄著,心態自然不同。

但他不得不去,首戰告負,威望驟減,若是連這邀請都不敢接,恐怕要被同胞戳骨頭罵。

呼廚泉策馬而出,硬著頭皮回道:“漢將何人?為何要見本單于?”

張遼呵呵一笑,倒是挺驚奇這匈奴單于的膽量。不過他也沒準備狙殺呼廚泉,這時候敵強我弱,狙殺單于只會讓匈奴人發瘋,不利于接下來的戰事。

“度遼將軍麾下校尉張遼,見過大漢天子敕封南單于庭大單于。”

呼廚泉眼皮子跳了下,張遼的話從官方來說沒有什么問題,南匈奴這位置確實是來自于漢廷敕封。當初于夫羅進京就是為了找漢帝主持公道,南單于庭單于空懸多年,也是因為漢廷沒有敕封,所以各方狗腦子都打出來了就是選不出個頭來。

但是現在兩軍交戰,按理說他作為單于是匈奴領袖,地位與張遼不在一個層次,他也準備用這點壓住張遼。

然而張遼話一出,兩人都成了漢臣,就算一個堪比諸侯王,一個只是校尉,但那還是漢臣,只是量的差距,而非質的差距。

偏偏自己這幫憨頭憨腦的族人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上百年了,南匈奴不都是這么過來的?更別說他之前確確實實接受了漢廷的敕封詔書,雖然那來自于曹操的手筆,如今看來,張遼認了詔書敕命,他或許該高興?

“本單于奉旨勤王,有天子詔書與兗州牧曹公口諭,爾等攻我大軍,阻我去路,是欲造反?”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張遼心里暗笑,早聽說南匈奴上層個個都漢化嚴重,如今看來這呼廚泉確實不像頭腦簡單的匈奴人。都會學著漢人打大義的旗幟了。

“單于誤會了,度遼將軍聽聞南匈奴大軍南下,洗劫百姓,原以為單于要反,才派本校尉前來質詢。不料單于前部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欲攻擊我軍,本校尉到時要問問,單于欲反邪?”

“胡言亂語!這是天子手諭,敕封本單于為大單于,本單于奉旨南下,誰敢阻我?”

呼廚泉展開那貨真價實的天子詔令,只是距離這么遠,張遼也看不清,但他也不糾纏,只是笑道:“天子之前被叛賊曹操挾持,這詔書乃是曹賊挾天子以令諸侯之詔,恐怕當不得真。依照舊制,匈奴大軍受護匈奴中郎將節制,出征征伐皆要由護匈奴中郎將調派,不知中郎將何在?單于請他出來看看?”

呼廚泉沒話說了,既然起兵造反了,護匈奴中郎將自然沒了,誰還想頭上頂個人指揮?而張遼說的也沒錯,匈奴軍隊調動要經過護匈奴中郎將,烏桓調動要經過護烏桓校尉,這都是制度,也代表漢廷并不信任他們。

單于擅自帶兵出征,說他造反半點毛病都沒有。

“中郎將鎮守南單于庭,自然不能擅離。汝不必拖延時間,本單于最后問你一次,到底讓是不讓!”

攤牌了,呼廚泉不想扯下去了,本想著對面一介武夫,自己精通漢人學說,說不定可以一席話語讓他倒戈來降,再不濟羞愧而退也好,沒想到卻被他句句切中要害。

張遼也收起笑容,冷聲道:“奉魏王王命,奉度遼將軍之令,捉拿勾結曹賊的匈奴叛賊呼廚泉,勸爾等莫要負隅頑抗,否則大兵一至,讓爾等化為齏粉!”

“度遼將軍背叛天子,所有人,隨本單于進攻!路上的一切財寶都是天子對匈奴的獎賞!”

呼廚泉退回陣中,喊出了極具南匈奴特色的造反鼓動語。下層想著搶東西,上層還有對漢廷的懼意,那就兩手一把抓,需求都滿足。

這話聽著別扭,但南匈奴就吃這一套,匈奴大軍嗷嗷叫的開始向前沖鋒,甚至由于人數太多,隱隱形成了一個包圍的態勢。

張遼也退回本陣中,抿了抿嘴,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把大黃弩拉上來,本校尉就學一學飛將軍,看看這些胡虜還記不記得漢弩的雄風!”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