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季漢長存

第四百零九章 上表

更新時間:2020-06-13  作者:明斷天啟
劉表臉上不無諷刺的說道:“看來本官還要感謝左將軍如此看重?”

“牧伯何必如此?您與左將軍同屬宗室,本當齊心協力匡扶漢室。何以對左將軍這般視若仇讎?”

“匡扶漢室?”劉表冷笑道:“是匡扶哪個漢室?”

沮授微笑道:“只要是高皇帝苗裔,是哪個漢室……重要嗎?”

劉表眉頭擰緊,若說重要,當然也重要,世系遷移動搖國本,這是常識。

可若說不重要,似乎也說得過去,他本就是前漢遠支宗親,天子世系在哪,跟他沒什么關系。

“你們已經斷定了世祖一脈必然終止?”劉表有些好奇的問道。

“若牧伯不想被打為罪人,不想被宗室除籍,我想世祖皇帝一脈還是就此了結為好,您以為呢?”

看著沮授言笑晏晏的臉,劉表沉默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如今的封疆大吏們有一個算一個都做了不少違背綱紀禮法之事,若放在平日里,大逆算不上,大不敬總是有的。

而且他們已經形成了事實上的割據,如果重歸舊體制,必然會被卸磨殺驢。而新朝之中大家都是一般的黑,自然不用擔心這一點。

尤其是袁本初,他真的相信天子不會追究袁氏罪孽?

想到這里,劉表冷聲道:“勤王之忠,還是變成了窺視大寶的逆臣嗎?”

“此一時彼一時。若能挽救世祖世系,天下安穩,自然以不變為好。可既然事已至此,何不趁此機會改天換地,一掃沉疴?大漢到了今天這一步已是積重難返,若不進行一場大變,恐怕也維持不了多久。

屆時劉氏人望盡失,變成了真正的改朝換代,可是州牧所樂見之事?”

身為宗室,改朝換代自然不是什么好事。新朝宗室需要利益,這利益只能從舊宗室身上奪取,劉氏屆時與庶民無異,九泉之下又如何去見列祖列宗?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Txt.COM

更何況若撕破臉與劉備交戰,勝算渺茫不說,恐怕真的會成為親者痛仇者快之事。左右也沒妄想過天下,劉表頹然一嘆,沉聲道:“說出你們的要求吧。”

“請牧伯與青州牧一道上表,奏請陛下拜左將軍為衛將軍,開府,持節都督幽青冀三州軍政要務,如何?”

衛將軍,四大萬石將軍之末,但即便是末位,也遠非四方將軍、雜號將軍可比。

而開府的權力更是把劉備的野心顯露無疑,開府者可自選僚屬,自命官吏,儼然就是在北方建一個小朝廷。

至于后面的持節都督幽青冀三州軍政要務,這倒是題中應有之義,算不得離譜。只要劉表上了此表,他的身上就打上了劉備的烙印,幽州也就事實上成為了劉備的地盤。至于能收幾分人心,那卻只能是暫觀后效了。

“僅只如此?”劉表卻有些訝異的挑了挑眉毛,依他所想,總掌三州的劉備也該討一個王爵來提升身份。畢竟是宗室,封王受到的阻力也會小很多。有了王爵身份建國,任命官吏,收買人心,其后再進一步也更加順理成章。

卻不料只是討了一個衛將軍和開府之權。

沮授笑道:“欲速則不達。縱然左將軍是漢室宗親,貿然封王也容易成為眾矢之的。飯要一口口吃,事要一步步做啊。”

王爵與公爵太過敏感了,建國的權限更是徹底把臉撕破,萬一袁紹以此舉旗討伐大逆,還真有可能天下順從。

劉表深深看了沮授一眼,沉聲道:“如此看來,本官倒還真的有幾分相信你們能夠成事了。”

沮授大笑道:“天下人心尚向劉氏,而觀如今天下劉氏,舍左將軍其誰?”

劉表輕輕頷首,這話雖然狂妄,但也不無道理,劉氏宗親中尚居高位者,也只有劉虞父子、劉繇、陳王劉寵、益州牧劉焉。聽聞劉虞重病纏身,已然命不久矣;益州牧劉焉閉鎖關門,無心天下;而劉繇這個“郡刺史”更是休提。

能和劉備一較高低的劉氏子弟,也唯有陳王劉寵。可惜劉寵太過張揚,身為宗室藩王的他也很容易成為袁紹等人的眼中釘,再加上身處中原四戰之地,劉表實在不看好劉寵的下場。

“身為宗室,自然希望高祖血脈綿延不絕,愿我大漢萬世永昌。但愿左將軍不會讓本官失望。”

沮授微微一笑,頷首道:“這正是左將軍所愿,請牧伯勿慮。幽州方才經歷大戰,左將軍擔憂邊疆不穩,胡虜作亂,故派遣張校尉領軍駐扎,以為翼護,不知牧伯意下如何?”

雖然上表請為劉備加官進爵本就如同降表,但為防有變,劉備派駐軍在此倒也是理所應當之事。

可心里終究有些不大痛快,劉表笑問道:“難道冀北軍屯就此棄之不顧?”

“農為國本,自然不可能棄之不顧。”沮授從容道:“張校尉只會帶兩萬人在此都督幽州軍事,其余軍屯之兵自然回返。不知牧伯可愿在幽州行軍屯之事?”

劉表詫異道:“幽州情況與冀州大有不同,沮先生應當知曉,冀州是遭戰亂侵襲,故而有大片無主良田可供軍屯。

可幽州本就貧瘠,可以耕種的土地極其稀少,何來多余的土地讓士卒軍屯?”

“牧伯放心。屯田自然要因地制宜,不能照搬冀州之法。須知天下土地也并非生來便是良田,是黎民百姓千百年開墾后才有了如今的大片良田。幽州可耕種的土地少,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人少,無人開墾荒地。而人少又是因為糧食產量少,因此形成了一個死結。

左將軍愿許諾,組織軍隊集體開墾,再實行屯田,士卒與百姓開墾出的荒地歸其所有,每人上限五十畝,牧伯以為如何?”

劉表頓時一驚,心中默默勾勒出這一政策施行后的情形,蹙眉道:“如此出讓土地,未免太過了。”

沮授肅然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為人主者何須計較這一時一地?荒地擺在那只是荒地,而若是能讓無地的士卒墾種,則一能養活一批人,二能收上稅收,豈不是兩全其美之事?若斤斤計較,舍不得一時之利,何以謀萬世?”

“……若真要如此,幽州的豪強們恐怕……”

“豈不正如牧伯之意?”

劉表深深看了沮授一眼,肅然道:“本官會上表為左將軍請封,但愿你們在幽州的作為不會引火自焚。”


在搜索引擎輸入 季漢長存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季漢長存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季漢長存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