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七十二章 戰事將止

更新時間:2020-08-05  作者:明斷天啟
東郡秦亭,位于黃河之畔,并非隴右之地的大秦祖地秦亭,而是魯莊公十三年所筑之臺。

正常來說,若要擺脫追軍,魏軍的撤軍方向應該再稍稍偏東一些,而非沿河道行徑。

一者河道周邊泥沙淤積之地眾多,并不適合大規模騎兵快速行軍;二者,若被人圍堵,當真是插翅難逃。

但關羽自然不是無謀之人,當懸掛著“平寇將軍張”旗幟的船隊順河而下時,孫慎才明白關羽早已與濮陽的張飛取得了聯系。

船隊并不龐大,但卻足以搭載軍中步卒,水陸并行,一日便至蒼亭,而這時,兗州早已陷入震蕩之中。

關羽轉戰千里,勝二陣,破一城,敗夏侯,殺傷數千,聲威震于數郡,兗州各地的匪寇叛軍紛紛舉起旗幟開始肆虐,一時間讓各地官僚頭疼欲裂。

至于曹洪和曹純,看著遠去的帆影,饒是曹純的脾氣也忍不住怒從心頭起,兩名曹氏宗族引軍追擊,卻一直跟在關羽身后吃灰。

而范縣和鄄城的兩場戰事也讓這兩地成了匪寇們眼中的肥肉,尤其是鄄城,作為前線軍糧中轉之處,吸引了大批集結到此的寇匪。雖然他們不敢徑直攻城,但對前線的軍糧運輸卻受到了極大的干擾。

“將軍,東阿!”曹純驀的反應了過來,自此順流而下,東阿縣城危矣!

曹洪卻是緩緩搖頭道:“程仲德腦子還算清醒,你當我軍為何只有這些人?東阿縣城的守軍又增加了,他看的很明白,關云長在兗州再怎么鬧,還是要拿下東阿才能繼續進軍。既然無力阻止,那就防止出現最壞的結果。”

曹純不甘的道:“但是鄄城如今連保障糧道的能力都沒有了!張益德能抽出人手增援關云長,難道元讓將軍那邊?”

“不可能的,元讓將軍難以取勝,但也絕不會敗。”曹洪自認很了解夏侯惇,這位大將是曹操軍事上真正的副手,素以沉穩而聞名,斷不會這般輕易的敗北:“來的船只不多,魏軍本就處于優勢,能抽出些人手也屬正常。”

“可這般僵持下去,我們……”

曹洪面色一僵,這時僅他們二人,倒也不必遮掩什么。魏軍掌握著主動權,關羽輕騎突擊便能讓他們疲于奔命,若再來個兩次,兗州恐怕會直接崩潰。

戰事持續一月,勝負的天平已經初見傾斜。

“我們只能撐住……若非袁紹同時北上,陳王本該與我等同氣連枝!”

雖然激動,但語氣略顯無奈,兗州和豫州的兩位諸侯本就是在聯手抗衡南北兩大諸侯,然而如今南北共進,兩邊都無暇他顧。

這時候自見差距,即便是被其他事牽扯了力量,例如并州的胡虜,以及揚州的劉繇,劉備與袁紹相比于陳王和曹操仍然有著壓倒性的力量。

豫州地廣人多,陳王在陳國經營日久,還能勉力抗衡,曹操這邊在劉備留手的同時,仍然完全處于劣勢。

“探子傳來的軍情,三萬幽州軍已經南下許久了,為何還不投入戰場?”

“他們去了河東。”曹洪淡淡的道:“比起兗州,劉備或許更想先拿下已是他封國的河東,將整個河朔之地納入掌心。”

“真是……游刃有余的自信啊。”

發現沒有機會突襲東阿,關羽并未戀戰,徑直率軍回了大營,荀攸卻悠悠然告知道:“戰事要告一段落了。”

關羽蹙眉道:“衛將軍的意思?還是魏王的意思?”

“他們的意見并不相左。”荀攸笑瞇瞇的道:“幽州已經完全臣服,只待拿下河東,再靜靜消化一段時日,我軍便可一鼓而南下,沒必要再這般空耗兵力和精力了。”

“再有三月,兗州必潰!”

“然后再三月攻破兗州?再六月完全消化?”荀攸斂起笑容,淡淡的道:“我軍有多線開戰的能力,但得不償失,對民力消耗太大。

衛將軍向魏王獻策,‘高筑墻,廣積糧’,緩上一二載,消化好吞并的州郡,將魏王的威望銘刻在他們心中,這才是當務之急。

能夠迅速吞并的州郡已經全部掌握,剩下的都是硬骨頭,若我軍損耗太過,不利于將來與袁本初的戰事。”

關羽撫髯沉吟道:“關某終究心有不甘。”

荀攸避席而起,長揖道:“《韓非子》曰:三年不飛,飛將沖天;三年不鳴,鳴將驚人!攸敢請將軍暫斂虎威,待魏王沖天而飛之時,仍需將軍為王前驅。”

關羽動容,起身攙扶住荀攸,道:“荀相何至于此?此事關乎大王之大計,關某卻一時被功業迷眼,險釀大錯,不敢當荀相如此大禮。

此戰由衛將軍發起,未見大勝大敗便退,國中必有物議,衛將軍卻毫不畏懼,與之相較,關某慚愧!愿從荀相之言,引軍退回谷城,磨礪爪牙,候那一飛沖天之時!”

荀攸大驚道:“關將軍何出此言?誰人不知將軍與大王情同手足,以大王之愿為己愿,大王想早日平定天下動亂,將軍自然更為急迫。攸甚知將軍之心,只是時機未至,愿將軍暫忍之。”

關羽嘆息道:“唉,惜哉未有大的勝果,衛將軍之后恐怕要遭奸佞彈劾啊。”

“倒是不必等他們彈劾。”荀攸露出笑容,聳聳肩道:“衛將軍的請罪信想來已至鄴城,大王自有明斷。”

關羽怔了一下,若有所思的道:“衛將軍也想蟄伏?”

荀攸悠悠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小人是除不盡的,衛將軍只是想借勢回朝罷了。他遠離鄴城太久,趁機肅清一下君側之奸佞,也算為將來做打算。”

見關羽欲言,荀攸連忙道:“此事將軍不宜參與,這是衛將軍之事。若將軍參與太過,即便大王不想起疑,也不得不起疑。雖是情同手足,終究君臣有別,大王心中自有成算,如今攸與家叔俱不在鄴城,沮公與是聰明人,他會明白該怎么做。”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