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五十二章 低頭

更新時間:2020-08-30  作者:明斷天啟
兗州的軍力對于回師的曹操主力來說可謂是不值一提,畢竟這一次陳宮沒能拉上呂布一起,也就失去了一支驍勇善戰的部隊,少了一個凝聚叛軍的領袖。

按照兗州不少人的籌劃,本是想將張邈推上兗州牧的位置,畢竟這位陳留太守德高望重,在天下頗有聲名,作為州牧也能凝聚人心。

可張邈不愿做這個出頭鳥,他雖然響應檄文易幟,卻不愿意站在臺前作為領袖與曹操對抗,任憑這些人怎么勸說,張孟卓絲毫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

當然,陳宮和這些人不一樣,在與張邈談過后,陳宮對張邈的為人也算是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自然不指望張邈會站出來帶頭。

而依照陳宮的謀劃,當兗州舉起叛旗后,四方諸侯必然會紛紛伸手拉他們一把,以便順手將曹操這個對手踩到地底去。

到那時候,兗州叛軍便可待價而沽,好好地進行一次談判,爭取到自己的利益,以防止再次出現如曹操這樣的主公。

想法很美好,可現實卻給了陳宮當頭一棒,截止到八月底,沒有一家諸侯向他們示好,連暗中的使者都沒有派遣。

不管是北方的魏王,還是南方的陳王,似乎都對兗州沒有絲毫興趣,對這個中原大州置之不理。

饒是陳宮之心性,也難免感到難以置信,這可是兗州,天下之中,文脈極盛的中原之州。如此唾手可得的情況下,他們難道不會心動?

地域的價值并非僅從面積人口來看,兗州雖然地域不比荊揚二州,人口也略有不如,但卻是貨真價實的繁華之地,在天下十三州部里也是名列前茅的重鎮。就算劉備進爵魏王,手握五州之地,也不可能無視兗州。

然而不可能的事終究發生了,曹操連戰連勝,叛軍節節敗退,殺紅眼的曹操已經很有舊日風范的拉出幾家出頭鳥士族祭旗,只是在自家地盤,曹孟德還是克制了不少,并沒有屠戮平民。

不久前還意氣風發的叛軍已經開始人心惶惶,但陳宮卻沒有什么好辦法去安撫他們,沒有足以倚靠的軍事實力,說破大天也沒用。

“文禮,你可有良策?”

陳宮病急亂投醫尋上了邊讓,邊文禮卻覺得很是尷尬。此前拍胸脯保證,又是寄書信給李澈,希望能夠聯絡劉備勢力一舉推翻曹操。結果李澈收了書信卻不辦事,擺明了準備隔岸觀火。

這時候的邊讓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既然劉備勢力未動,那必然是有緣由的,自己的面子還不足以讓劉備打破原定計劃出兵。

可陳宮既然尋來了,邊讓也只能故作冷靜的道:“公臺兄勿急,這大軍未動,糧草先行,要想拿下兗州,非得十萬大軍不可。如此龐大的軍隊,又要準備多少糧草?想必魏王與衛將軍正在籌備之中。”

陳宮怒道:“吾自然知道,兗州不比青、并,魏王若要出兵,必然是抱著一舉拿下之心。那是要準備周密才行,少則一月,多則三五月。

但那是主力!為安人心,魏王至少該有一支偏師策應,以振奮人心,否則長此以往,人心不附啊!關云長在邊境已經屯兵數月,這支偏師隨時可動,魏王若真心想拉我等一把,關云長又豈會按兵不動?”

邊讓遲疑道:“許是冀州空虛,擔心被人趁虛而入?”

“坐擁五州,若十幾萬兵力便捉襟見肘,他還有何面目做這河朔之主?”陳宮氣急道:“不管是曹孟德,還是劉玄德,我實在難以明白他們到底在想什么!

兗州士族雖不及汝穎之地強盛,但也足以與河朔相提并論,與我等合作,天下唾手可得。可曹孟德卻視我等為走狗,劉玄德也無視我等,他們究竟意欲何為?”

邊讓甚至能從陳宮那氣憤的語氣中聽出一絲恐懼來,那是事態超出掌握帶來的恐懼。

“公臺兄,以在下之見,魏王與曹孟德還是有所不同的。”邊讓有些猶疑,劉備對士人的態度在雒陽就展現的很明白了,他尊敬有學識有能力之人,但不喜恃才傲物之輩。

只是當時的他還對大士族頗多尊敬,亦存向往,渴望認同,如今的種種舉動卻與當時背道而馳。若細究起來,倒是與那位衛將軍越來越像了。

不管怎么說,在邊讓看來,劉備應該不會像曹操那樣暴虐,至少如果有人指他為織席販履出身,他也不會痛下殺手。

陳宮嘶聲道:“他們有什么不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半月之內再無反應,兗州之事就真的沒有轉機了!屆時曹孟德會重新奪回兗州,還是一個對他無比服膺的兗州!”

邊讓的神情有些微妙,他仿佛從陳宮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一樣的無所適從,一樣的不服,一樣的……驚恐。

平心而論,邊讓是比較佩服陳宮的,對方無論是智慧,還是將計劃進行實踐的行動力,都是讓他頗為欽佩的能力。

當年的李澈還需要借何大將軍及在場諸多士人的勢才能壓住他,而如今的劉備與李澈僅僅只是按兵不動,就能讓比他更強的陳宮驚慌失措。

若說心里話,此時的邊讓還是頗為感激李澈的,若沒有當日雒陽之辱,他也不會審視自己的言行而做出改變。尤其是近年來看見昔日的士林同道紛紛被殺,他更是慶幸自己管住了這張嘴,僅僅是被曹操羞辱了一番。

而陳宮恰恰缺了這么一段經歷,自視為良、平之才,自認能夠將一切都掌控住,卻事事脫離掌控。想到這里,邊讓不禁向陳宮投以同情的目光。

沉浸在憤怒之中的陳宮并沒有察覺到邊讓的異樣,他恨恨一拳砸在案幾上,沉聲道:“為今之計,只能是我等放下身段去尋求幫助了,可恨這些諸侯,個個作壁上觀。既如此,將來也休想我等心服!”

邊讓啞然失笑,感到既荒謬又可笑,當大勢已成的時候,諸侯們又何須士人的心服?再說了,縱然心服,天下忠貞死節之士又有多少?

當刀劍及頸之時,是不是心服已經不重要了,至少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是這樣的。

請:m.biqugebar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