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八十三章 暗流涌動(四)

更新時間:2020-08-10  作者:明斷天啟
人們永遠對一種人有著最大限度的寬容——死人。

很多時候,死確實能解決很多問題,“人都死了,少說兩句”“人死如燈滅”“跟死人計較什么”。

尤其是死于一種壯行的時候,不明真相之人總會對此抱以特殊的同情。“這之中是不是有內情?”“他都敢以死相拼了,應該事出有因吧?”

審離正是想抓住這一點做文章,他所提及的李澈三大罪名,都是那種模糊存在,卻難以確切指向其人的罪名。不得不說,有太多人心里都贊同審離的看法,尤其是第三條,這位前青州牧的所作所為確實有些跋扈。

而當審離以命去指證的時候,信任的砝碼超過了懷疑的重量,很多人都會下意識的相信審離,心中憑添三分對李澈的不滿。

不得不說,審離的這一套操作算不得太過高明,但卻精準的把握了人心,假如荀攸沒有做下那種種準備,他或許真的能成也未可知。

其如此工于心計,也難怪審配一直被他蒙在鼓里。

“李賊,你……”

“你還是閉嘴吧。”李澈不耐煩的擺擺手,對劉備拱手道:“證據就在殿外,臣希望能讓審別駕與審都尉好好看看,也讓滿朝臣工看個明白。”

“準。”

很快,兩大箱證據被抬了上來,李澈從里面取出一卷卷宗遞給了審配,笑吟吟的道:“審別駕,請看看吧。”

審配面色鐵青,一把奪過李澈手中的卷宗,展開一看,頓時一陣頭暈目眩,顫聲問道:“這里面的卷宗都是如此?”

“啊,大抵都是差不多的。久聞審別駕嫉惡如仇,執法嚴格,不避權貴,不知審都尉這權貴,陰安審氏這大姓,審別駕避還是不避?”

說著,李澈還瞥了審離一眼,此時的審離已是神色灰白,慘淡無比,想伸手去取卷宗看看,卻又不敢,只能嘴硬的喃喃道:“假的,都是假的!”

審配合上卷宗,沉聲問道:“衛將軍僅憑卷宗就斷案,恐怕難以讓人信服。”

李澈呵呵笑道:“證人當然是有的,只是還在路上。本侯前日便向大王請令,緝拿安平相、清河相,并內黃令、陰安令、南宮令、觀津長、扶柳長等瀆職官僚入鄴,大約后日便至,屆時一問便知。”

審配勃然色變,劉備既然許了緝拿大批官員,顯然是信了李澈之言,或者說……劉備早就對這些事有所覺察了。

“混賬東西!”審配將手中竹簡砸向審離,不敢閃躲的審離被砸了一個頭破血流,他指著審離罵道:“到底還有多少腌臜事?本官想聽你說個明白!”

然而任憑審配怎么喝罵,審離緊閉嘴巴,一言不發,渾然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李澈冷笑道:“他說不明白,若是說明白了,陰安審氏該闔族拿問,你審別駕也逃不開!當真是好大的威風!兩位國相,近十位縣令縣長,數十萬畝田地,審氏能調動的資源當真龐大無比。只是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是誰給了你們這樣的權力!”

審配咬緊牙關,也不做爭辯,舉起顫巍巍的雙手取下了頭上的冠,彎腰對劉備道:“臣懇請大王徹查此事,若真如衛將軍所言,臣愿引頸受戮,誅三族亦無恨。”

劉備目光幽深的看向沮授,淡然道:“那此事便交由公與來主持查辦,憲和、元常協助,務必將罪人繩之以法!至于審離等人,便先革職拿問,打入牢中候審吧。”

“臣遵旨!”

“大王惱了啊。”李澈有些無語的抓了抓頭發,遺憾的道:“是對審正南的恨鐵不成鋼吧。竟然接下了審正南那般剛烈的賭誓,縱然將來網開一面,審正南也沒臉活了。”

陳群撇撇嘴:“貓哭耗子假慈悲啊?你還關心起審正南的處境了?”

“只是有些感慨,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同族兄弟,多年情誼,審離還是審配一手扶持,他卻能瞞著審配做出這么大的事,可真是……”

“雖然審配一無所覺很奇怪,但是審離的舉動還是挺正常的。須知大士族雖然號稱清廉為官,耕讀傳家,但又豈能真的無視暴利?族中有人專心仕宦,不好錢帛之利,自然也有人專以謀取利益。

后者是可以消耗掉的,審離決心赴死,也是他早就有的覺悟。畢竟涉及利方面的東西,很少有牽連家人的罪行。反倒是前者與家族可謂一離俱離,一損俱損,不可輕言舍棄。”

這是高門大閥默認的潛規則,陳群當然不介意給李澈解釋一番,只是李澈第一反應卻是:“看來潁川陳氏也有這種安排?不知長文是審配,還是審離?”

陳群無語的瞪了李澈一眼,恨恨道:“家父尚在,吾又如何會去做棄子?君侯有這般閑心調侃,不如想想,軍師將軍會不會暗中包庇?”

“開什么玩笑,沮公與什么時候和審正南關系好到這種程度了?連自家性命都不要了,就為審氏脫罪?”李澈嗤笑道:“大王把事情扔給沮公與,正是為了看看他們的忠心,此次陰安審氏牽動了小半個冀州的官員,讓大王有些不悅了,正想看看這些冀州官員是不是還在暗自聚集鬧事。

沮公與不會看不出這一點,他不敢亂來的。”

陳群嘖嘖道:“嘖,公達真是夠心狠的,明明是自己就能彈劾解決的問題,非要交到你手上來扒掉審氏一層皮。他和審正南有什么矛盾沖突嗎?”

李澈搖頭道:“倒不如說他對審正南起了惜才之意。若由他來彈劾,由于各人之間隱隱的防備,充其量也只是和此前子經拿問幾名審氏族人一般的效果。

非得是權力交接之時產生的空隙,才能麻痹審離等人。而一次將陰安審氏打痛乃至打殘,才是對審正南最好的保護。否則審正南遲早要被自己的那些廢物族人坑死。

如今這局面還算不錯,接下來就看沮公與如何打醒審正南了。他若不想冀州士人一大代表就此隕落,非得盡心竭力不可。”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