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八十五章 暗流涌動(六)

更新時間:2020-08-12  作者:明斷天啟
踏出大牢,遣開護衛,劉備與李澈二人往王宮漫步而去,忽的側頭對李澈笑道:“你的目的算是達成了吧?”

李澈笑瞇瞇的道:“大王這話可就不對了,臣不過是順勢而為罷了,屯田是根,若是根被腐蝕,那一切皆休,他們做的太過了。”

劉備悵然一嘆,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幽幽道:“今日不比往日,為趙相時,孤還可以微服私訪,去看看真實的民間。可魏王不行,白龍魚服,身處危地,既是對自己不負責,也是對這天下不負責。地方大了,可問題也多了。

孤能讓趙國吏治清明,百姓安樂,卻難以顧全冀州,顧全五州,將來更難顧全天下。越是身居高位,越發覺得力不從心,說真的,明遠你真的認為孤可以做的比先靈帝更好?”

“當大王能夠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已經遠勝孝靈皇帝了。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管是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這話總是沒錯的。

烈日之下亦有陰影,這漆黑的夜空也有漫天的繁星,萬事萬物,何曾有絕對的清明與絕對的黑暗?當驕陽凌空時,還能注意到陰影,這就足以稱為‘仁厚’了。”

劉備默然半晌,忽的笑道:“還有你們在,孤未曾注意到的陰影,你們會一一找出。”

“可人生百年,于這天地不過彈指一瞬。有朝一日,我等魂歸天地,又有誰來發現光下的陰影?”

“所以這就是你希望把一切制度化的原因?”

“制度也會腐朽,三代不同禮,五霸不同法,每個時代適合的制度,應該由當時的人自己去摸索,這樣的人越多越好。”

劉備放慢腳步,若有所思的道:“看來你最在意的,還是教化?”

“臣以為,人王勝于猴王,正在于人勝于猴。而若是今時之人勝過古時之人,大王自然也就有了邁始皇、高帝之功。”

劉備哈哈大笑:“有趣的比較,但確實有理。看來比起屯田,冀州技術學院才是你真正的逆鱗。那能否告訴孤,你又為此做了什么準備?”

“高密鄭公,不日便將來訪冀州,希望大王能夠接見。”

劉備停下腳步,訝異道:“高密鄭康成先生?你竟然真的說動了他?”

“大勢在此,他也要為自己的學說在新時代爭一分地位,康成先生愿意做鄴城分校的客座先生,有閑暇便開課授業。”

“神來之筆啊。”劉備嘖嘖稱奇,有了鄭玄背書,以后再難有人攻訐技術學院,而有鄭玄做先生,哪怕只是偶爾客串,也能讓冀州中小地主趨之若鶩。

大豪強大地主有能力將族人遠送到青州求學,他們卻沒這個能力。往日看不起技術學院,那是不認可里面的先生。而如今有了鄭玄,只要能混上一堂課,將來也能掛上“鄭公門下”的金字招牌,對外來一句“曾在鄭公門下求學”,那可是千金不換。

最關鍵的是,有了鄭玄牽頭,天下各派大儒都會為之心動,或許不會馬上參與進來,但隨著劉備勢力的擴大,以及技術學院的擴張,他們遲早也會加入。而這,便是打破知識壁壘的關鍵一步。

“這還是多虧了大王這邊進展順利,若非我方勢大,儼然將有席卷天下之勢,鄭公也未必會來。”

“孤如今才算明白了你的目標。”劉備感慨道:“這滔天權勢,也終究不過是過眼煙云。而若是能如夫子一般立下不世教化之功,那才是真正的圣賢人物。”

“倉頡造字,非得有軒轅黃帝之扶助。”

劉備擺擺手:“不必如此拐彎抹角,你我走到今天這一步,本就是互相扶持。你若一無所求,反倒是讓我難做。你既有心愿,又是如此恢弘大愿,我自會全力相助。”

“大王和衛將軍去見了審正南?”

沮授悚然,本能的想問問鐘繇為何不提前告訴他,驀然反應過來,面前之人雖然是他的助手,但鐘繇和他本就不是一路人,自然不會冒著得罪劉備的風險給他通風報信。

鐘繇神情平靜的道:“對于將軍而言,這難道不是好事?”

“是啊,是好事……”沮授神情復雜,喃喃自語。劉備這態度顯然是已經確定不會要了審配的性命,只是經此之后,以審配這個一根筋的腦子,恐怕徹底成了孤臣,這和死了也沒什么兩樣。

“將軍近些日子想的有些太多了,反倒不如以前自在,何不向荀相學學?”

沮授長嘆道:“吾倒真的很想問問荀相,為何能這般灑脫自在。”

鐘繇露出一抹笑容,輕笑道:“一心一意做漢臣,自然不需要想太多問題。說到底,一二十年前,冀州士人會有這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嗎?”

沮授啞然,河朔雖多俊杰,在朝堂上也始終被中原人壓了一頭,保住門楣不衰便是天幸,如何敢奢求太多?

也就是如今劉備起家于冀州,早期多有仰賴,才讓冀州不少人產生了錯覺,認為冀州會如同南陽帝鄉一般崛起。

“大王前些日子往涿郡去了書信,與族中通了通氣,涿郡劉氏也有些人物,可堪一用。”

沮授身子一僵,淡淡的道:“啟用宗室,并無什么問題,尤其是親近宗族,終歸是值得信任的。”

鐘繇笑了笑,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轉而道:“將軍,明日結案如何?”

“不問問簡府君的意思?”

“簡府君早有交代,全憑將軍做主。”

沮授略一沉吟,點頭道:“也罷,拖延了小半個月,事情基本也都清楚了,早些結案也是好事。只是這次,當真是要殺的人頭滾滾啊。”

沮授臉上泛起一抹苦笑,審配可以不死,但是那兩名國相,數名縣令縣長,加上牽連的各級官吏共計百余人都是死罪難逃,他是主審官,這滾滾人頭將來恐怕都會記到他的頭上。

“若將軍準許,下官來宣判也是可以的。”

沮授擺擺手,喟然道:“不必如此,都是該死之人,殺就殺了吧。本官做了這么多年官,殺的人也不少了,若有記仇之人,盡管記著便是。”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