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二十一章 瑯琊王(下)

更新時間:2020-06-19  作者:明斷天啟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段落亂序。

劉容不太能夠理解這一“人之常情”,畢竟對他來說,王妃只是一個符號,并不影響他夜夜笙歌、縱情尋歡。

但他聽懂了家令的意思,頷首道:“看來靈壽侯很重視他的夫人,既如此,明日準備一些華貴的珠寶首飾,就從孤的珍藏中取,贈予靈壽侯夫人。再送一些天子御賜的貢品綾羅綢緞、胭脂水粉,想來也算投其所好。畢竟這天下何曾有不愛這些東西的女子?”

劉容啞然,人之本性自然是放縱自由無拘束的,而禮義廉恥本就是以道德這種社會秩序去塑造人的形象,細究起來倒也確實算偽裝。

而他也聽明白了家令的另一層意思——既然這青州牧愿意“偽裝”,那么就不用擔心他飛揚跋扈。

劉容有些煩躁,連王駕的儀態都不注意了,一手抓著頭發煩躁道:“不愛財,不愛色,難道只愛權?孤自己都沒有權力,如何能給他?”

家令有些遲疑的道:“或許大王不必心憂,以臣的經驗來看,青州牧絕非跋扈之人,只要不刻意觸怒,想必是不必憂心的。如果大王實在放心不下,臣便去告知李牧伯大王病癥已愈,可以見他。只要親眼見上一見,大王便明白了。”

“見他一面?”劉容有些遲疑,在陶謙到達之前,他并不想和李澈見面。沒有一個對等的州牧壓場,瑯琊王還是很忌憚李澈的。

“總之還是不能怠慢,可曾打聽出他的喜好?”

只是這話說出來也太打擊劉容了,他一直在為不斷下降的宮女質量而難受。

“可是偽裝?”

“大王,禮儀舉止本就是偽裝。”

只是這樣避而不見,會不會激怒他?思緒紛雜的劉容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散思維,并想象出了各種恐怖的未來。

一咬牙,劉容斷然道:“也罷,一州之牧來了王宮,孤若是避而不見,難免惹人非議。明日便于正殿設宴,請李牧伯賞光。”

家令想了想,進言道:“大王不妨攜王妃一起設席,青州牧似乎是攜侯夫人一起來的。”

“哦?”劉容腦筋有些卡殼了,詫異道:“你方才不是說他不好女色嗎?南下談判,調解爭端,這等大事還帶著夫人?”

家令笑道:“青年夫妻,新婚燕爾,自然是如膠似漆、難舍難分。此為人之常情。”

家令嘴唇微動,最終還是沒把那位牧伯的話給說出來:“這些女子還是差了些意思。”

瑯琊王宮的日子確實不好過,頭上壓著泰山眾,瑯琊國內的上佳資源幾乎都被那些匪寇一掃而空。以瑯琊王宮的能力,如今尋來的女子姿色只能說是中上,遠非絕色,自然不可能打動這些權傾一方的疆臣。他身邊跟隨的那女子雖然也非絕色,卻是上上之姿,兩相對比,又如何肯放低要求?

家令有些猶豫,想到今日所見那行事利落的侯夫人,總覺得這種女子似乎不會喜歡這些東西。但想了想,送這些總不會出錯,就算不能投其所好,也不會激怒對方,也就不再多言。

劉容瞥了一眼家令,微笑道:“孤知你心思,放心吧,若你妹妹明日能與靈壽侯夫人拉好關系,孤今后也會多加寵幸。阿熙作為王世子也是很合適的。”

何家令之妹正是瑯琊王正妃,其家早年也算大姓,只是在匪患中破敗。而素來濫情的劉容在何氏破敗之后更是為所欲為,若非覺得何王妃很知趣,早已換掉了王妃。

而劉熙是王妃所出嫡長子,本當是瑯琊王世子,卻因為劉容的刻意拖延,并沒有被冊立。

如今許下這般諾言,何家令自然是喜出望外。家族已然破落,要想重振門楣,只有外甥當上瑯琊王這一條出路。不管諸侯王在州牧這些大人物面前如何不堪,至少一般的豪強世家面對諸侯王還是需要仰望的。

“請大王放心,王妃必然不辱使命。也絕不會失了大王的顏面!”何家令信誓旦旦,就差賭咒發誓了。不過他對自家妹妹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是很信任的,若非這份人情世故的才能,她也坐不穩瑯琊王妃的位置。

劉容點點頭,又問道:“國相何在?為何不迎接青州牧?”

“國相前兩日便帶兵南下去迎接陶牧伯,似乎有些刻意避開青州牧的意思。”

劉容嗤笑道:“看來是擔心陶恭祖對他起疑,所以刻意避忌,真是個老狐貍!不用管他了,孤自行招待青州牧便是。”

吩咐完之后,劉容突然變得有些頹喪,嘆氣道:“堂堂諸侯王,天潢貴胄,卻對外姓臣子這般低聲下氣,這天,是真的變了啊。”

此時劉容心里甚至無端生出了對天子一脈的憤恨,同為劉姓,同為光武血脈,為何一個天一個地?天子治國無能,讓天下混亂,為什么要讓他們諸侯王承擔后果?m.

何家令也有些神情復雜,家族本只是豪強大姓,當初能將妹妹嫁進瑯琊王一脈,本覺得是天大的幸事。然而卻漸漸發現,光鮮亮麗的諸侯王原來地位如此低下,到了近些年,連那層面子都被撕掉了。只是如今已經上了賊船,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此次李澈奉詔南下,與陶謙將會面地點定在瑯琊,幾乎讓劉容夜不能寐。

如今卻從家令口中得知這想象中的黑臉煞神原來是個“溫良恭儉讓”的好青年,這落差太大,讓劉容一時有些愣住了。

而李澈是天下十三疆臣之一,是外姓爵位極致的大縣侯,比起徐州這些歪瓜裂棗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家令捋了捋胡須,有些無奈的道:“不管是財物還是女子都已試探過,其頗有些油鹽不進之意。”

“小小年紀,不愛財物、女子?”劉容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要崩塌了。在大多數諸侯王的心目中,享樂是人生第一大事,如果不享樂了,只能說明身體已經撐不住了。

在此之前,劉容可是沒少為齊王的遭遇而幸災樂禍。畢竟從北方傳來的消息來看,青州牧進行了很多改革,還收走了齊王宮所侵吞的大量田地,行事極其的跋扈。

尤其是年輕人,當年劉容年輕之時,他父王正值盛年,沒指望的他只能沉湎于酒色之中,以己推人,自然是無法理解。

閱讀季漢長存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