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五十六章 師出有名

更新時間:2020-07-23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張飛和審配拱手道:“下官君前失禮,請大王恕罪。”

張邈看的心里暗暗發寒,張飛和審配名義上還是漢廷臣子,幾人中也只有荀攸是魏王之臣,雖然二人行禮時還算恪守規矩,口稱下官,但這“君前失禮”四個字說的當真是順口無比。作為黨人領袖,張邈大半輩子都在講究這些東西,本能的覺得有些不舒服。

而殿中文武百官看著這衣冠不整的前陳留太守,都生出了一股荒誕之感。這就是天下聞名的黨人“八廚”?

陳宮尚且敢一死,這位卻是在連曹操的面都沒見著,直接掛印北逃,看看這幅模樣,哪有士林宿老的樣子?

侍衛連忙上前取過絹帛呈于劉備,只見劉備展開絹帛一看,剎那間眉頭便緊蹙起來,喃喃道:“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張邈見狀心里一喜,又泣道:“此為兗州上下吏民之誠心,愿大王勿再猶疑,一旦讓曹賊重新掌握兗州,社稷有傾覆之危啊!”

“危言聳聽!”自幽州回返,立于武官最前的張飛豹眼一睜,怒斥道:“曹操不過一州之牧,如何能令社稷傾覆?”

張邈很怕,他是真的被曹操嚇住了。相識這么多年,他自以為已經很了解曹操,卻不料曹操能狠到這種地步。

張邈摸出一張絹帛,雙手高舉,涕泣道:“下官帶來了兗州名士一百七十三人署名之書,大王位列宰輔,正合匡正奸佞之風,懇請大王興義兵,誅無道,還兗州一個太平之世,兗州士民愿結草銜環,永感大王之恩德!”

“大王!曹賊屠戮士民,殺害忠良,儼然已是將兗州視為私土,不臣之心昭然若揭!曹賊更是在河南謀劃良多,似有圖謀天子之意,懇請大王吊民伐罪,解生民于倒懸、挽大廈于將傾啊!”

鄴城魏王宮,曾經的冀州牧府邸內,北逃的張邈跪在劉備面前痛哭流涕,從他所言來看,曹操顯然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叛逆之輩,若不早些誅除,只恐大漢江山不穩。

雖不識得張飛,但見他位在前列,張邈大約也能猜出身份,他起身拱手道:“這位將軍有所不知,兗州地處天下之中,乃聯通南北,勾連東西之要鎮,一旦讓曹賊將兗州掌握住,南可勾結陳王,西可挾持天子,屆時再行討伐,恐怕就晚了啊!”

魏郡太守審配冷哼一聲,冷聲道:“張府君太過杞人憂天,魏王先后已派遣兩萬精銳進駐雒陽左近,任誰也休想驚擾天子。至于勾連陳王?牧臣勾連藩王,罪不容誅!屆時大王自會引兵擊之,無需擔憂。”

見張邈臉色青紅交加,荀攸站出來打圓場,笑道:“審府君,張府君也是憂心社稷,一片忠心啊。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多做考慮總不會有錯。”

沮授呵呵笑道:“荀相所言不差,想那曹孟德在兗州大肆殺戮士民,兇威赫赫,張府君一時為其兇焰所懾也屬正常,正南不當苛責。”

審配輕哼一聲,似是不想糾纏,而劉備這時也開口道:“好了,張太守遠來是客,益德、正南,此非待客之道。”

“大王!曹賊動輒打殺官吏,因言定罪,殺戮清流,全無半點仁心。兗州百姓水深火熱,若非逼不得已,誰又愿意背上背叛之名?請大王明鑒!”

“孤不可盡信汝一面之詞,事關重大,汝可有證據?”

劉備敲了敲案幾,淡然道:“張太守,孤為大司馬,受命輔佐天子治理天下,自然容不得不法之事。但茲事體大,孤也不便隨意決斷,此事孤已交由衛將軍領青州牧李明遠處理,相信他定能還兗州士民一個公道。若張太守有意,自可前往瑯琊一晤。”

張邈一驚,他自然知道陳宮遣邊讓去李澈那求救的事,可陳宮的墳塋都蓋好了,救兵還是毫無蹤影,足見這位衛將軍的態度。若非太過荒謬,他甚至惡意揣測李澈是不是曹操的人。

“大王!”

“不必多言了!”劉備面色一沉,不悅的道:“并州胡虜來勢洶洶,魏國還需要抗擊胡虜,保我漢土,豈有時間為捕風捉影之事耗費心神?若張太守拿不出夠分量的證據,孤也只能這般決斷。”

張邈心下一急,急中生智的叫道:“大王!胡虜必與曹賊有所聯系,是曹賊勾連胡虜犯我大漢啊!”

劉備霍然站起,厲聲道:“此話當真?汝焉敢如此污蔑一州牧伯?”

“下官斷不敢謊言欺瞞大王!此前曹賊所置中牟令任峻曾與曹賊從弟洪一并北上,而不久之后便傳來胡虜犯境的消息,曹洪更是曾于酒醉后露了口風,言稱自己狠狠撈了一筆。若不是與胡虜勾連,曹洪從何獲取財寶?”張邈本只是病急亂投醫,但越說心里越發肯定,大聲道:“請大王明察!呼廚泉政變,胡虜擾我疆界,必與曹賊有關!”

“砰!”

劉備一巴掌拍在案幾上,怒道:“既有張太守這等士林前輩作保,想必此事必然為真。公達、公與,草擬檄文,以張太守之言為據,傳檄州郡,討伐曹操!”

“啊?”

“臣等遵命!”

張邈一臉懵住,卻見方才還興致缺缺的群臣齊聲應命,只覺得自己肯定掉進了坑里。

看似風波平定,但很多人都明白,這只是一個開始。

震驚天下的兗州叛亂卻是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當陳公臺的人頭被懸掛在城門上時,基本宣告了這場叛亂的結束。

若只是屠戮平民,雖會受到他們這些士人的抨擊,但也并不覺得是什么太嚴重的事。反感之處多是因為下手太狠,有失君子儀范,背離仁道,觀之不忍。

可曹操如今卻是把大士族當雞殺,幾千人啊,這可都是世代官宦的士族,詩書之家,與那些草民完全是兩回事。這般模樣的曹操,當真是極為可怖。

仍在觀望或頑抗的郡縣紛紛膽寒,將舉旗造反的各大士族沖垮,開城門迎王師。就連陳留太守張邈也掛印北逃。

頭戴通天冠,著山、龍九章王服的劉備輕聲道:“張太守所言恐怕不盡不實吧?兗州牧奉旨牧民,爾等卻陽奉陰違,以卑欺尊,更是掀起叛亂,如此豈是人臣所為?”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