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三十五章 南匈奴之戰(一)

更新時間:2020-07-02  作者:明斷天啟
并州西河郡南匈奴單于庭,是南匈奴效仿漢地建筑所修筑的王庭。與草原時代的匈奴王庭不同,其間可以說有著很多漢地建筑的影子。

雖不比中原宮殿奢華,但在逐水草而居,大多以帳篷為房的匈奴人眼中,已經是這片草原上最璀璨的明珠。

而此時,這顆明珠之中卻是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喊殺聲遍布整座王庭,混戰的雙方都是匈奴人,顯然是南匈奴內部發生了內亂。

南匈奴右賢王欒提呼廚泉手提一把還在滴血的長刀,帶著數十人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闖入王庭,直直的向著主殿而去。

這是一場政變,在外部勢力的蠱惑和支持下,欒提呼廚泉得到了雒陽天子的詔書敕封,成為了新一代南匈奴單于。作為羌渠單于的兒子,在于夫羅失蹤的情況下,呼廚泉本就有著繼承權,再加上漢帝的認可,對于漢化不淺的南匈奴人來說,服從呼廚泉完全沒什么問題。

南匈奴中如今有著太多的人懷念當初羌渠單于的時代,厭惡如今強行融合在一起的屠各胡部,選擇了追隨呼廚泉。

而一手主導了屠各胡與南匈奴的融合,并與烏桓聯手侵占并州大半土地的左賢王自然是要誅除的目標。

有心算無心,再加上匈奴內部的傾向,呼廚泉很輕易的便發動了政變,帶人攻入了王庭。

呼廚泉本以為自己會極其仇視左賢王,畢竟兄弟二人正是因為左賢王的打壓,才始終不能真正繼承單于之位。當然,老王們此前的態度也是極其重要的,可直接執行人畢竟還是左賢王。

但當呼廚泉站在左賢王面前時,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生不出恨意來,他的這位叔叔對他的到來也并不意外,也沒有任何憤怒的樣子,只是很平靜的站在那里,,靜靜的與他對視。

“交出單于信物!”

這種氣氛讓呼廚泉非常別扭,拋開雜念,他冷聲對左賢王命令道。左賢王代掌王庭,單于信物也寄放在他手上。

左賢王拔出腰間長刀,平靜的道:“依照草原上的規矩,打上一場,你若贏了,信物以及本王的命都是你的!”

呼廚泉帶來的人很自覺地退后幾步,把守住了殿門。這是草原的規矩,頭狼不僅要會算計,也必須是狼群中最能打的一個。如果呼廚泉打不過年邁的左賢王,那么他就不配繼承羌渠單于的位置。

呼廚泉深吸一口氣,露出一個略顯猙獰的笑容,冷聲道:“不知死活的老東西!本王這就成全你!”

刀刃相擊,一人連退數步,卻是年輕力壯的呼廚泉。還未待呼廚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左賢王前踏兩步,毫不留情的追擊了上去。

華發叢生,面上遍布皺紋的左賢王卻是寶刀未老,強提一口氣,攻勢仿若海浪一般一波高過一波,將呼廚泉逼得不斷后退。

“咚!”沉悶的響聲,呼廚泉此時已被逼到了墻邊,退無可退,左賢王見狀獰笑道:“下去和你父親兄長團聚吧!”

左賢王長刀同時斬出,呼廚泉雙手側持長刀勉力往上一斬,卻因手臂顫抖導致刀身側面與左賢王刀刃相觸。“鐺!”的一聲,呼廚泉手中長刀斷為兩半,而左賢王的下一刀又斬了過來。

眼看避無可避,呼廚泉情急之下蹲下身子對著左賢王雙腿往前一撲,左賢王一陣踉蹌,被呼廚泉撲倒在地,手中的長刀也脫手而出,飛到了數步之外。

呼廚泉顯然不會給他撿刀的機會,如餓狼撲食一般猛的往上一竄,壓在了左賢王的身上,就勢以頭碰頭,直把左賢王撞了個頭暈眼花。

兇性大發之下,同樣有些昏昏沉沉的呼廚泉對著左賢王的臉上狠狠咬去,一陣劇烈的掙扎后,竟生生從左賢王臉上撕下了一塊皮肉。

吃痛的左賢王奮力想要推開呼廚泉,然而方才耗力太多,此時泄掉了那一口氣,竟變得有些癱軟無力。

攻守之勢逆轉,呼廚泉掄起沙包大的拳頭,一拳砸在左賢王臉上。只一拳,鼻梁塌陷,眼窩紅腫,鮮血橫流。

一拳接一拳,直到左賢王面目全非,連眼珠都爆裂掉一只,呼廚泉才喘著氣停止攻擊。感覺到左賢王已然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呼廚泉冷冷一笑,雙手扶住左賢王的頭顱,厲聲道:“我乃羌渠單于之子,欒提于夫羅之弟!我才是匈奴單于!”

“咔嚓!”大力之下,左賢王的脖頸竟被呼廚泉生生扭斷,七竅中涌出的鮮血將呼廚泉的雙手染成了血紅色。

從左賢王的衣襟中摸出單于信物,踉蹌著站起身來,呼廚泉摸過長刀斬下了左賢王的頭顱,一手提頭,一手拿著信物,呼廚泉大喝道:“讓所有人住手!從今日起,本王就是匈奴大單于!”

殿中所有人單膝跪地,用詠嘆調一般的語氣回應道:“偉大的呼廚泉單于,您是草原上最雄壯的狼、最威武的鷹、最可怕的人!是蒼天之下最偉大的存在!您就是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單于,所有匈奴人都將尊奉您的命令!”

呼廚泉咧開嘴,哈哈大笑道:“是的,天地所鐘,日月所置,我將順著天地的指引為匈奴的子民們開辟新的前路!”

兩日后。

“急報!南匈奴有異動,萬騎長去卑所部在向南匈奴王庭靠攏。”

“急報!右賢王欒提呼廚泉政變,左賢王身亡,欒提呼廚泉成為匈奴單于!”

身在上黨的度遼將軍張楊與并州刺史袁遺都收到了這一消息,張楊無法判斷這變化究竟是好是壞,只能喚來他最親信的老同事張遼,問道:“文遠有何看法?”

在并州與胡虜打過不少交道,張遼冷靜的分析道:“匈奴的內斗有了結果,縱然一時實力受損,但長遠來看南匈奴的威脅無疑是更大了,上黨危矣。”

張楊聞言頓時大驚,苦著臉道:“這可如何是好啊!為兄忝為度遼將軍,卻不能抵御胡虜,愧居此位啊。”

眼見張楊一臉焦急驚慌之色,張遼輕聲道:“將軍何不試試向鄴城方面求援?衛將軍名望著于海內,都督并冀軍務,想必不會坐視胡虜南侵。”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