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三十七章 南匈奴之戰(三)

更新時間:2020-07-04  作者:明斷天啟
“雁門、太原鮮卑大人步度根有異動!”

“雁門烏桓有異動,似是與鮮卑和解。”

“南匈奴右賢王呼廚泉政變,誅殺代掌王庭的左賢王,以雒陽天子詔書為憑就任匈奴單于,宣誓向雒陽天子效忠,立于夫羅之子為左賢王,并取漢名‘劉豹’,立萬騎長去卑為右賢王,度遼將軍張楊求援!”

鄴城衛將軍府,劉備緊緊抿著嘴唇,默不作聲,而堂中的幕僚大多被這些消息駭的不輕。

步度根,鮮卑傳奇領袖檀石槐之孫。檀石槐身亡后,其子和連也在不久后死于一次抄掠之中,和連之子年歲尚幼,遂由和連兄長之子魁頭代立。步度根正是魁頭之弟,受命統率并州境內的鮮卑部族,權勢頗大。

而雁門烏桓則是塞內烏桓的一支,平日里少受護烏桓校尉節制,頗為放縱。

可以說如今整個并州的胡人勢力都動了起來,萬一他們聯合,上黨郡只怕頃刻便會被攻下,屆時唇亡齒寒,冀州也難以安寧。

輕蔑了看了一眼人心惶惶的幕僚們,審配從容道:“明公,此事必有蹊蹺!呼廚泉聲威日隆,即便不行政變之事,左賢王遲早也要交出權力。這般倉促政變,南匈奴損失太大,得不償失啊。”

荀攸輕笑道:“雒陽天子詔書?恐怕是兗州牧或者陳王的意思吧?想借胡人之力來拖住明公南下的步伐?”

沮授也撫須道:“步度根異動,難說其背后有沒有魁頭的授意。只是鮮卑自己內部都不安寧,和連之子蹇曼可還在,和連的親信部屬也并不服膺魁頭,這種時候,魁頭還敢四面樹敵?”

荀彧搖搖頭道:“動一動,也未必是要做什么。步度根此人頗為狡詐,年紀輕輕卻能讓并州鮮卑對他心服口服,足見手腕非凡。他恐怕只是看到了南匈奴的異動,想要借機做些試探。”

“只要能迅速拿下南匈奴,或是打消呼廚泉的野心,鮮卑與烏桓也不會以卵擊石。畢竟就并州境內來說,與屠各胡諸部融合的南匈奴還是最強盛的勢力。”

說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山眉細目,臉型修長,顯得頗為儒雅。此人姓鐘名繇,字元常,潁川長社人。曾任尚書郎、陽陵縣令,因病離職歸家。本已受到雒陽朝廷征辟,只是荀彧的書信早到了一些,思慮一番后,鐘繇還是選擇了北上。

在與劉備徹談一番后,鐘繇的學識與才能也得到了劉備的認可與賞識,現為鄴城令,并參機要。

沮授搖搖頭,反對道:“元常此言有理,只是南匈奴號稱擁眾十萬,雖然經過多次內亂的打擊后已經不復當初,但也至少有三、五萬可戰之兵,要想以雷霆之勢穩而勝之,恐怕至少要五萬以上大軍。如今冀州軍力已經有些捉襟見肘,再派五萬人出征并州,又如何能在徐、兗與曹操爭鋒?”

“既然將軍總領四州軍務,幽州自然也該服從調派。可令薊侯提兵西進,如此自然不影響冀州兵力。”

荀彧平靜的道:“幽州軍情,代郡烏桓能臣氐也有異動,而混亂的代郡鮮卑也似乎開始重組勢力,幽州軍力暫時恐怕無法抽調。”

滿座嘩然,有人驚恐的喃喃道:“難道北方這些胡人都準備南進?”

“不可能。”劉備終于開口了,決然道:“吾不允許!”

審配勸諫道:“明公,兗、徐更為緊要……并州可以放一放,依托太行天險,胡人不足以對冀州構成威脅。”

劉備朗聲道:“兗、徐之民并未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他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爭奪兗、徐,為的是大一統,是吾的野望。但并州不同,每一刻都有漢土淪喪、漢民慘死,那是大漢數百年積累下來的疆土,不能就這么拱手讓出。

既然要求天下太平,求生民安樂,那就當從并州始!并州之戰,勢在必行!”

幕僚們還沒有反應,將校們已經熱血沸騰起來,審配蹙眉道:“張將軍還在幽州,關將軍要威懾兗州,何人可以出戰并州?”

河間人,校尉張郃張儁乂起身抱拳道:“區區胡虜,何須二位將軍出馬?請將軍下令!與卑職步騎三萬,必取呼廚泉首級獻于將軍!”

張郃是冀州本地軍頭勢力,此前效忠于韓馥,在劉備奪權后又歸屬于劉備。大多時候只是作為張飛的副手,負責剿滅冀州境內匪寇,倒也立了不少戰功,從軍司馬遷為校尉。

對于張郃的能力,劉備還是比較信任的,畢竟張飛也對他另眼相看,看滿堂將校,張郃也確實是最適合做主將的人選。

還未待劉備回應,將校中位次靠后的牽招也起身抱拳道:“明公,招亦愿隨張校尉一道,驅除并州胡虜!”

牽招今年方才加冠,便被劉備征辟為冀州從事,在此前整肅冀州風紀之時剛正不阿,臨機斬殺了幾名審配的親眷,被提拔為軍司馬。

所有人都知道劉備很期待他的未來,就連審配也默認了那幾名親眷合該受死,牽招在冀州軍中算是頗為耀眼的新星。

沮授撫須笑道:“若由張校尉為主將,牽司馬為副,自可阻擋胡虜。但僅憑三萬步騎,張校尉恐怕是拿不下呼廚泉的首級。既然軍力有限,那便想法子削弱敵人便是。

南匈奴與屠各胡部的合流是由前左賢王一手主持的。如今呼廚泉誅殺了左賢王,屠各胡部難免會與他離心離德,不如試試以書信分化他們如何?失了兇悍難當的屠各胡,早已被馴化的南匈奴倒也不足為慮。”

幕僚中也有人出主意道:“匈奴人大多頭腦簡單,那些兇悍的屠各胡部更是如此。只要讓他們認為呼廚泉想要卸磨殺驢,那聯盟不攻自破。”

“呼廚泉此人頗為聰慧,想要騙過他恐怕有些難處,南匈奴王庭那邊就不必刻意去煽動。”

“散布流言,呼廚泉準備將屠各胡的草場交給步度根以換取鮮卑的支持……”

一時間眾人都熱議紛紛,此前對胡人可能聯合的恐懼也仿佛消失無蹤。

劉備輕輕一笑,正待開口定下基調,卻見堂外的侍衛腳步匆匆的跑了進來,呈上了一封書信。

心中頓時升起了不妙的預感,劉備手指微顫,不動聲色打開密封的信件,草草一覽,如遭雷殛的倒在了面前的案幾上,憤怒的聲音響徹衛將軍府邸:“袁賊!吾與你誓不兩立!”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