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六十六章 攻敵必救(上)

更新時間:2020-08-02  作者:明斷天啟
“看來曹(cāo)并沒有動昌豨。”

隔了一(rì),見曹軍大營毫無異動,陳群有些嘆息,雖然知道計劃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但終究還是抱著萬一的期望。

李澈倒不以為意,昌豨歷史上能夠三叛兩降安然無恙,足見自有保命之法。若非最后撞上愣頭青于(jìn),昌豨恐怕還能延續傳奇。

更何況……

“表策被破,但嫌隙已生,孫觀等人如何還信得昌豨?本就人心各異,如今恐怕已是恨之入骨,將來自有收獲,不必急于一時。”

陳群頷首道:“確如君侯所言,只是這般看來,我等是無法取勝了,只能看張將軍與關將軍了。”

東郡東阿縣,攜三萬大軍南下的關羽被程昱阻截于此,不得突破,本(yù)與張飛所部匯合,卻只能在此駐足。

在關羽看來,程昱不過無名之輩,麾下不過萬人,而他擁兵數萬,卻被阻攔在此,著實大失顏面。

只是縱然他如何動怒,急切之下也確實難以奪下東阿,甚至還吃了點小虧。

再加上李澈和劉備相繼來信勸他勿要心急,等荀攸率軍支援。他也只能放慢攻勢,靜待荀攸的到來。

“云長,東阿難下啊。”風塵仆仆趕來的荀攸看到營門前等候的關羽,笑吟吟的說道。

關羽也是一陣無奈,他生(性)傲上而憫下,但對于李澈和荀攸這兩位老友卻收斂了不少,也頗為服膺,若是換成沮授、陳群等人在此,是斷然不敢這般與他說話的。

關羽輕嘆一聲,抱拳道:“羽無能,愧對大王信任。”

荀攸擺擺手道:“程仲德非是等閑之人,曹孟德對其頗為倚重。此前兗州全叛,正是他努力為曹(cāo)保下幾座重要城池,擋住了陳宮的進攻。其人猶擅詭計御敵,若是兩軍對壘,那萬萬不是云長對手。

吾此來正為云長佐翼,阻程昱謀策,此間非是說話之處,還是進營再說。”

舒坦了,關羽只覺得一陣滿意,荀攸還是了解他的,并不是打不過程昱,只是被敵方的小伎倆弄得煩不勝煩。而荀攸放低姿態自為佐翼的態度也讓關羽很高興。

“荀相何出此言?君為相國,大王之臂膀,豈能為臣佐翼?愿與荀相共謀破敵之策。請!”

“荀攸到了啊。”東阿城墻上,看到飄揚的“荀”字大旗,程昱有些郁悶。

心眼多的讀書人只能靠讀書人來應對,程昱自認為天下沒有幾個讀書人能夠和他并論,但荀攸恰恰在那幾人之中。本想著他(shēn)為魏相,不會輕易離開鄴城,其他人未必能和關羽和睦,沒想到劉備竟如此謹慎。

“別駕,是否再調些兵馬為宜?”程昱(shēn)邊一名甲胄齊備的年輕校官抱拳詢問,顯然是看出了程昱有些憂愁。

程昱搖頭道:“不必了,正如冀州并未動用根本,我方也不能太過竭澤而漁。須知此戰并非決戰,魏王之意在于消耗兗州,若是動員太過,影響了民生,卻是正中魏王之意,得不償失啊。這對峙是長期的,曹司馬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

曹仁,字子孝,曹(cāo)從祖弟,素以勇武著稱,現為別部司馬,與程昱共守東阿。

“別駕的意思是……魏相來此并非有決戰之意?”

程昱淡淡的道:“若要拿下兗州,魏王少說也得動員十五萬大軍,僅憑十萬人,無疑癡人說夢。荀公達只是想讓李明遠這次出征不至于太過難看罷了。

呵,當真是深受魏王信任啊,即便是出師不利,魏王依然盡力幫他彌補。”

“別駕似乎對那位衛將軍很是不屑?”曹仁有些好奇,據他觀察,曹(cāo)還是很重視李澈的,雖然直言此人謀略一般,不擅戰陣,卻佩服其眼光長遠。

程昱嗤笑道:“此前陳公臺作亂,若是他們與其里應外合,明公恐怕回天乏術。但李明遠鼠目寸光,竟然試圖坐山觀虎斗,希望我等兩敗俱傷。卻沒想到明公雄才大略,月余時間便平定叛亂,收復兗州,如今惱羞成怒,卻是為時晚矣。此人不過弄臣罷了,不值一哂。”

曹仁隱隱覺得有些不對,曹(cāo)似乎很佩服李澈的舉動,他猶疑的問道:“別駕……這之中恐怕另有內(qíng)吧?”

“無非是不喜陳公臺等人做派罷了,可笑,若是拿下兗州,刀劍及頸,只要不是(逼)至絕境,他們豈能說出半個‘不’字?何必借明公之手?”程昱冷笑一聲:“魏王聽信讒言,也不過如此,明公蛟龍歸海,猛虎入山,無恙矣!”

“可若是他真的想要這些士族的命呢?”曹仁(yù)言又止,還是把話吞了回去。畢竟面前這位也算是兗州本地豪強代表人物,東阿程氏雖非名門,但也是一地豪強,看不慣李明遠在冀州的做法也屬(qíng)理之中。

程昱繼續道:“荀公達來了,先前的謀劃需做些更改,他不求勝,吾等卻不可如此,這對峙的時間越短越好,否則兗州遲早會被拖垮。

只是兵者并非只是戰陣之事,要想讓魏王撤軍,關鍵不在此處。鄴城那邊看不慣李明遠的人大有人在,如今他與明公陷入僵持,魏國內部空虛,勢必會有人進言勸魏王撤軍,吾等只需要在此取一二小勝,以做策應便可。”

曹仁聞言一臉興奮:“那明(rì)便由卑職領兵出戰,挫一挫魏軍的威風!”

“不可!”程昱狠狠瞪了曹仁一眼,厲聲道:“子孝,你何時才能改一改這作風?我軍勢弱,敵軍勢大,關云長更是不世虎將,出城作戰豈不是以卵擊石?”

被程昱怒斥,曹仁不由得縮了縮頭,他如今歸程昱統轄,曹(cāo)也明言生死勿論,他還是頗為敬畏這位心思縝密毒辣的兗州別駕。

見曹仁安分下來,程昱冷聲道:“既然守城,那就好好守到底,讓他們攻來便是。前些(rì)子取糧時活下來的那些人看管的如何了?”

曹仁臉色一白,有些不自然的道:“……他們很安分,沒有逃跑的意思。”

程昱聞言卻露出不悅之色,喃喃道:“果真是愚民,這般手段都激不起他們的反抗之心嗎?看來還要再用點手段,激起民變為宜啊。”

程昱神(qíng)漸變,曹仁有些發抖的咽了口唾沫,臉色變得煞白。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