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七十四章 交心

更新時間:2020-08-06  作者:明斷天啟
廷議之后,軍師將軍沮授卻沒有離開,而是轉入內殿,入內便見劉備正在等他。

“勞大王久等。”

劉備起身相迎,笑道:“公與不必如此多禮,且先坐下,再談談你是何想法。”

沮授并非毫無意見,只是他比審配要聰明許多,諫臣沒錯,但既然顧忌君王顏面,那最好不要在群臣面前公然與君王爭論。

尤其沮授的身份此時太過敏感,他可是如今鄴城群臣中的第一人,他若是當殿駁斥君王,那產生的影響就太惡劣了。

于下首落座,沮授揖道:“臣本也有些異議,但大王今日之言令臣感慨良多,一些拙見也不便再說。”

劉備笑道:“你我君臣,無不可言之事。”

“非涉原則,臣不宜與君相爭。”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這是李明遠之言,衣冠需每日規整,得失亦需事事衡量。此處無有外人,公與但言無妨。”

沮授默然半晌,嘆道:“大王氣量恢弘,衛將軍字字珠璣,臣佩服。只是……大王此時調衛將軍回鄴,未免太過加寵。”

距離產生美,但距離也會產生各種問題。李澈遠離中樞太久,這里的臣僚雖知衛將軍地位高隆,卻少見其威勢,敬而無畏。這也是屢屢有人想搞事的緣由所在。

而劉備這時候將李澈調回鄴城,時機太過特殊,荀彧在雒陽,荀攸去了河東,關張都在前線,滿朝文武,若論資歷地位,唯有沮授可與李澈相抗衡。

甚至單論官爵而言,沮授是矮于李澈一頭的,只要劉備默許,李澈可以好好地清理一遍鄴城官場,讓所有人知道,誰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外總鎮一方,歸來之時還幫他排除各種阻礙,劉備的這些幫助,即便是沮授也有些眼熱。

“公與認為不妥?”

“臣確實認為不妥。”沮授很坦然:“權臣之禍古來皆有,實難防范。王莽僭越篡位之前,也是天下敬仰的圣賢名臣,衛將軍雖然素來忠心,才能卓絕,仁德寬厚,但……人心不可考驗,如此加寵,恐有反效。臣不僅為大王計,亦為衛將軍計。”

劉備笑吟吟的問道:“你覺得李明遠會是權臣?”

“并非臣如何認為,而是不得不防。有所防備,總比事到臨頭,君臣反目為好。”沮授已經豁出去了,他甚至準備迎接劉備的怒火。

然而劉備只是聳聳肩,輕笑道:“可孤與公與的看法有所不同。本是兩心相知的知己,若驟起防備,豈不是憑添嫌隙?人之初,性本善,孤愿意信他。”

沮授低頭沉吟半晌,凝聲道:“既然大王堅持,臣也不便再固執己見。但畢竟衛將軍在外日久,臣請大王遣使稍作試探,看看他對于歸鄴城之事是何想法。”

“試探?”劉備哈哈大笑,站起身,拿著案幾上的信紙走到沮授身邊遞給他:“不必試探,李明遠從未掩飾過自己的目的。”

沮授一愣,展開信紙匆匆一閱,只覺得一陣目眩:“臣在外日久,恐鄴城有異。變法非一地之事,乃天下之事,若鄴城俱是抱殘守缺之輩,縱然大王鼎力支持,臣也難有所作為。懇請大王召臣回鄴,培植羽翼。”

“這……”饒是沮授活了幾十年,歷任州郡縣官吏,經傳通習,也未見過這般相處的君臣。

雖然坦白是好事,但李澈真的這么相信劉備不會對他起嫌隙?身為第一重臣,竟然毫不顧忌的表示自己要培植羽翼,掌控朝堂,衛將軍瘋了嗎?

劉備喟然道:“明遠不會在孤面前遮掩什么,而只要這江山之主還是高祖血脈,孤也愿意滿足他的一切要求。不僅是患難共起的情誼,亦是為大漢江山萬世計的支持。

公與,大漢積弊甚重,中興之后,你可有革故鼎新之法?”

“臣……慚愧。”沮授喟然一拜,他的確有一系列政令想要實施,但若對比李澈那些堪稱離經叛道的變法,他的那些做法更多的只能起到續命的作用。

他很清楚這一點,革新吏治,防范外戚宦官,改革察舉,這些他都想做,但這些都不治本,無法做到根本的改變。

“公與不必慚愧,文若、公達亦直言相告,他們沒有信心也沒有魄力去做明遠所做的那些事。”劉備攙扶著沮授,懇切的道:“人各有所長,從兩年前開始孤便發現了,明遠對于未來之事有著超乎常人的洞察力。

他或許并不如諸君一般通曉經傳,也沒有超卓拔群的智計,但他能看到我們看不到的事,敢去做,敢去想。

公與想必也是讀過《商君書》的,湯武之王也,不循古而興,殷夏之滅也,不易禮而亡。大漢延綿近四百載,早已遍是沉疴,若不能革故鼎新,孤之中興或許便如平王東遷一般,四百年強漢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如東周一樣茍延殘喘。

這非孤所愿,孤是高祖血脈,中山靖王之后,孤要將高祖的榮光延續下去。光武沒做到的事,由孤與諸君攜手而為!孤知卿忠心,孤待明遠如腹心,待諸君亦如手足。腹心肝膽照,手足共施為。無腹心,則無以明前路;無手足,則無以斬荊棘、行萬里。愿君勿疑。”

“臣……”沮授有些顫抖,眼眶有些濕潤,君王非以權壓臣,而是視臣為友,這正是儒家所追求的圣主,君臣年余,沮授很明白劉備此言發自真心,他也是第一次見劉備這般意氣風發,敢與光武較高低。

劉備語氣漸漸激昂起來,大聲道:“孤也不欲在公與面前掩飾什么,事已至此,舍孤之外,何人能當天下?而這亂世既是災禍,亦是機會,唯有與孤自微末而起的眾愛卿才能與孤同心同德。

這些事,拖不得,這些問題,也留不得。孤想與眾卿開創新的大漢盛世,想開創一個嶄新的時代。他日云臺之上,同享萬世香火!”

“臣……愿為王前驅,效犬馬之勞,助大王再現大漢盛世!”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